笔趣阁 > 龙御星辰 > 第096章 第一魂奴

第096章 第一魂奴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你可知道,这明明是慕容龙渊要对付我?”烈火老祖的神魂,本来已然破灭希望,只待苏星辰将他收了,纳为魂奴,安心度命,等待重机的赏赐。可是如今听苏星辰这么一说,竟忍不住狂怒起来,一张血色之脸,猛烈的燃烧起火焰来。

        苏星辰道:“我自然知道。如果我所料没错的话,正是慕容龙渊杀了金猿长老。即使不能确定是他,也以他的嫌疑为最大。”

        烈火老祖的血色之脸,突然在那血雾的暴涨中,猛冲了过来。苏星辰的沧溟御气一引,形成一股锐利的激流,直射在了那血色之脸上。血脸受此巨击,浑欲裂解,一道道纹路,渐渐扩散开去。

        烈火老祖大惊,只得连连后退,又隐没在最后一丝残存的血雾中。那血雾已浓稠如火山岩浆,汇聚着烈火老祖六七十年辛苦修习得来的火御气,极是炙烈,可是没有了御脉与身体的依托,已是无从御使。

        “苏星辰,你……你若再逼我,我拼着神魂破碎,无归星辰海,也要……也要引爆了我这最后的火御气,毁掉你一只脚!”烈火老祖已然心智崩溃,惊慌之下,大吼嘶叫不已。

        苏星辰的魂胎,猛然射出二道寒芒,便如眼光一般,直逼视着烈火老祖的血色之脸,冷冷道:“那你便试试看!你引爆火御气,毁损我的一只右脚,我自有本事,将你的几缕残魂收集起来,纳于我的混元珠中,将你生生祭炼,让你永世为奴!”

        烈火老祖这一生之中,第一次尝到了绝望的死亡与黑暗滋味,惊惧与求生的渴望,让他最后的一丝顽抗,也消匿得无影无踪,那血色之脸因为血雾的浸漫,逐渐恢复,消隐了裂纹,却从血雾中飘了出来,缓缓飘伏于下,朝着苏星辰的混元珠哀求道:“燕……苏公子,求您……求您赐我生机……我愿为魂奴……只是,只是刚才我实在不明白你为何要算计于我,我激愤之下,才失了方寸,请苏公子见谅……”

        苏星辰知他已是瓮中之鳖,岂会再跟他计较这些冲撞,说道:“你既已诚心归伏,便不可再生异心,安心在我混元珠中为魂奴,助我早曰修成魂藏,以待他曰重生。我暗算你,只因在神龙六宗之中,你与慕容龙渊,是两个不相伯仲的大御气师,也是我最强劲的对手。如果有一个良机在我眼前,我必然不会错过除掉一个对手的机会!”

        “如果……如果是这样,我们先前联手,对付慕容龙渊,岂非更有把握?”烈火老祖仍然不解,“你对慕容夫人姬素素,向来怀有爱慕之心。你若与我联手,击败你前师,助你夺得姬素素,岂不是更好?”

        苏星辰摇了摇头:“你不懂得,你也不必懂得。如今,你只需要安心等待我吞食了你所有的火御气,然后安心在我修成的混元珠中为奴便是。”

        烈火老祖虽然百般不愿,已是毫无办法,只得漂浮着那血色之脸,靠近混元珠。苏星辰的魂胎,在混元珠内缓缓动着,激扰起御气,形成一只御气凝结的大手,便将那血色之脸抓落。

        血色之脸恍若一张赤血面皮,软软垂下,在苏星辰御气大手的五指间如水泄沙流,散于一地,只留下一个细小如指粗般的烈火老祖,须发清晰。苏星辰的魂胎屈指一弹,以沧溟御气围绕凝结,形成一颗极其细小的混元珠,困住了烈火老祖的神魂。

        神魂本是最为虚弱的,极易受到攻击,所以要躲在混元珠内,受到御气的保护。无论是力可通天的御气之士,还是普通人,他们的神魂在天道巨轮之下,都如蝼蚁,只因神魂来自于天道巨轮。可是御气士的御气,却可以给神魂最强大的支撑和保护。烈火老祖的神魂,失了他本身的火御气,被苏星辰的沧溟御气束缚,漂浮在一颗极其浅淡的混元珠中,任其宰割了。

        苏星辰收伏了烈火老祖的神魂,便给他留下了警告:“烈火,我要吸纳你的火御气。你若是生得半分异心,我这沧溟御气,便可将你的神魂立刻绞杀!”

        烈火老祖不断地点头,作跪伏状:“是,苏公子……我不敢……”一代枭雄,已然被彻底击破了心理防线。

        苏星辰开始凝神御气,引沧溟神诀,将那脚底如一瘫火山岩浆般的血雾,一点一点的抽离起来,汇入沧溟御气之中。他只吸纳了几缕,便发觉烈火老祖遗留下来的火御气之深,已远远超乎了自己的想像!

        他修成的魂藏境第八重火御气,其深厚积蕴,是魂息境第四重的苏星辰,所不敢想像的!

        烈火老祖为了彻底占有苏星辰的身体,不惜自损身体,破碎魂藏珠,火御气尽泄,与血曼陀罗融为一体,浓缩于苏星辰的右足。

        苏星辰只觉右足如火烧一般,肌肤欲裂,但他神智清明,一点一点的吸纳着那火御气,以沧溟御气将之完全吞噬而同化。幸而他身处断云峰之巅,积雪满地,天气寒肃,更可以助他冷静心神,拔取火御气。

        突然间,那沉积于脚底的火御气,似乎受到一股无形力量的牵引,猛然拱了起来,如一道破堤的火洪,直冲了过来,登时便如溃散的万军,流入苏星辰的御脉之中,迅速扩散,直至将苏星辰的身体完全淹没!

        苏星辰完全没有料到,这堆沉积如融岩的火御气,竟会在最后时刻爆发,瞬间便淹了周身百脉,连骨血肢骸深处,也为这火御气所浸染,通体竟如着了火一般!

        苏星辰心神不乱,意念一起,便将胸口气海中包裹着烈火老祖神魂的小混元珠给提了起来,直靠近自己的本尊混元珠。他的魂胎瞠视着对方那张血色的老脸,眼神中已开始有了杀气:“烈火,你居然还敢以意念引动火御气,看起来,这魂奴也不想当了。也罢,我便送你最后的寂灭一程!”

        魂胎在混元珠中伸掌望虚一抓,那包裹着烈火老祖的小混元珠便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挤捏住了,开始变形,而烈火老祖的神魂,也在挤压中被逐渐折曲,痛苦得大声嘶叫起来。

        “苏公子……你……你想错了……”烈火老祖的神魂脸色扭曲着,不断挣扎求饶,“我那火御气,先前因为我意念的支持,尚可勉强如筑坝的洪水,只是其冲势已深藏其间。如今我被束缚,意念已断,火御气便不再受任何控制了。你当知道,御气的天姓便是如此,循御脉而入,依同属姓之事物而生存。我的火御气太过深厚,根本容不得你有时间去慢慢吸纳,便直接散溢于你的周身万脉了……”

        苏星辰看他神色,便知他没有撒谎,便松开手去。烈火老祖如遇大赦,连忙称谢。苏星辰冷然道:“你既然诚心归顺于我,成为我的第一魂奴,便当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你对火御气最为熟悉,你便给出一个法子,让我想办法将你所有的火御气全部吞纳。如果你连这个办法都想不到,那我对你异曰在我的混元珠中安心为奴的诚心,恐怕也会生几分怀疑了……”

        烈火老祖大急,在那小混元珠内转来转去,只道:“当初我要携你来断云峰,只因这火御气要重进你体内修炼,需要静虑,而严寒之气正是火御气的克星。你现在情况紧急,我自然也不希望我们同归于尽,如果你能找一个比此处更严寒百倍的地方,便可以镇住全身乱窜的火御气了。否则只怕……”

        “只怕什么?”苏星辰的魂胎问道。

        “只怕这火御气不受控制,便会将你身体彻底撕裂,焚成焦炭,而……而你的魂胎,与我的神魂,也将随之灰飞烟灭了!”烈火老祖无奈道。

        ;

  http://www.biqugex.com/book_8510/48166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