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御星辰 > 第106章 暗域星空

第106章 暗域星空

        迎风立在海崖前,苏星辰缓缓出掌,使出擒龙帝手。

        每一掌一式,一指一钩,一推一划,或凌飞于天,或搏击如鹰,他的动作并不快,甚至看起来力量也不甚强,但御气内敛,吞吐不息,意动十分而力出一分,浑然天成!

        将他一口气无使断绝地将擒龙帝手十八式,全部使完,那崖前仿佛仍然留着十八道或淡青或湛蓝的长形龙影,在海崖前穿梭来去,快若雷霆万钧,慢如太昊神山……

        残影完全消失,那崖前林立的尖石,几株枯树,竟逐渐地在仍未消散的劲力下,纷纷碎裂,变成了齑粉!

        擒龙帝手的修为,达到了他从所未有的高度,对于劲力的精妙掌控,几乎已是随心所欲!但苏星辰心中却很平静,完全没有任何的激动。

        他第一次体会到,原来擒龙帝手的精深奥妙处,确实有若万里星空,不可丈量!他越是修炼到了高处,便越发觉得,这擒龙帝手的不可捉摸和神妙无方!

        而这种探索,需要他用一生的时间去完成!他的心很平静,因为自己现在成就,相比于他所能够看到的那万里星空,仍然很微弱,但是他至少“看”到了那头顶上的星辰之光!

        只是在烈火老祖的神魂看来,苏星辰这擒龙帝手,已经超出了自己的理解范畴,既惊佩又艳羡,不断地在苏星辰的耳边聒噪:“你这武道真是厉害,慕容龙渊绝无可能敌得过你这路掌技!他纵然本力仍然大过你,或者神魂的修炼也强过你,但是这套掌技……哼哼……我真的很期待慕容龙渊败在你掌下时的情景……”

        苏星辰的神魂在魂藏珠内淡淡道:“你终有一天会看到的。而且,这一天很快就要来到!”

        他的眼前,又浮现出师娘那风姿绰约的容颜来……

        那个女人,才是自己内心深处最强大的驱动力!

        ……

        苏星辰这一次在岩洞里修炼,过了整整两天,完全不知曰月。

        他回到星宿宗,星垂长老拄着龙头老杖,一脸凝重,问道:“这么久没有回来,老夫还以为,你这次真的是死了呢!”

        “托您老洪福,我苏星辰不但身体无恙,还御气术又有了一点小进步!”苏星辰笑嘻嘻道。

        “还好还好,只要你别忘了那七宝铁树的诺言就成。”星垂长老终究只是关心他的铁树,对于苏星辰的生死,他自始至终,都未曾真正上过心。

        苏星辰有些不满:“老爷子,我可是两次死里逃生,你没半句安慰,反而只是一意挂念一株破树,当真叫人寒心呐!”

        星垂长老怪眼一翻:“你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苏星辰哼了一声,道:“你想要那株七宝铁树,反正我也答应你了,终究会给你的。不过礼尚往来,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星垂长老斜眼打量着他,“你终究还是想要老夫帮助你了。嘿嘿嘿……”

        苏星辰也不跟他客气,说道:“也没什么,十一月底的试剑之期就要到了,你应该知道,我最想要什么。”

        “你小子也要去争那破牢子的盟主之位?又或者那即将出现的神龙教主之位?”星垂长老忍不住嘲讽道。

        苏星辰点了点头,正色道:“正是如此。老爷子,你霸着这位子数十载,反正也不在乎权位,你便将星宿宗的位子,传给了我罢。我只有成为一宗之主,才有资格去竞争那神龙六宗的最高权柄!”

        星垂长老双眼中神光一灼,拄着老杖,绕了苏星辰转了一圈,用杖头敲了敲他的肩头和腿脚,嘿嘿地笑了起来。苏星辰不解其意,问道:“你笑什么?”

        “小子,你是老夫在焰空岛上,除了……哼哼,说过话最多之人了。你虽然权欲旺盛,不入老夫法眼,不过胜在实诚,不似那般虚伪之辈,对老夫也算恭谨有礼。”星垂长老点燃了一枝烟枪,幽然自得的吸了口烟,吐出一口口如重峦叠幛般的烟来。

        苏星辰忍不住道:“年轻人没有一点权欲,那还算年轻人吗?”

        “也是……”星垂长老道,“你若非只是一个手无寸柄,又无缚鸡之力的落魄小子,想要抱得美人归,终究不过**一场……”他嘿嘿地笑了起来,笑声中意味悠长。

        整个焰空岛上都已经知道他苏星辰不顾人伦礼德,喜欢上师娘姬素素。他既然不在乎名节声望,那流言蜚语便算不得什么了。

        “老爷子,你想说什么?如果你还要什么价码的话,一并提出来。咱们都是实诚人,我若能做得到的,自然尽力帮你!”苏星辰拍了拍胸口。

        星垂长老眼神一亮,竟然扔掉了手中的龙头老杖,烟枪在地上一磕,道:“好!老夫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他右手一招,步履稳捷,已到了藏书室内。苏星辰也跟着进了藏书室。

        “在老夫告诉你所求之事前,你先向天道巨轮发下一个誓言,不将今曰听闻之事,传出去半句。”星垂长老双眼中精光湛然。他长年累月的垂垂老态,似乎在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浑身充满了精力,让苏星辰暗自称奇。

        “好,我苏星辰若将今曰在这藏书室中听闻之事传出去,那便叫我神魂碎裂,无归星辰海!”苏星辰信誓旦旦,发了一个毒誓。

        星垂长老极是满意,当下关上房门,然后取出一枝朱笔,在那桌面上,展开一卷星空图舆来。

        “你识得星空图吗?”星垂长老用朱笔,在那星空图的右上侧,画了一个圆圈。

        天道巨轮将宇宙星空,划为九大星域,而眼前这个星空图,就是神武九陆的头顶若汉星域,如一道天河横淌过夜空,巨星耀斗,悬于天空,曰月轮照人间。

        “略微识得,不过没有学过。”苏星辰实话实说。

        “所谓星垂于野,若汉星域的每一块星空,便对应着神武九陆的每一块地方。因此,从星空图变化,推测人间九陆吉凶,便是此理。老夫所划的这块星域,是若汉星域最为神秘的星域,充满了暗星,而垂照人间,也不是神武九陆的任何一个地方!”星垂长老用指头敲了敲那桌面上的图卷。

        “暗星?”苏星辰有些迷惘。这个名词,他从未听说过。

        星垂长老沉声道:“正是如此。暗星并不记载于星象典籍中,因为这个名称,是我自己创造的。”

        苏星辰忍不住哑然失笑,道:“老爷子,我知道您老天马行空,老而弥坚,自己创造了很多理论。可是这星象学已历上万年,这上万年之中的星象学家们,都没有发现暗星,甚至连暗星的推测都没有,你又是怎么发现的?还有,这暗星是干嘛的?”

        星垂长老傲然道:“这正是老夫的独特之处!”

        “老夫究其一生,创造了一种计算星相的新算法,称为星辰九变!”星垂长老续道,“这种星辰九变计算法,印证了前人记述的星空之象。我利用这种算法,根据这若汉星域的明星区域之星象,计算出了暗域的星象。我无法用实例去观测到这些暗星的运转,可是在理论学上,它是确实无疑存在的!”星垂长老神色坚定。

        他重新填上一竿烟,又吧搭吧搭的抽了起来。

        苏星辰暗想,全凭理论就计算出这若汉星域中看不到星象的暗域,有暗星存在,这也太神乎其神了吧。

        他发现中虽然平时巧舌如簧,却辩不过这个倔强的老头,只得道:“那好吧,我承认你这暗星的概念,有存在的道理。你提出这个暗星概念,却是为了什么?”

        星垂长老神色渐转凝重,涩然道:“正是根据老夫这星辰九变的计算方法,我才推理出暗星的星象。老夫历经二十余年的计算,这暗星的星象,已到了重新影响明星星象之时了!”

        苏星辰仍然摇了摇头,一脸迷惘:“老爷子,您就当我是个星象学白痴好了,我真不懂!”

        “上一次若汉星域的星空大爆炸,是四百年前。其时神武九陆,战烟四起,历劫百余年。而今,明星星域似乎并不见异动,但是暗域星空,却是星动云起,正如四百年前的星空大爆炸,老夫将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做葬神劫!”

        ;

  http://www.biqugex.com/book_8510/48167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