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城大亨 > 第126章.醉生梦死只为情

第126章.醉生梦死只为情

        会已经正始开始,从大厅一直延升到酒店后门游泳在众人的目光中盛装出现在中间,很有礼貌地向大家介绍了今天到来的各位嘉宾。又请香港政府的高级代表史密夫先生为今天的圣诞晚宴致辞祝酒。周围邵大亨安排的各路保镖散在人群的四周,时刻注意着任何可疑的人物,以保持晚会的安定。

        王天林走近了荣少亨,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什么话。荣少亨知道他的意思,是在劝慰自己,荣少亨朝他笑着点了点头。这回笑倒让王天林有些茫然,显然荣少亨现在的表情是他所没有料想到的。甚至连荣少亨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自己怎么能忽然就变得这样深沉了呢,甚至连自己都感觉不出一丝的情感的波动。

        “听说来了些大牌明星,酒店外面来了很多闻风赶来的记者,还好酒店人员没有让他们进来,只希望今天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否则这些记者可有得写了。”王天林岔开话题道。

        “是啊,今夜星光闪耀,是个很特别的日子,也许以后也会是一个非常令人难忘的日子。”荣少亨眼望着四周热闹的场景,平静地道。

        “热闹总会过去,然后出现的就是无聊和寂静,就像每个人的人生一样,总有跌宕起伏的时候。”

        “林叔,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吧,我这边没什么,真的。”荣少亨笑着说道。

        “呵呵,看起来我是多心了。走吧,进里面看看,让我给你介绍一些老朋友认识一下,要不然你就埋怨我不如张彻了,如此好的社交场合多少也要给你拉拉关系才是。”

        荣少亨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像这样的场合最适合建立良好的人脉。未来那个姓陈的谁不是说了么,成功等于知识加人脉,其中知识只占30%,剩下地就要看你的人际关系广不广泛了。于是荣少亨便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用最优雅的微笑去迎接即将到来的人脉网络。

        香槟从场中搭成数十层金字塔型高的酒台上慢慢溢下,酒香四处飘散而开。作为这次圣诞晚会的特邀嘉宾,由港督委任的港英政府的代表史密夫先生算是出尽了风头,无数名流绅士,社交名媛和他寒暄交谈,或者恭敬,或者谄媚,或者骚首弄姿。

        此时此刻,只见穿着一套黑色西服地史密夫在邵大亨的邀请下欣然举杯走到场中,朗声道:“亲爱地女士们,先生们,感谢大家光临今晚的宴会,今天是我们西方的圣诞节,也是香港邵氏公司的大喜日子,在此我代表港英政府对亲爱的邵逸夫先生表示热烈地祝贺。凡是香港市民都知道,邵爵士旗下的邵氏公司在过去地三十年间,为香港的娱乐事业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自然是些陈词烂调的官方发言。

        这类话。荣少亨是根本无屑于听地。看着鬼佬史密夫激昂地发言。看着他那富态且臃肿地洋人身形。荣少亨冷笑了一下。脑海中忽然涌上了未来香港回归时候英国人如丧考妣地场面。同时想起一句经典语录:别看你现在浪得欢。当心你以后拉清单!

        “亲爱地朋友们。女士们。先生们。我提议。让我们共同举杯。为今天圣诞夜地相聚。为邵氏公司地发展。还有香港美好地明天。干杯!”

        “干!”众人大呼一声。随着史密夫长一声干杯。整个酒店中忽然亮起。事先设计好地各色彩灯一下同时点亮了。七彩明亮地灯光是如此流光溢彩。把周围装扮得金碧辉煌。充满了喜庆色彩。烟花仍在继续。把整座香格里拉大酒店装点地宛若人间鲜境。

        祝酒完毕。邵大亨微笑着邀请大家共进晚餐。大厅已经摆好各种餐具。精美地各色菜肴被一样样抬了上来。虽然是自助性质。但都是大厨精制而成。色香味俱全。一般人自然是无法享受地。

        邵大亨那一桌坐地几乎都是身份显赫地大人物。比如说史密夫。雷觉坤还有一些香港文化人陪衬在一旁。令那一桌显得尤其与众不同。

        晚餐是最好地沟通时光。这里来地许多人都地位非常。有商业巨商。有政要。也有演艺界明星。每个人都抓紧时光。把这当作人际联络地最好时段。一时间。不管是大厅还是院落里。各种寒喧地声音此起伏。这是荣少亨第一次经历这种上层人物地聚会。和他在电视上见到地类似场面并无二致。只看那绚丽柔和地灯光和华彩地装扮。都给人一种很高贵地感觉。

        晚会准备好的表演节目已经开始,随着主持人何守信插科打诨式的报幕,首先登场的是以演唱无线电视剧插曲出名的罗文,他上台先是给大家唱了一首《狮子山下》,然后又唱了一首最拿手的《小李飞刀》中的插曲。

        紧接着上台的是叶丽仪,一上台就给大家来了一首震撼之极的《上海滩》:“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节目陆续上演,而在演绎场下面,汪明,赵雅芝,还有雷觉坤的爱女雷梦华自然是其中的焦点人物,所有的男性,都争着去这三人认识,毕竟前两个是无线最美丽的大牌明星,后一个则是富豪之女。

        远处荣少亨穿着一套洁净合体的深灰西服,静静地站在宴会厅的一个角落,他的眼光总有意无意地落在赵雅芝地身上。只见她微笑着应对每一个来搭讪的男性,不是认识或者不认识的,都很熟练地应付着。

        就在这时,忽然有个声音说道:“阿康,你们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你雷伯伯。”

        荣少亨循声望去,只见前面不远处邵大亨和雷觉坤两人站在一起,旁边走过来一男一女,瞟了一眼,荣少亨的脸不由微微一变。

        这个帅气的年轻人,自然就是邵仲康。而在他旁边的那个女的,竟然是凤若媚。

        “这丫头怎会和这个花花公子在一起?!”这一瞬间,荣少亨心中有些几近郁闷的感觉,自己监制的位置已经拱手让给了邵仲康了,现在连自己寄予厚望地凤若媚也和他在一起,难道上天真的很眷顾此人吗?荣少亨深吸一口

        力稳住自己略感失落地心情,只希望邵仲康那个家伙这边,免得自己忍不住上去海扁他一顿。

        幸好雷觉坤的个人形象实在是很夺人目光,邵仲康的目光完全集中在雷觉坤身上,还没有时间四处张望,已经被雷觉坤一把揽住,轻轻拍了拍邵仲康的肩膀,哈哈笑道:“年轻人,我听你伯父说过很多次你了,你可是你邵家的骄傲啊!听说你在美国不但学习成绩很好,而且是个运动健将呀,有空我真想见识见识!”说着望着邵大亨一笑,道:“你侄子长得虽然像你,但却比你以前帅多了!”

        邵仲康被雷觉坤一夸,立马装作很腼腆地一笑,低下了头说:“雷伯伯你才了不起,我伯父说你是世界上最会做生意地男人,不管是九龙巴士,还是电影投资都做得很不错,以后我还要跟你多学习才是。”

        雷觉坤朗朗一笑,道:“虎门无犬子,你伯父可是香港娱乐圈中的蛟龙啊!对了,这位漂亮地小姐怎么称呼呀?”说着一指凤若媚。

        趁大家的目光一下集中在凤若媚的身上,荣少亨轻轻地摸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用手拢着点燃,然后将火柴晃灭在地。身边的王天林有些纳闷地看了他一眼,轻道:“这种场合少吸一点烟,那样才能追到女孩子,要不然美女可都要被你的烟气给熏跑哩。”

        荣少亨淡然道:“没关系的,有你这个大导演在,我相信有很多美女会闻风而来地。”

        王天林甸甸自己的大肚子:“那倒是,我年轻地时候也是风流倜傥器宇不凡,要不然也不会那么轻易就把阿晶他老妈给上了,可是没想到后果会那么严重,一次中的,十个月恰恰好就有了现在这个胖儿子,从今以后啊,我就和美女们绝缘了,知道为什么吗?”

        荣少亨:“是不是被老婆管得太严?”

        王天林摇摇头:“我那个老婆啊,不知道从哪里学会了一套抓牢男人地办法,说是‘想要管住男人的心,就要先管住他地胃’,开始我还不明白这句话里面所蕴含着的深刻含义,有好吃的从不放过,还一直很感激阿晶他妈对我实在是太好了,后来我才知道这是糖衣炮弹啊,我的胃是被管住了,体重更是一路飙升,这时候不要说追美女了,我追王八乌龟都追不上哩!”

        荣少亨笑笑:“林叔你不用妄自菲薄了,凭借你的人气想要倒追你的女孩子不知道有多少呢,不是说了么,成熟的男人最有魅力,而身形略胖的人最有亲和力,所以说你要当心啊,说不定今晚就会有外遇哦。”

        王天林呵呵一笑:“我知道你在安慰我,如果我像阿发一样帅气,还可能会有这个机会,不过现在么,只能干想了。”

        荣少亨顺着王天林的目光望去,只见周润发风度翩翩地周旋在无数个阔太太之间,肆意谈笑,举止潇洒倜傥,真不愧是帅哥级的大明星。再看远处陈玉莲目光哀怨地望着周润发这边,不用说心中在呷醋,女人都有这个通病,尤其在自己所爱的男人面前,表现的更加明显。

        “少亨,你不会是在阿发担心吧,我看你还是不要掺和的好,毕竟男女之间的感情谁也说不明白,该怎么处理,只有他们自己心里知道,有时候我们一番好意反而会多此一举。”

        荣少亨点点头,表示赞同王天林的看法。

        就在荣少亨和王天林就方才的事窃窃私语的时候,邵仲康已经微微一笑,手一指,介绍身旁地凤若媚道:“伯父,雷伯伯,这位是小侄的朋友凤若媚小姐,未来电影《烈火青春》的女主角,也是我们无线电视台即将力捧的新人,以后还望你们多多关照哦。”

        雷觉坤哈地一笑,道:“阿康你可真有眼光啊,凤小姐才貌出众,以后绝对是影坛不可多得的新人,你们在一起可真是郎才女貌哩。”

        邵逸夫似乎对于侄子领着一个不出名的女明星出来很不感冒,但是又不能当面说些什么,于是便不冷不热地说道:“年轻人还是应该以事业为重,至于感情问题么,有时候不能操之过急。

        ”说完,邵大亨主动朝凤若媚伸出手,道:“凤小姐是么,既然你是我们旗下的女明星,就应该明白很多事理,希望你以后能多为阿康想一想,在各个方面多多地体谅和帮助他。”

        凤若媚似乎有点不太高兴的样,轻轻一握,手便从邵大亨手里缩了回去,轻声道:“多谢六叔关心,至于未来的路该怎么走我心里有数,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让你操心这么多真不好意思。”说完便退后一步,倚靠在邵仲康地身旁,美眸含笑。邵仲康很尴尬地站在那里,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只得干干咳嗽一声以缓和此时的气氛。

        旁边雷觉坤颇感意外地看着他们,脸上笑容不变。邵大亨更是一怔,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连一点名气都没有地小明星会这么狂,忍不住多打量了凤若媚几眼,这一看还真发觉此女有些与众不同,一头秀发随风轻拂,光洁晶莹的一对美眸配上端秀的鼻子,菱形的小嘴洋溢着化不开的妩媚。任凭邵大亨一生阅女无数,也不禁称赞一声人间尤物。不禁微微一笑,道:“好,说得好,很久没有人和我这样说话了。看起来你还真有些特别,怪不得阿康会把你给带到这里来。”

        凤若媚狐媚一笑道:“六叔可能还没搞清楚,我和邵公子只是普通朋友而已,之所以会一起来这里,完全是因为他求我来地。”

        邵仲康:“阿媚,你怎么能这样说呢,”回过头又对着邵大亨说道:“不是的,伯父,她是在和你开玩笑,呵呵。”

        邵大亨不理会脸色急切地侄子,却将目光放在凤若媚身上,很感兴趣地说道:“哦,是吗?那意思是说你根本就不喜欢来这里是吗?”

        “那也不是,在这里可以见到很多香港的名人,我当然也想来了,只是不喜欢被人当作花瓶一样摆弄!”说完不屑地瞟了一眼邵仲康。

        “阿媚,你怎么能这样对我?”邵仲康怎么也没有想到刚才还好好的阿媚为

        变成这样。

        凤若媚格格一笑:“什么我这样对你啊,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怎样对你又有和关系,你说是不是啊,六叔?”

        邵大亨淡然一笑:“说得好,阿康,既然人家对你没兴趣,你又何必缠着人家呢。”

        邵仲康:“不是的伯父,她……”

        “格格,”凤若媚忽然笑了起来,“对不起大家,我刚才知识在开一个玩笑,顺便也展示一下自己的演技,免得你们以为我是凭借阿康地关系才当上女主角的,”回过头来又娇媚地对着邵仲康笑道:“对不起啊,阿康,刚才真不好意思,让你为难哩。

        ”说完低下了头,似乎有点羞涩。

        此刻地邵仲康真有做梦的感觉,一向自认为泡妞无数地自己刚才竟然有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一时之间竟然哭笑不得。

        反倒是雷觉坤打开僵局笑道:“你这个阿媚可真是有趣哦,看把阿康给吓得,脸都变白了。不过这也难怪,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阿康有这样地反应也没什么。”

        邵大亨听着此话却觉得特别刺耳,不过表面上却神色丝毫未变,笑道:“说的也是,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净喜欢玩一些有趣地花样,好了,舞会快要开始了,我们先过去吧。”谈笑间似乎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凤若媚,心道,此女绝对不简单,竟然能将阿康玩弄于掌股之间。

        邵大亨招呼着雷觉坤他们朝舞池走去,荣少亨和王天林立在一边。忽然荣少亨看见凤若媚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忽然迟了一下,扭头瞟了他一眼,眼神中似乎藏有什么东西。

        邵仲康拍了拍凤若媚,说怎么啦?凤若媚轻轻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道:“没什么,走吧,你怎么不说有舞会,我这打扮可不行的。”

        邵仲康顺着凤若媚的眼光朝荣少亨扫了一眼,显然已经看出了他是谁,再看看身边的凤若媚,不禁猜测两人之间是是什么关系,眉际间闪过一丝惑的神情。

        凤若媚推拉了他一把,娇声笑道:“快点走啦,我可先声明,呆会我可不跳舞,你这人,事先也不说清楚。存心害我丢人是不!”

        邵仲康一笑,目光从荣少亨身上掠过,把注意力转到凤若媚身上,笑道:“好好,大不了我陪着你,不找其她美女。”

        凤若媚娇嗔地轻捶了他一下,说道:“走啦,婆婆妈妈的!”邵仲康被她推着向前走的时候,凤若媚忽然又转头看了荣少亨一眼,脸上竟然泛起一丝奇怪地微笑。

        看着眼前众人逐渐步入缤纷炫丽的舞池,荣少亨深吸一口气,将烟头碾灭在地,他知道凤若媚已经看到了自己,至于她最后那一丝奇怪地微笑很好理解,依照她的个性无是在向自己炫耀:不靠你荣少亨我也一样能成名!

        “有意思,这个具有野心的女人到底在追求什么?究竟她这是在玩弄别人,还是在玩火**?!”就在荣少亨思忖的时候,王天林轻轻敲了他的胳膊一下,道:“想什么呢?怎么?那女地你又认识?”

        荣少亨嘿地一笑,道:“只要是美女,就总是会吸引人的。”却没有正面答复他地问题。

        王天林露出揶揄的目光,笑道:“你小子看着老实,原来也懂得食色性也!走吧,我们找你的那群朋友喝上几杯!”

        只见远处,发哥,黄日华他们正举着大支的威士忌在朝这边使劲儿招手,既然节目已经演完了大家当然要借着这个机会喝个痛快,可不能就此糟蹋了如此美妙的一个圣诞夜。

        荣少亨点了点头,哈哈一笑道:“林叔,我过去可以,你就不要过去了,当心那群小子灌醉你哦。”

        “我怕什么!想要灌醉我么?告诉你,我当年可是号称千杯不醉的人物哩……,我今天豁出去了,连红酒都喝了,还怕这洋酒不成?!”王天林一副豪气干云地模样。

        音乐响起,在灯光的装饰下,游泳池中地音乐喷泉随着音乐的节奏变幻着不同地形状和色彩,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有些人已经开始在灯光下翩翩起舞。

        荣少亨和发哥他们举着酒杯酣战在一起,王天林早已经举手投降了,他这个号称“千杯不醉”地大人物,实在顶不住一帮酒场小将的连番进攻,在干掉半斤威士忌酒后,就躲到一边自己独自一人吃甜橙解酒去了。

        此刻荣少亨正在和黄日华用“十五二十”这样猜枚拳厮杀。黄日华属于那种喝酒上脸的类型,虽然红光满面,却越喝酒越能喝,看似醉了,酒量却深得很。

        而这边荣少亨要不是仗着自己猜拳厉害,早已经被他给灌趴下了,不过此时显然他是酒场中的大赢家,发哥已经有些微醉了,只差扯着他破锣般的嗓门唱绕口令了。

        舞池中一曲舞曲过罢,这时候有人要求赵雅芝上台表演,赵雅芝笑着推辞了几句,在众人的强烈要求下终于点头答应了,娱乐圈很多人都知道赵雅芝不仅演戏演得好,在唱歌方面更是很有一手,只是她平时决不轻易一展歌喉而已,现在居然可以如此近距离地听她聆唱,众人自然兴趣大增。就连正在和黄日华斗酒的荣少亨都是精神一振,说实话,他还从没真正地听过这位当红花旦地现场献艺呢。

        赵雅芝一身藕色晚礼服,一看就是名家之作,把她的美好身形给一展无遗。众人屏息着等待,赵雅芝接过无线麦克风,很优雅地朝大家款款低首敬了个礼,开始清唱一首香港歌星徐小凤的歌曲《风雨同路》:“似是欢笑似是苦困,怎可分开假与真。恩怨不分爱亦有恨,明亮背影有黑暗。往事不记往事不理,一生几多苦与甘。珍惜今朝盼望以后,同渡困苦与厄困……”

        果然声音宛转悠扬,虽然不如徐小凤唱得那般优美动人,却也别有一番自己独特的味道。

        几句过罢,但见赵雅芝忽然缓缓走向水边的钢琴台,把麦克风放置在钢琴上,纤手奏响了钢琴,自弹自唱起来:“……今天且相亲,那知他朝不相分。地老天荒转眼

        ,不必怕多变幻。

        风雨同路见真心,月缺一样星星衬……”

        钢琴悠悠中,更是把这首人人皆知的流行歌曲演绎的非常到位。以至于很多人在私底下说,赵雅芝不去唱歌还真是有些可惜了呢。

        荣少亨也没有想到赵雅芝竟然会如此多才多艺,而实际上赵雅芝曾经演唱过《女黑侠木兰花》的主题曲,在音乐方面真的很有天赋,要不然也不会在未来地《新白娘子传奇》中挑大梁开唱了。

        眼看如此完美犹如女神般的阿芝在舞台上行云流水地演绎着自己地歌曲,很多人都陶醉在她的表演中。而荣少亨只有在未来的v上看见过这样类似的镜头,现在亲眼见到,仿佛有穿越时空的感觉,心中更是惊叹芝姐果然是才华横溢,不仅有演古装戏地完美脸蛋,更有实力派的才艺,难怪能在香港如此走红。

        眼光扫处,只见周围地男人都是如痴如醉,狠狠盯着赵雅芝。女的除了汪明,郑裕玲和雷梦华等少数人外,则都多少露出点妒忌神情,毕竟能来这里的都是些非富则贵的女子,并不都是赵雅芝的簇拥,见到赵雅芝把他们男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了过去,自然心中不太舒服。

        看着众人如痴如醉、色相与授地神情,荣少亨心中忽然有种不测的感觉。这种感觉来得是如此强烈,他自己都说不清是怎么回事,只知道可能要有事发生。

        这种感觉一起,荣少亨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因为他地目光,已经看见一名挤站在赵雅芝身后约十米处的男子正缓缓把手伸入了怀中,好象要掏出什么似地。

        荣少亨猛然一惊,只觉得这男子的目光狠狠地望着赵雅芝,眼神非常地可怕。

        那是一种占有欲非常强烈的眼神。

        荣少亨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见那个青年男子忽然衣服一掀,那霍然露出的,竟然是一把银亮的短匕首。旁边已经有人看见了他这一可怕的动作,全都啊的一声尖叫,吓得闪了开去。

        这男子一脸狞容,一下向着正在台上醉心于弹奏钢琴的赵雅芝冲了过去。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掩口大惊,根本没有一个人想到阻止他一下。荣少亨距离的过远,前面还有人阻挡着他,根本来不及去抢救。

        钢琴声哑然而止,赵雅芝从众人地惊叫声中感觉到了什么不测,转头一看,只见这男子手持一柄银晃亮闪的匕首向自己冲了过来,不由脸一下吓得发白,猛地下意识站将起来,把琴凳也摔倒在一旁。

        刀光如雪,胆小的几名女子都已经吓得闭上了双眼,谁都没有想到,在这种浪漫欢乐的场合,就将目睹一场血案的发生。就连邵逸夫都是大吃一惊,毕竟赵雅芝是自己公司旗下的艺人,红遍整个无线电视台,如果在自己安排的活动上被刺身亡,可是有得麻烦的。这可比亚视拍戏骑在自己头上还要来的可怕。

        然而意外地事却发生了,只见这男子迅猛无比地冲到赵雅芝面前一米处,根本没人可阻止,大家都目瞪口呆地等待血光一闪时,这男子却忽然啪地一声双膝跪了下去。脸上充满了敬畏的神情,那刀尖一转,竟然对准了自己地胸口。

        这个转变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任谁也不可能想像到,这男子竟然只是为了在赵雅芝面前自刎。就连赵雅芝自己都被吓得茫然不知所措。木立在钢琴前,连逃跑也忘记了。

        这男子跪在赵雅芝面前,一脸痴呆地望着赵雅芝,眼睛里流露出无比敬畏的神情,低声道:“阿芝,我,我……”话音都显得颤抖,别说刺杀了,连话也说不清楚。

        众人都惊呆了,浑不知道这个男子究竟要干什么。就在这几秒间,站在赵雅芝不远处的几个邵大亨手下已经一下拥了过来,就要把这男子给强扭起来。

        “谁也不许过来!”这男子忽然大叫一声,刀尖一下对准自己的心脏位置,刀尖锐非常,一下就扎了进去,虽然不深,但已经鲜血开始渗出,把他那洁白地衬衫给染成了一块耀眼的血红色。

        “谁再过来,我就自杀!”这男子一声凄厉无比地惨叫。手一动,刀又刺深了一截,显然求死之心不可置。

        “不要!”居然是赵雅芝忽然尖叫了一声,把就要冲过来的那几个邵大亨手下都惊怔了一下,停下了脚步,不知如何处理方好,只好向邵大亨望去。

        邵大亨冷眼看了一下场中情景,似乎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示意那几个准确一冲而上的手下退开几步,冷声道:“你要干嘛!”

        那男子根本理都不理,只是一脸痴呆地望着赵雅芝,又喃喃道:“阿芝,我,我……我真的好爱你,从你拍的电视剧到你拍的电影,从你拍地第一部戏《乘风破浪》到今年你拍的《双面人》,每一部戏我都看过!我喜欢你,喜欢你饰演地苏蓉蓉,冯程程,还有女黑侠木兰花!可是你为什么不接受我呢?!我对你这么痴心,这么的痴情!”

        赵雅芝毕竟不是普通女子,只是一瞬间已经平复了方才地惊恐,深深吸了口气,对着那个男的道:“你这又是何苦呢,你先把刀放下。我们有话好好说。”

        这时候荣少亨隐约听到有人向邵大亨汇报那个持刀男子地资料,只听邵大亨的手下说道:“此人叫何金水,是香港铜锣湾一家珠宝公司的太子爷,赵雅芝的疯狂追求者,也是赵雅芝拍摄电视剧中的最大广告赞助商。”

        荣少亨心中狂挑了一声,原来这家伙并不是要刺杀赵雅芝,而是对赵雅芝痴恋成狂。有些心理变态那种。只看他衣冠楚楚的样子,根本想不到竟然会是一个对明星如此疯狂追求之人。心下也跟着一松,如果他是赵雅芝的影迷,应该不会伤害到她才对。但谁也不敢掉以轻心,毕竟两年前甲壳虫乐队的列侬挂在自己的歌迷手上的事大家还都记忆犹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首发

  http://www.biqugex.com/book_8798/49842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