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城大亨 > 第133章.天上掉下来一个周星驰

第133章.天上掉下来一个周星驰

        感谢大家的订阅与打赏,~铁在此致谢!)

        接下来拍摄进行的很顺利,至少演员基本上都很入戏。此时已经到了傍晚十分,由于赶工,到了晚上还有一场戏要拍,但是大家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噜乱叫了。

        于是荣少亨将让人预定了盒饭,等大家吃完了饭再开工。

        按照规矩,每个演职人员的盒饭上面都用笔写着姓氏,比如说荣少亨的就用红笔写了很大的“荣”字。所以荣少亨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盒饭,打开盒饭一看,里面的食物竟然非常不错,有青菜,还有鱼肉,肚子饿得难受,荣少亨刚要动筷子开动,就听见有人在吵闹。

        “臭小子,想吃盒饭么,就赶快吃,不要挑三拣四的!”一个秃顶的中年人喷着唾沫说道。荣少亨认得他,他是剧组专门负责预定盒饭的杂务人员,人们都叫他作“财哥”。

        另一个人头发蓬松,留的有些像李小龙,因为背着身子暂时看不见长得什么模样,不过看他穿着很有几分痞子的感觉,只听他说道:“不是的,财哥,按规矩每个盒饭里面都应该有一块儿鱼肉的,可是我的却没有。”

        “你搞清楚哦,不是你一个人没有,是所有跑龙套的都没有。”

        “可是我是个演员啊,按照规定演员的盒饭应该是同等的。”

        “扑哧”那个叫“财哥”的秃顶佬笑了起来,“什么狗屁演员啊,你就是一个死跑龙套地,不要给脸不要脸,快点拿了盒饭滚蛋!”

        那个声音有些执拗地说道:“我重复一遍,我是个演员,很有职业精神地,吃了你的盒饭就会演好你的戏,可是想在我把戏演完了,却不能吃上应得的盒饭,这就说不过去哩。”

        财哥显然有些很不耐烦了。一把夺过那人手中地盒饭。说道:“爱吃不吃。不吃拉倒。难道我还求你不成!”

        那人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突然伸手拿过筐中地一个盒饭。然后理直气壮地说道:“这是我地盒饭。我应该拿走吃地。”

        财哥不妨他动作那么快。怒道:“死跑龙套地。你还敢动手抢……”

        那人用筷子指了指财哥:“还有啊。我告诉你不要再叫我死跑龙套地。我是个演员!就算你真得要这样叫我。最好把那个‘死’字拿掉!”最后又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嘛。人不聪明。还学别人秃顶”

        “你说什么?最后那句?!”秃头地财哥最忌讳别人说自己秃顶了。可是这小子偏偏口无遮拦。正要动手争一口气。旁边有人阻拦住他道:“消消火。何必和他这种人生气呢。”然后回头冲那个盒饭男吼道:“周星驰。明天你不用来开工了!”

        “不开工就不开工哩。我还不喜欢吃你口饭呢!”周星驰扭过身仰起头。大步向摄影棚外面走去。

        当他经过荣少亨前面的时候,荣少亨可以从他隐藏的神情中看出很多的懊悔和不甘心,没想到啊,自己地剧组中竟然有个宝贝周星星!

        再说被撵出剧组的周星驰夹着盒饭出了摄影棚,来到一个台阶处,一条腿踏在台阶上,将盒饭搁在大腿上面,扒拉起盒饭来。不多一会儿,就将整个盒饭吃得精光,感觉嘴角处有米粒,伸舌头一舔,就沾进了嘴里。

        “好无聊哦,没想到今天又失业了,看起来当明星这个美梦不是我们这些穷苦人做地。”周星驰嘴里嘟囓着,看看远处的垃圾桶,也懒得走过去,用手将盒饭当成足球,猛地来一个凌空扫射。

        饭盒啪嗒一声砸中了垃圾桶。可惜没有被踢进筒里。

        “真衰啊,这么近的距离也踢不进去,明天还要去和阿金他们比球呢,看起来又要输给他们了。”周星驰推头丧气地来到巴士站,摸摸兜,指头却从裤兜里面露了出去,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裤兜破了,自己搭巴士用的零钱也早掉没了。

        “不会吧,难道要让我从这里步行回庙街?!”此时的周星驰绝对是沮丧到了极点。

        周星驰从小生活在庙街,那里属于九龙的平民区,生活地是一些下层人士,几乎横行香港的一些黑社会大佬,许多就出自这个地方,是个经常因黑社会争地盘发生械斗地地方,也是一个充满了小混混和私娼的地方。从这个地方长大地周星星,身上难免有点“痞”气。这种“痞”气,成了他当初报考艺员班最受争议之处。

        不过还好,自己考了两次总算是进了无线培训班,可是倒霉的自己总是连一些跑龙套地小角色都演不好,总是像这样夹个盒饭吃回家。

        好不容易回到了庙街,听着街道上喧杂的吵闹声,正好与他的心情成了对比,百无聊赖地来到楼门口,想要走进去回家,却又害怕面对老妈的嘴脸,想当初他妈妈知道他考进了无线训练班,而且听说以后能够签约当明星,立即就跑去找一个半仙算命,那个半仙说,他肯定会大红大紫,成为超级大明星。所以,周星驰的理想就是要演电影,当明星。可惜美梦做得快,醒得也快,如今自己连跑龙套的都做不好,更不用提当什么大明星了。

        想到这里,周星驰转身就要离开,忽然身后有人重重地一拍他地肩膀道:“阿星,怎么到了家们口还要出去啊?”

        周星驰回头一看眼前却是一个熟悉而又清秀地笑脸,那是他的好友梁朝伟!

        不错,周星驰和梁朝伟是好朋友,并且当初报考无线培训班也是周星驰拉着梁朝伟一起去的,为此周星驰还借给了梁朝伟十块钱报名费。可惜两人同人不同命,第一次面试周星驰就被拒之门外,不是因为他的演技不合适------考官根本就没考他演技方面的问题,当时他已经做好了扮演一只受到伤害的小猪在上帝面前申诉的情节演绎,可惜这个他足足熬了三个通宵想出来的段子却没能演给人看,那位导演上下看了他一眼后,然后说了句:“你可以回去等通知了。”于是周星驰就回去了,直到好友梁朝伟已经入了校,自己还在“等通知。”事后,周星驰并没有因此气馁,更没有因此而断了自己的明星梦,他的偶像可是一代功夫巨星李小龙啊,李小龙

        句话:“男人,摔倒了就要爬起来,只要没有死,努力支撑自己地身体!”周星驰谨记这句话,所以落榜以后他开始做自我检讨,对好友梁朝伟说:“我认为我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当时我的脸型不配我的发型,还有我的穿着没有丝毫演员气质地流露,反倒是像我们庙街卖咸鸭蛋的,所以说,如果我是考官地话,我也会很冷静地对自己说你可以回去等通知了,呵呵!”

        在第一次报考无限培训班失败以后,周星驰通过梁朝伟的好朋友戚美珍的帮助,最后终于上了无线培训班开设的培训夜校,算是迈出了他当明星的第一步。第一步都这么不好走,接下来的路就更加崎岖坎坷了。

        此时梁朝伟露出一脸真诚地微笑,问道:“你还没回答我呢,为什么到了家门口还要出去?”

        周星驰挠挠头道:“我去找那个半仙要账。”

        “什么?”梁朝伟有些不明所以。

        周星驰:“他给我算命说我会大红大紫,可是现在我连跑龙套的机会都没有,这样还有什么前途啊,所以说他是个江湖骗子,我要把我老妈给他地算命钱要回来。”

        梁朝伟知道他在开玩笑,于是便笑道:“不要那么烦恼了,走吧,我请你去吃豆沙糕。”

        “是李记的,还是张记地?”

        “张记的。”

        “那好,你请客哦,李记地我可不去,欠他十五块钱还没还呢。”

        “我已经帮你还了了。”

        “什么,你帮我还了,什么时候还的,我怎么不知道?”

        “你别管什么时候还的,总之安心去吃就好了。”梁朝伟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周星驰摸摸鼻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既然你把钱已经还了,我们还是去李记吃吧,他那里的豆沙糕比较正点,张记的掺水太多。”

        李记的豆沙糕的确很正点。吃得周星驰是心神舒爽,此刻两人一边吃着东西一边交谈。

        梁朝伟首先开口道:“最近你是不是经常在剧组和人顶嘴啊。”

        周星驰:“什么意思,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为人?我这个人做事是很有的原则的,我是个演员,当然就要演好戏了,可是那些人------连买盒饭的都不把我们这些跑龙套的当人看。”

        梁朝伟笑笑:“电视台就是这样,很多人都是很势利的,所以有时候你做事情不要太直了,因为想要在电视台走红除了要有实力以外,还要有人脉和运气!”

        “这一点我承认!”周星驰吧嗒吧嗒嘴巴,一扬手:“老板,再来两碗豆沙糕!”

        梁朝伟:“你还吃,已经第三碗了。”

        “不,回去给老妈打包,丢了工作当然要给她安排一些安慰奖了,要不然我还不被她给嗦死------你说的很对哩,如今你现在是红了,就证明你除了有实力以外还很走运,而我呢,实力看不到,人脉全没有,运气更是摸不着!而我唯一地愿望就是,能够真真正正地在电视台站稳脚跟,然后告诉人们知道,我周星驰不是一个死跑龙套地!我有理想,有志气,我也会有大红大紫的一天,到那个时候,我就不会再坐在这里吃着如此廉价一碗一块钱的豆沙糕,而是吃燕窝,吃鱼翅,吃法国大餐!”

        旁边店老板插嘴:“喂,一块钱一碗的豆沙糕已经打包好了,你还要不要啊?”

        “要,当然要哩。”周星驰夺了过来。

        店老板:“切,不是要去吃燕窝鱼翅么?吹牛去吧!”

        周星驰:“挑,你这种服务态度是不行地------迟早要关门!”

        店老板刚要回嘴,就听四周劈里啪啦,原来是一伙人追着另外一伙人在猛砍,搞得鸡飞狗跳,桌子椅子倒落一地。

        店老板似乎见惯了这样的场面,一边将桌椅往店铺里面拾掇,一边开口大骂:“阿耀,你这个臭小子,不要再在我这里砍人,要不然我告诉你老爸知道。”

        那个追着砍人的阿耀一听这话,叫道:“你尽管告密去吧,我老爸早把我撵了出来,我们已经恩断义绝,断绝了父子之情,我在关二哥面前发过誓的,一辈子不养活他!”

        旁边周星驰似乎很清楚这个阿耀的底细笑道:“真是这样吗?陈耀太,我怎么好像听说某人跪在家里被老爸训斥了一整夜,发誓要改邪归正呢?”

        “阿星,你不要多嘴哦,要不然我连你一块儿砍!”

        “歇歇吧,过来我请你吃豆沙糕!”周星驰笑道。

        “豆沙糕吗?等一忽儿啊,等我砍完了这群混蛋再说!”陈耀太呜呀呀地追了上去。

        这边周星驰和梁朝伟倒计时:“十九八七六五四……”还没数到一呢,就见陈耀太扛着一把片刀,宛若将军得胜回朝一般走了过来,“阿星,你说话可要算数哦,我食量很大的,没有五六碗是搞不定的!”

        “放心吧,今天是阿伟请客,如今他可是我们电视台地红人,不要说几碗豆沙糕了,就算是请你去吃澳洲极品鲍鱼也是请得起的。”周星驰有些酸酸地说道。

        “真的吗,阿伟,没想到你小子有出息了呀,我原本就说嘛,我们这一伙人中你要是再不发达的话,简直就是没天理,你看你,要长相有长相,要气质有气质,不当明星那是浪费了,什么时候拍电影我喊几百个兄弟捧你地场,让他们都知道我‘九纹龙’陈耀太有你这样的好朋友!”

        “还远着呢,我现在只是拍了一两部电视剧而已,离真正地走红还有一大段距离。”

        “你看你,太谦虚了,”陈耀太大口吃着豆沙糕,扭过头又对周星驰说道:“我们的阿伟多谦虚啊,阿星,这一点你可要学着点,整天就会吹牛说自己是什么未来的天皇巨星,我看你巨星是当不成了,不如和我混黑道算了,因为你从头到脚都痞的要命,简直就是混黑道的经典造型!”

        周星驰不乐意了,“你以为我想这样啊,这样的造型是爹妈生地,我也想长得又靓又帅,让人一看到就觉得我是一个可造之材,可是我们庙街出产最多的就是小混混,地痞和无赖,想要让人赏识谈何

        ”

        梁朝伟知道他心里面不舒服,就安慰道:“阿星,你不要这样说,其实我能有今天这样地成绩也是因为有贵人相助。”

        “哦,哪个贵人?我认识不认识?”周星驰一听这话来了精神,“怪不得我们两人的机遇会差这么多呢,原来你是有贵人相助啊!那个给我算命地半仙说过,说我这一生是金命,命里会大福大贵,可惜生来命太硬,必须要要有贵人的帮助改运道才行,要不然想要发达必须要等到七年八年以后……”

        梁朝伟笑笑:“那个人你应该也听说过地,就是大名鼎鼎地无线才子荣少亨!”

        “什么,是他呀!我的天啊,你怎么不早说呢。”周星驰心中后悔死了,心说自己今天刚从荣少亨的剧组被撵出来,早知道这样,自己就主动上前去攀攀关系,说不定还能混一个小配角当当哩。

        看着周星驰一脸懊悔的样子,梁朝伟禁不住询问是什么原因,周星驰也不再隐瞒什么,于是便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他的话刚说完,就听见陈耀太哈哈大笑起来,揶揄周星驰道:“你认命吧,这就叫做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机会放在面前都不知道抓住,你怨人家谁呀!”

        梁朝伟一看周星驰被揶揄的脸色涨红,就道:“没关系的,亨哥是个非常不错的人,最喜欢提携我们这些没经验的新人,像我,还有吴镇宇,吴启华都是他一手挖掘出来地,现在他的拍摄《胜者为王》我们几个人还打算一起去他戏里面客串一番呢,所以说,只要我在他面前推荐你,你应该会有很大机会的。”

        “你不用帮他哩,阿星他这人是烂泥扶不上墙!”旁边陈耀太张嘴道。

        “吃你的豆沙糕吧,这么多东西还堵不住你这张臭嘴。”

        “你难道不知道我地嘴大么?别说一碗豆沙糕了,就算是深海大龙虾也塞不住我的嘴巴-----好了,不跟你们这些没前途地人穷聊了,我要去砍人了,今天砍不够二十八刀我决不回家!”陈耀太抓起片刀就要走,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又冲梁朝伟说道:“有空介绍那个叫什么亨的给我认识一下,大家都是江湖儿女,说不定以后彼此还能照应一下呢!”

        周星驰:“你扑街去吧,我们都是娱乐圈中的斯文人,不像你是个匪类!”

        陈耀太扬扬手中片刀,嘿嘿一笑道:“有时候你们这些所谓的娱乐圈斯文人比我们这些匪类心更黑!只是你们不知道罢了。”

        “你这是在嫉妒。”

        “嫉妒么?”陈耀太撇了撇嘴,“小时候我以为自己长大后可以拯救整个世界,等长大后才发现整个世界都拯救不了我,所以我才会这么地自甘堕落!但是有一点你们一定想不到,想要堕落还是需要本钱的,至少这点本钱你们俩都没有,嘎嘎!”说完大摇大摆而去。

        留下周星驰和梁朝伟二人目瞪口呆,心说,做混混还做得这么开心,极品啊。

        回过头来。

        有了梁朝伟的口头保证,说要在荣少亨面前推荐自己,周星驰心中多少安慰了一些,和梁朝伟告别以后,回到家里,老妈早已经做好了饭菜,冰凉凉地扣在桌子上,周星驰肚里早已不饿,不过还是打开饭碗,随便地扒拉了几口,算是给老妈地一番辛劳有了一个交代。这时候家中空无一人,几个姐弟溜到邻居家去看电视剧了,老妈也去隔壁打麻将去了,隔着过道就能听到一群人大声吆喝着“十三幺,大四喜”的噪吵声。

        周星驰拖拉着拖鞋走进自己地房间,房间面积不大,除了一张床以外,就是一个枣红色的大柜子,说起这个大柜子有名堂,它是周星驰早已经去世地老爸的老妈遗留下来地陪嫁物,听说以前很是值钱,用枣红木打造而成,可惜年代久远,上面的红漆脱落了许多,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经历了万世沧桑的老古董。不过周星驰很喜欢这个大柜子,里面藏着他太多的秘密和回忆。

        打开柜子,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班级地国中地集体合影,其中那个被他抚摸了无数遍的倩影依然在相片上展露天真的笑颜,那是周星驰上国中的时候暗恋的一个女孩子,叫阿红。那时候周星驰刚进入国中一年级,由于家住庙街离学校有些晚,所以上学就迟到了,老师罚他坐在班级的最后面,而在他前面的座位上就是阿红,阿红有漂亮的马尾辫,每次她一动,那条马尾辫就随着摆动,遮挡住了周星驰的视线,也遮挡住了他骚动不已青春的心。从那以后,周星驰总是故意迟到,目地只有一个,那就是坐到最后面,看着那条可爱迷人的马尾辫。

        国中整整两年多,周星驰暗恋着这个叫阿红的女孩,却一直没敢开口。那时候他最大的幸福就是每到下午放学,默默地跟随在阿红地背后保护她,就像传说中的守护天使一样。

        时间流失,已经毕业了,那个阿红地女孩子如今怎么样,周星驰再无半点消息,此时看着照片心中不免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不向她表白呢,是因为害怕她拒绝,还是对于自己相貌平平的模样感到不自信?!周星驰不明白,其实他是一个很感性的人,表面上充满了自信,实际上内心的自尊心却脆弱的可怜。

        “或许有一天我成了大明星,就可能让阿红对我刮目相看了,到了那时候,我就双手捧花,过去告诉她,我一直在暗恋她!”心中这想象着,周星驰只觉得心中一团炽热的烈火再次复燃,看看墙壁上自己最崇拜地偶像李小龙,心道,功夫好是没有用的,感情这种事啊,功夫再好也是挡不住地。遇到这玩意儿啊,男人就死定了,不然怎么叫英雄难过美人关呢?

        想到这里,周星驰不禁“阿达”一声,剔除一记凌厉的弹腿,可惜由于踢得太高,一屁股蹲在了地上,顿时只觉得屁股像坐到了火焰山一样火辣辣地疼痛,“哎呦,我的妈呀,也不知道我敬爱地李小龙师傅这样摔过屁股没有?------不管啦,摔呀摔,越摔越成才!我周星驰顶的住!!!”刚要起身,却牵动了屁股上的伤痛,立马杀猪般地嚎叫了起来。

        清晨,推开窗户,一股清爽的空气扑面而来。周星驰陶醉地闭上双眼,在他的床头上面放着的是一本《演员的素质与修养》,看看这本书,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如果我在这样默默无名下去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得住,说不定到时候一怒之下就把你撕了包了蛋挞!所以你一定要鼓励我,还有支持我哦。”想一想好友梁朝伟被捧红的时候,自己还是《射雕英雄传》里身兼数职的龙套,尽职尽责地向导演建议“我伸掌挡一下再死吧”,也被呵斥:“快点拍戏,不要话那么多!”……然后自己就被“梅超风”拿来练了九阴白骨爪……

        “不行啊,阿伟是个大忙人,等他替我做推荐,估计要等到明年哩,做人要靠自己的努力和争取,自己应该主动出击才对,嗯,就应该这样去做!”周星驰自我激励了一番,决定立即去电视台找荣少亨来一个情真意切的“毛遂自荐”。细心地把自己梳理了一番,头上还打了发蜡,直到周星驰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要去约会的王子这才算搞定。

        来到无线片场,《胜者为王》剧组还没开工,许多人正在搭建今天需要拍摄的影棚。

        周星驰刚要凑过去,就有一个人说道:“那个谁谁谁,你不是已经被赶出剧组了么,怎么还来?!”

        周星驰贴上一脸的笑容道:“不是的,我是来找荣监制的。”

        “找荣监制,想要向他求情么?我看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荣监制忙得紧,可没空理你!”

        周星驰笑道:“没关系,我只和他说几句话而已。”

        “好了,等一会儿荣监制来了我告诉你一声,不过现在你别跟木头一样站着,搭把手啊,没看见我们忙不过来吗?”

        “哦,没问题!”周星驰急忙上前帮忙搭建一个大招牌,最后还有些不放心地问道:“人来了你可一定要告诉我哦,还有,中午能赏个饭盒吃么?!”

        周星驰从小就很能吃苦,可是帮忙搭建影棚还是让他出来一身的大汗,旁边那个叫他帮忙地人没想到他这么卖力,就笑道:“你还真是实在啊,没看见刚才装招牌地时候很多人都猫着腰偷懒,只有你咬牙出力,是不是为了见到荣监制才这么做的?”

        “不,”周星驰干脆道,“我老爸死得早,所以我从小都是我老妈带大的,老妈说过一句话,人的力气不值钱,可是在使力气的时候一定要认真,因为你要对得起自己吃过的每口饭!”

        那个人怔了一下,没想到周星驰会这么回答自己的问题,最后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啊,兄弟,我看你今天还是不要等了吧。”

        “为什么?”

        “因为上面发通告,荣监制上午需要开会可能不会过来。”

        周星驰擦把脸上的汗水,笑道:“没关系,我可以在这里等他的。”

        “那好吧,要是他来了,我就叫你一声。”

        “那就先谢谢哩。”

        那人朝他摆摆手,算是答复了。

        时间一分分过去。

        周星驰站得发麻,就坐下,坐下坐得屁股生疼,就又站了起来。如此反复过了三四个小时,已经到了中午,剧组的人已经开始吃盒饭了,还没看见荣监制出现。

        周星驰觉得肚子很饿,但是一般剧组买盒饭是要查人数地,所以不可能凭空多出来他这一份,饿得实在是受不了了,周星驰就想要出去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心里面却又害怕自己一旦离开,荣监制人来怎么办,没办法,他只好将自己的皮带紧了一紧,然后整个人靠在墙角,坚持到底地等候着。

        不只不觉中,他靠着墙迷迷糊糊就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鼻子中闻到一股大米饭的香味儿,睁开眼一看,还是一盒大米饭放在自己眼前,而递过来盒饭的人竟然就是自己苦苦等待地荣监制,荣少亨!

        “荣监制,是您啊!”周星驰激动莫名,“我我,我是……”激动地连话都说不全了。

        “我知道,你叫周星驰原先是我们剧组的演员是么?”荣少亨看看他笑道。

        “是,是啊!没想到您将然会认识我!”惊愕地周星驰急忙从地上站了起来。

        荣少亨笑笑,朝他的嘴角比划了一下,周星驰这才发觉自己嘴角还有前襟湿漉漉的,惭愧啊,竟然睡觉的时候流口水了!

        “不好意思,我是太困了所以才……”

        “我明白,你一直在等我是么?”荣少亨递过去一张纸巾。

        周星驰接过纸巾忙不迭地将口水胡乱擦了擦,“对对,其实我是阿伟的好朋友------阿伟就是梁朝伟,你捧红的,还有啊,我以前在你监制地《射雕英雄传》中也跑过龙套的,被梅超风一爪抓死地那个,还有扮演过金兵,不过你可能不会记得的,我们这些小人物又怎么会被你注意呢。”挠着头憨笑道。

        看着眼前这个未来地“喜剧之王”完全一副新扎师兄的青涩模样,荣少亨不禁觉得好笑,要知道未来周星驰可不是这幅模样地,虽然他在台上经常一副超级搞笑的样子,可是有香港资深的记者却说他是自己见过最不爱笑的明星。平时穿着简朴,走路步子很大,脑袋却低着。某年李连杰携新片在港做宣传。

        周很好心的去捧场,结果被以貌取人的李的美国保镖们拒之门外。这事儿在圈里传为笑谈。李后来亲自登门道歉,周还是那副淡淡的表情,没有生气也没有喜悦。周很谦和,但由于表情太单一,比较难靠近。听说周刚出道的时候很爱笑,可惜很多人没福气看到。不过此时此刻的荣少亨却很有福气地看到了,于是便将盒饭朝前面又递了一递,“你还没吃饭吧,有什么事儿先吃了再说。”周星驰接过盒饭,口里说道:“其实我不饿……”肚子却猛地咕噜了一声,响得如同打雷。

        荣少亨微微一笑道:“快些吃吧,你的肚子可是不会说谎的。”

        周星驰不禁老脸一红,再次挠挠头道:“不好意思,其实我是饿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首发

  http://www.biqugex.com/book_8798/49843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