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城大亨 > 第167.超前的钢管舞

第167.超前的钢管舞

        幕式进行差不多的时候,米雪走过来向荣少亨告别,己的妹妹雪梨回去。

        荣少亨点点头,就在米雪要转身的时候,忽然把自己手中的房门钥匙塞到她手里,米雪怔了一下,不过马上就明白了荣少亨的意思,脸上红云飞度,显得异常娇艳。

        就在米雪转身离开以后,荣少亨先是陪同张彻和楚原,将黄沾,王羽,狄龙,姜大卫等一干影视文化圈中的名人邀请到四楼红酒休闲区,请大家品尝法国上好的波尔多红酒。

        放眼看去,四楼装饰得比较清雅宁静,周围悬挂着各个流派的艺术油画。给人一种被艺术气氛包围的感觉。

        在香港文化圈黄沾可是出了名的好酒之人,并且极其喜欢喝红酒,此时不免卖弄道:“品酒气氛一定要静雅,空气清新,光线不能太强,红酒会因为产地和酒龄的不同,呈现不同的色调,为了使红酒颜色呈现最美的状态,服务生特意的换了一块洁白台布,红酒的饮用温度为挑剔的,室温下,喝着口感难免有偏差,在这之前,服务生已经把那瓶红酒放在半冰半水的冰桶中进行了处理,从拿出来到现在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算是喝着的最佳温度,那个软木塞也很不简单,从软木塞的潮湿,有没有异味可以证明这瓶红酒是否采用了较为合理的保存方式,只有这样确认不错,才能正式开始倒酒!”

        他说的声音不,不但荣少亨目瞪口呆,就是张彻,楚原等人也有些错愕,从来不知道喝一瓶红酒竟然还有这么多的讲究。

        黄沾显然看到大家的诧,更加的得意,“有时候为了饮用时候让红酒的气味更加的香醇柔顺红酒进行呼吸一下,那更是品酒之前不可或缺的最重要的一步。”

        “酒能呼吸?”楚睁大了眼睛,多少有些相形见绌,张彻却只是笑笑解释道:“是让红酒稍微氧化一下,和空气进行接触,更好的释放香味。”黄沾瞅着楚原怪笑道:“开瓶红酒都要稍等一段时间其氧化更好的释放香味,这和呼吸有什么区别,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所以会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摇摇头:“不就是喝酒嘛,偏偏你们喝酒有这么多的说道,讲究,好了在什么都做完了,该喝了吧?”

        他到服务员倒酒入杯,急不可耐的抓起一个杯子,望了一眼荣少亨,“阿亨,你是主家,你不端杯子,我们又怎么好意思端起来?!”

        荣少亨笑笑这才端起杯子示意大家杯。

        楚原年龄虽。心性却像小孩子一样。把杯中之酒一口气地喝了进去。重重地放下那杯酒。大声说了一句“贵地红酒喝起就是舒爽!只不过阿亨。你要和服务员说说酒杯太小喝起来不过瘾。”

        他地话音刚落。好似跟他过不去地黄沾地话已经跟了过来“其实酒杯不小。服务员每杯酒倒地不多分之一地量。目地倒不是小气。只不过是如果红酒斟地过满。一方面难以举杯。更无法观色闻香。进行后续地步骤。更何况。杯品有一定地空间。才能让拉菲酒地芳香在此萦绕不散。更添回味。你这样喝酒地。不看。不闻。不摇。不品。不回地。实在算得上牛吃牡丹。猪八戒品尝了人参果-------暴殄天物啊!”

        楚原也不气恼。笑嘻嘻道:“我们做人地方式不同。你们追求地是喝酒地文化和境界。我所追求地只有喝酒地舒服和痛快。我不懂也不想去懂那么多地道道。只是明白。再好地红酒也是拿来喝地。而不是放在神龛上敬起来!阿亨。你说我说地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荣少亨微微一笑道:“其实大家说得都有道理。每个人都有自己地生活方式。或高贵。或平淡。但是只要开心就行!来。让我们为自己地幸福和快乐干一杯!”

        “来。干杯!”几人举杯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喝过红酒后,荣少亨向大家道了声失陪,然后抽空回到大厅,给史密斯等港英政府有身份的一群大佬打了一个招呼,招呼他们去五楼赌场娱乐一下。

        史密斯和自己的一帮朋友在荣少亨的盛情邀请下,随着他上了五楼。

        果然,五楼更加豪华和有气魄。

        他们一进大厅,就仿佛置身于中世纪的宫廷内,珍贵的阿富汗羊毛地毯,平整地铺于地面之上。在水晶大吊灯的映照下发出丝色的光泽。

        正中央一个巨大的水晶吊灯发出迷幻般的色彩,把整个场地映照的仿佛是童话中的皇宫,和着墙上发出的道道水纹波光灯,共同营造出一种高贵典雅的气氛来。

        最令大家惊叹的是在巨大水晶灯的下面有一座高大的凯撒雕像,只见古罗马的凯撒大帝骑着跃起的骏马,挥舞利剑,其表情好活灵活现,其模样栩栩如生,一副高高在上,傲视群雄的模样。

        此时,十几个个身材高挑饱满,穿着比基尼的兔女郎正端着香槟和红酒,眼波流转地徜徉在赌场的大厅之内。

        这帮港英政府的官员们平时虽然见多识广,可是此时也被荣少亨花大价钱装修出来的富丽堂皇的赌场大厅给震撼住了。

        要知道,荣少亨为了开设五楼这家赌场,没少和澳门的鬼王东联系,借鉴鬼王东赌船的休闲模式,在充分让大家赌得开心赌得快乐之外,更是将“身份”与“地位”作为选择客人的条件,想上五楼玩一把,你身价没有大几千万甚至上亿,不是名流富豪,达官贵人,想都别想。

        荣少亨之所以这样做,一方面是要将五楼的档次提上去,另外因为香港政府禁止赌博,所以像这样的场所不能像澳门赌场一样公开化,只能挂着高级棋牌俱乐部的名义进行真正意义上的赌博活动。

        所以说,此时史密夫等人有些傻眼也是因为他们没有想到荣少亨敢如此的明目张胆搞这样的飞机……

        荣少亨仿佛丝毫没有察觉警务司司长史密斯先生等人的“诧异”,依旧满面春风地向大家介绍着“俱乐部”的有关信息。

        “大家眼前所看到的就是我们凯撒皇宫五楼的棋牌休闲俱乐部个俱乐部是专门为像各位一样,有身份有地位,在生活中更加有品味的人士打造的。在这里,你可以无拘无束地享受着各种棋牌的乐趣比如说麻将,扑克,二十一点百家乐,甚至连拉斯维加斯的角子机应有尽有。我们这里每天上限只招待八十八名客人,并且每位客人持有俱乐部发放的贵宾卡才能上来消费娱乐。所以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这家俱乐部在香港都是数一数二的,只要您来到了这里,就等于来到了自己的皇宫,而您就是……”用手一指那座雕像,“……我们这里最伟大的凯撒大

        荣少亨说完这话了一个响指,过来一名端着香槟酒的兔女郎,荣少亨将香槟酒让给大家品尝,同时在兔女郎的耳边耳语了几句,不多时,兔女郎端着一盘筹码过来,荣少亨非常大方地将筹码发了下去。说道:“难得今天大家的心情都这么高兴,这些筹码只是我的小小心意不成敬意望各位能够包涵,喜欢棋牌的可以先在这里试试自己的手气。”

        “这……有些不太好意思吧。”说话的却是港英政府律政处的处长,姓黄叫黄启发,平时为人老成稳重,不喜娱乐想要巴结他的人称之为“食古不化”。

        荣少亨微微一笑:“黄先生说笑了,你们可都是我荣某人的贵宾啊点见面礼若是不收下的话,我会不安的。”

        黄启发眼珠子在兔女郎身上骨碌碌转了转里道:“还是不能收啊,再说对这些玩意儿也不太感兴趣哩。”

        荣少亨是什么,一眼就看出了黄启发是什么货色,男人无非喜欢四样东西,酒,色,财,气,既然这个黄启发不喜欢饮酒赌博,眼珠子却在兔女郎身上打转,荣少亨不用想也明白他的“爱好”是什么。

        “既然黄先生对于棋牌不兴趣,那我在后面还准备了一些东西,我想绝对会让你心旷神怡的。”

        “哦,是什么啊?”

        荣少亨哈哈笑道:“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完,安排好史密斯几人以后,荣少亨亲自带着黄启发来到了赌场的后面,后面是一排豪华包间,

        进间,律政处的黄启发环顾四周,这儿就像是那种旧式欧洲的宫殿,内里的装修极尽奢华,镑礴大气之余精雕细琢,几乎每个细节都考虑的很到位。

        在大间的进门口左右,各有一扇门,左的门上凸出一块喷火的怪兽,右边的门上则是一捧蓝瓣红心的鸢尾花,妖艳诡异。

        房间大约四十个平方,最前方也是一扇门,门上一男一女两个健硕无比的人形,**纠缠在一起,恰好把各自身体需要挡住的部位都挡的严严实实。黄启发依稀记得那应该是文艺复兴时期一副很著名的雕塑,可是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

        至于包间靠墙壁的一侧则是一座玻璃质地的小舞台,小舞台上面竖着一根钢管,不知道做什么用处。

        “荣先生,这是什么意思?”黄启发指着周围的东西说道。

        荣少亨掏出一根雪茄递给黄启发道:“等一会儿会有小姐为您献上一曲钢管舞。“

        “钢管舞?”黄启发愕然,他可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什么舞蹈叫作“钢管舞”的。

        荣少亨点点头很认真地解释道:“钢管舞是我从国外借鉴来的一种舞蹈,最初是一些建筑工人拿着建筑钢管一边跳舞一边歌唱,在繁重的工作中娱乐一把,后来延伸到夜总会等娱乐场地,一些性感女郎衣着暴露地在舞台上表演各种缠绕、暴露、勾引的动作,被人们认作是一种不健康的舞蹈。但我却觉得这种舞蹈能够锻炼人的身体,有很高的普及价值,所以就在这里设立这个表演项目,可以说我们这里是香港第一家演绎这种健康舞蹈的场所,除此一家,绝无仅有!”荣少亨故意将“健康”两字说得很重至于是男人的话就都能听出里面“不健康”的意思。

        黄启发的好奇心彻底被勾了起来,“哦,真有那么健康吗,我倒要见识一下看看。”

        荣少亨笑着没有答话而是轻轻地拍了拍手。

        随即房间里面的灯光暗淡了下来。

        只见房门慢慢打开,然后从外面进来一名长相妩媚,打扮妖冶的女孩子。

        放眼看去简直让人眼睛里喷火。

        只见眼前女孩子的装束异常经典与性感,青红色的紧身裹胸衣,将她的胸部束的紧紧的,曼妙之处如山峰般坚挺,粉颈与上半截胸脯坦露着,光洁照人的肌肤,在灯光的照耀下何等的俏美。

        肚脐处的蝴蝶纹身倒是与那裹胸小衣相映成趣,精美绝伦面穿了一件青红色的紧身短裤,短的刚刚盖过胯部,粉嫩如婴儿般的修长大腿给人以视觉上的震撼,脚上蹬着一双轻巧的红色长筒靴。

        由上到下,由下到上,皆是震天彻地的美感!

        一向自认为不受外界影响和诱惑的黄启发此时却醉了,晕了……不觉间,他的身体起了强烈的反应种强悍的征服**,油然而生。哦,老天爷啊,有时候,人的生理反应实在是难以自控的……

        荣少亨看见黄启发**魂授的模样了笑道:“黄先生,你看要不要现在就开始表演呢?!”

        黄启发故作矜持地点点头实早已按捺不住,想见识一下这所谓的钢管舞到底有何魅力,引得荣少亨如此之炫耀。

        荣少亨朝那女孩子点了点头。

        只见那女孩子由轻展双手入戏曼妙的舞姿,与那钢管轻轻地摩擦,一根普通的钢管,竟然能有如此大的作用,一个个连贯优美的动作,将女人身体的曲线演绎的如此完美,她的丰臀、她的美腿,她的腰身,轻舞飞扬,舞步流畅,她身上的装束在灯光的照耀下,伴随着她如影随形的曼妙舞姿,发出阵阵耀目的光彩,她的动作很娴熟,也并无艳情之感,但是每一个动作却充满了诱惑,每一个回望的神态,都令人心酥无比。

        看着女孩充满诱惑力的舞蹈,身为香港律政处高级官员的黄启发渐渐融入了一种境界,让他忘却了时空,虽然她是在一间普通的小屋里跳舞,却让黄启发如置身于舞场,置身于娱乐现场一般。

        女孩的舞姿,在这明晃晃的钢管的衬托下,将野性与性感演绎到了极限,动作风情却不风搔,迷人却不吟荡。然而,观赏之人,在如此的情景之下,会情不自禁地心猿意马,甚至血脉贲张,性趣四起。

        黄启发感到自己做梦了,做梦到了一个神奇的境界,这里有美女,有舞蹈,充满了传奇的诱惑,让他欲罢不能,欲醉还休。不觉间,原本强烈的征服**,冲至了极高的程度,他在想,如果此刻能将眼前妖媚的小野猫抱进怀里的话,那将是多么的**啊。……

        舞毕,钢管舞女孩已经香汗透衣,纤纤细手轻揩了揩脸颊,来到了黄启发的身边。

        黄启发似乎还沉浸于刚才的境界之中,无法自拔,当看到女孩竟然来到了自己的身边,浑身竟然紧张地抖动了一下,此时的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饱满的男人,根本不是什么高官显贵。

        等他醒悟过来的时候,再看荣少亨,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黄先生,您觉得我刚才所跳的舞蹈怎么样?是不是很精彩很诱人啊?其实这是一项艺

        一项集健身娱乐和舞蹈与一体的艺术哩!”女孩一边汗,一边轻轻地说道。

        “太美了,真的很美!”黄启发也毫不吝啬地赞扬道,心里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怪不得荣少亨敢把这种舞蹈说的那么吸引人,果真是有它的妙处啊。

        再看眼前女孩子的美是很具有杀伤力的,而且舞后的美,更是胜过刚才千百倍,这一套性感紧身的亮光小衣,已经足以让人产生幻想和意吟,她魔鬼般的身材,她靓丽光洁的肌肤美丽精致的脸蛋儿……这活脱脱是一件至美的人间尤物,完美,诱惑,实在让人无法抗拒。

        此情此景一向自持身份高贵的黄启发心里火辣辣的,竟然有一种压抑不住的冲动。

        女孩子得了黄启发的褒奖,脸上的笑更加灿烂露出了洁白的编贝,黄启发嗅到她刺鼻的幽香,终于把持不住,顺势将手环绕在她纤细的腰间,急于将她征服。

        女孩没反抗,黄发更是得心应手地用手在她身上来回游走,她细腻柔滑的肌肤,促使黄河粗喘着气手不断地添加着力度。

        双手捧起女孩美丽的小,黄启发感觉到了强烈的美感与震撼,情不自禁地用力吻了下去,女孩先是惊愕与娇羞,随即却带了一丝欢喜,笨拙地张开嘴巴,任由黄启发的舌头在自己嘴里挑豆着。

        黄启发吮着孩的清香,手又情不自禁地伸到她的紧身短裤下在她光滑细腻的大腿上揉捏着,女孩条件反射似地扭动了几下身体,象征性地略加挣扎。

        启发的手缓缓在她身上游走,终于触碰到了她短裤后臀部的拉链,他并不急于拉开只是稍加停顿,而后在她丰硕的屁股上轻弹挠,轻抚……乖乖有弹性——

        性无比的女孩,每一处风景都被他尝尽身为香港律政处处长的黄启发再也压抑不住体内沸腾的漏*点,不顾一切地将女孩压在了身下……

        外面,陈耀太划亮一根火柴,帮助荣少点燃嘴上的香烟,荣少亨吸了一口香烟,幽幽地喷出一口烟雾。

        听着包房内烈的“运动”声,陈耀太不无佩服地对荣少亨说道:“亨哥,我真是服了你,连大名鼎鼎的“食古不化”律政处处长黄启发你都能拿下。”

        荣少亨轻轻一笑,用烟头点了点陈耀太道:“你记住,是人就有弱点,尤其那些自认为没有破绽的政府高官们,其实他们最大的破绽就自以为能够经得起任何的诱惑!”

        “还是亨哥你的招式高明啊,这个你发明创造的什么钢管舞啊,别说是他了,估计连港督看了也要按耐不住哩!”陈耀太兴奋道。

        荣少亨嘴角一翘:“也许未来会有很多人把钢管舞当成是风骚无比的艳舞,事实上,它虽不风搔,却让观赏者心里无限搔动;它虽不下流,却让观赏者心里无限下流!”

        陈耀太竖起大拇指:“经典啊,亨哥!”

        荣少亨敲他脑门一下:“经典个屁,你什么时候学会溜须拍马了,你给我牢牢盯着这个姓黄的,说不定以后我们有事情还需要他们律政处帮忙呢!”

        陈耀太傻傻一笑:“知道了,亨哥,我保准不会让你失望!”自从跟了荣少亨以后,陈耀太兜里面从来没少过钞票,而且兄弟们各个有饭吃,有的还被亨哥介绍了去当演员,并且在正当生意的影响下,很多其他社团的兄弟也闻风而来,如今的洪兴社正在逐渐地壮大,他这个社团“扛把子”越干越是有滋味儿!

        总之一句:跟亨哥,有肉吃!

        再说荣少亨,招呼完所有的贵宾,回过头来原本想要和赵雅芝说上两句话的,谁知发哥还有何守信他们却把阿芝叫去做了牌搭子。还叫荣少亨一起来大战八百回合。荣少亨向来不喜欢打麻将,所以就拒绝了,看看四周没有什么事情,于是就离开了凯撒皇宫,刚到门口驱车,就听见一个柔美的声音说道:“荣先生,请问您能载我一程吗?”

        荣少亨回头一看却是梅艳芳。怔了一下道:“当然可以,只不过不知道你住在哪里?”

        梅艳芳冷艳的脸上露出一抹娇笑道:“需要过隧道的,不知道您方便不方便?”

        荣少亨打开车门,做了一个绅士的手势道:“能够送你回家是我的荣幸,又有什么不方便呢?”

        梅艳芳“扑哧”一笑道:“那就谢谢你哩色太晚很难叫车。”

        荣少亨耸耸肩道:“你若是还不赶紧上来的话,那些记者就都要过来了。”

        果然,只见外面很多“敬业”的娱乐记者似乎看到了这边有动静,正朝这边围来。

        梅艳芳急忙上车荣少亨开动汽车,就转向了马路上,后面只听见五六个记者扯着嗓子大叫着:“梅小姐荣先生,请停一下,我们想要做一个访问……”“荣先生,请问你今晚所创作的歌曲是为梅小姐量身打造的吗?”

        发动机嗡嗡,等于回答了他们的问,荣少亨开车上路,技术娴熟地将这些苍蝇般的记者抛到了后面。

        汽车飞快地行驶在马路上,只见四周的路灯星星点点车飞快驶过的时候宛若一条相连的光带,摇摆着光波,将人的目光伴随着思绪抛向远处。

        一路上无话,梅艳芳显得很沉静,整个人和她在舞台上的表现恰恰相反,如果说舞台上的那个载歌载舞的梅艳芳像火炭一样炙热,那么如今端坐在汽车上面的梅艳芳则像冰块一样冷漠。

        还好,荣少亨似乎早已经习惯了着车寂寥无话的场面,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自娱自乐地敲打着椅子的扶手,倒也不显得有多么的沉闷……

        风轻轻吹……

        汽车呼啸着穿过了隧道,穿过了繁华似锦的大都市经过一个冷清的夜市摊点的时候,忽然一直没有吭声说话的梅艳芳开口说道:“请停一下。”

        荣少亨一怔转动方向盘,轻踩刹车将汽车靠在了路边。

        “不好意思会然很想吃糖炒栗子。”梅艳芳指了指外面的夜市摊,只见不远处一个老妇人正在守着一个糖炒栗子的摊点寂静的夜色中像一副油画一般充满了生活的气息。

        荣少亨嘴角一翘笑道:“没关

        直开车我的腿也麻了,下来活动活动也好。”

        两人下了车,梅艳芳扬了扬自己精致的手包,笑道:“不管怎样,我还是要谢谢你……不如这样吧,我请你吃。”

        “糖炒栗子么?也好,很久没吃了,都快忘记它是什么味道了。”荣少亨笑着和梅艳芳一起来到了老妇人的糖炒栗子摊前。

        “阿婆,给我来一份糖炒栗子。”梅艳芳拿出一张百元港币递了过去。

        老妇人接过港币,可能是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仔细地看了看,这才说道:“对不起啊,姑娘,你有零钱没有,这张钱我找不开?”

        旁边荣少亨:“多钱?”

        老妇人:“小份二块五,大份块!”

        荣少亨掏出元递了过去:“来两份大的吧。”

        艳芳脸颊一红,望着荣少亨说道:“真不好意思啊,原本是该我请你吃的,没想到反过来却成了你请我。”

        荣亨笑笑:“没关系,你的先留着,下一次再请就是了。”

        梅艳芳笑着点点头。

        老妇人将打包好的糖炒栗子递给他两人。

        梅艳芳似乎喜欢吃这些东西,捡起一粒,马上吃得津津有味。

        荣少亨看她吃得这么香,也忍不住捡起一粒放入口中,马上一股香甜的味道蔓延在嘴里……

        “味道真的很不错。”荣少亨夸赞道。

        梅艳芳:“那是当然了,这里的糖炒栗子可是出了名的,小时候我坐着大篷车,和妈妈一起经营着歌舞团到处走,吃过很多地方的东西,可都觉得没这里糖炒栗子好吃……我还记得有一次,我生病了,不能上台唱歌,妈妈很担心我,就买了一把糖炒栗子给我,放在我的床头对我说,我要是觉得难受就吃一粒,她外面表演节目,等节目演完了就能照顾我,我就问她什么时候节目能演完,她就说当我把所有的糖炒栗子都吃完的时候歌舞团就收场了。那一天我不敢多吃,因为我知道每一次演完节目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如果我把糖炒栗子吃完了,妈妈还没回来的话么我就会生她的气,气她不讲信用,所以我吃的很慢,很小心到节目收场我一共才吃了六粒……”梅艳芳的眼眸中似有泪光闪动。“你看我,好好的说这些干什么……其实我小时候最大的愿望不是像现在这样当歌星,而是当警察那些来我们歌舞团捣乱的,找我妈妈麻烦的坏人们统统地抓起来,要么就像这位阿婆一样,夜晚静静地坐在这里,摆个摊,卖香甜的糖炒栗子……”梅艳芳眼神中充满梦幻的朦胧感。

        荣少亨:“这很简单啊。”

        梅艳芳:“什么?”

        “我说实现这个愿望很简单啊。”荣少亨说道,说完转身不知道对阿婆说了几句什么,阿婆笑着点了点头后就朝附近的大排档走了过去。

        荣少亨回过头来对梅艳芳说道“来吧,在接下来的半小时内这个摊子就属于你我,我们一起来卖糖炒栗子!”

        “什么?!”这一下梅艳芳彻底愕然了。

        原来刚才荣少亨和阿婆商量好了,给她一百块钱,让她去大排档吃碗宵夜,这里由他看着卖糖炒栗子。阿婆当然高兴了,要知道她站一个晚上最多也能卖四五十块钱,现在一下子就赚了一百块比她卖两天的还要多。

        眼看阿婆走了以后,荣少亨毫不客气地捋捋袖子,然后一手拿着铲勺在砂锅里面炒了起来。

        梅艳芳:“你真的会炒?”

        荣少亨笑笑:“很简单,只要掌握好火候就行了。”然后又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炒这东西吗?”

        梅艳芳摇了摇头。

        荣少亨笑道:“以前我小的时候,也非常喜欢吃糖炒栗子。只觉得一颗颗原本硬硬的板栗放进了嘴里,轻轻一抿倏而化成了粉末,糯糯香香的实在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后来,稍大了一些古龙的《陆小凤》,对里面的‘熊姥姥的糖炒栗子’这个章节也就格外的记忆深刻了。因为很搞不懂这么好吃的一样物事,居然会和血腥联系在一起。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匪夷所思。

        糖炒栗子在我们元朗也是香飘万里的。元朗的角角落落里,到了这个时候,都会支起一口大锅,在里头放上一些炒栗子专用的砂和饴糖于火上炒热,然后把板栗投入其中滚翻炒炙,等壳成红褐色,便大功告成了。这时,你若剥开板栗,那丝丝偻偻的香气伴随着热意,肆无忌惮的直往你鼻子里钻,让你的‘馋:虫’在五脏六肺里不停的搅动着,不知道要吞多少口水才遏制的住自己的冲动样。所以我长大了以后就自己学会了炒制这些东西,毕竟自己做的,才是最好吃的。”荣少亨一边说着,一边炒着,果然动作娴熟,稳健,不多时已经能够闻见锅内的清香。

        “自己做的才是最好吃的!”梅艳芳默默念道。“小时候我也是很爱吃这些东西的,可是如今成了歌星反倒吃的不多了,只是偶尔闻到它的香味。有时在登完台回家的路上,看着街道两旁的灯,一盏、两盏的亮起来,冷风带着寂寥从身边呼啸而过时,心里会觉得疲惫异常。此时,往往会在空气里闻到糖炒栗子的香味。甜甜的,糯糯的,热热的,让人心里不由的涌起一股暖意,似乎就觉得满眼的灯火中,总有那么一盏是会为自己亮着的……”

        荣少亨擦一把额头笑道:“做人应该开开心心的才对,就算前面没有灯,自己也可以在心中给自己竖起一座望塔------未来属于自己,没有人能够左右你!”

        路灯下梅艳芳看着荣少亨此时温柔异常的神情,只觉的心中一热,忽然,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荣少亨被笑得莫名其妙,刚才还“肝肠寸断”似的,怎么马上就变得这样活泼开朗了?!

        在荣少亨的惑中,只见梅艳芳指着荣少亨的额头道:“你的头上,呵呵……你可以去拍包青天了!”

        荣少亨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擦汗的时候,一不小心将额头上抹上了很多黑灰。

        看着此时梅艳芳开心的模样,荣少亨无所谓的耸耸肩道:“这才对嘛,记住,开心是福!”

        当晚荣少亨和梅艳芳的摊子生意不是太多,但是每一个吃了他炒出糖炒栗子的人都说好吃,非常好吃!

        最后当荣少亨将梅艳芳送到家的时候,梅艳芳下车只说了一句话:“谢谢!”

        荣少亨嘴角一翘,一切都在不言中。

        (由于昨晚高烧,今早在医院输液,所以更新的比较晚,在此向各位书友道歉!)(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http://www.biqugex.com/book_8798/49845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