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城大亨 > 第609章.传说中的

第609章.传说中的

        一理会那服务员的连声感谢,荣少亨嘴角全笑地找到”伯顿,两人低声地商谈等会儿结束之后场地该如何打理,这时候那些不甘寂寞的记者们闻风而来,要接着对他们两人做采访。

        荣少亨说道:“你们不要总是盯着我们呀,还有那些主演呢,苏菲亚,约翰尼德普等等,你们都可以去访问嘛!”

        可惜大家不为所动,似乎只有像荣少亨这样的才算是大牌。

        没办法,荣少亨只好招招手,让女主角苏菲亚过来一起参加采访,这一下好了,镁光灯噼里啪啦,将荣少亨与苏菲亚在一起的合影拍摄下来。

        “苏菲亚小姐,请问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苏菲亚明显没遇到过这样的场面,更没想到荣少亨会这么力捧自己,于是就有些胆怯的不敢开口说话。

        这时候荣少亨就伏在她耳边低声说:“没关系,有什么说什么,他们又不是老虎不吃人!”

        苏菲亚噗嗤一笑,犹如鲜花怒放,那些记者们又是一阵狂拍。

        苏菲亚说道:“没拍这部戏以前我是商店的售货员!”

        记者:“售鼻员?具体是做什么的?。

        苏菲亚:,“卖鞋,不过只卖女装鞋,都是从巴黎那边发货过来的!”

        记者:“那么苏菲亚小姐,你对于现在感到有什么变化吗?。        苏菲亚:“有啊,以前只会又很少的人关注我,可是现在关注我的人很多”。

        记者:“仅仅这一点吗?。

        苏菲亚:,“嗯,以前我是卖鞋的,现在有很多人要求我买鞋!并且还有的著名鞋子品牌让我做代言人”。

        记者:“那你觉得自己现在是明星么?。

        苏菲亚摇了摇头,“不,我只是个很幸运的女孩子,幸运的遇到了荣少亨先生,幸运的接拍了这部戏,如此而已

        记者:“这给你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

        苏菲亚:“最近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心理压力很大。本来生活没什么太大变化,但现在有些媒体写的东西,给人感觉好像我之所以能当上女主角,是因为有什么潜规则,甚至有的人说荣少亨先生对我特别照顾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这让我很烦恼。荣先生是一个特别好、值得尊敬的人,我不希望别人说他的坏话

        记者:,“你觉得你无形中给荣先生发添了麻烦?”

        苏菲亚:,“是这样的,很多媒体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都跟他们说,我之所以能拍这部戏完全是因为运气,还有我的外形比较符合这部真人动画片中的爱丽丝,说得都挺好,但是他们写出来的就不一样了,好像我能当主演,在背后一定和荣先生有什么关系,我觉得不管怎么样你得写一个真实的情况吧?作为一个女孩子,能够进入演艺圈已经很不容易了,我更不想连累别人”。

        记者:“除了你的外形比较接近名著中的爱丽丝外,你还有什么特长吗?。

        苏菲亚:,“我跟着电影学过角色的表情、动作,有时候也唱唱歌,但是我唱歌不怎么好,业余的

        记者:,“对当演员这行,你最深切的体会是什么?”

        苏菲亚:“当演员很辛苦,挣钱虽然很多,能成功的人却很少,据我所知有很多好莱坞女演员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十几年,才有自己的角色。

        说实话,我算是很幸运的,一开始就能做女主角,不仅有正面镜头,有很多的台词,演员表上还有我名字,可能不会有第二个人像我这么走运。”

        正在记者们七嘴八舌发问的时候,只见人群忽开,一个二十几岁左右,英俊中带点邪异的年轻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吼,吼吼!”这年轻人旋风般抢到记者前面,仰天大叫,似乎充满了不满的情绪。

        荣少亨看到这年轻人冲来,先拉苏菲亚躲向了一边。

        记者们则是膛目结舌,不知道这年轻人是何方神圣。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不采访我?难道你们有性别歧视?难道我长得太寒碜,不不像明星么?”年轻人忽然摆个酷酷的姿势,声音低沉地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终于有胆子大的记者问道。

        正在耍酷的年轻人,忽然变成嬉皮笑脸,笑嘻嘻答道:“这个问题问得真好,充分说明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一眼就能看出我的卓越不凡。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约翰尼德普,是玄霆娱乐新签的演员,属于力捧对象。大家当然看得出来,虽然我在这部真人动画片《爱丽丝梦游仙境》中饰演帽子先生这个角色,为了剧情需要,浓妆艳抹,遮挡了我忧郁的眼神,俊朗的脸庞,还有我那风流不羁的气质”但是无论画多么浓艳的装束,都不能改变我那天生俱来超凡脱俗令女人窒息男人嫉妒的风采!甚至我认为,我的风采只是稍逊荣先生一筹,在某方面只要稍作修饰,就能放出万丈光芒!”

        众记者面面相觑:天下之大,还没见过如此自吹自擂能把牛吹上天的人!

        “你真是那咋。“帽子先生,么?”

        “咣当”一声,又有不速之客到来,在众人看清之前,已经将德普一脚踹飞。

        定睛细看,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个妙龄美女,身着短裙,正对着飞出去的德普戟指怒斥:“胡说八道的混蛋,你哪一点能和亨哥哥相比呀,真是死有余辜

        而德普,被这少女一脚踹到了一个角落,面朝下落去,嗷地一声,落地时一动不动,似乎是凶多吉少了。

        众记者大惊失色:“天,难道记者招待会改成凶杀案现场了?。

        那少女这时转向众记者,却先绽露了一个迷人的笑容:“大家好,我叫金莎,是荣少亨先生的小妹,也是这部动画片的创作者之一。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我们玄霆娱乐的演艺事业,我这里先谢了

        看清金莎人比花娇的容颜,众记者才如梦初醒,纷纷举起手中相机,一时间白光连闪,“咔嚓。之声不断。

        这时候,已经被众人遗忘的德普,却忽然在地上翻个身,愤愤说道:“若说我是胡说八道,你又算什么?只是个幕后工作者而已,犯得着和我这咋小配角抢镜头么?,小

        “混蛋,还敢强辩金莎怒喝一声,飞身来到德普身前,一脚踩在他面门处。众记者看到这凶残的一幕,不由都感不寒而栗。

        “不要听这混蛋胡说八道回头转向记者们,金莎又是一脸的亲切笑容。

        “天哪,这两个魔王怎么又到了一起?。荣少亨皱眉问道。

        苏菲亚苦笑回答:,“他们说自己是下一部戏戏重要人物,要先出来跟大家见见面,混个脸熟。

        ”

        荣少亨叹息无语。

        而那边,看着一动也动不了的德普,忽然闪出金莎脚底,飞身站起。一脸怒容,德普大喝道:“你是女人我才不打你,不要以为我是怕了你。”

        金莎满脸不屑:,“打又如何?”

        德普怒极反笑:“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实在是忍无可忍,现在无须再忍了。出招吧。”说话间他摆出一拳击姿势,跳跃着做出一副拳击手“洛奇”的模样。

        金莎怜悯地看着德普,摇头叹息道:“什么年代了,居然还玩拳击这么老土的功夫,真是可恰。唉,让你长长见识。看看我的女子防身术吧双手一动,直接就揪住了德普的胳册,德普当即恶嚎起来。

        不等众记者反应过来,荣少亨二话不说,招呼一声苏菲亚和伯顿转身就走,还不忘喊一嗓子:”记者招待会到此结束。要命的赶紧逃吧以身作则,他和其他人很快消失不见。

        后面,“亨哥哥,你不要走啊,我还没做完自我介绍呢!”

        “老大,救命呀,我的胳膊快要断了”。

        一阵哀嚎,,

        首映礼结束以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左右了,玄霆公司内部又在某酒吧搞了一下小型的庆祝会。

        已经很疲惫很劳累的荣少亨本来是不想参加的,不过被自己的便宜小妹金莎胁迫着必须出席,原因是他耽误了金莎扬名立万的机会  没能在记者们面前好好的露脸。

        没办法,荣少亨只好勉为其难地准备过去喝上两杯。但当他到达现场时,现场还是已经高朋满座,人声鼎沸了。酒吧夜生活的人很多,大多数都是夜猫子,而这些夜猫子有数电影人最多。所以当荣少亨一进酒吧,就有很多熟面孔。只见陈氏三雄,导演金毛约翰,摄影师安东尼,还有史蒂文席格,尚格云顿。龙格尔等等,悉数到场。

        说巧不巧,荣少亨一转眼就看到一个他想要尽量回避着的人。只是一个背影,但荣少亨一眼就在人群中认出了她,东方美女的魅力,令很多西方美女黯然失色的大美人…李嘉欣。

        现场不敢说是人山人海,但也可以说是人头攒动,可荣少亨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一身纯黑色的晚礼服,后背却整个裸露,白哲如玉,李嘉欣只是一个背影,已经足以让很多男人黯然销魂了。

        作为一个结过婚的男人,荣少亨觉得自己已经够自律了,至少比很多电影圈中的大老板要,“纯洁”的多,不胡乱玩女明星,搞什么潜规则,更不去搞什么碧,如,玩什么驯游戏”,在美国这么开放的地方,又是在好莱坞这样纸醉金迷奢侈的地方,荣少亨能够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不错了。

        自从荣少亨明白了李嘉欣的心思之后,荣少亨就有意无意的回避着她,不是怕面对她,而是不知道该怎样处置她对自己的感情。自己不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也做不到柳下惠那么纯洁高尚。所以他知道自己只要与李嘉欣过近的接触,迟早会玩出火来。

        还是让自己与她的关系保持在老板与下属的层次上吧!这是荣少亨心中所想,但是他不知道李嘉欣又会怎么样去想?!

        荣少亨略微迟疑和停顿的表情,很快就被他身旁的金莎察觉到了。好奇之下,在喧扰的人群里面,金莎顺着荣少亨的目光也一下子把目光投到了李嘉欣的身上。

        留意了一下李嘉欣,金莎也不由心中惊叹:“好漂亮的姐姐啊!”同时心中竟然隐隐泛出一丝酸酸的味道,不过或许她毕竟年纪还对这种男女关系很是不了解和不理解,对自己心中的感受更是有些懵懂。        似乎出自本能的,金莎竟然用手挽住了荣少亨的手臂,更将自己的小脸贴在他的肩膀上,做出一副很亲热的模样。

        荣少亨不疑有他,还以为金莎在耍调皮,于是就很自然地带着她,朝前面走去。

        李嘉欣这时正和一帮相熟的朋友在聊天,看得出来,她现在的生活应该是很愉快,因为她一眼就可看出心情很是轻松。

        荣少亨和金莎继续向前,很快就来到李嘉欣身后。李嘉欣是背对荣少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与她聊天的人们却第一眼就看到了荣少亨,顿时都是一喜。纷纷起身致敬。

        李嘉欣察觉有异,蓦然回头,正好和荣少亨

        “怎么样,你们玩的还开心吗?”荣少亨笑着问他们道。

        “荣老板,我们很开心的,不过要是你今晚吴单,我们就更开心了!”一人笑着说道。

        “呵呵,没关系,你们尽管玩,单我买了!”

        “真的吗?荣老板,那我们可要谢谢你啦,来,属下先敬你一杯!”

        “免了,我已经喝了很多!”荣少亨推辞道。

        “老板,你不要不给我们这么多人面子哦!”那些人开玩笑道。

        荣少亨呵呵一笑,端起一杯酒道:“那我就意思意思了!”说罢,轻轻的呻了一口酒,周围立即响起掌声道:“好,荣老板好样的。我们大家伙敬荣老板一杯!”全体员工纷纷站立起来,端起酒一饮而尽。

        喝完酒,荣少亨摆摆手让他们坐下道:“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你们大家呢,就吃好喝好,喝好吃好!放开怀抱,尽情地玩!”

        “!”众人一起欢呼。

        眼看大老板发话了,大家也就不再拘束,该干什么的还干什么,整个酒吧其乐融融热闹非凡。

        荣少亨眼角一扫,只见原本和大家伙谈笑风生的李嘉欣却没有加入狂欢的行列,于是就问道:“你怎么不去玩?”

        李嘉欣脸上闪现一丝郁色,强笑道:“没心情了,太吵闹了…”

        “哦,这样啊!”荣少亨感觉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在几秒钟的沉默之后,还是李嘉欣先打破寂静,好象漫不经意地扫了金莎一眼,笑问荣少亨道:“这个漂亮的妹妹是什么人?”

        荣少亨刚要回答,金莎已经抢先开口了:“我叫金莎,现在是亨哥哥的小妹,当然也不排除以后会成为他的女朋友!”

        “胡说八道!”荣少亨还以为金莎又在调皮了,笑道:“小丫头说话可不能信口开河,什么女朋友不女朋友的,你懂什么叫女朋友么?”

        哼,我怎么不懂,女朋友就是缠在你身边,你给我买包包,新衣服,还陪我逛街,我过生日你帮我准备宴会,在宴会上当面亲吻我

        “晕倒,你这小丫头看肥皂剧看多了吧!”荣少亨瞪了她一眼,正要开口斥他,陈氏三雄中的陈嘉上走了过来,一把拉住荣少亨道:“老板,你可总算来了,我们大家都在那边等你呢!”

        “等我?等我做什么?”

        “做裁判呀,我们和那些鬼佬金毛约翰,安东尼等人比喝酒。看看究竟谁更厉害!”

        “呵呵,不用比也知道,你们这群酒鬼,除了梁山好汉能拼得过你们外,谁还是你们的对手?”荣少亨笑道。

        “可是他们是美国人,没读过《水浒》!”

        “放心,总有一天我们会拍一部国际版的《水浒传》,让他们这些鬼佬们也知道知道我们中国博大精深的山塞文化!”

        就这样,大家说笑着拼酒去了,留下金莎和李嘉欣两个人。

        金幕看看李嘉欣。

        李嘉欣看看金莎。

        最后还是李嘉欣先开口:“你看我做什么?”

        金莎:“你是中国人么?”

        李嘉欣:“不,是混血儿。        金莎鼻子一翘,“那你混哪里的?”

        李嘉欣:“什么?”

        金莎:“我是问你混哪里的血统,不是混哪个地方!”

        李嘉欣:“我父亲是葡荀牙人,我母亲是中国人!”

        金莎“哦”了一声,“怪不得人家都说混血美女都很漂亮,原来真是这样!”

        李嘉欣似乎不怎么喜欢金莎那种大姐头的语气,笑道:“你年纪还说话应该有些礼貌一些!”

        “礼貌么?呵呵,我天生就是这样,我老爸从没有教过我什么叫礼貌,只教过我格斗擒拿,还有空手夺白刃!”

        李嘉欣这才了解眼前的女孩似乎真的和寻常的女孩子有些不一样。

        “你看什么看?”金莎很不满意李嘉欣打量自己的样子。“是不是觉得我很野蛮很刁蛮很不淑女呀?”

        李嘉欣噗嗤一笑,“哪里有人这样说自己的?”

        金莎:“我就是这样,有什么说什么…喂,你很漂亮哦,不过亨哥哥不会喜欢你!”

        李嘉欣惊讶:“为什么?”

        金莎很肯定道:“因为他结过婚了!”

        李嘉欣:“没有谁规定过女人不能喜欢结过婚的男人!”

        金莎:“这”倒是…可你就是不能喜欢他!”

        李嘉欣:“为什么?”

        金莎:“不为什么!好了,你好烦人耶,我不和你玩了,我去找人拼酒哩!”说罢金莎就离开了。

        留下李嘉欣一咋小人默默伤神,难道自己真的不能喜欢那个人吗?

        为什么,为什么让自己遇上他,有喜欢上他?命运是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酒吧的气氛逐渐变得热闹起来,甚至在中间的舞池中人们开始跳起舞来。

        荣少亨虽然坚持不再喝酒,但是面临这种场面,真不喝酒那是假的,就这样一杯一杯的下肚,很快,脑袋也有些晕眩了。远远的,他回过头看见李嘉欣孤独的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心中微微一动,就趁着酒性想要走过去,邀请她跳一支舞……

        可是当他还没走两步小魔女金莎就跟一阵风似地扑来,嬉笑道:“亨哥哥,你是不是在找我呀?”

        荣少亨心说,我找的是李嘉欣不是你。可这话不能说,只好笑着点点头。

        “嘻嘻,我就知道亨哥哥你心疼我,我也喝了不少”问问,好大的酒与呢!”金莎张开小嘴哈出股酒香只,口日中怀略带一种幽香”

        “好了,你不要玩了”小看着双颊红晕泛滥的金莎荣少亨说道。

        “不嘛,我就是要玩,还要你和我一起玩…来,我们出去跳舞!”不等荣少亨回答,金莎主动牵着他的就走到了舞池中。

        此时舞池中显然已经到了高潮,连乐队里的人都抱着小提琴加入了跳舞的人群,无论男女无论老少都跳得忘乎所以。

        “喂,你好像不怎么高兴呀!”看着荣少亨的表情,金莎歪着脑袋问。

        “怎么,你是算卦的,这也能看得出来?”

        “呵呵,按规矩说,应该是男士邀请我们女孩子跳舞才对,我邀请你,你还不乐意!”

        “一咋小大老爷们被一个女孩子牵出来。我能乐意么?”

        “那好,你来做你的大老爷们,我来做我的小女子!”

        “什么意思?”

        “你要请我跳舞呀,你主动些,我被动些,这不就成了么?。

        荣少享哭笑不得,这是什么理论,恐怕也只有金莎这样的女孩子能想得出来

        “那好,我们从头开始”。荣少亨装模作样的整理一靳情绪。然后指了指舞池,笑着对金莎说道:“亲爱的金莎小姐,请问能否邀请您跳一支舞?”金莎却摇了摇头:“我才不去呢!”

        “为什么呀?别告诉我说你不会跳舞。”荣少亨也只好现场发挥道。

        金莎看着荣少亨,低声说道:“我不喜欢和我不认识的人跳。”

        荣少亨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笑道:“美丽的金莎小姐,你的笑容如同佛罗里达海风一样让心旷神怡,作为你的好朋友,你的仰慕者,我能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金莎被荣少亨不瘟不火的表演逗了,扑味一下笑出声来,做了一个圆舞曲式的回转,把小手递到了荣少亨的手里。

        “跳交易舞?”荣少亨小声问道。

        “不跳!”金莎小嘴一撅拒绝了荣少亨的提议。

        “那我就只会跳三步四步了荣少亨咧嘴笑道。

        “不跳!”金莎仍然一口回绝,

        “小姑奶奶,那你跳什么呀?。荣少亨一边摇着头,一边问道。

        金莎得意地笑了一下:“我要和你跳独一无二的别人都不会跳的舞!”

        “独一无二,你以为这里是舞林大会呀!?我可是什么都不会跳了呀。”荣少亨诧异起来。

        金莎笑颜如花,对着荣少亨调皮地打了一个响指,然后双臂交叉做了一个很独特的很有民族风味的姿势:“我教你跳一种苏格兰人的舞蹈”。

        “难不难学?”荣少亨咧嘴笑道。

        “难不难学你跳跳不就知道了吗?”。金莎抓住荣少亨的手一把把他拉了过去,然后欢笑着抱住了荣少亨的腰。

        “这舞蹈要这样吗?”荣少亨指了指她抱住自己腰的手。

        “当然要这样!跟着我跳!”金莎坏笑了一下,背着荣少亨钻进了他的怀里,然后把荣少亨的手放到了她的腰上。

        在她的指引下,荣少亨笨拙地学了起来。

        这种舞蹈十分的奇怪,动作虽然不是很难,但是要求男女配合也十契,而且,跳这种舞蹈,男女的身体接触特别多,简直就是无时无刻不贴在一起。

        现在是七八月份,天气本来就很热,虽然酒吧里面有冷气,但是喝过酒在跳舞,那种炙热的感觉还是让人受不了,金莎穿着的是一套超短裙装,上面穿得很是单薄,所以两个人枯着一起,荣少亨被金莎结实的背和胸脯蹭得热血沸腾。

        金莎越跳越高兴,到了最后简直就像是一条小蛇,整个人完全缠在了荣少亨的身上,不时对荣少亨抛媚眼吐舌头,那模样,足以让很多喜欢萝莉控的大叔们当场爆血管。

        看着眼前如此销魂夺魄的情景,荣少亨不禁问自己…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苏格兰风情。?!

        “金莎,你怎么会跳苏格兰人的这种舞?”继而荣少亨喘息着问道。

        “你猜猜?。

        “你妈妈教你的?”

        “不对!”

        “你自学的?”

        “不是。

        。金莎一个七百二十度大转身然后一下子冲上来抱住了荣少亨的脖子,她双手捧住荣少亨的脸。眼神火辣。“是我跟我爸带领的那些老兵学的!”

        荣少亨低头看下去,她胸脯上的两个小鸽子若隐若现,露出诱人的乳沟,让他鼻子一热差点鼻血喷涌。

        金莎见荣少亨低头看着她的胸,没有像以前那样对付约翰尼德普一样对付他,反而笑着挺了挺胸脯,她这个动作,让荣少亨身体立马有了反映。

        “流氓。”金莎轻轻地在荣少亨的脸上摁了一下。

        荣少亨深吸一口气:“意外纯属意外”。老脸竟然红了起来。

        金莎似乎很欣赏荣少亨的窘迫模样,嘻嘻一笑道:“是不是觉得我也很有诱惑力呀?”

        “诱惑你个头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        “哼,我知道的可多了!不要以为我还是小孩子!”

        “哦,那你知道什么?

        “呵呵,我知道男人和女人怎样生孩子!”金莎莞尔一笑道。

        噌!荣少亨双腿一软,差点滑倒。

        这话说得。太让他震撼了。

        这样的女孩不得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8798/49859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