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城大亨 > 第678章.铁腕

第678章.铁腕

        第678章.铁腕

        第二天,荣少亨没有因为那个梅耶老头的警告而犹豫,他直接给拉斯维加斯那边的小妖等人下达了命令,无论如何也要给科克里安那老东西一个“惊喜”。

        电话里,小妖只说了一声“明白”

        三天后,一辆警车正驶往警局的路上。

        警车内,山姆.吉米懊恼地低垂着脑袋,手臂曲拗着背在身后,肥壮如牛的身体,正随着汽车的颠簸而晃动不休。略为瞟了眼车窗外黑沉沉的世界,他懊恼地叹了口气。手腕上冰凉沉重的金属触感,似乎正在提醒着这名彪形大汉,逍遥法外的美妙时光,已经结束了。

        自从在二十岁那一年,山姆亲手掐死了与人通奸的女友后,他就一直逃亡于美国各地。算起来,那已经是十一年前的事情了。与一般的逃亡者不同,山姆从来就不屑于在暗无天日的荒僻居地藏匿踪迹。事实上,这个出生在富足家庭的大块头乐衷于享受物质生活,没有醇酒美人的日子对于他来说,简直比噩梦还要可怕。

        在刚逃离家乡的时候,山姆带走了一大笔钱。但这些绿油油的宝贝儿随着两次整容和豪绰开销,很快就几近一空。生存,这个在以前从来就不在考虑范围之内的问题,残酷地摆在了他的面前。酩酊大醉了一天一夜后,山姆摇摇晃晃地走进旅馆的浴室,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做出了一个决定,如何活下去的决定。

        有很多事情,在你没有去做之前,显得困难而又繁琐。而当真正动手去尝试了以后,你就会发现,它们实际上要比想象中简单得多。与外表所呈现出的笨拙不同,山姆有着一副敏锐机智的头脑。他用最后的一点钱,去买了只高档公文包和一柄锋利的割喉刀,开始踏上了生存之路。

        在一个细雨蒙蒙的夜晚,山姆拎着这两样东西,敲响了当地检查官的家门。在主人疑惑地隔着门链投来视线时,他笑着举起了手中的报纸,门缝中射出的灯光清晰映亮了头栏标题——“房产商人因涉嫌暴力**被拘捕,罪名成立将面临五年监禁。”进入客厅落座后,山姆委婉地表达了来意,右手有意无意地轻拍着膝上鼓囊的公文包。检查官先是勃然大怒,但很快在客人口中轻松吐出的那个数字面前堆起了笑脸。山姆遗憾地看了他一眼,从包内抽出割喉刀如杀鸡般割断了他的喉咙。

        这是山姆用刀具所杀的第一个人,但不是最后一个。在检查官家中所掠得的钱财足实让他逍遥了一阵子,最初见到鲜血时的恐惧感,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化。在发现杀人其实并不是那么困难之后,山姆开始游走于美国各地,以大同小异的方式,拜访了一个又一个政府官员。高档得体的着装和温文尔雅的谈吐举止,使得他很容易就能获得猎物的初步信任,而血腥的杀戮环节,也随着经验的增加而变得更为狠辣老道。山姆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个侠盗,在猎物家中他往往是毫不留情地杀掉所有的人。只选择愿意接受贿赂的那些官员做为目标,只是因为他们家中有着足够多的财物。这是山姆唯一坚持的原则,杀戮的原则。

        十一年来,由于这个久未捕获的连环杀手所使用的特殊刀具,在警方的无数次会议上,他被称之为“屠夫”。而导致“屠夫”先生最终落网的间接原因,还是由于他的嗜赌如命,这一次正当山姆兴致勃勃地在拉斯维加斯赌王科克里安旗下的金冠赌场拿着筹码豪赌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大批警察包围了赌场,赌场内被强行疏散。所有赌客被逐渐疏散至赌场外面,每个人都受到了严格的盘查。精心伪造的证件并未能够帮助山姆逃脱霉运,他口袋中那柄赫赫有名的割喉刀被搜出来时,十几个体格强壮的警察在同一时间扑到了他身上。在指纹与牙床的鉴定结果被放到办公桌上时,拉斯维加斯的警察局长半点也不敢相信,一个匿名电话竟然为他带来了如此好运。

        由于处于非常时期的缘故,山姆在接受了长达20多个小时的审讯后,被立即送往监狱羁押。拉斯维加斯警局勉强凑出了由十一名警察和三部警车组成的押解队伍,手下亡魂超过数十人的“屠夫”正坐在其中一辆的警车上,咬牙切齿地诅咒着那个匿名电话。

        “砰”一支警棍重重地砸在了山姆面前的密封铁栏上,神思恍惚的他不禁被吓了一跳。

        驾驶室副座上的年轻警察大笑了起来,不屑地打量着他道:“喂我实在是不太明白,像你这样的蠢猪是怎么做到的?那些被你杀掉的人,难道都没有大脑的吗?”

        “总是有贪婪的鱼儿,不然渔夫靠什么过活?”山姆望着他笑了笑。

        年轻警察怔住,随即火冒三丈地吼了起来:“你***好像很神气?嗯?不折不扣的渣子当冰冷的针管插进静脉时,我保证你会小便失禁而你的父母则会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你开始抽搐,希望他们能一直挺到你断气的时候。不过这恐怕会很难,据我所知,有很多人在目睹注射死刑过程的时候会昏厥,希望你家的那两个老家伙没有心脏病”

        山姆横肉累累的脸上保持着温和笑容,缓缓地道:“恐怕你会失望,我的父母都很坚强。”

        那警察似是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开车的同事打断:“前面那些家伙是怎么回事?”

        车队此时已驰出城区,来到了拉斯维加斯茫茫沙漠的边缘地带。并不是很宽阔的路口被设置了简易路障,六七个制服上印着“fbi”字样的大汉晃动着强光手电,示意车队减速。几部顶着警灯的车辆停靠在一边,雪亮的大光灯将路面上映射得一片白炽。

        “伙计,请出示你们的证件。”一名汉子收起电筒,走到关押着山姆的警车边说道。

        车内两名警察愕然对视一眼,其中一人忿忿地道:“你没看见我的警徽吗?”

        那名汉子掠了眼车内,面无表情地道:“请出示证件,我们是奉命行事。”

        两名警察无可奈何地照办,汉子在手电光下仔细查看了一番,递还证件时脸色已经缓和了很多:“对不起了,全美都有冒充警察趁火打劫的事件发生,我们不得不这样做。”

        “没什么,一切都怪那些该死的混蛋,似乎我们这些做警察的,天生就不能闲下来”驾驶座上的警察苦笑着道。

        “这家伙是谁?”汉子将手电照向后座,咋舌道:“我的上帝看上去就像是一头牛他做了什么?抢劫还是杀人?”

        旁边的年轻警察大笑了起来,略带着一丝骄傲地道:“他就是“屠夫”,那个著名的连环杀手,我们这是要把他送去四十一区。”

        “四十一区?能有资格去那里的人可不多......”汉子脸上突然现出了古怪笑意,淡淡地道:“那么,就是你们了。”一柄乌黑短小的麻醉枪,魔术般出现在他原本空空的右掌中。“扑扑”两记轻微的击发声随即响起,两名警察连哼都没哼一声,立时软倒。驾驶座上的那人身躯仆前,额头重重地顶上方向盘。尖利的喇叭声顿时凄厉而鸣,在寂静的道路上远远传了开去。

        如同得到了信号一般,前后两辆警车同时遭到了攻击,全部十一名警察在瞬间成了被麻醉的大象。直至昏迷的那一刻,他们似乎都没弄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动作快点,我们需要的人就在车上”那汉子摘掉警帽,露出一个光头。

        山姆怔怔地注视着事态变化,直到眼前这个脸上有疤痕的光头佬上车轻松拧断了铁栏上的钢锁,他的神色终于有了一些改变。并不是由于眼前这名光头男子所展现出的强横能力,而是在对方冷厉的眸子里,他直接看到了赤lu裸的残忍杀机。就像是一头豺狗于突兀之间遭遇了狰狞猛虎,他所产生的第一感应,就是不自觉地向后畏缩。

        “这家伙做了什么坏事?”小妖大刺刺地问扭断锁链的和尚。

        乔装成联邦探员的和尚说道“听说是个很有名的连环杀手,电视报纸上一直听到有关于他的传闻,好像比那些大明星还牛。”

        “是吗?”小妖像打量美女一样,打量着山姆。

        山姆显得很冷静,“你们是谁,想怎么样?”

        “你这是两个问题,不过我可以回答你。第一,我们是救你的人,第二,我们有件事情要你去做”

        “对不起,我有些不太明白。”山姆看着小妖说道。

        “说的再简单些,我们救你是因为有件事情需要你去办”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因为你没有选择”小妖用锐利的眼神说道,“你去做,我们会给你准备好去国外的机票和护照,或者,被我们送去警局等待死刑裁决……”

        “你们这是在逼我么?”

        “不,是在和你做生意。”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们?”

        “因为你没有别的选择”

        “可惜,我从来不受人威胁”

        “也许这次例外。”

        “为什么?”

        “难道你不想知道是谁出卖你的吗?”

        “是谁?”

        “你在哪儿被抓的,就是谁”

        “赌王---科克里安?”

        “你说呢?”

        “那你们的目标是?”

        “呵呵,就是科克里安我想这次你不会拒绝了吧?”

        ……

        须臾,山姆只觉得手腕上一轻,反扣着的手铐已是被身后一人打开。活动了一下麻木僵直的关节,他退后几步,深深朝小妖等人看了一眼,转身而行。

        “喂”小妖直视着错愕回身的山姆,指了指路边的一辆汽车,“开上它,记着动作要干净利落些”

        “小妖,这家伙可靠吗?亨哥交代我们的事情可不能办砸了”和尚望向黑暗中逐渐驰远的轿车尾灯,满面担忧地说道。

        “放心吧,一个人为了活命,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更何况他早已经把科克里安那个老东西当成了出卖自己的人”小妖环顾了一眼周围的同伴,目光投向死寂的荒漠,“我们的一切是亨哥赐予的,所以没有人能对他不利,即使再厉害的人,也不行。”

        ...................................................    拉斯维加斯,赌王科克里安豪宅。

        宽大的床上,与身边的美女翻云覆雨了一阵后,科克里安拍了拍身边美人的屁股蛋子道:“我去撒泡尿,宝贝”然后穿上自己名贵的丝绸睡衣,科克里安抽着大雪茄朝洗手间晃去。

        在洗手间内,科克里安撒了一泡回味悠长的尿,抖了两下,总是感觉难受,不禁叹息,想当年,硬如铁,一夜三次都不用歇;现如今,软如泥,三月一次还得用手捏。再看看镜子中的自己,真的是老了,脸上皱巴巴的都是纹路,纵横交错,比车祸现场还要惨。“狗屎的,这是我么?怎么这么难看”科克里安鄙夷了一下自己的长相,长叹息一声,这才推门走出去,对着床上的美女叫道:“宝贝,我来了”

        可是没有声音,“宝贝,你是不是睡着了?”科克里安像老猴一样准备上床,可就在这时候一把锋利的割喉刀顶在了他的喉咙上。

        看着眼前横肉累累的山姆,赌王科克里安没有惊叫出声,因为经过大风大浪的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叫出声,会有什么后果。

        “小星星,亮晶晶,躺在妈妈怀里看星星;星星一闪一闪,真美妙,让我想起美丽的小童谣……”山姆低吟着诡异的儿歌,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科克里安。

        此时的科克里安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很快,透过灯光,他已经认出了眼前这个肥胖的满脸横肉的男人是谁。那个连环杀手,可怕的梦靥

        “你你……你想怎么样?”科克里安觉得自己喉咙发痒,但是他不敢大声的咕噜出声,因为喉咙上那锋利的割喉刀随时都能将自己的喉管割断。

        “我不想怎样,只是来看看你”山姆笑得很温柔,刀子缓缓地埋进科克里安的肉中,渗出血丝。

        “不要啊……”科克里安惊叫道,“不要杀我,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你要钱是么?我会给你很多钱,真的很多,你一辈子都花不完”

        “你看起来似乎很害怕?”山姆没有直接回答科克里安的话。

        “我……是有些害怕……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杀我?”科克里安壮胆问道。

        “我是个杀手,想必你已经知道了,你说,杀手杀人需要理由么?”

        “我……我不知道。”科克里安尽量让自己的情绪保持平静,“好像我也没有得罪过你,你是通缉犯,不应该跑到我这里来的……”

        “没有得罪我?呵呵,好天真的谎话,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被警察抓住?”

        “什么?我没有啊---”科克里安感觉自己比中国的窦娥还冤。

        “呵呵,你当然不会说有了,我可以理解”山姆笑得很可爱。不过在科克里安看来这家伙的微笑比毒蛇还要可怕。

        “我真的没有”科克里安委屈的要死。

        “你就继续说谎吧,要不是有个中国人救了我,也许我就快要去见上帝了”

        “中国人救了你?是不是那个该死的荣少亨?”科克里安忽然猜到了什么。

        “对不起,我无可奉告,我只知道有人要给你一点颜色看看,让你收敛一点,或者直接割断你的喉咙,让你变得老实一些。”

        “不要……不要割断我的喉咙-----他荣少亨出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科克里安不死心地想要收买对方道。

        “呵呵,你可真是个狡猾的老狐狸,”山姆笑了,“你认为像我这样的罪犯,还会在乎什么钱吗?”

        “这个……其他的我也可以给你,你想要女人吗?床上这个你随便上,如果不够我还可以再给你叫上七八个,我知道你做罪犯很辛苦的,让她们伺候你,保准很舒服”

        “狗屎”山姆的刀子轻轻一划,一股血飚了出来。科克里安惨叫一声,瘫倒在地上。

        须臾,科克里安从昏迷中醒来,他多么希望刚才的一切都是噩梦呀,自己醒来,噩梦就结束了,什么都看不到,没有那可怕的屠夫,也没有那锋利的割喉刀,可是当他看见眼前那张诡异的笑脸时,一切梦幻都破灭了。

        科克里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没死,脖子上黏糊糊的,裤裆中也黏糊糊的,一股尿骚味让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我……还没死吗?”

        “你就那么想死吗?”

        “不不,当然不是”已经尝到苦头的科克里安急忙说道,“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放过我?”

        “因为我的话还没说完,有人不想要你的命,而是改要另外一样东西……”

        “另外的东西……是什么?”

        “米----高----梅”

        “啊?狗屎不可能”

        “呵呵,你生气的样子真可爱,知道么,有多少人像你这样说过不可能,可是最后,他们都屈服了”山姆摆弄着割喉刀,“我可以像刚才一样再给你一刀,等你血流得差不多了,再替你包扎,然后再来一刀,如此循环,你看着自己的血不断从喉咙流出,一定很有意思,不是吗?”

        “我……你……还有别的选择吗?”科克里安整个人已经打颤了,脑海中幻化出那恐怖的画面,直觉告诉他,对方绝对不是在开玩笑-----他不人,是真的屠夫

        “当然有,我可是个很仁慈的人,”山姆呵呵笑着,“你可以选择别的地方试刀,比如说你的这个地方-----”山姆的刀锋轻轻地滑到科克里安的裤裆处。

        “哦,不要”科克里安反应很快,急忙就护住了自己那个虽然已经老化不怎么起作用,却聊胜于无的东西,“你不可以这样”

        “那你选择----”山姆静望着他,就像猫望着老鼠。

        “我,我……”

        “我不喜欢磨蹭的男人,尤其是像你这样的老男人”

        “我同意-----你放了我吧”

        “呵呵,我就知道你会这样选择的,老实点哦,不要以为欺骗我就能逃过这一劫,我是个玩命之徒,而你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物,你想,你和我较劲儿,谁会吃亏?”

        “可是……”

        “没有可是,亲爱的科克里安先生,你还是退出好莱坞吧,那里已经不是你的领地了,要不然噩梦会一直追随着你的”

        就在科克里安正要开口的时候,突然后脑挨了一拳,然后眼睛一黑,他就跌倒在了床上。

        黎明到来,一丝阳光照耀进来。照在老科克里安的眼睛上。科克里安醒来    ,“难道这是个梦?一个连续的梦?”可是马上喉咙上的疼痛告诉他一些都是真实的。

        “哦,亲爱的,昨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旁边那个昏迷的美女也随即醒来,“我的头好痛啊。”

        科克里安心说,狗*养的,你的命没丢已经够不错了,还头疼

        不过马上科克里安又想起那杀手所威胁的话来,怎么么办,是报警呢,还是……狗屁的报警,像这样的杀手通缉了那么久才被抓到,可是刚被抓到就又被逃了,自己可不能将自己的性命当成赌注。

        难道真像对方所说的那样,舍弃米高梅吗?

        不死心与恐惧像天平两侧的筹码互相交替。科克里安的脑海中不断变幻着思维。

        须臾,科克里安像是想通了什么似地,叹了一口气,是啊,好莱坞已经不是自己混的地方了,干吗还留恋呢?也许自己应该专心打理拉斯维加斯的生意,偶尔出去旅旅游,安度晚年吧-----人老了,什么雄心壮志都是狗屁的浮云

        上帝饶恕我,以前的罪过阿门那一刻曾经叱咤风云的一代娱乐大亨科克里安像是苍老了许多。

        ############################################

        镔铁叩谢书友    天使的告别    打赏了100币;伤心⊙    打赏了100币。

  http://www.biqugex.com/book_8798/49861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