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城大亨 > 第793章.《青楼十二房》,特约女演员

第793章.《青楼十二房》,特约女演员

        电影《终极斗士》新闻发布会完毕。

        可是还没等主角陈耀太抱怨完,现场的观众们就开始围上来了。

        “陈,我是莫斯科电影学院导演系的学生,我有过几部实验作品,你看我能去好莱坞发展吗?”

        “陈,我是一名苏联演员,我热爱表演,我宁可不吃饭,也不能一天不演戏,你看我能去好莱坞么?”

        “陈,玄霆娱乐现在还缺不缺人,我很愿意将自己的青春和演技奉献给你们!”

        “去好莱坞不是不可能的,买张机票就成了,不过你想要当导演,那还是先完成你的试验吧!”

        “不成饭也要拍戏么?你的精神可嘉,不过我们拒绝节食主义者,因为一个不关注自己身体的演员,绝不会是一个好演员!”

        “我们那边暂时只缺清洁工,不知你愿不愿意?“什么,你愿意,甚至打扫厕所也愿意!不会吧?!!!”

        费尽千辛万苦,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累得头上冒烟,嗓子冒火,充当了一次电视名人的猛虎陈耀太连骂娘的心思都有了。

        干这样的活儿,简直比单挑一百个人还要累!

        怪不得亨哥他老人家不干呢,接受一次足以少活二十年啊!

        这个时候的陈耀太才深切的体验到了电视上那些明星们为什么会爆出耍大牌而杜绝采访的消息了。

        好不容易,凭借着自己的睿智和不多的文化知识,打发走了那些叫嚷着自己是人才,是金子,是蒙尘的珍珠,要死要活非要去好莱坞贡献力量奉献青春的热血人士,陈耀太已经累得像狗一样直喘气。看看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点!

        牛饮了一大瓶矿泉水,陈耀太向后面一看”发现那个“波霸”主持人现在居然也还没有走。

        “你怎么还不走呢?我听说最近苏联的晚上治安不是很好哦!”

        陈耀太好奇的问道!

        “你不是也没有走吗?”“波霸”笑了笑走了过来,然后有些暧昧的说道:“累了这么长时间,我可以请你去酒吧喝一杯吗?”

        为了录制节目,“波鼻”今天穿的是一套非常合身的职业套装,上衣则是开着低胸的白色衬衣。胸口那裸露出来的雪白之处,凭着陈耀太的身高轻易而举的就可以看见她的两个半个玉峰,真真是诱惑无限啊!

        “难道这妞想和我来个一夜情?”陈耀太有些口干舌燥的瞄了瞄“波霸”到乳沟,然后小心的看了下演播厅里空荡荡的四周,有些心怀意乱的暗想道:“老子离开香港这么久了,一直都在,守寡”今天这个苏联妞不但身材正点,姿色也相当不错,看来可以考虑,重操旧业,来次一夜情了!不过这好像有些对不起,肥妹,玛利亚……”

        “可是这样憋着也不是办法,憋得久了就憋出病来,到时候什么肾功能障碍,什么虚啊萎啊,自己健康情况出了问题”就会影响肥妹和自己的幸福,家庭一不和睦,就会影响自己的事业,自己的事业又与亨哥的事业挂着勾”亨哥的事业一不好,就会影响华语电影在世界的发展,电影发展不好,人们就缺少了娱乐,少了娱乐就会脾气暴躁,脾气暴躁就会发生战争,有了战争就会生灵涂炭!”

        深吸一口气”“哎,所擞说我陈耀太之所以向一夜情屈服,完全是为了人类和平与世界的稳定啊!如此巨大而又光辉的任务落在我的肩膀上,我能怎么做?”

        仰天长叹:“试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于是陈耀太就抱着拯救世人的大无畏精神很是下流地添了添嘴唇”笑道:“美女请客我又怎么会不去呢?呵呵,但是我觉得光喝酒似乎还少了一点什么哦!你觉得是不是呢?”

        “哦?那么你还想做什么呢?”“波霸”主持很显然也是深领此道,闻言不但没有翻脸,反而饶有兴致的挺了挺自己本来就显得很是硕大的胸部,用着饱含春意的桃hua眼瞄了瞄陈耀太已经有些〖兴〗奋起来了的某个部位!

        “呵呵,做所有成年人都爱做的事情,你愿意和我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吗?”

        陈耀太见她没有任何的反对,心中显得更加的急不可耐了,上前一步就要抱她”但是却被“波霸”轻轻的推开了,指了指地上”小声的说道:“难道你想向全世界上演小电影吗?”

        她这么一说,陈耀太立即就清醒了,不好意思的说道:“哈哈,谁叫你这么的迷人呢?俺都等不急了!”

        “咯咯,你真的是一个有趣的〖中〗国男人!”“波霉”娇笑着捏了一把陈耀太的胸肌,然后对他抛了个媚眼小声的说道:“今天晚上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哦!虽然听说你们亚洲男人在那方面很弱!”

        “挑!”陈耀太一下子就怒了,因为凡是一个骄傲的男人都绝对忍受不了这种来自自己的“猎物”的赤裸裸的挑衅。因此,他嘴巴一歪,身子一挺,火暴的说道:“那今天晚上我就让你知道,我们绝对不是什么…“东亚亏佬,!”

        ……哼哼,那还等什么呢?”“波霸”说完,转身就走出了演播室,而陈耀太则是兴致高昂的一把抓起自己的外衣跟了上去!

        深夜时分,电视台总部里其他的工作人员们基本上都已经下班了。

        因此长长的走廊上显得格外的冷清和安静。

        “波霸”在前面走着,陈耀太在后面跟着,两个人都显得相当的激奋,很显然是在想等下会有怎样的激情碰撞!

        下了电梯,“波霸”给了陈耀太一个媚眼,扬了扬手里的车钥匙,道:“先等我下,我去把车开过来!”

        须臾,一辆红色的名贵轿车带着香风停在了陈耀太的面前。“站着干什么?难道不知道上车吗?”

        “呵呵,这车比较贵吧?你这个电视台的主持人居然也可以买得起?真的太让我想不到了!”陈耀太说着就钻进了车里,然后在他还没有任何准备的时候,车门就被关上了。

        “宝贝”先让我验验货吧!”

        一具火热的俏躯带着低声的呢喃一下子就扑倒在了陈耀太的身上。

        “你……”陈耀太还没有说出自己的集见,一条小巧的香舌便已经灵动的钻进了他的嘴巴里,四处游走了起来。

        “不会吧,这里就等不急了么?还真急色啊!不行,这样岂不是我被她玩?要反过来!”带着这个想法,陈耀太就一把就将骑在自己身上的“波霸”掀到了身下,开始了为国争光的征伐……。

        车内战况进行的正激烈期间,耳聪目明又或者做贼心虚的陈耀太忽然叫道:“不好……啊!有人过来了!”

        透过车窗玻璃,就见两个巡逻的莫斯科〖警〗察却朝着汽车这边走了过来……,这让陈耀太吓了一跳,连忙坐直了身体,想要尽力的把身下的“波霸”遮挡住,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却是“波霸”竟然从座位上落了下去,一屁股坐在了车的地板上。

        而她绝非凡人,真的是绝非凡人啊,一般像这样的情况阁下,女人早就偃旗息鼓了。可是她没有,真的没有!

        她依旧很努力”依旧很坚持,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取其精华的机会!所以她动手了,哦不,走动嘴了……不多解释”你们明白的!只要是过来人就都明白的!

        “喔n!”这种环境下,这种刺激的享受,陈耀太情不自禁也很没出息的就发出了一声狼嚎。

        男人的失败,男人的耻辱!你要坚挺啊,湾仔猛虎!不要因为这里是苏联就怯场,不要因为这里是莫斯科就忍让!

        你说过的,我们不是东亚亏佬!!

        就在陈耀太龇牙咧嘴要死不活坚忍着的时候”那两个巡逻的苏联〖警〗察也终于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敲了敲玻璃,看了陈耀太一眼,问道:“你需要帮助吗,先生?是不是车坏了?”

        “哦?没”没事,谢谢!”陈耀太此刻就像正飘在云中一样的舒服,闻言差点又呻吟了出来,连忙压下那种让人灵魂都要燃烧起来的冲动,马上就开口否认了这个〖警〗察的话!

        “okpk,伙计”我看你的脸色好象并不好看,如果需要帮助的话,请记得拨打我们的电话!报警的电话你应该知道吧?”

        “不用!”陈耀太简直都快发疯了”眼睛一瞪怒道:“你难道不觉得烦吗?老兄,没有事情的话,就赶紧走开!我可没有时间和你罗嗦!”

        〖警〗察被他凶了一通,原本也想发火,却因为这辆车实在是太名贵了,由此可想而知车内的人一定很有地位,于是就尴尬的离开了。

        “要命啊”一!”陈耀太做贼似的抹了一把汗。外面寒风呼啸,车内却闷热异常,这可真是“冰火两重天”啊。

        战斗持续着。

        最终,波霸终于将取其精华的伟大事业进行到了底。陈耀太软瘫在车座上,对于他来说,这一次比单挑两百个人还要累!

        “亲爱的,你觉得我怎么样?”波霸像赤裸羔羊一样躺在陈耀太的怀里。

        “很好,很不错,业务水平很熟练,是不是经常练习?”

        “去你的,人家才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这话我信,因为你随便起来不是人!”

        “坏死了,家伙!”波霸媚笑了一下,终于说到了重点:“亲爱的,你看我去好莱坞发展怎么样?”

        陈耀太愣住了,“就你“…?!”

        “怎么,我不行吗?”波霸骄傲地挺了挺自己傲人的胸膛。陈耀太怀疑,这女人的老爸前辈子是不是走私炮弹的!

        “嗯,还不错!”

        “不错是什么意思?”

        “不错就是……直说吧,你想怎样?”

        “很简单,我要演戏!什么戏都可以!只要能去好莱坞!”

        “什么戏都可以?”

        “是的,都可以!”

        “那么去香港呢?”

        “嗯????”

        “先在香港再,再去好莱坞!”陈耀太不得不婉转道。

        “嗯,能演戏么?”

        “绝对能!”陈耀太回答的很肯定。

        “什么戏?”

        “《青楼十二房》!”

        要知道在前世这部《青楼十二房》虽然无法作为香港三级片的代表作品,但却称得上是巅峰时期香港电影特色的集大成者:搞笑、情色、武侠、爱情这些香港电影核心元素被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充满天hua乱坠的奇思妙想和漫画式的夸张表演,更可贵的是它还蕴涵了香港电影人积极进取、不畏艰难的乐观态度。

        而拍摄这部戏的女主角更是号称香港三级片时代的“无敌玉女”翁虹!

        翁虹曾是香港导演胖子王晶与南燕都爱起用的三级片女主角之一,王晶的《满清十大酷刑》、《满清禁宫奇案》,南燕的《挡不住的疯情》、《整容》、还有这部《青楼十二房》,翁小姐皆有卖力演出。说到她的代表作则是《挡不住的疯情》中被强奸到高n潮的女主持人和《十大酷刑》中香艳悲情的美妇小白菜,可说是深入人心,成就了当红三级女星的地位。但是那些三级界的色男,记忆犹新的却是她在这部《青楼十二房》中所饰演的有情有义的老鸩。

        其实王晶与南燕制作的三级片颇有互为参照之处,除去《强奸》与《挡不住疯情》的相似的社会题材及变态情节外,南燕的《青楼十二房》和王晶的《满清十大酷刑》中hua样百出的奇淫技巧同样偷师自麦当雄的《玉蒲团之偷情宝鉴》,进而发扬光大。至此,不得不提胖子王晶从古典风月文学中提炼出的对“色情”的惊人创造力:如果你看过《满清十大酷刑》中徐锦江、李华月以武侠片中高手比武模式在树林间凌空飞舞”衬着《将军令》的古乐,进行hua样翻新、千奇百怪的阴阳采补大战一段,恐怕也会发出这样的感叹:这简直就不是人所能想出来的!太离谱了!

        还有更离谱的,王晶在《满清十大酷刑》中对古诗词进行篡改亵渎更是搞笑至极!比如杨乃武与妻子行房前有一段改自李白名篇《将进酒》的调情对话就颇为有趣,各位若不嫌低俗,鄙人便将原文笔录如下: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娇躯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精n泻~尽还复来。任君宰割最为乐,但须一次三千提!两千七!两千八!快进去,腰莫停!君我到高n潮,妹妹为君倾耳听!面对王胖子如此手段”看来观众也只能用星爷的两句经典台词来表达自己的感想了。一句可用在嘴上:“我靠,i服了you”:另一句则应说在心里:“哈mn够下贱!”

        实际上在很多三级片当中还穿插着一些爱国主义教育,比如这部《青楼十二房》中〖中〗国猛男大战外国的金丝猫的一幕,就是典型的超越一般方式的爱国注意体现……,并且片中那位金丝猫女演员的确走出彩异常,让所有咸湿佬大喷鼻血!

        闲话少说,此刻陈耀太对波霸说让她出演《青楼十二房》中的重要角色。

        那波霸还有些小疑惑,问道:“哦,我不太明白…一亲爱的,你们所说的青楼是什么地方?”

        “没听说过青楼?听过《红楼梦》没有?”陈耀太耐心解释。

        “听过!”波霸也不是胸大无脑的人物,对于〖中〗国的古典文学还是一知半解的。

        “青楼就是和红楼差不多的地方,都有很多女人,各种各色身怀绝技!”陈耀太误人子弟地说道。

        “哦上帝呀”我喜欢青楼!”波霸〖兴〗奋道。

        “verygood!那你就是这部戏的女演员了!”陈耀太很无耻地帮助香港那边物色了一个三级片女演员!

        眼看波霸超级满意地趴在自己的胸膛上,陈耀太那个美呀,自己这可真是一箭双雕。

        回过头想一想,似乎出席这样的新闻发布会也不是没好处的,像这样,多好啊!

        陈耀太感叹道。

        关掉电视”《终极斗士》新闻发布会的情景尽收眼底,老亚历山大笑了笑,对身边的心腹秀兰波娃说道:“看起来这个〖中〗国荣并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是个办实事儿的料子!”

        “的确如此,司令阁下!按照你的吩咐,我已经彻查了有关他的一切资料,总地来说对他的评价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

        “鼻,是什么?”

        “神奇!”

        “神奇?”

        “对,就是神奇!他所创造的奇迹让我们想也想不到!”

        紧接着秀兰波娃就把有关荣少亨的一些消息告诉了老亚历山大。

        实际上秀兰波娃本身在调查这些事情的时候也被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中〗国人给惊了一惊。从一开始她都是很蔑视像荣少亨这样的商人的,可是当她知道这些所有的成果竟然是荣少亨在十年间一手创立起来的时候,也不禁有些暗自佩服,毕竟想要白手起家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从一名不文到数百亿大亨,乃至世界华人首富,世界富豪排行榜的前几名”这个〖中〗国人有着很不简单的能量。

        听完秀兰波娃的叙述,老亚历山大不禁摸着胡子自语道:“这么说来这个〖中〗国人真的很有实力…一或许,我们和他能够合作…一!”

        今天,荣少亨起来的很晚,他有些不太习惯这莫斯科的气候,尤其那迫人的寒冷,似乎能刮进人的骨髓楗。

        荣少亨有些佩服起来这些苏联人了”在这样极端的气候下还能够繁衍这么久,这是一种怎样的忍耐力?

        曾经荣少亨在一份杂志上看到过一篇报道,说气候严冷的地方人口繁殖比较慢。甚至于人口会出现负增长,比如那些神奇的爱斯基摩人”现在都快要绝种了。

        相反,气候炎热地带,人口繁殖就像树丛一样茂密,比如非洲大草原,那里的人口是世界比重最大的。

        世界为何会如此不平衡?荣少亨有些不太明白。不过有一点他很清楚人是分等级的,所谓那种人人平等的美好愿望只是愚昧人民的空中楼阁。只要存在特权,自私与自利就绝不会消失。当然或许在历史的某个特定时段,这种“人人平等”出现过,比如苏联的列宁时代,那时候当官的几乎比人民还要生活的简朴与朴素可是随着国家经济与制度的发展,特权出现出现,他们卖官弼爵,侵占人民财产,打着为苏联人民服务的口号,却做着下流无耻的勾当。所以苏联解体是必然这是国家与人民不可调和的矛盾所造成的。

        莫斯科大街上,依旧很混乱,示威游行的队伍层出不穷。

        呐喊声嚎叫声,尖叫声。对〖自〗由与〖民〗主的呐喊”

        滚滚浓烟从天空浮起犹如在银白的冰天雪地里塑造了一副东方的泼墨画。

        远处不断传来军车警车的鸣笛声。

        路上井人纷纷躲避。

        那些该拿着皮包穿着大衣上班的,依旧上班。他们年纪大约都四五十岁,脸上刻画着冷漠与机械。

        那些到处奔跑着,仿佛雪地中的狼与野兽的年轻人,哈着白气,警惕望着这个纷乱的时代。

        荣少亨作为一个看客,注视着苏联这具有历史意义的变草。

        人类为了〖自〗由而奋斗!

        人类为了〖民〗主而奋斗!

        抛头颅洒热血,他们赌上了自己的青春,赌上了自己的生命!

        宁可站着死,不愿跪着生!

        没有〖自〗由与〖民〗主的国度,不是我的家园,我们宁愿用烈火焚烧掉它,也不愿看着它继续变质,腐化,彻底沦落成为〖镇〗压人民的暴力工具……

        所以苏联人起来反抗了。他们希望自己能够找到一天崭新的道路,像美国那样欣欣向荣,但是他们不知道,那未来的道路会多么的坎坷和崎岖,而他们所梦想的〖民〗主与〖自〗由并未来临,有的只是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下滑,有的只是国际影响力的下降……

        苏联人不知道,他荣少亨却清楚的很。

        因为他是“过来人”!

        雪hua不知什么时候已在偷偷地飞扬着,开始只是极细小的,就像从烟囱里飞出的粉沫般大小,后来就慢慢地变粗变大了,有的像指甲盖般大小,在空中狂飞乱舞。

        荣少亨步行在莫斯科大街上,忽然发现前面的人都后退过来,继而开始远离那条街道。

        放眼望去,只见并面正在发生小规模的暴动,燃烧的汽车,浓烟滚滚,苏联军警狰狞地挥舞着手中的警棍,那些自认为为〖自〗由和〖民〗主而战的苏联斗士们毫无畏惧地与他们对峙。

        就在这一幕狰狞与残酷的画面中,一对甜蜜地恋人却互相拥抱着,躺在厚厚的雪地上热烈的拥吻着,仿佛眼前发生的一起都不在他们眼里。

        那些继续远离是非之地的苏联人。谁也没有在意雪地上这一对拥抱着热吻的男女,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安全,至于狗屁的游行还有这狗屁的热吻,就让他们见鬼去吧!

        时间过得很快,雪hua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经不再融化了,而是慢慢地叠加了起来,铺满了莫斯科街道两边的松树和建筑。那对热吻男女的身上也铺垫了一层薄薄的雪hua,雪hua变成的水在他们的脸上肆意地流淌,像煎锅里的油一样滋滋地发出响声,雪hua变成的水转眼间成了汗水,汗水又流进了衣服里面去了。可是他们还在热吻着,没有松开。

        那一刻荣少亨的心中忽然有些触动,是什么,他说不清楚,只是心中酸酸的……

        就在荣少亨发怔的时候,忽然一辆军用吉普开到他面前,只见老亚历山大的心腹,那个“女罗刹”秀兰波娃探出螓首说道:“原来你在这儿,司令阁下一直都在找你!”语气虽然冰冷,但是比以前客气多了。

        荣少亨上了车,却见秀兰波娃正在看外面那对在战火中热吻的男女。

        “怎么,是不是有什么感触?”荣少亨突然问道。

        “什么?哦,这样的事情很平常!”秀兰波娃掩饰了自己脸上流露出的神色。

        “其实我很羡慕他们”荣少亨继续道,“至少他们明白什么才最重要,只有爱才能拯救一切,武力包括暴力,只能带来毁灭!”

        秀兰波娃冷笑一下,“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情怀“”是不是经常对着女孩子发表这样的〖言〗论?”

        荣少亨不在意地笑笑:“看起来你对我好像很有成见!”

        “对不起…我从来不对自己不关心的人有成见!”秀兰波娃冷冷地白了荣少亨一眼,似乎在讥笑他的自作多情。

        荣少亨耸耸肩,开始岔开话题。谈论一些其他的事情。

        通过与秀兰波娃的谈话,荣少亨才知道一大早老亚历山大就派人去找自己。可惜自己出门了,他们扑个空。现在秀兰波娃遇到他也是巧合。荣少亨想要再问清楚一些,但秀兰波娃的嘴巴却很严,什么也不肯说。没办法,荣少亨只好耸耸肩,心说见了老亚历山大自认就知道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8798/49864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