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城大亨 > 第817章..娱乐至死,帝国成型

第817章..娱乐至死,帝国成型

        话说荣少亨用这部《木乃伊》为阿拉伯人正了名,告诉了人们一个真正的阿拉伯世界是怎样的,这里有和熙的太阳,浩瀚的沙漠,还有像沙漠中坚忍不拔的仙人掌一样的阿拉伯人民!

        所以当电影结束之后,广场上形势只能用一个词形容,那就是不管是阿拉伯人还是白人,都被电影的这个完美的结尾感染了,当广场上的灯光全部打亮的时候,荣少亨扭过头去,看到的,是一张张充满喜悦和激动的脸。

        就连那对于阿拉伯世界一直不怎么感冒的民主党州长克林顿也一脸的唏嘘,等从电影的情绪中反应过来之后,这才咳嗽两声,恢复自己那端庄和温文的表情。

        掌声,如同期待中的那样,响了起来,震耳欲聋,比荣少亨想象中的还要热烈。

        在观众的强烈要求中,荣少亨被推倒了前方的讲台之上。

        经过了2多小时的放映,观众如同乘坐着一条小船在埃及魔幻之河上游荡,一条曲折蜿蜒而又壮阔无比的河流。这部电影给他们带来的震撼,远远超过了荣少亨原先的估计。

        “女士们先生们,这不是一部简单的娱乐性电影。”荣少亨握住话筒,自己的内心兴奋得近乎痉挛。

        广场的民众看着他,沉默着,期待荣少亨的下一句话。

        “这是一部穿越了时空的爱情故事,这更是一部阿拉伯人民携手我们大家一同战胜邪恶的伟大赞歌!不朽的赞歌!”

        哗!荣少亨的一句话说完,掌声如潮。

        “女士们先生们,你们来自美国各地,有不同的身份,不同的职业,不同的年龄,不同的知识水平,但是我要做的,是讲一个故事给你们听,一个来源于历史传说的故事。在这个故事跟前,你们会得到同一个感受,这个感受,是所有富有感情的人都应该有的感受!”

        “这个世界范围很大,自古以来就有四大文明古国之称,他们是中国,印度,埃及和古巴比伦!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中国人,我深深为自己的民族而感到骄傲和自豪。同样的,埃及也是我喜欢的一个国家,灿烂的古埃及文化,高耸于世界的金字塔,这些都是我所希翼和向往的地方。”

        “作为一名电影从业者,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够用镜头,将这些灿烂的历史和文化,融汇成优美动人的传说,拍摄下来,形成一部电影,来供大家欣赏和观看。如今,我的愿望达成了!可能有看过这部戏的要说,荣少亨,你拍的是什么呀,为什么要把那些阿拉伯人正面描写?那我就要问了,为什么我不能?!你能给我一个理由么?就因为大多数美国政客认为他们邪恶,他们卑劣么?也许那些政客的话可以欺骗一些愚昧无知的人民,可是我的镜头却真实地反映了我眼中的阿拉伯世界,他们就是那么的美,就是那么的勤劳和善良!”

        “最后我要说,这部戏不是政治片,也不是历史片,所以请那些喜欢捣鼓政治言论的人闭嘴,因为你们适合回家一边吃香蕉一边看动物世界!只有禽兽的世界才会充满无耻的争斗!请那些喜欢用历史来歪曲事实的也闭嘴,因为你们适合回家一边啃西瓜一边看体育!因为你们过多地开发自己的大脑,让你们的身体极度贫瘠!电影是娱乐的,是教导人体验生活的美妙和生命的可贵,所以只有我们这些真正热爱电影的观众,才是最伟大的观众!你们说是不是?!”

        “是!我们是最伟大的观众!”

        “我们要娱乐,不要政治!”

        “支持阿拉伯人!反对把他们妖魔化!”

        民众高呼了起来。

        ……

        很多阿拉伯裔的美国人一边高呼一边落下了眼泪。

        自从美国展开对阿拉伯世界的敌对以来,他们无时无刻不受到盘查,不受到监视,作为世界自由之都的美国,对于他们来说并非是一个美好的世界。也许白人在这里过得逍遥,也许黑人可以得到正义人士的支持,可是他们阿拉伯人呢,就因为他们文化的不同,就因为阿拉伯世界的对立,他们就被无形的枷锁封成了罪人。

        可是今天,荣少亨的一番话,让他们热血沸腾,更让他们找到了自我,找到了自尊。

        伴随着呐喊声,广场上,众志成城,这个时候,已经分不清楚哪里是白人,哪里是阿拉伯人,他们已经融合在一起,水***融!

        《木乃伊》的首映式,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首映式过后,广场上举行了***的狂欢活动。

        无数美国人和阿拉伯人拉起了手,像是庆祝一个重大的节日一般载歌载舞。

        “荣,不得不说,你有创造了一个奇迹,很久以来,美国的对外政策有着很严重的偏见,可是今天,你却凭借一部魔幻电影,将这种偏见抹去,对于很多人来说,你不仅成功地完成了一部电影,更加成功地完成了人们心灵的净化!”看着如此欢快的场面,加州州长詹姆斯拍着荣少亨的肩膀说道。

        “事实上就算没有我,未来也会有人站出来为阿拉伯人澄清的,他们究竟是不是妖魔,或者说,究竟谁才是妖魔,大家自己明白!”

        “呵呵,说得好,不如这样,我们趁着高兴去喝几杯?”詹姆斯提议道。

        “那当然好了,我已经在附近的酒店准备了宴会!”

        “有美女作陪没有?”詹姆斯眨巴眼睛道。

        “你说呢?”

        “呵呵,你不要以为我是色狼哦,我只是想要多和年轻人,尤其是年轻美女们接触接触!”

        “了解----从来老流氓都不说自己是流氓,只说是体验生活或者体察民意!”

        “……不要这么直白嘛!”詹姆斯笑呵呵道。

        就在这时,荣少亨身边的小魔女金莎忽然捂着肚子脸色苍白。

        荣少亨不禁关心问道:“怎么了?”

        金莎说:“亨哥哥,我肚子疼,你送我回家吧!

        詹姆斯说:“那怎么行,亲爱的荣已经答应了和我去喝酒的!”这可不是一般的酒啊,是难得的花酒,你这小丫头就别捣乱了。詹姆斯心道。

        荣少亨:“可是……她看起来似乎很难受!”

        金莎:“是啊,我很难受的!”

        詹姆斯:“能说出话,就证明你没什么大问题-----荣,今天可是你的大喜日子,不能扫了兴,不如让其他人送她回去吧!”

        旁边安吉丽娜.朱莉,卡梅隆.迪亚兹等人早就看不下去了,进今晚整整一晚这个小丫头就都霸占着荣少亨,看她黏糊糊的模样,哪有半点做人家“干妹妹”该有的风范,不知道还以为他们是情侣呢。

        安吉丽娜:“不如我送她回去吧!”

        金莎忙道:“我不要!”

        荣少亨奇道:“为什么?”

        金莎眨巴眼睛:“朱莉姐姐是今晚的主角,不能走的!”

        荣少亨叹口气:“那好,就让我送你吧!”他明白这丫头在使性子,而自己也有些累了,若是再和詹姆斯这些家伙混在一起,保不准今晚又要烂醉如泥。还不如趁机脱身为好。

        眼看荣少亨都这样说了,那老流氓也不好意思再缠着他喝花酒,心说,大不了找胖子王晶去阁楼一起去玩双飞……

        就这样,荣少亨在一番艰难的告别后----没办法,拉他留下的人太多,多的像牛毛一样,数都数不过来-----终于出了广场。

        一招手,大傻成奎安就开着他的私家车过来,“亨哥,去哪里?”

        “送金莎妹妹回家!”

        “她怎么了?”

        “肚子疼!”

        大傻狐疑:“装的吧,之前我还看她活蹦乱跳的,还舔雪糕!”

        金莎怒了:“你这个大头鬼才装呢!本小姐就是肚子疼,你以为做女人容易么!哎呦-----!”

        荣少亨耸耸肩:“大傻,嘴贱不是你的错,你错就错在当面说!”

        大傻:“……”

        一路无话,只有金莎的哼咛。

        还有大傻的郁闷。

        很快就到了金莎的家。作为干哥哥的荣少亨不得不搀扶小丫头下起来。

        到了房间里,荣少亨刚要走,金莎却拉住他的手说,“你先不要走嘛,我去给你倒杯水!”

        “你身体不舒服,还是不要……”不等荣少亨把话说完,金莎已经进了屋。

        当金莎端着杯热茶进来的时候,脸色已经恢复如常,仿佛之前肚子疼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

        从金莎手中接过茶杯,荣少亨便要往那床头柜上放去,小丫头却突然笑嘻嘻地拉住了他的衣袖,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色,道:“亨哥哥,快喝哦,这可是我的一片心意呢。”

        “现在就喝?”

        “当然,呆会就凉了。”

        “好吧!”

        眼巴巴地看着荣少亨将杯中热茶一口气喝下,金莎好似放下了什么心事一般,悄悄地舒了口气。而后甩掉鞋子,眉开眼笑地爬到了软绵绵的床铺上,双手搂着荣少亨的腰肢,欢快的道:“亨哥哥,你也躺倒床上来啊!”

        荣少亨有些尴尬的道:“这样不好吧,你的身体不舒服……”

        金莎撇撇小嘴:“怕什么啦,怕人家是老虎。会把你吃了?”

        我倒是不怕你会吃了我,而是怕我把你这只小魔女给吃了!荣少亨暗自嘟囔着,眼珠一转,忙又给自己找了个接口,道:“我还没洗澡呢,你不知道,我身上向来都是很臭的,要是把你给熏坏了,你还不得骂我。”

        “没关系地,我现在有点鼻塞,闻不到。”

        小丫头吃吃地笑着,双手放在了荣少亨的肩膀上。把他按倒在床上,随即又快疾地脱掉了荣少亨的鞋子和袜子,趴在他的胸口上,满脸期待的道:“亨哥哥,我肚子还有些疼,现在要帮我按按吧。”

        “帮你按肚子?”

        “是啊,人家的肚肚真的很痛嘛,求求你了,就发发好心好吗?!”金莎眨巴着眼睛道,“……还有,你先把眼睛闭上。等我叫你的时候再睁开,不许偷看!”

        “为什么要闭眼?”

        “问那么多干嘛,叫你闭上你就闭上啦。”

        “……”

        碰上这么个调皮的小丫头,荣少亨只得任命地阖起了双眼。没一会,荣少亨就听到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这小丫头在脱衣服?那细微地声音好似充满了魅惑,让原本还算正经的荣少亨心里蠢蠢欲动,忍不住把右眼打开了一道狭小的罅隙。

        一片光滑白嫩的背部肌肤首先印入了荣少亨地视线,侧眼望去,荣少亨甚至能看到半个球状的凸起,犹如倒扣地小玉碗一样,散发着晶莹光润的色泽,特别是玉球顶端的那一点嫩红,如花生米般大小,却闪烁着一抹醉人的霞晕。

        我的上帝呀!

        荣少亨心中大叫一声,赶紧截断了那一缕射入眼中地光线,那颗本就有些骚动的心儿,现在更是不争气地怦然乱跳,不就是按肚子么,这小丫头有必要像这样脱得干干净净吗?

        “好啦!”就在荣少亨胡思乱想的当儿,金莎那清脆的声音响起。

        荣少亨刚睁开眼睛,就见小丫头趴在旁边,仰着小脑袋笑意盈盈地瞅着自己,脸上挂着淡淡的红晕。荣少亨一个翻身坐了起来,转头看去,马上惊愕莫名,这小丫头居然脱得光溜溜的,连条小***都没剩下。

        最让人目瞪口呆的是,这小丫头好像并不怎么害臊,两截嫩生生的小腿居然还有闲暇,在那一屈一弹的上下晃荡着。伴随着这个举动,小丫头那圆鼓鼓地臀瓣也微微地颤动起来,股间那幽秘也毫不避讳地一开一阖着,仿佛是在勾引着荣少亨前去寻幽探胜。

        这不明摆着是在诱惑我么?

        荣少亨感觉到腹下似有一股火苗扑腾、扑腾地往上窜,忙调情绪,稍稍压下了那股躁动,扯过旁边的被子,盖住了金莎小蛮腰下面的部位。“丫头,你多少总得穿点吧,瞧瞧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怎么帮你按肚子?”荣少亨苦笑着长呼了口气,脸上不自觉地爬起了一丝淡红。

        “这房间里又不冷,穿那么多干什么,就这样子啦!”

        小丫头扯掉被子,回过头来看了看荣少亨,见到他脸上那抹红色时,忽地促狭的笑了起来,“亨哥哥,你脸红了!嘻嘻,是不是害羞啦?”

        荣少亨有点恼羞成怒,恶狠狠的道:“我会害羞?!哼,既然你都不在乎,那我还在乎什么?反正吃亏的又不是我……”

        稍稍挪动了身子,荣少亨手掌搭在了她的小肚子上,轻缓地揉捏着。

        “啊~~”金莎竟然有些亢奋地叫了起来。

        对于金莎的叫声,荣少亨早有心理准备,手指继续揉动。不得不说,小丫头这身雪白的肌肤和安吉丽娜、麦当娜等人相比,毫不逊色,甚至那细嫩之处,犹有过之,就像是刚出炉的豆腐乳一般,滑腻柔润,轻轻一掐,都似能溢出水来。

        “嗯~~”

        “唔~~”

        “……”

        小丫头的声音越来越娇媚。

        荣少亨开始的时候还能收摄心神,不为所动,可没过一会,荣少亨便有些压制不住腹下那团欲火了,燥热的感觉逐渐蔓延到了全身。听着小丫头的***,荣少亨便像吃了催情剂一般,眼睛总是不受控制地朝她腿间瞄去。

        再这样下去肯定会出事的,不行,得加快速度了!

        荣少亨努力调匀呼吸,十根手指飞快在小丫头的肌肤上颤动着,他的手指无意中拂过那***的诱人雪臀,碰到了小丫头的大腿。

        “对,就是这里,这里按按很舒服的!”

        “可这不是肚子啊.”

        “人家的大腿也痛嘛。”小丫头白了他一眼,媚眼如丝。

        此刻荣少亨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快点帮小丫头弄完,然后赶紧闪人,至于被勾起的那股子情欲怎么消灭,那就不是现在应该考虑的事情了。

        “喔~~亨哥哥,好舒服~~”

        小丫头那腻得让人身体发酥的声音传来,荣少亨眼前的景象似乎晃了晃,那在她大腿根部运动的手指也随之颤了一颤,鬼使神差地按在了她股间那片秘处。小丫头鼻中悠长地哼了一声,娇躯微微一弓,那翘臀紧紧地收缩。

        一股温热的湿意自指间传入心中,荣少亨只觉脑中“轰”的一声炸响,腹中那压缩成一团的情焰顿然爆裂开来,瞬间散遍了四肢百骸,腿间那根已然抬头的巨物更是昂首挺胸,好似要从那衣物的束缚中挣脱出来。

        金莎侧转面颊,满是娇羞地斜睨着荣少亨,“亨哥哥,你好坏,摸人家那里。”

        荣少亨强笑了两声,有些艰难的把眼睛从小丫头的臀间挪开,道:“金莎,看来我得走了,要是再呆下去,我恐怕会……”

        “不行,你不能走。”

        看到荣少亨一副想要起身的样子,金莎也不管自己有没有穿衣服,蓦然跳了起来,抱住了荣少亨。

        瞅见小丫头胸前跳动的那两粒桃红色“小花生米”,荣少亨那快要冒烟的喉咙干涩地滑动了两下,心里想要把她从自己身上推开,可两只手却反而搂住了她的小蛮腰。最后,荣少亨只得近乎哀求般地苦笑道:“小丫头,你快起来!”

        这话一说出口,连荣少亨那点残余的理智也开始鄙视起自己的虚伪来。“我不!”

        金莎使劲地摇了摇头,看着荣少亨那通红的面颊,眼中竟闪过一抹阴谋得逞的笑意,“亨哥哥,我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你如果真的忍不住,那就来吧,我不会拒绝的……”小丫头说完,竟抓起荣少亨的一只手放进了自己的腿间。

        小丫头的这个动作摧毁了荣少亨脑子里的最后一丝理性,眼神炙热地望着眼前这赤裸裸的小羔羊,陡地低吼一声,把她扑倒在身下……

        “小丫头,我要吃了你!”

        这一夜……

        ……

        也不知多少次把小丫头送上夹杂着痛苦和欢乐的巅峰,荣少亨那亢奋的激情才停歇下来。

        静静地躺了许久,荣少亨的意识才逐渐清醒过来,深深地呼了口气。突地,一块块残碎的画面在脑中闪现,荣少亨心中一颤,急忙侧转脑袋看了过去,见到小丫头那梨花带雨的面颊后,荣少亨面色剧变,猛然翻身坐了起来。小丫头仰面而躺,双眸紧闭,似乎已经沉睡了过去,可她那原本光洁滑嫩、没有一点瑕疵的胴体,这时候却散布着许多或青或红的淤痕。尤其臀下梅花点点,那象征处子贞洁的鲜红,如今却红得特别刺眼!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荣少亨抱着脑袋低声呢喃,不但面颊,便连那颗心也阵阵抽搐着。荣少亨虽然像很多男人一样,有点好色,但他明白自己的底线,所以当小丫头脱得光溜溜的让他按摩肚子时,他也并未多想,因为他知道自己如果真的想忍,那一定能够在被诱惑之前脱身而出。

        荣少亨没想到,这一次竟对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做出了如此兽行!!

        后悔、羞惭、自责、痛恨、茫然……

        最后全都化作了一声苦涩难言的叹息,荣少亨恍若脱离一般,直直地躺倒了身子。

        床铺的震颤惊醒了金莎,紧皱着眉头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小丫头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了荣少亨一眼后,叫了起来:“亨哥哥,你醒了?!”小丫头的眼神中蕴满了羞涩和欣喜,却唯独没有哪怕是一丝丝的怨恨。

        荣少亨把小丫头搂进了怀里,可身体的移动却又惹得她一阵痛哼。凝望着金莎那满是泪痕的面颊,荣少亨过了半晌,才涩然道:“丫头,你恨我吗?”

        “恨?”

        小丫头疑惑地眨了眨眼睛,道,“亨哥哥,为什么要恨你?我欢喜还来不及呢!”说完,小丫头把脸靠在了荣少亨的胸膛上,嘴角荡漾着一丝幸福。

        如果金莎打他骂他,那荣少亨或许还会好受一些,可小丫头自睁开眼睛后却没有一句怨言。看到她的宽容,荣少亨更加的无地自容,面颊有些扭曲地笑了起来:“你为什么不恨我!为什么不怨我!我禽兽不如,禽兽不如呀……”

        小丫头感受到了荣少亨心中那股强烈的悔恨,连忙道:“其实,那……那不怪你……”

        “不怪我?呵,呵呵……”

        “真的不怪你,亨哥哥,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怪你。”

        “你不怪我,可我怪我自己!!”

        “……”

        见荣少亨的神色越来越疯狂,小丫头心底里忽地冒出了一丝悔意,目光躲躲闪闪地看了看荣少亨,道:“亨哥哥,你也别怪你自己,这都是我的错,跟你没什么关系的。你不知道,我……我……”

        看着小丫头那焦急的模样,荣少亨心头颤了一颤,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与其再这样自怨自艾,不如想想怎么善后、怎么承担起自己应付的责任来,不能再让小丫头因为我而担惊受怕了!

        荣少亨抬手抚摸着小丫头的面颊,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道:“丫头,你就别再为我开脱了,你放心吧,我不会像刚才那样了。”

        荣少亨这突然的变化反而让小丫头急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亨哥哥,真的不怪你,我……我怕我说出来后,你会再也不理我……”

        荣少亨没有察觉金莎话中的古怪,苦笑道:“傻丫头,我怎么会不理你呢!”

        小丫头知道如果自己不把话说清楚,荣少亨肯定会一直内疚下去,当下咬了咬牙,鼓足了勇气,道:“亨哥哥,你不用觉得对不起我……其实,我……我在你喝的茶里下……下了药……”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已是声如蚊蚋,但到底还是把它说出来了。

        小丫头原本就不是个能藏得住心事的女孩子,现在说完后,心里竟是莫名地轻松起来。

        “下……下药?”

        愣愣地看了看眼巴巴瞅着自己的小丫头,荣少亨马上就明白了一切,怪不得自己会定力不够呢,却原来是……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荣少亨望着金莎疑问道。

        “很简单,因为我喜欢你,我不要再当你的妹妹,我要当你的女人!”

        面对这样的答案,荣少亨既惊奇,又不惊奇,惊奇的是她为此做出这样荒唐的事情,不惊奇的是金莎对于他的感情,他早有了解,只不过一直都在回避着。

        “亨哥哥,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喜欢你,每当看见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的心里面就酸酸的,我想,如果我是你的女人,就也可以朝夕和你在一起,跟你去埃及看金字塔,去香港看太平山顶的日出……所以我才出此下策,你不要生气!”

        “值得吗?我是说,或许你只是嫉妒朱莉她们,而不是真的喜欢我!”荣少亨犹豫了一下说道,“你的个性太要强了,这让你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不,我明白自己的内心,喜不喜欢你,也只有我自己明白!亨哥哥求求你,不要不要我,我真的不能没有你!”金莎将脑袋依偎在了荣少亨的怀里。

        看着眼前痴情无比的小魔女,荣少亨无奈地摇了摇头,什么叫“冤孽”?或许这就是冤孽!

        《木乃伊》的首映礼很成功,从舆论报道上来看,几乎与个哥伦比亚的《割喉岛》不相上下。

        “暑假档谁主沉浮?且看木乃伊大战割喉海盗!”

        “昨晚两部戏首映,《木乃伊》占据了民众的呼声最高峰,可以说这不仅仅是一部魔幻题材的电影,更是一部彰显阿拉伯人民勇敢与善良的传奇片!”

        “《割喉岛》的精美之处在于对于海盗这个题材的挖掘,以往我们所看到的海盗都是邋里邋遢的,可是这一次,我们看到了一个美女海盗是如何凭借着机智与勇敢拯救自己的亲人,并且获得爱情的!这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海盗片,而是一部精心打造的爱情片!”

        “谈到爱情,我们不得不承认《木乃伊》要远远高出《割喉岛》不止一筹。在这部戏里,从开始到结尾,都充斥着导演所要表达的那种东方神秘色彩,尤其在爱情方面的浪漫,除了唯美之外,我们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

        …………

        综合以上的电影评论,如果不出什么意外,这个暑假档将会以口碑和票房打成平手而结束,可是世事无绝对,突变忽然发生了。

        按照好莱坞电影在全球上映的区域范畴,中东地区一向是薄弱环节,尤其经历过《斯巴达三百勇士》之后,中东人民对于好莱坞电影就有了更强烈的抵制心理,认为这些吃着汉堡包啃着热狗的家伙,没有一个好东西,只会在大屏幕上胡编乱造胡说八道。

        像这一次,在哥伦比亚的海盗题材电影《割喉岛》中,也穿插了部分阿拉伯人的角色,不过这些阿拉伯人扮演的都是凶恶的打手,要么就是与坏人狼狈为奸的大恶棍。

        正是由于如此,在此片引进中东以及埃及地区时,被很多国家予以拒绝,到了最后只有一两个靠着美国救济粮生活的小国,勉勉强强地同意引进,上映后口碑就不说了,虽不至于被泼狗血,也没多大赞誉。

        与哥伦比亚《割喉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玄霆娱乐《木乃伊》一经引进阿拉伯领域,就引起了许多国家的热烈欢迎,这种情况就好像前世中国人看好莱坞灾难片《2012》似的,一听说戏里面中国人被拍成了制造诺亚方舟的救世主,都激动的不能行,非要掏钱买票去看看不可。同样的道理,当这些阿拉伯人民一听说玄霆这部戏也把阿拉伯人描绘成了抵抗恶魔的英雄,那种民族情结高涨,叫着喊着要买票捧场。除此之外,由于我们亲爱的埃及公主沙曼参与了此片的客串拍摄,在埃及,这部戏更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礼遇-----甚至于在宣传海报上,男女主角纷纷下岗,换上了公主殿下的大头贴。宣传语更是说:“今年暑假干什么,捧场《木乃伊》!加油,公主!!!”

        在如此情况阁下,原本与《割喉岛》平分秋色的《木乃伊》却引爆了整个阿拉伯世界。这个一向不被好莱坞电影人所重视的领域,像油田一样喷发出滚滚的石油,票房一路高歌,引得全世界侧目不已。

        与此同时,好莱坞媒体界纷纷发表议论。

        《娱乐周刊》道:“我们永远无法用自己的智慧来推测这部玄霆《木乃伊》在阿拉伯世界所带来的轰动。当我们大多数人,把那个世界邪恶化,认为是娱乐沙漠,毫无开发价值的时候,玄霆娱乐用他们的实际行动,还有将近一亿美金的票房向我们证明了,我们以前的认知是多么的错误!阿拉伯人民不仅有石油,更有与石油对等的美金,不仅不需要娱乐,更需要像《木乃伊》这样的大电影!我们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这一次玄霆捡了大便宜!未来,这里将会像油井一样,被玄霆娱乐不断地开发-----现在我们只想问,其他公司是否能分得一杯羹?!”

        《魅影天下》报道:“玄霆娱乐的电影阿拉伯开发计划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他告诉我们,做人一定要有远见,不要只看那是沙漠,上帝呀,那可都是金沙!如今,那些从不把阿拉伯地区看在眼里的电影公司可要捶胸顿足,大悔当初为啥没开发那里!不过我要告诉他们,上帝从不卖后悔药!”

        ………

        《魅影天下》隶属于玄霆娱乐旗下,这是好莱坞人都知道的事情,如今这家报社在报纸上大肆嘲笑那些目光短浅的电影公司,无疑是将矛头指向了个哥伦比亚公司。对此,以盛田昭夫为首的索尼公司,还有他们背后的三菱财团,大骂:“八哥雅鹿,这些中国人死啦死啦地坏!总有一天我们要把这样的羞辱,加倍还过去!”

        而那哥伦比亚的执行总裁巴里迪勒则轻蔑地将报纸扔到一旁道:“这样做更好,会让那些日本人更加的重用我,只有用荣少亨这个中国人来牵制他们,我才会有机会成为好莱坞独一无二的电影之王!”

        世界电影之王,只能有一个,从前一直是白人在掌控,从米高梅,到福克斯,现在日本集团掌控着的哥伦比亚,还有中国人掌控着的玄霆娱乐,真正的王者,究竟是谁?谁能书写历史,成为独占鳌头的影城大亨?!

        未来,不可预测!这也是最让人敬畏的原因。不可预测的往往就是奇迹的诞生地,也是恐怖的发源地,一场世界娱乐圈的龙争虎斗,注定要写进这不可预测的历史!让人铭记!

        …………

        《木乃伊》上映才仅仅几周,票房就高达两亿多美金,这让玄霆娱乐的人恨不得放鞭炮庆祝。

        对于大老板荣少亨他们已经不能用普通的“敬佩”“偶像”来形容了,而是要用“顶礼膜拜”来形容。

        神奇是什么概念?看着不断飙升的票房大家心里面就都有自己的概念----那就是这部戏的票房最差也能超过五亿!

        实际上这部《木乃伊》在前世票房是四亿多的,只是那时候没有像荣少亨这样搞阿拉伯世界的突围,更没遇到像沙曼这样的阿拉伯公主来参演,所以票房只是四亿,现在可不同了,有了以上的因素,在所有人看来,不超过五亿简直就是没天理!

        荣少亨也认为没天理-----难道说,一个阿拉伯公主还不值个一亿?!

        就这样,在全世界的惊叹中,《木乃伊》在全球的上映终于上了轨道,对于荣少亨来说,剩下的除了等着数钱之外,可以做的事情并不多。实在有些边角的事情要处理,留给胖子王晶就可以了。

        ……

        这周的第六天晚上,荣少亨终于将手上积压的事情向自己的秘书交代完了。这个过程中,荣少亨确定了《木乃伊》在香港以及周边的上映情况。

        通过电话,香港黄百鸣那边却早已经做了全面宣传的准备,估计这边的票房也会步步高升。在电话里,荣少亨与黄百鸣探讨了许多问题,最后才道别后挂断。香港那边此时估计才刚刚天亮,难为黄百鸣这个强人这么早就被自己电话轰炸醒来,陪他干了几个小时活儿。

        荣少亨关掉电脑,站起来舒展了一下筋骨,对着大落地窗外洛杉矶的街市夜景放松了一下自己紧绷的情绪。想着千里之外的朋友们现在都各有各忙,他忽然想起以前的许多趣事起来,当年任性冲动,青春激扬的挚友们,像梁朝伟,黄日华,还有胖子王晶和韦家辉,现在居然一个个都成了电影领域里独当一面的大人物、举世闻名,才足自傲一一以前这些事情,其是只有互相开玩笑的时候才敢说说的。

        荣少亨看着窗外,微微的笑了。因为此刻他的眼中,一个英才辈出、雄踞寰球的影城帝国正在渐渐成型!

  http://www.biqugex.com/book_8798/49865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