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城大亨 > 第828章.暗战,好莱坞之王

第828章.暗战,好莱坞之王

        第828章.暗战,好莱坞之王

        此刻,守在现前那辆改装成出租车地采访车里的,是一对一老一少的白人搭档。年纪大的那个足有四十上下,看来是个资深娱记,年纪小的那个看着也就是二十刚出头。刚刚入这行没多久,看见明星出行还有点傻兴奋,一点也没有旁边自己那位前辈搭档那种目不转睛、面现刁毒的职业气质。

        “亲爱的菲利,看见了吧?”那位前辈狗仔立刻给新人上了一课。年轻人还没看清楚状况呢,老前辈已经很快抓住了新闻点,小声对自己的搭档道:“菲利,这就叫做一步登天!上帝呀,原本只是一个女保镖,却逮住机会变成了大明星,好莱坞不是梦啊!你再看看她,拽的那个模样,刚刚才走红,就学人家耍大牌!你看见那个撑伞的人没有?说是遮阳伞吧,这可是秋天,日头并不毒;说是雨伞吧。今天又没雪又没雨。你说,这天气弄个撑伞的象男仆一样地人跟在后头,这不是讲排场、装模做样耍大牌是什么?狗屎!”

        “哦!”那个叫菲利的年轻搭档立刻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原来这样就可以写成耍大牌。好,又学一招。他一边想着一边附和似的搭腔道:“就是就是,皮特老爹,你看后面那个打伞的,样子多可怜,头不敢抬,脸都看不清楚,象个奴才一样弯腰跟在后面……”

        “对!菲利!”老狗仔---皮特老爹坚定的说道:“就凭这一条就能写上她一条,就说,就说……就说有关内部人士透露。秀兰波娃这个俄罗斯女人非常没有教养。经常辱骂手下的工作人员,颐指气使,气焰张狂……写完之后,再把这个撑伞的人弯腰低头的照片处理一下,贴在这个报道后面……嘿嘿,谁说没有新闻猛料,这不又是一条了吗?”

        说话之间,一直盯着秀兰波娃一行人的新人菲利连忙捅了捅老搭档,催促道:“走了走了,人都走了。”

        皮特老爹得意的道:“伙计,这还没看出来啊。是去停车场拿车去了。咱们还不能惊动他们,只能远远的吊着。”

        说着,他熟练的发动了车子,径自开到停车场外的转角,打了一个转,把车屁股对着停车场的口,停了下来,就象大多数泊在路边等客的出租车一样。

        与此同时,这对搭档敏锐的觉察到周围的车子多了起来,路边有限的几个停车位都莫名其妙的多出了几辆各式的车子。

        “都是同行啊!”皮特老爹熟稔的冲对面而去的一辆小面包招了招手。

        新人菲利兴奋的有样学样,啧啧赞叹道:“上帝呀,跟您出来真是学东西,这里头还这么多门道呢!”

        皮特老爹叹了口气道:“唉……咱们精,人家也不笨。要是没他们这几拨,咱们这回就能抢上独家了。独家呀,乖乖,少说这个数!”

        “五千美金?”新人菲利很没形象的咽了口唾沫。

        “狗屎!瞅你那没出息的样儿!”皮特老爹不屑的道:“五千够个屁的!还不够老子的油钱!是他妈五万!”

        新人菲利吃惊的张大了嘴,讶然道:“我光听主编说有奖励,没……没想到……”

        皮特老爹得意的摇头晃脑,哼了一声道:“学着点儿吧,年轻人。连行情价码都不知道,还敢出来混?”

        “你看好了……皮特老爹指着身后的停车场里,对后学新人指点道:“象秀兰波娃这样的。也算好莱坞当红的女明星了吧?挖她这种地,身世家庭方面的,一稿大约是两三千;绯闻最容易,挖也行编也行。关键看她最近跟哪个男的有接触,写准了、能炒的起来,一稿就能上万了;要是能有象她耍大牌、骂人甚至打人地,再或者有她吸毒、赌博、酗酒或者其他不良嗜好的,那可发了,看新闻火的程度,一稿三五万的不成问题,这段时间最火的是演员和老板闹绯闻,能拍到她跟哪个老板握手、拥抱或者亲密照的,最好还有那种单看照片上好象坐在自己老板腿上的,要拍这种啊,注意一定要到他们工作现场去。融入他们的工作环境,和他们交朋友,趁他们玩的很疯的时候。容易出现身体接触的一瞬间,一拍搞定!嘿嘿,象这种潜规则的,能炒成某女靠某男才发达地新闻。起稿就能拿两三万,引发社会和粉丝争议了之后,后续的稿费更是源源不断……到时候。伙计,你就偷着乐去吧!”

        新人菲利听得瞠目结舌,他本是学历太低,在美国现在这种社会上什么公司都不肯请他,才勉强到这家杂志社来,领着可怜薪水打工的。当他听说这个社最牛地责任编辑也才几千工资的时候,难过的差点没立刻走人,哪想到,内里还有这么大一片乾坤啊!

        新人菲利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脑袋,低声道:“上帝呀!那前阵子最早挖出安吉丽娜和荣少亨有一腿儿那事的,岂不是赚大发了?”

        “那废话了不是?你以为呢?”皮特老爹狠狠的咽了口唾沫,道:“行里规矩,挖到独家,最低就是五万,是原有基础上加五万哪!而且我告诉你,这还是秀兰波娃这个新娘们的新闻,你要能搞到迈克杰克逊的新闻,别管是什么同性恋或者是耍大牌打压排挤同行的……一律翻三番、加三倍!嘿嘿,厉害吧?好好干吧,伙计!干咱们这行的就是这样,小打小闹地没劲。要搞就搞大明星、大新闻,只要给你搞中一回,连环效应,一个新闻接一个新闻,买车买楼的首付就都有了!关键你光会发现还不行,你得会联想,就好比……,

        “就好比今天这出儿……”新人菲利热切的道:“说不准就能钓上条大鱼……”

        “哈哈,学得挺快,”皮特老爹拍了拍小伙子的肩膀,突然脸色一变,盯着望后镜低声道:“总算是出来了!”

        新人菲利连忙扭头向后一望,果然,两辆漂亮的跑车缓缓的从前面停车场的上坡开了出来,一辆银灰一辆深黑,一下子嵌入外面秋日的阳光之中。

        两辆车,一新一旧;银灰色的那辆看上去气派无比,深黑的那辆又老又旧。两车并行着,一点不减速的从皮特老爹的改装出租车旁掠了过去。

        两辆车都严丝合缝的拉着车帘,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皮特老爹立刻象个战意勃发的士兵一样,麻利的发动车子,嘴里发狠的说道:“跟老子玩这套?,你还嫩点儿!”

        话音圆落,两辆从停车场开出来的车突然在丁字路口分道扬镳,一个往东一个往西……

        “糟了!”新人菲利焦急的一拍大腿,道:“老爹,我们跟哪辆好?”

        出租车半点也没犹豫,就跟上了那辆银灰色的新车。

        开出几百米了,新人菲利才担心的说道:“皮特老爹,您吃得准吗?我总觉得,那个秀兰波娃肯定在比较旧的那辆车子里。因为一般人都觉得明星一定坐好车,普通工作人员当然坐旧车了;所以她想躲开咱们,一定会反其道而行之……你看!我们的那几个同行,那辆小面包,还有那辆东风小货,都追着另外那辆去了……老爹,我们……”

        “说的有点道理,”皮特老爹一边专心驾车。一边道:“年轻人,你没读过中国人的孙子兵法吧?知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道理吗?玄霆娱乐配给秀兰波娃和那帮女明星的经纪人,都是好莱坞娱乐圈中的湖。他们要是连你们这种雏儿都瞒不过,还能混饭吃吗?有点脑子的人都会想到,正主儿在旧车里,其实恰恰相反,那辆旧车才是引开咱们注意力的!秀兰波娃现在要不在前面这辆车里,我把屁股露出来让你当足球踢!”

        没等皮特老爹发完狠,新人菲利激动的道:“老哥,前面拉帘子了!”

        显然前面这辆红色跑车里地人是嫌车里太闷??一辆车坐了五个人,还拉着帘子,能不闷吗?

        于是他们拉开帘子。摇起了车窗。先前那个撑伞的男子和秀兰波娃的经纪人一左一右坐在后座的两边;虽然隔着车窗,依旧能清晰的看见他们两人的中间有一团火红的影子,显然正是穿着红色大衣的秀兰波娃!

        车子渐渐逼近。新人菲利看的更加清楚了,不禁越发的对自己这位前辈搭档佩服地五体投地,竖起大拇指道:“好厉害!皮特老爹,秀兰波娃这招和把咱们那几家同行全给骗了,就您老人家没上当……上帝呀,你太酷啦!”

        “哼!用这么多心思,搞这么多花样,秀兰波娃这个女的今天这么兴师动众。一定有要紧的事,要瞒着我们、瞒着公众怕曝光!”皮特老爹冷笑着说道:“哈哈!看样子好象周围只有咱们跟了上来,其他同行都跟了副车了!兄弟,张大眼睛盯紧了,哈哈,这回独家是咱们的啦!”

        新人菲利双眼放光,仿佛已经看见无数绿色地美金在眼前飞来舞去,好不壮观!

        ……

        红色跑车绕着前面的环形路走了半圈,上了高速;又开了一阵。忽然开进一家加油站,停了下来。

        出租车不敢进去,只是远远的吊着,停在路边,遥望着加油站里的动静。

        皮特老爹从抽匣里拿出两罐百威啤酒,扔给年轻人一罐,自己打开一罐喝了几口,微笑道:“伙计,知道他们这是干什么吗?”

        “进了加油站当然是加油呗!难道是进去吃饭?”新人菲利笑着打趣道。

        “哼哼,你经历的事儿还太少!”皮特老爹冷笑道:“他们这叫换车法。老掉牙,不是什么新招数!”

        “换车法?什么叫换车法?”新人菲利奇怪地问道。

        “你想想看哪,伙计!”皮特老爹耐心的启发道:“这些人肯定是昨天就准备好了要出去做事,一般情况下早就把油加满了预备着了,又不是家用车,这可是大公司里有专门司机一对一伺候着的车呀,能动不动就没油?跑了几公里就需要加油了?狗屎,谁信啊!”

        说着,皮特老爹信心十足的又灌了一口啤酒,笑道:“所以我敢说这加油站里刚才就已经进去了一辆车,是他们玄霆安排好的,事先商量过的;等秀兰波娃的车一进去,他们就换车。秀兰波娃从银灰色的那辆上下来,换上一辆咱们没见过的车。要是咱们一掉以轻心,按照思维惯性傻等刚才咱们跟过的那辆银灰色的车,那可就成傻子了……这就叫换车法。这种烂招数,都是从中国香港那个地方传过来地,神奇荣是好莱坞这一招的开创先驱,我以前领教过,想不到今天还在这儿使,真他妈没创意。这些玄霆娱乐的经纪人也不过如此……!”

        说话间,加油站的另一侧出口果然缓缓的开出一辆黑色的式样有的豪华林肯轿车,向附近的路上驶去。

        皮特老爹想也没想,一加油门跟了上去,根本没理会加油站里还有一辆自己刚刚跟过的银灰色的跑车没出来。

        果然,开没多远,眼尖的新人菲利就看清楚了前面车里的后座上,赫然坐着身穿红色风衣的秀兰波娃;她的经纪人已经坐到了前座上,而刚才给她撑伞的那个男子和坐在前面驾驶副座上的保镖已经不见了,显然是留在刚才那辆红色跑车上,来掩人耳目。

        新人菲利激动的一拍大腿,手舞足蹈的道:“神了!真神了!皮特老爹,您简直是能预知未来的上帝耶稣,就没有您料不中的!”

        皮特老爹故作深沉酷帅的叹了一声:“经验,经验啊……不过是失败了无数次总结出来的一点点小经验罢了……

        说完这句,就是好半天的沉默。

        皮特老爹凝神静气,专心驾驶,仿佛怕自己一眨眼,秀兰波娃就从前面车里飞了似的;不对,应该生怕一眨眼,那条快到手的独家就飞了……

        沉闷的行驶……

        新人菲利打了个呵欠,忽然警觉的道:“不太对啊!我怎么觉得前面这车在绕着天桥转圈圈?”

        没等他再说下去,皮特老爹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不得不发现了,因为经过好半天的行驶,这车绕了天桥一圈,又回到了刚才那家加油站。不过,这次没有开进去,而是停在了站口。

        “狗屎,在搞什么!”皮特老爹满腹狐疑的把车停在路旁,凝神盯着那辆豪华林肯。

        “咦!看,秀兰波娃下车了!”新人菲利连忙指着那边。

        果然,只见车门一开,一个似乎身材变大了一点的秀兰波娃从后座上走了下来。

        “她”看了看天,仿佛有点怕热的宽了宽大衣,把它脱了下来,然后……摘下墨镜……取下棒球帽……

        再然后,“秀兰波娃”突然转向皮特老爹和新人菲利这个方向,冲着出租车使劲的扭了扭屁股,接着来了个“妩媚”之极的飞吻!

        新人菲利和皮特老爹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强忍着胸中的恶心受了这一吻,这天杀的家伙哪是什么新晋红人秀兰波娃,分明就是那个荣少亨的御用司机兼保镖----大傻成奎安!

        “哦买噶……!!!”皮特老爹一声哀呼,趴在了方向盘上,狂吐不已。

        …………………………………………………………………………………………..

        红色轿车内。

        刚才充当跟班为秀兰波娃撑伞的荣少亨正笑眯眯地看着秀兰波娃。

        “看什么?难道我脸上长花么?”虽说与荣少亨有了更亲密的关系,可秀兰波娃还是对他这样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感到不自然。

        “我只是好奇你演戏的天分,连那些老娱记都被你糊弄的糊里糊涂!”

        “那是你设计的好,我只是执行而已。”秀兰波娃白了他一眼,“不过我很开心,至少大名鼎鼎的荣少亨先生竟然帮我撑伞!”

        “你感觉很荣幸是么?”荣少亨笑问道。

        “荣幸谈不上,只是感觉很爽-----一直以来都是我当你的保镖,跟在你的屁股后面,想不到今天,呵呵,舒服啊!”

        看着秀兰波娃那得意的神情,荣少亨不禁哭笑不得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以前多么你呢!”

        秀兰波娃笑毕,这才一本正经道:“对了,我很好奇,为什么你要像防贼一样防着这些媒体记者?”

        荣少亨:“原因很简单,今天我要办的事情很重要!”

        秀兰波娃:“不就是去打高尔夫球么,有什么重要的!”

        荣少亨:“这你就不懂了,这是高尔夫政治!”

        秀兰波娃:“既然我不懂,你还让我去做什么?”

        荣少亨:“你觉得我带大傻合适么?”

        秀兰波娃:“……?”

        荣少亨:“周围山清水秀,大傻又长的崎岖坎坷,还是不如你合适,至少你有一些异国的俄罗斯风情!”

        秀兰波娃傻了,原来这混蛋把自己当风景了。

        荣少亨:“当然,最主要的,你也是今天的女主角!”

        秀兰波娃:“女主角?”

        荣少亨:“呵呵,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

        好莱坞名人山庄,高尔夫球场。

        在这里出现的基本上都是好莱坞电影大鳄,要么就是超级巨星。

        本来像秀兰波娃这样刚走红的女明星是没有条件走进这里的。不过有荣少亨这个大老板提携,她也算是开了眼界。

        其实荣少亨也大开了眼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秀兰波娃的高尔夫球打得这么好。

        实际上在苏联做女中尉的时候,秀兰波娃没少跟着自己的老上司亚历山大去高尔夫球场,在那里她好歹是业余玩家里能在18洞打出76杆成绩的牛人,而与之匹配地当然是她那令人诧异的女军官身份。

        秀兰波娃第一次挥杆地时候很帅气,那是另一种形式的女性美,曲线,自信,底蕴。

        荣少亨不否认那一刻秀兰波娃让他刮目相看。

        “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看起来来我要向你好好讨教一下了!”荣少亨半开玩笑说道。随即他挥出一杆,那球嗖地就飞了出去。

        他拥有极少地身体柔韧度。臂力也很强健。所以虽然是随随便便地第一杆。还是让秀兰波娃感受到一股男性力量地爆炸性。

        挥杆后荣少亨地目光尾随那颗高尔夫球一起抛向远方。久久不肯收回。显得有点深邃。

        炙热火烫而野心勃勃。

        这时候,默克多和艾斯纳两人来了。其实他们并不想这么早现身。对于这一次荣少亨的邀请,两人猜测可能要摊牌。原先三巨头之间的裂痕,究竟会被弥补,还是不可愈合,都要马上出现结果。

        “呵呵,你们来了,我刚才那个球打得不错吧?”荣少亨指着远处笑问道。

        默克多穿着休闲的高尔夫球衫,戴着墨镜,显得非常有大亨风度,相比之下,艾斯纳的穿着就随意多了,只是穿了白色的衬衣,显然是从工作中赶过来的。

        “很不错哦,荣,想不到你除了拍电影拿手外,打高尔夫也这么有一手!”默克多笑道。

        “看你这么内行,也一定是高手了,要不过几招?”荣少亨邀请道。

        “那好,我们既然来到这里,也不要浪费了这里的阳光草地,来,亲爱的艾斯纳,我们两个来对付他一个,赢不了,不准回家!”

        三人并没有马上谈论目前互相对立的事情,而是开始一场高尔夫球比赛。

        眼看他们比赛打球,秀兰波娃一个人乐得清闲,听歌看风景,优哉游哉,她身边坐着一位帅哥球僮,本来球僮没这种福利,只能背着三四十斤重的球杆包囊跟在球车后头,也许一场18洞的高尔夫打下来就得行走七八公里,不过秀兰波娃见他一路卖力,恰好身边位置空着就让他坐上来。

        这个球童长得颇有些好莱坞明星帅哥的味道,虽然不是真的明星,但在这样豪华的高尔夫球场呆久了,眼力劲也不差。对于秀兰波娃,他并未认出她就是那个《骇客帝国》中的女英雄,反而一眼就瞥到秀兰波娃手腕上那块名贵的百达翡丽腕表,加上她能与玄霆荣少亨和福克斯默克多这样的大亨级人物在一起,其身份就更加不可小觑。

        他觉得这是个不可错过地天赐良机。

        “听你口音不像美国人?”他试探性问道,虽然只是名球僮,如果光从外表看,这个皮相上佳的年轻男人还真有点非富即贵的气焰,不过也没有旺盛的侵略性,他很懂得收敛。

        “不是。”秀兰波娃随口应付道,依然没有关掉随身听,摘下耳朵里的耳塞,潜台词再明显不过,她对于他的套近乎没有兴趣。

        “哦,美丽的小姐,你的推杆打得很强,是我业余玩家里见过最好的,打障碍球也很有心得。”帅哥球僮并没有泄气,神情自然道:“我想你木杆打出260肯定没有问题吧?”

        交谈的末尾都要用问语气,这是他打秀兰波娃这类“障碍球”的一大心得,因为他们这些高尔夫玩家里极少有人素质低劣,所以一般都会客气地回答问题,而只要交谈持续下去,他就有信心勾起对方地兴趣,穿着打扮并不寒碜的他不仅手腕上戴着一块沛纳海,本身的学历也足够彪悍,之所以选择做这里的高尔夫球僮,是他的剑走偏锋,因为只要抓住其中一个目标,他就能少奋斗三四十年,工作大半年,斩获颇丰,那块沛纳海就是战利品之一。

        “凑合吧。”秀兰波娃兴致不高,继续听歌。随身听里面播放的是维塔斯最新专辑中的主打。自从来到美国以后,秀兰波娃除了做维塔斯的经纪人,闲暇空余,最喜欢的就是实弹射击,听俄罗斯歌曲,还有喝浓烈的伏特加。既是现在突然走红成了一颗好莱坞新星,还改变不了她的性格。

        事实上对于球童这种套近乎的方式,秀兰波娃不是不理解,可是当惯了女军人的她,对男人习惯了冷冰冰,并且她非常不喜欢这种主动匍匐在她石榴裙下地癞蛤蟆或者阴谋家。在她眼里,他们根本就不算是男人!与自己心目中喜欢的男人比起来,根本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要是下次来名人山庄的高尔夫球场,我希望还能帮你拿球杆。”球童帅哥内心紧张神色自然地递给秀兰波娃一张名片,没有足够厚的脸皮,他就不会选择做球僮。

        秀兰波娃犹豫一下,还是收下,打算打完球再悄悄扔掉。

        这个世界里有太多的男人在死死挣扎,在谋求上位,秀兰波娃很认可他们的拼搏,但这不意味她愿意做他们鲤鱼跳龙门的跳板。而这样的男人,让她想起了远在俄罗斯的普京,一个野心同样十分强大的男人……

        前九洞高尔夫打完,荣少亨没提过一句电影方面的事情。等到后九洞也差不多走了大半,荣少亨依旧是谈笑风生地与默克多等人拉着家常,谈着风月,要么就是一连串金融投资方面的故文。默克多是美国大亨类拔萃地知识型高手,在财经领域尤其是投资方面更是其中翘楚,每当荣少亨谈及投资,他总能精辟入里地予以分析,那些跟随在他们身后的球童,更是竖起了耳朵,生怕错漏一言一句,因为这对他们来说基本上都是发财秘籍,只要吃透了其中的内涵,保准赚钱。

        在独具匠心地打了17洞后,默克多指着三面环水一面是3个连环沙坑的果岭,反客为主地笑着对荣少亨道:“荣,敢不敢赌一局?一万美金,我看你能不能打上那个岛果岭,也就这么远的距离,给你三次机会,打上去就算你赢。”

        秀兰波娃第一时间把球杆递给荣少亨,后者深呼吸一口,光看神态没有半点紧张的意思,很娴熟干脆地便挥出一杆,挥杆姿势让旁人看着很舒服,起先只是试探性质的默克多和艾斯纳都情不自禁将视线聚焦在那颗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弧线的小球上,秀兰波娃心中说了一声有戏。

        果然,球近乎奇迹地顺利落在岛果岭上,落点不错,依稀还能看到它顺势向洞口滚去。

        一阵夹杂由衷惊艳和附属攀附意味的喝彩叫好响起,荣少亨保持挥杆后的姿势,只留给他们一个英姿飒爽的背影。

        默克多和艾斯纳互相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一抹询问。

        荣少亨转身将球杆还给秀兰波娃,报以微笑,秀兰波娃笑着接过球杆,脸色一变,身边球僮伸手要将那根木杆放回球袋,但他发现这位大小姐根本没有要把球杆给他的意思,他只好尴尬地缩回手。

        岛果岭上突然传来一阵欢呼雀跃声,几个工作人员显得激动人心,很快消息传到默克多他们这边,让所有人结结实实被震撼到一次。

        一杆进洞?

        默克多哭笑不得,怎么说自己也是高尔夫方面的高手,从20岁起第一次接触高尔夫球杆,到现在已经打了二十几年,在正式场地上还没有一次是一杆进洞的。平时自己也和荣少亨打过球,知根知底,所以才会想与他搏一把,谁知这家伙一听要和自己赌博,竟然就给自己来个一杆进洞?!难道他一直都深藏不露?!

        那一刻默克多心中犯嘀咕了,如果荣少亨真是这么善于伪装,那么他在电影方面的实力,难保要比自己所认识的强大。自己与他决裂的话……需深思啊。

        再看迪士尼的艾斯纳等人,也是面面相觑,这未免太过神奇,一时间都无法接受。而创造奇迹地主角也是眺望着那座岛果岭一脸淡然,有点宠辱不惊的意思。

        见荣少亨这副模样,默克多就主动上前拍拍他的肩膀,笑容中有些讪然,“不错,你赢了!一万美金应该够你喝一杯好酒的了!”

        谁知荣少亨听完这句话,淡然一笑道:“好酒免了,我们还是谈一谈电影方面的事儿!”

        默克多心中一紧,心说,戏肉的终于来了!

        荣少亨也不再卖关子了,直接和默克多等人来到休闲区,坐下叫了几杯饮料,然后开门见山道:“老默,还有老艾,我们三人做朋友也很久了,以前一起联合起来对付米高梅,然后呢,又一起联手对付哥伦比亚和派拉蒙,可是现在呢,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会那样做!”

        默克多咬着雪茄,轻轻地喷了一口道:“既然你这么问,我也就不再隐瞒,都是为了利益!”

        “利益?难道说我们三家公司在一起,还不能赢得利益么?”

        “你这话说的好,那我们就来分析一下,究竟谁赢得了利益!”默克多笑着说道,“就拿上一次你们玄霆大片《终结者2》来说,我们提供给你院线,提供给你电视宣传,最后这部戏获得了五亿多的票房,可是我们这两个帮助你的老朋友得到了多少?不到一亿!”

        “如果你们嫌少,可以直接说出来!”荣少亨说道,“再说了,这部戏的投资已经一亿多,除去成本还有分成,我们其实赚得也不多!”

        “多还是不多,只有你这个大老板心中有数!”默克多冷笑道,“至于你所说的,让我们说出来,笑话,难道说我是乞丐么,还要开口祈求你的施舍?!”

        “或许你想偏了,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我们的友谊敌得过一亿,两亿,甚至十亿!”

        “这话说得好听,不过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我们除了这个原因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默克多顿了一下,将雪茄的烟灰轻轻的抖落在烟缸中,“我们也有野心!”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们和你一样,也想做好莱坞之王!”默克多眯起了眼睛。

        荣少亨不语。

        默克多冷傲道:“荣,你不要对我说你没有这样的野心!”

        荣少亨依旧不说话,摸出一根廉价的香烟点燃,悠然地抽了一口,这才说道:“不错,我有野心!”说完这话,眼睛中射出一缕精光。

        默克多和艾斯纳相看一眼,冷笑之。

        荣少亨回忆过去,继续道:“我和你们不一样,小时候家里很穷,父亲是开茶餐厅的,一天四季忙不停。我呢,也没怎么上过学,很小的时候就出来混,可以说是那种很不入流的小混混。但有一天,我觉醒了,我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很无知地活着,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为了家庭,为了我那个年迈的老爸,还有疼我爱我的老姐,我也必须要站起来,重新走一条路。那时候我第一次有了野心!”

        “野心是什么?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种奢侈品,似乎有野心的只能是那些有钱人,吃饱了撑的然后再去谋划大事儿。穷人一无所有,而当他拥有野心后果是严重的。一无所有就不会患得患失,那么,他们将去做贼,做强盗做土匪,去革命。去造反。而富人就倒大霉了。我们中国一个叫朱元璋的皇帝曾经是叫花子。他有野心。于是元朝被推翻了。伟大的人类导师马克思是穷人他有野心,于是马克思主义诞生了,整个20世纪被搅得天翻地覆。奴隶有了野心就会造反农民有了野心就会起义。劳苦大众有了野心,那些统治阶级就会被推翻!穷人缺少什么?一、是觉醒。觉醒的穷人并不缺乏野心。二、是钱。有了钱穷人才用不着拥有野心与觉醒。富人才能放心安心的主宰穷人。你们说是么?!”

        “我庆幸自己觉醒,更庆幸自己没有钱,所以我才会奋斗到今天!”荣少亨目光深邃望着远方,停顿了一下,笑道:“不好意思,话扯远了,你们大家都知道,香港被称为东方的好莱坞,那里每年电影的产量,让你们大吃一惊。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对电影产生了浓重的兴趣。我认为,自己就是为电影而生的。所以,接下来我就进入了香港最为知名的电视台打工,从一个默默无名的小编剧,到炙手可热的大导演,这一段路我走得很辛苦,也很幸福。辛苦是因为拍戏的劳累,幸福是因为有伙伴的支持。”

        “就这样,在这样的环境下,我逐渐从一个一名不文的古惑仔,变成了当今叱咤世界影坛的电影大亨。可是我并未因此而骄傲,因为我知道自己所要走的路还很漫长。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我对于自己要求很苛刻,因为我要对自己所拍摄的电影负责,对喜欢我的影迷负责,对支持我的朋友和家人负责!”

        “一个男人,这一辈子总要有一两件事情必须去做,而我所要做的就是振兴我们中国的电影,让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相融合。这是我的目标也是我的希望,可是现在我明白,自己要想达成这样的目标,就必须要付出更多的代价,其中包括像你这样的朋友们!好莱坞的商业气息太浓重了,任何人到了这里都会不自觉地迷失方向,金钱的诱惑,名利的诱惑,让你根本就停不了脚步。”

        默克多打断荣少亨的话,“你的是意思是环境造成了这一切,你的野心,你对好莱坞的渴望,所以你并不是一个不重情义者?”

        荣少亨笑了,“我这样说你一定觉得很虚伪,可这是事实。我们大家处了这么久,应该都多少了解彼此,对于好莱坞之王的宝座,你们觊觎,我也盯着,如今王者只能有一个,我只希望你们能够依然和我站在一起,助我打天下!”

        “帮助你么?哈哈哈!”默克多突然大笑起来,“荣,你太自傲了,难道说我们根本就没有和你一较高低的本钱么?”

        荣少亨丝毫不隐藏自己的霸气:“如果有的话,你们也不会等到今天,不是吗?”

        怒了,默克多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损害,这是在看不起自己!!!

        荣少亨,你太嚣张了!ro

  http://www.biqugex.com/book_8798/49865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