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城大亨 > 第894章.问鼎邵氏,烧钱机器,

第894章.问鼎邵氏,烧钱机器,

        第894章.问鼎邵氏,烧钱机器,

        实际上这么多年来,翁美玲从未忘记过荣少亨。如果说前世她曾为汤镇业痴情自杀的话,那么现在,她对于荣少亨的痴情丝毫不亚于前世。

        自从和荣少亨分手以后,翁美玲几乎把所有的心思都扑在了工作上,借口努力工作,来忘记一切。

        当然,在她的身边,绝对少不了那些追求她的男子。其实这些男子的追求,自从她在《射雕英雄传》一片中成名以后,已经屡见而不鲜了。在这些人中不乏商界名流,名门望族,当然还有翩翩公子之类的。他们向翁美玲不时地射来丘比特的神箭。可是,因为翁美玲的心中早已经另有所爱——爱情就是这样让人难以忘怀。所以。对其他男子的追求,严肃认真对待生活的翁美玲,均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对上述追求者加以回绝。那些痴情爱恋着女影星翁美玲的有情男儿,他们均懂得爱情不能强求的道理,所以很快都各自退下爱情的战场。

        可是,使翁美玲颇感烦恼的却是身边这位荣少亨!她实在不敢像自己再与他燃起激情之火会是什么样子。如今荣少亨邀请她复出,她不是不愿意复出,而是害怕自己忍不住再踏入演艺圈,因为翁美玲是那么痴情于电影银幕,她完全知道如果自己踏出这一步,就回收不住脚,她内心是多么渴望重上大银幕啊,但是又害怕与荣少亨总是相遇!

        只听荣少亨继续说:“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如此努力地工作,对于我来说,拍戏就等于是我的生命,我不能失去!所以我希望你能再好好考虑我提出的建议-----复出吧,阿翁,就算是帮我也好,给自己一个机会也好,行吗?”

        翁美玲不肯回头,眼睛注视着一尾在碧波里游动的金鱼,说:“我很想帮你,真的阿亨。可是我害怕自己没有那个能力,毕竟我已经这么多年没有拍戏了……”

        “仅仅是因为许久没有拍戏的缘故吗?”一头大海狮从深水里游了过来,露出它憨态可掬的脑袋。翁美玲从玻璃板的反光中看清了荣少亨的面孔,正在盯着她问询。翁美玲心中百思千结,忽然说:“阿亨,你究竟想要我怎么样?……”

        “跟着你自己的心,你想要怎么做就怎去做!”

        “做什么?!”

        “我知道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在默默地承受着以前那份感情,你说什么热爱服装设计,实际上只是在逃避我,你害怕与我见面,害怕看见我,想我,念我,惦记我……”

        “你未免有些太自作多情了吧!”翁美玲用美眸白了荣少亨一眼。

        “不是我自作多情,是我珍惜我们之间的感情!”荣少亨望着翁美玲的眼睛深情地说道,“难道你真的能够忘记我们在一起那些开心的日子么?”

        荣少亨的话让翁美玲想起了以前两人交往的点点滴滴,还有那些温存和亲昵的举动,隐隐约约,似乎自己还躺在荣少亨的怀里,接受着他那大手的抚摸。想到这里,翁美玲浑身顿时就像熊熊燃烧着一般,瞬间变得滚烫滚烫,那清幽的眼睛也一下子就朦胧起来,里面好似流淌着盎然的春意。

        “你这是……一相情愿!”

        “是不是我一相情愿,马上就会知道!”荣少亨重重地说了一句,然后一手就把将翁美玲搂入了自己地怀里,另一手却放在了翁美玲那高翘的圆臀上,用力地抓了一把。那种结实柔腻地感觉传入心中,让荣少亨一时间如饮仙泉,浑身酣畅淋漓,不待翁美玲娇吟出声,便低下头来,快速地吻住了她那湿润的樱唇。

        翁美玲的娇躯一如既往地敏感,开始还使劲儿推拒,躲避着荣少亨的狂吻,可是旋即便软绵绵地挂在了荣少亨身上,开始热烈地主动逢迎着他的激情。

        唇舌相交,丁香轻送。

        水融间,那旖旎的气息不停地在荣少亨和与翁美玲的脑海中萦绕。

        渐渐地——

        两人的鼻息越来越急促。陡然,翁美玲那柔弱无骨的娇躯轻轻一颤,抬手按住了荣少亨那只慢慢移动到自己胸前的手掌,声如蚊吟的呢喃道:“阿……亨,我……们不要这样……,在这里……会被人看到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一句话分了好几次才完整地说了出来。

        “你只要答应我的要求,我就松开你!”荣少亨“要挟”道。

        “你怎么能这样……唔……”她的樱唇再次被荣少亨堵上。

        荣少亨狂热地亲吻着,把这么多年的四年与激情全都付之于行动。

        他的吻是那么的火热,那么的激烈,以至于翁美玲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而她的身体更像是被点燃的篝火,开始熊熊燃烧起来,那曲线有致的火热娇躯更是在荣少亨的怀里扭动了起来。

        这种程度的剧烈摩擦,其销魂的滋味丝毫不逊色于裸裎相拥。没几秒,荣少亨身上的某个特殊部位顿时起了强烈的反应,坚硬地抵在了翁美玲平坦的小腹上,虽是隔着几层厚厚的衣物,可翁美玲却依然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其中的滚烫,禁不住轻轻地低吟了一声,娇躯顿时变得软绵绵的,恨不得整个儿都融入到荣少亨的身体里去。

        荣少亨手臂微微用力,以期使两人的身躯靠得更加紧密。

        翁美玲的螓首埋在荣少亨怀中,那双晶莹的玉手也紧紧地箍在他的腰间,而那绵软的身躯不时地颤动两下。这般静静地拥抱了两分钟,翁美玲忽地仰起那红艳胜火的面颊,半眯着那隐含脉脉春情的眸子,声如蚊语的道:“好了,你不要再使坏了,我答应你-----!”

        诡计得逞,荣少亨不由兴奋异常,那一刻,翁美玲终于答应回到他身边。

        荣少亨忽然觉得,周围是那么的美好!

        幸福四溢!

        ……

        卧室里,柔和的光线将四周映照得透亮,四周洁白的墙壁也折射出了细微的橘黄。

        软绵绵的床上,翁美玲玉体横陈,其间峰峦起伏,最是曼妙诱人的粉红色睡袍裹着那具完美无瑕的胴体,玉臂和胸前微微裸露出的那小片凝脂肌肤,经过长时间的浸泡和揉搓,这时候那冰雪般的颜色上也显露出了淡淡的粉红,就如同那初生婴儿般娇嫩柔滑。

        翁美玲神情慵懒地侧卧床上,一手支撑着面颊,另一只手则拿着本杂志。只是,她才翻看了一会,那书页上的每一个字都好似变成了荣少亨的影子,令她有些心不在焉,懒懒的提不起神来。不知不觉间,翁美玲又想起白天在海洋公园里的旖旎情景,娇躯顿时一片臊热,那妩媚的双颊浮现出了令人心神迷醉的嫣红之色。

        渐渐地,翁美玲眼眸变得迷离起来,眼波盈盈流转间,那如水的春情好似要从那汪汪的眸子中淌出来。

        “唔,羞死人了,这坏蛋——”

        突地,隐约间似有一股灼热的暖流从腿间溢出,翁美玲娇吟一声,顿时面如火烧,忙将双腿紧紧地夹了起来。过了一会,翁美玲红着脸羞恼地将荣少亨骂了几声后,便微微仰起了上身,那胸前顿时波涛汹涌起来。把那杂志放在了床头柜上,翁美玲却伸手朝左侧墙壁上那开关按了下去……

        “叮铃铃,叮铃铃——”

        刚一熄灯,那清脆而急促的电话声便响了起来。

        这个时候还会有谁打电话过来?翁美玲愣了愣,忙重新开了灯,接过桌子上的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很客气的声音,“您好,翁美玲小姐,听说你已经确定了要出演《封神天下》这部戏是吗?请问你是基于什么愿意复出的?对于这个角色你又有怎样的认识和理解?携手玄霆娱乐你准备真正复出,还是玩票性质的过一把瘾?”

        原来是个媒体记者。

        翁美玲傻眼了,自己才与荣少亨打好招呼,这边怎么就知道了?马上她就明白,一定是荣少亨搞得鬼,怕她返回才回来一个先斩后奏。“这个坏蛋,我一定饶不了你!”

        当天晚上,翁美玲作为整个香港媒体追逐的对象,家里面的电话都快要被打爆了,其问题都是询问她是否复出的事情。

        以至于后来不厌其烦的翁美玲没办法,只好把家里面的电话线给拔了,这才解决了烦恼。

        相比之下,给翁美玲制造了如此“麻烦”的荣少亨却过得很潇洒。

        他在一个香港不起眼的怀旧餐厅内,幸福地喝着美酒,抽着小烟,多日的烦恼一驱而散。

        “劈里啪啦……”怀旧餐厅的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清脆的鞭炮声。荣少亨被隐隐的鞭炮声惊醒了。

        这才记起,似乎已经快要到了圣诞节。

        餐厅内响起悠扬的圣诞歌曲,戴着小红帽的女服务生像圣诞老人一样穿梭在客人中间。

        整个场内节日气氛油然而生。

        荣少亨似乎已经微醉。

        打个清脆的响指,招呼那点歌人员道:“我来点一首歌曲!”

        随即,那位浓妆艳抹的女歌星还在乐队的伴奏下,吟唱着那首令人感到惆怅的《何日君再来》:

        晓露湿中庭,

        沉香飘户外,

        寒鸦玉树栖,

        明月照高台。

        今宵离别后,

        何日君在来?

        ……

        …………………………………………………………………………………………………………………………………………

        这几天,  整个香港都在忙着准备圣诞节。西方人以红、绿、白三色为圣诞色,  圣诞节来临时家家户户都要用圣诞色来装饰。香港这边也一样,红色的有圣诞花和圣诞蜡烛,  绿色的是圣诞树。它是圣诞节的主要装饰品,  用砍伐来的杉、柏一类呈塔形的常青树装饰而成。上面悬挂着五颜六色的彩灯、礼物和纸花,  还点燃着圣诞蜡烛。

        也许是因为过久西化的缘故,在香港圣诞节几乎和中国传统的春节差不多。并且这个节日是很多香港青年男女定情的节日,因此显得更加年轻化,你几乎可以看见成双成对的男女一起逛逛商店,看看电影,吃吃喝喝。到了晚上,香港的铜锣湾,油麻地等地更是人流如织、车流如梭,正是一派热闹气氛。谁曾想,就在这举城欢庆的时候,荣少亨所带领的玄霆剧组正在艰难地拍摄着电影。

        作为香港有名的娱乐大佬,邵逸夫这段日子很高兴,心情也不错。自己旗下经营的无线电视台和邵氏电影在荣氏集团的带动下,发展前景是一片光明。尤其最近几天,竟然有美国好莱坞来的片商与自己洽谈购片事宜。这是什么概念?美国佬向来是鼻子朝天,眼高于顶的,现在竟然也屁颠着来买电影了,这说明香港的电影已经世界瞩目,那个曾经由李小龙创造的华语辉煌再次来临!

        说实话,邵大亨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重新看到今天,他已经活了九十来岁,每天练习气功硬撑着,竟然看到了香港电影腾飞的时刻,这让他无比的喜悦和欣喜。

        在高兴之余,邵大亨不忘缔造这个奇迹的人-----荣少亨。圣诞节快到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看望一下这个在自己邵氏影城拍戏的年轻人。

        和自己的司机打了一个招呼,九十来岁的邵大亨精神抖擞地坐车来到了邵氏影城。

        不需要人搀扶,邵大亨下了车,当询问荣少亨在身地方的时候,玄霆剧组的工作人员却说导演正在临时搭建的剪辑室里看毛片。

        这里的毛片是指未曾修饰和剪辑过的镜头胶带,邵大亨以前也经常这样做,并且是一天看十来部。

        与工作人员打了招呼,让他们不必去打搅荣少亨,他亲自过去探望。

        拄着拐杖,邵大亨缓步来到邵氏影城的古建筑群,抬头一看,便看见了出现在建筑群空旷地的临时剪辑室。

        这个剪辑室是由车厢改装而成,远远望去,很像一只巨大的集装箱。那管事的职员悄悄将邵大亨引上通往车厢的道路,小心地将房门开启。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个偌大的空间,与喧嚣的世界相比,这里俨然是一个恬静而安谧的世外桃园。剪辑室的四壁上排满了琳琅满目的各类书籍,密密麻麻、重重叠叠,是书的海洋。此外,这辆特殊的车厢里又有供主人小憩的床榻与可以烹烧菜肴的炊具。

        邵大亨熟悉的荣少亨坐在工作椅上,无法看见他的脸,但可以望见他面前的工作台上,堆挂着一条条尚未剪辑的三十五毫米彩色电影胶片。此时,他前面有一架立式电影放映机,他正将自己刚刚剪接完成的胶片,放进片盒内。然后他开动放映机,随着胶片的沙沙滚动声响,对面的一方小银幕上便映现出一组电影《封神天下》的画面:

        金碧辉煌的商朝宫殿内,巨鼎横加在宫殿中央,两边身穿铜甲的力士站立两旁,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周润发饰演的商纣王道貌岸然,端坐在宫殿上位,梁家辉饰演的周文王进殿跪奏说:“西岐贱臣姬昌,感大王之恩,不能亲率妻妾,伏侍左右。搜遍境内,得善歌舞者一女,使陪臣纳之王宫,以供洒扫之役!”

        商纣王大喜,趋前一望。只见轿舆内果然坐有一位如花似玉的女子,顿时兴高采烈地捋须大笑:“好好,本王正在忧愁宫中无有丽女!西伯侯果然如雪中送炭呀!……”

        “大王,万万不可收下!”黄秋生饰演的忠臣比干急匆匆奔上金殿,匍伏跪奏说:“臣闻夏亡以妹喜。夫美女者,亡国之物,王不可受啊!”

        “放肆!”商纣王大怒拍案,斥责阶下的比干说:“好色,人之同心。西伯侯得此美女不自用,而进于本王,此乃尽忠于商朝的最好明证,相国千万勿加阻拦才好!……”

        “哈哈,果然是大手笔呀!荣少亨,你拍的片子果然棋高一筹,都是难得一见的宏大场面!……”刚刚进来的邵大亨见电影如此感人,忍不住大声地喝起彩来。

        “啊,谁?!”电影正放到关键处,坐在剪辑椅上的荣少亨忽然回转身来,同时关闭了放映机。

        “阿亨,是我啊,看你工作入神的样子,莫非连我邵逸夫也认不得了吗?”邵逸夫忽然高声大叫。

        荣少亨惊愕地呆怔在那里。方才他猛一回转身来,一看果然是邵大亨邵逸夫。不由惊喜道:“邵老爷子,你怎么来了?”

        邵逸夫呵呵一笑道:“外面都在欢天喜地过圣诞,却听说你一个人窝在这里剪辑拍摄的电影,所以就过来看看喽!”

        说着就自己找了位子坐下,“怎么样,效果我刚看了,还很不错嘛!”

        荣少亨给他沏了一杯茶水,叹口气说道:“虽然如此,我却觉得里面的宫殿有些失真,拍摄不出来那种商朝的大气!所以我在考虑要不要去大陆补拍这些镜头!”

        邵大亨点点头:“你的意思我明白,怎么说这里的影城规模也很小,没有大陆那边的大气,你花了这么多心思来拍摄这部戏,当然是想拍摄出完美效果了。而且这个老影城的建筑设备都有些陈旧了,还是以前我们邵氏拍摄《江山美人》的时候搭建的,算起来都快有三十几年了!”

        荣少亨摸着下巴,“所以老爷子你有没有考虑过-----”欲言又止。

        “什么?”邵大亨问道,“阿亨,你有话不要吞吞吐吐的,这可不像你的性格!”

        荣少亨这才说道:“我知道这个邵氏影城是您老的心血,可是时间过了这么久,是不是也该拆迁重新翻新一下?”

        荣少亨所说的话很委婉,所谓的“翻新”实际上就是把整座邵氏影城给毁了,然后重建。

        而这座邵氏影城可是邵大亨的一番心血,凝聚了他三十几年的奋斗,毁了这里,就等于是毁了他的家业一样。

        邵大亨一怔,悠然吐口气道:“阿亨,也只有你敢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假若换成其他人,呵呵,说不定我会暴揍他一顿!”

        荣少亨端起茶杯轻轻地喝了一口,笑道:“我知道老爷子你为人固执,做事情很讲究原则,但是这毕竟是一件大势所趋的事情,像邵氏影城所占面积巨大,以前电视台拍摄古装戏还是可以每天利用,现在呢,古装戏疲软,这里的设备又陈旧不堪。这一次我借景拍戏,也不得不自己准备一套设备过来,由此可见,是到了该翻新的时候!”

        邵大亨深深地看了荣少亨一眼,“你应该知道,这座影城是我一辈子的心血,我是不会轻易毁掉它的!”

        “时移世易,有时候人要向前看才行!”

        “唉,话虽如此,每当我看见这里面的一草一木,就会忍不住感叹岁月的流失,勾起我的记忆,你说,我又怎么能毁掉它?”

        荣少亨点点头:“我明白----只是,可惜了一点……”

        “你是在可惜这么大的土地?”

        “是的,这里完全可以再利用起来的,就算不做影城,也可以做迪士尼乐园题材的娱乐场!”

        “呵呵,或许你在荣少亨的眼中这里是真的老了----”邵大亨看了一眼外面。

        舞榭楼台,旧色的印记。

        风吹雨打,岁月的痕迹。

        “不过在我的手里,任凭你怎么说,我是不会动它的,除非-----”邵大亨笑着望向荣少亨。

        荣少亨知道他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除非什么?”

        “除非我把他卖给你,你想怎样折腾都行!”

        “啊?”荣少亨一惊,“可这是你的心血啊,你舍得吗?”

        邵大亨眼睛再次望向外面,用低沉的声音说道:“阿亨,你应该知道的,我是一个电影人,也是一个商人,并且是一个很孤寒的商人,许多人都在背后说我为人苛刻,工资发那么一点点,却为让做那么多工作。这就是我,改不掉的毛病,永远利益大于一切!假如你想改造这里,就必须依照我的价格买下它,在我看来,这就是一场生意,对于赚钱的生意我向来都是没有免疫力的!”

        邵大亨的话荣少亨听明白了,原来他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寻找一种自我安慰,或许这座邵氏影城影城和他本人一样,早已经该退出历史的舞台,毕竟九十来岁的人了,还坚持什么?但是让他亲手摧毁自己一手搭建的影城,他实在是做不到,只好求助于荣少亨,也希望荣少亨能够继承自己未完成的电影事业,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邵大亨建议荣少亨买下邵氏影城,是一种信号,一种把邵氏正式交到荣少亨手里的信号。

        对于邵大亨对自己的信任,荣少亨难免感到有些动容,此刻任何感激的话都不能表达他对于这位老前辈的敬意。

        “怎么样,难道你还需要考虑吗?”邵大亨笑眯眯地望着荣少亨道。

        “不用了,我接受!”荣少亨说完“我接受”这三个字后,伸出了手,邵大亨哈哈一笑,握了上去。

        就这样,谁也想不到,原本一场圣诞节的探视,却让邵氏电影公司,将其下的邵氏影城转让给了荣少亨领导下的荣氏集团。而这也预示着,华语电影大时代的来临。

        接下来的几天内,荣少亨一边忙着拍摄《封神天下》,一边派人与邵氏洽谈收购邵氏影视事宜。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惊天喜讯传来,美国玄霆娱乐重金打造的灾难史诗巨著《泰坦尼克号》已经杀青,并且将会在1994年1月1日,全球上映!

        这件事情无疑让荣少亨喜出望外,心中一块儿重重的石头落地了。要知道卡梅隆这家伙,可是好莱坞有名的烧钱机器。

        以前拍摄《终结者》的时候,就帮助电影公司狂烧钱。这一次遇到荣少亨这个“凯子”一样的老板,他就更加不客气了,几乎每个月荣少亨都能看到胖子王晶气愤异常。或者哭丧着脸,来到自己这里报道,开梅陇那个鸟人又烧了多少钱,这一次还要给他审批几千万……以至于到了最后,连带荣少亨这样神经大条的老板看见卡梅隆也不禁抽冷气-----烧钱的家伙又来了!到了后来,一部戏已经花费了一亿八千万,荣少亨也有些顶不住了,卡梅隆再次来要账的时候,荣少亨就直接钻到桌子底下,然后让自己秘书报道说,老板出去了。可那卡梅隆早把荣少亨的脾气看穿了,屁股一撂,坐在椅子上,没关系,我等着他!

        哭笑不得的荣少亨只好从桌子底下钻出来,拿出支票再给他签一千万美金救急。卡梅隆得意洋洋,荣少亨则唉声叹气。ro

  http://www.biqugex.com/book_8798/49866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