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官贼 > 第040章 奶 妈

第040章 奶 妈

        市委宿舍大门口,一辆全白色玛莎拉蒂总裁停在旁边,车旁则站有一名中年男子及一名年约半百的中年贵妇。她戴着一副墨镜,着装十分高贵典雅,是紫色旗袍及脖上挂着一条拇指大的珠链,双手拎拿着是深蓝色lv包包。

        一瞅见这名贵妇时候,韩庆恍惚了一下,突然觉得对方有点面熟,仿佛是在那里见过,可就是一时想不起来。

        贵妇一看见韩庆从一辆三轮车下来,则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又浅笑了,接着款款地上前寒暄,“我说二少爷,怎么坐三轮车呀?你车子呢?”

        韩庆根本就不知道真韩庆在省城是有房有车的,自然不想谈论这问题,以免出差错,则是皱起眉头来,“你就是我妈派来的佣人?”

        面对韩庆这番话,贵妇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她以为是戴着墨镜,一下让韩庆认不出来了,也就赶紧摘下墨镜来,嬉笑道:“我说二少爷,这才半年时间不见,你就认不出我来了。要知道,你小时候都是我一手奶大的喔!”

        一手奶大的?难道此人就是奶妈?

        韩庆一下汗颜,心想这有钱人的家族,还真是过着跟古代贵族一样,连奶妈都有,简直是让人无法直视了。

        韩庆微微地喔了一声,“奶妈好。”

        这一声奶妈,特别是这个声音不像年前才见过的韩庆,一下让薛敏产生怀疑了,她微微地皱起两道细眉来,严肃道:“你真是我的二少爷么?”

        完了,这贵妇开始怀疑了?

        韩庆暗暗大感不妙,最终还是拿机场爆炸案来遮掩了,“来之前,我想你应该听过我受伤情况吧?我有一部分记忆暂时没有恢复!”

        “什么?你受伤了?”

        薛敏揪在韩庆的胳膊上,左右察看了一下,“伤在那里了?让姑好好看一看。”

        姑?

        擦,果然叫奶妈是错误的。

        韩庆有点小小别扭,“别闹了,周围有人看呢。”

        这一说,薛敏停了下来,神色严肃道:“你什么时候受伤的?都伤在哪了?怎么我们都不知道?”

        “在京城受伤的,早就好了,就是有一部分记忆模糊。”

        韩庆指了指薛敏,还有那名中年男人,“我都不知道你们是谁。”

        不知道那名中年男人,倒没什么,因为韩庆也没见过这个人,要是说没不记得薛敏的话,那问题就严重了。她严肃道:“去医院查了没有?不成,我得带你回京城检查检查。”

        检查?还回京城?

        韩庆都快要被吓得哆嗦了,他咳了一声,“医生说了,要我好好调养,那部分记忆就会想起来的。”

        “喔。”

        薛敏微点了一下头,又转过头去向那名中年男人说了一声感谢,让他把一个笨重的行李箱搬下车来,就可以回省城向分公司的那名负责人复命了。

        等到玛莎拉蒂总裁远离去,薛敏则张望了一下附近,“你住哪啊?”

        “在市委里面,”

        韩庆不情愿地带着薛敏往宿舍走去。

        一路上,薛敏则是关切韩庆最近这几年的生活情况,由唠叨地说着关于韩庆小时候的事情,让韩庆稍微对真韩庆的情况有一个模糊的想象。

        上楼进入客厅,韩庆指了指自个卧室去,严肃道:“那是我的房间,剩余的有间副卧室,你可以选择住一间,但是咱得有个约定。”

        “约定?”

        薛敏左右看看房间装修情况,又转过头来看着韩庆,“什么约定?”

        “我已经长大了,不是小时候的二少爷了。”

        韩庆给薛敏制订了规矩道:“所以在没经过我允许的情况之下,你不准到我房间乱翻东西,也不准到书房去,更不准过问我要去那里,还有不准跟家人打我的小报告,不然你就得给我离开这里。”

        如此规定,本来对于一名佣人来说是没什么问题的。

        可是对于快五十岁的薛敏来说,却是十分过分了。

        她跟孟世升情如兄妹,一直拿韩庆当亲生儿子一样,而且因韩羽娇身体十分娇弱,没奶喂养,她更主动当了奶妈,更为了照顾韩庆长大成人,迟迟没结婚,直到韩庆八岁那一年,这才嫁人,可惜命不好,嫁人第四年,生了一女一子,丈夫就出了车祸,最终带着女儿回了娘家——“薛家。”

        如今小女儿薛红梅在米国留学,她一个人闲在家里无聊,正好接到韩羽娇的电话请求,她一想到许久没见到韩庆这小子了,说不得就急忙赶了过来,结果韩庆的态度让她都忍不住咽哽了。

        筹见薛敏眼眶泛滥了下来,韩庆有点不自在了,“好了,你也别太难过了,其实我是没有什么恶意的,就是习惯了一个人过,所以难免说话口气有点。。”

        说到这,看薛敏抹了抹泛红的眼眶,韩庆无奈地摇了摇头,又帮她拉行李箱进入了副卧室去,“自己整理一下吧,我单位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喔。”

        薛敏情绪有些低落,她慢慢地打开了行李箱。

        韩庆见状,则拿出钥匙来丢过去,“给,这是钥匙,你拿去打印一把吧。”

        没有停留片刻,韩庆转身就走。

        可走门口的时候,他听到了那副卧室忽然传来了微弱地抽泣声,他最终还是走了回来,人站在门口处,语气十分温和道:“姑,我晚上有点公事,可能会回来晚一点,晚饭你自己解决吧,要是有什么事,你可以给我打一个电话。”

        一声姑,确实起到疗效作用。

        薛敏破涕为笑地点了着头,“恩,那你要注意安全喔。”

        “知道了。”

        韩庆长吁了一口气,又微微地摇头离开。

        下了楼,走出了市委宿舍,韩庆没有打车去单位,倒是打车去了海边。

        坐在揉软地沙滩上,韩庆了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想了很多关于杀手身份的问题,甚至也想马上离开这里,远到其他国外隐居。

        可是自己不告而别,单凭着真韩庆家族身份,必然会引起一番轰动,到时候事闹大起来,他认为可能就会引人关注,甚至是培养自己长大的那个欧洲杀手集团一旦发现他没死,会不会派一大堆顶级杀手来抓他回去呢?

        要知道他身手可对付不了一群顶级杀手啊。

        想到这,韩庆感叹了。

        老天作弄人啊,为何给了自己这个身份,又为何让自己无法过着平常人的生活呢?这难道就是冥冥之中就注定的吗?

        在海边思考了很久,又不停地走来走去,一直到天黑下来,韩庆还在海边安静地坐着,仿佛不想回去。

        只是不回去显然是不可能的,毕竟该来的总会来的,还是回去面对这个问题,大不了被对方发现是是假的韩庆,那也可以跑路不是?

        因此,呆到晚上十点多钟,韩庆还是打车返回了市委宿舍,计划拿点钱到外面去租房子,以后就可以少接触那个所谓的奶妈,也就少一分被发现的危险。

        开门进去,客厅的灯是亮的,却看不到薛敏的人影。

        韩庆紧张地张望了一下,最终在副卧室发现了她。

        她人趴在书桌上,手里还拿着一个两巴掌大的相框,人则好象睡着了。

        韩庆想返回卧室,可迟疑了一下,还是进去想给她盖上衣服,免得半夜会着凉不是,可就在走到旁边时候,他看见了相框上的发黄的彩色照片。其中照片上分别有三个人,一名是年约三十岁的少妇,两名是长得一样的小正太,脸上都洋溢着天真无邪地微笑。

        仔细判断了一下,这名三十岁的少妇,好象就是眼前的薛敏。

        可两名长得一样小正太是谁呢?

        难道是真韩庆与失踪的那一名双胞胎兄弟?

        就在这个时候,趴在桌上的薛敏醒了过来,她一看到旁边站了个人,顿时吓了一大跳,哇哇地大叫了一声,人连滚带爬地跌倒在地板上,等定眼一看来人是韩庆的时候,则舒了一口气,埋汰道:“我说二少爷,你可吓死我了。”

        韩庆微微抱歉道:“不好意思,看你趴在桌上睡着了,想叫你到床上睡的。”

        薛敏爬站了起来,关切道:“对了,吃过晚饭了么?饿不饿,我做了一些可口的饭菜,我给你热一下。”

        韩庆确实没吃过饭,可他现在却不感到饿,“不用,我吃过了。”

        “喔。”

        薛敏有些失落,可倒也没生出什么情绪来,她瞅了桌子上一眼,苦笑道:“一眨眼之间,你都长这么大了。”

        看着桌上的照片,韩庆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想不到你还保留着这么一张照片。”

        看着照片,薛敏情绪忽然低落了下来,她的那双眼眶又忍不住泛滥了。

        韩庆不解了,“你怎么了?”

        “没事。”

        薛敏抹了一下眼眶,“就是看这照片,想起大少爷了。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有没有饭吃,有没有衣服穿。”

        大少爷?

        韩庆心中“咯噔”一响,这可是他一直不知道的存在,难免为了防止将来出现什么纰漏,也故意跟薛敏谈起了大少爷来了,“是啊,也不知道哥过得好不好。”

        抬头看着韩庆,突然间,薛敏神情严肃了,又仔细盯了盯韩庆,喃喃道:“奇怪了,我记得你下巴是有一个黑痣的,怎么不见了?”

        果然人长得一样,还是有点小小差别的。

        韩庆暗暗大感不妙,好在这只是一个黑痣,可以遮挡过去,“喔,我觉得那黑痣影响面目美观,所以找人弄了个配方去掉了。”

        这个解释,倒没让薛敏怀疑什么。

        薛敏收起相框来,又走到外面浴室去给韩庆祝放水,接着叨叨回来了,“水都给你放好了,你先去洗洗吧。”

        “知道了。”

        韩庆应了一声,先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

        ps:大家想看看“小鱼儿”从水中扑通地跳到岸上跪求红票及收藏的样子?

  http://www.biqugex.com/book_939/8857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