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黑萌进化史 > 069 敢害我葛葛,我先弄死你

069 敢害我葛葛,我先弄死你

        【又是一章小肥章该肿么破╮(╯▽╰)╭】

        慕歌、聂睿欣、天妖和胡迷四人在诺亚的恶趣味下,都被绑成了真正的粽子,最先醒过来的竟然是胡迷,现在想想,当时喝了加料的水以后,也只有他还有余力蹦起来,所以,别看他外表像个兔子一样可爱无害,其实兔子皮下包裹着一只暴躁的小狮子。

        胡迷晃了晃脑袋,睁着迷糊糊的大眼睛,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他下意识的动了动,才发现自己竟然被绑了,他一个激灵的清醒过来,奋力的挣了挣,却完全动弹不得,一低头,他仔细研究捆绑自己的白色绳子,神马材料做的?竟然介么结实?!!

        随着他的挣扎,另外三个人也陆续醒了过来,无一例外的都头脑发晕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怎么回事?”

        “我们好像中了埋伏,被人暗算了。”

        “不会吧,难道是……水里有毒?”

        “没毒,只是放了点迷药而已。”清清朗朗的娃娃音响起,打断了几人的猜测。

        四个人同时抬头,就见诺亚小萝莉正抱着手臂冲自己几个人笑得像个小恶魔一样。

        “老大的妹妹?”聂睿欣咋舌,奋力的挣扎起来,“我擦,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放开我。”

        “你们才不是好东西,你们全家都不是好东西。”诺亚被骂得炸毛,犀利的小爪子一个个指着那四个人,“说吧,你们到底哪个是出卖我葛葛的包子……不对,粽子。”

        四人齐齐一愣,难以置信,“说什么呢你,我们中间怎么可能会有粽子。”

        “就是,你知不知道我们跟老大一起出生入死多少年,我们的命都是老大救的,我们怎么可能会做出对不起老大的事情,别以为你是老大的妹妹就可以这么侮辱我们,我看你才是粽子。”聂睿欣气到。

        其他人也附和着狂点头。

        “老大呢,你把我们老大弄到哪里去了,你该不会是敌人派来的奸细吧,就为了把我们个个击破。”

        得到同伴的支持,聂睿欣越发努力的挖掘真相。

        诺亚翻了个白眼,不屑的打量他们,“就你们还需要我个个击破,一爪子就能送你们去见冥王。”

        想到某萝莉秒杀白龙捏爆心脏的壮举,众人齐齐默。

        莫名有种自己的岁月都活到狗身上去的赶脚该肿么破o(╯□╰)o

        “诺亚,别闹了。”成天启撑着木箱慢慢走了过来,诺亚忙过去扶着他。

        聂睿欣眼睛一亮,委屈含泪的干嚎,“老大,老大,您可得为我们做主啊,我们对您可是忠心耿耿啊,您可不能纵容妹妹残害忠良啊,呜呜呜呜~~~”

        其他人倒没有说话,慕歌很冷静的看着诺亚,他知道这个小姑娘虽然凶残了一点,却不是个会无理取闹的人,她会这么做,肯定有她的理由,而且绝对是经过成天启允许的,但是,可是,但可是……

        实际上,小萝莉玩了招先斩后奏!——天启葛葛表示自己很无辜。

        胡迷仍然有点迷糊,茫然的望着笑眯眯的诺亚和干嚎不掉泪的聂睿欣,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

        天妖嘴角噙着冷笑,却仍然什么都不说。

        成天启靠着木箱坐在地上,无视了聂睿欣的嚎啕,他自顾自的道,“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却始终都想不通,为什么每次我们休息的地方都会被发现引来围剿,就好像他们在我们身上装了GPS似的,只是这个GPS有点延时,才使得我们能有短暂的休息时间。”

        成天启一开口,聂睿欣立刻收声,只是听了成天启的疑问,四人都有些惊讶,随后他们的心齐齐一沉,原来竟然是成天启在怀疑他们么?!

        如果只是小诺亚的恶作剧这还没什么,但如果是成天启起了疑心,那问题可就大条了。

        天妖终于蹙眉,冷声道,“老大,你这什么意思?”

        成天启缓缓抬起头,深邃的目光从四位同伴身上一一扫过,“从进入马布罗开始我就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各种巧合实在是太多了,为什么阿拉瑟的人会知道我要来马布罗……,”

        诺亚疑惑的挠了挠耳朵,肿么感觉有点耳熟,成天启侧头看着她解释道,“记得我第一次带你去动物园,碰上的那群到处放炸药的坏蛋么??他们就是阿拉瑟佣兵团的雇佣兵。”

        诺亚愣了愣,恍然大悟,“哦,是他们啊!!”

        成天启点点头,望向四位同伴继续道,“为什么他们知道当年破坏他们行动的是我,为什么他们能够时时刻刻掌握我们的行踪对我们穷追不舍……,很简单,因为我们中间有他们的内应。”

        “不可能。”天妖下意识的就否定了这个猜测,“我们都是龙组训练出来的,有详细的日常记录,谁会有机会跟他们的人接触?更别说去当对方的内应了。”

        成天启赞同的点点头,反问道,“日常记录是在你们进入龙组以后才有的,那进入龙组以前呢?如果对方就是为了能跟我分在一组,为了能够随时掌握我的行踪,或者更进一步,为了能够确实的知道我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进入马布罗踏上对方的地盘才进入龙组的呢?”

        别说不可能,就冲成天启是成家的长子嫡孙,是成家最年轻辈的领导者这一点,为了除掉他花费再多的人力财力物力,对于敌人来说都是值得的,谁让成家承载着华夏的江山稳固呢!

        天妖一愣,眨巴眨巴眼睛,若有所思的低头。

        成天启站了起来,慢慢走到四个同伴的面前,一个个的看过去,“天妖你是从小在龙组长大的,所以你的嫌疑最低,可以最先排除,胡迷八年前进入龙组,在动物园事件之前,嫌疑也基本可以排除,慕歌,我记得你是动物园事件之后才进的龙组……”

        慕歌脸色一白,惶恐的望着成天启,拼命摇头。

        成天启安抚的压了压他的肩膀,“别着急,我知道不是你,你是曲北市土生土长的孩子,你的父母往上数三辈儿都在曲北市,所以你的嫌疑也很小,那么剩下的就只有……”

        成天启最后将目光落在了聂睿欣身上,聂睿欣脸色有些难看,强笑道,“老大,你别开玩笑了,谁都有可能背叛你,就只有我最不可能,我是最衷心你的,我的命都是你救的……”

        “听说你是孤儿。”成天启打断了聂睿欣的话,聂睿欣脸色开始发白,“孤儿并不能说明什么。”

        “那白龙呢?”成天启侧头,嘴角轻轻勾起,俊美无铸的脸庞令人着迷,“你真的感觉不到白龙的存在么?还是假装感觉不到,任由我们这些因为信任你的感知力而疏于防范的同伴陷入突发的危险之中?”

        聂睿欣的脸色越发苍白了几分,他缓缓低头,嘴唇动了动,却没能说出什么,因为,成天启根本没有给他狡辩的机会,“我们这些人中只有你是纯精神系的异能者,能够感知周围的一切,同样的,如果你通过精神力将我们的信息传递出去,我们也没有人知道,你总不会觉得我会相信全世界只有华夏才有觉醒者吧!”

        世界那么大,不是只有华夏才有觉醒者,同样的,不是所有的觉醒者都会甘愿为国家服务。

        看着聂睿欣灰败的脸色,成天启叹了口气,“……睿欣,还要我继续说下去么?”

        聂睿欣苦笑一声,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讽刺的笑着,也不知道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别人,“你说的没错,就是我把你们的行踪暴露给阿拉瑟的人,也是我偷偷告诉其他佣兵团,你们手上有海妖之泪,所以那些人才想尽一切办法对你们围追堵截,甚至将整个夸尔独镇都戒严成铜墙铁壁的。”

        慕歌、天妖和胡迷都惊愕的瞠大了眼眸,难以置信的望着聂睿欣,他竟然真的是粽子么?!

        成天启目光深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聂睿欣惨笑一声,抬头望着成天启,原本阳光男孩般的清亮眼眸中跳动着刻骨的恨意,“因为我是赵显的弟弟,而你害死了我的哥哥。”

        成天启:“……”

        “我是个孤儿,哥哥是我唯一的亲人,虽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他对我比对亲弟弟还要好,可是,你和你的兄弟姐妹却害死了他,可惜,成家小孩个个身手了得,而且身边保镖成群,哪怕上学都有警卫员接送,而我只是个低阶精神系异能者,学过点三脚猫功夫,我根本没有办法亲自为哥哥报仇,

        “而你,成天启,你竟然进入了龙组,让自己随时随地都置身于危险中,我觉得自己找到了机会,便暴露出觉醒者的身份进入龙组,并且想尽一切办法跟你成为同伴。

        “你很聪明,成天启,聪明得我不得不催眠自己把你当成真正的同伴以免露出破绽,直到踏上马布罗的领土,我的催眠才自动解开,然后我想起来了,我要为哥哥报仇。”

        成天启恍然,难怪他会被对方骗到,一个连自己都骗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让别人发现破绽。

        聂睿欣仰头望着成天启,笑得比哭还难看,“我知道当年虽然是成家的孩子一起抓了我哥哥,但是你这个大哥才是真正的主使者,所以,只要弄死你我就算是给我哥哥报了仇了。”

        “你敢害我葛葛,我先弄死你。”诺亚瞬间炸毛,上前直接一拳狠狠揍上聂睿欣的脸颊,聂睿欣被打得脑袋都歪到一边,吐出口血沫子,里面竟然还混着颗小白牙。

        聂睿欣呵呵的笑着,混着血水看起来有些狰狞,“冤有头债有主,我一定会为我哥哥报仇。”

        “闭嘴。”诺亚又毫不客气的送了他一拳,把他另一边脸蛋也打肿了,“你个蠢货,连仇人是谁都分不清楚,我要是你哥哥,就算活着也肯定被你气得羞愤自杀,不如干脆死了算了。”

        聂睿欣怒极,瞪眼,“你……”

        “你什么你,”诺亚指着自己,诚恳的道,“你搞清楚没有,你哥哥埋的炸弹是我找到的,你哥哥是被我引进陷阱的,你哥哥的同伴也是被我翻出来的,甚至范叔叔抓人的地图都是我给画的,你个笨蛋,连仇人是谁都弄不清楚,你还好意思报仇,别把你哥哥给气得跳出棺材你就该感谢月光女神了。”

        聂睿欣:“……”总感觉剧情发展有些玄幻,他大脑一片空白,死机卡壳得完全无法理解消化新接收到的信息,只是愣愣的张着嘴,呆呆的问了一句,“范叔叔是谁?”

        成天启抚额,默默为被真相劈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三佛转世灵魂飘荡的聂睿欣点对蜡,“就是负责清剿动物园恐怖袭击事件的特战队员,他是那次行动的小队长来的,因为诺亚画的地图,他将所有恐怖分子全歼,拆除了炸药,保护了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还为此得了个集体一等功的嘉奖呢!!”

        聂睿欣:“……”所以说他的仇人其实是眼前这个七年前才只有四岁现在也不过十一岁的小豆芽么?

        噗~~~~~!——吐血!!

        大哥竟然会毁在这么个小不点手里,莫名有种死了活该的恨铁不成钢感该肿么破?!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9573/54302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