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008男友 > 第九十九章 演戏

第九十九章 演戏

        (求起点女生网正版订阅,谢谢所有支持我的书友,爱你们,么么哒。)

        杰森带着one走了,现在只剩下冷毅与邻座的rose。

        rose见one的身影消失在了酒吧里,又打量了下一如沉默的冷毅,在猜想,他下一步会带着自己走,还是继续留下来跳舞喝酒亦或者是其他?

        今晚无论他做任何决定,她都会奉陪到底,于公于私,她对于他都很好奇。

        冷毅对于rose对自己的那种放肆的打量并没有排斥,反而很配合的不说话,与此同时也在打量着对面的这个女人。

        他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可能性与方式,可是像今天这种,他是万万没想到的。

        现在她坐在自己的面前,但已经完完全全是另外一个人,一个对于自己没有记忆,没有感情的陌生人,虽然很心痛,但他还是抱有希望,让她重新回归过去,直面未来。

        “唉!”

        冷毅一声沉重的叹息,若有似无的想引起rose的注意,而rose坐在一旁,清清楚楚捕捉到了他的惆怅,她紧锁眉头,心情似乎也被他带走了。

        “你怎么了?还好吗?”

        “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冷毅淡淡一笑,拿起了一瓶刚开的红酒,给自己续杯,又给rose斟满。

        rose拿起了杯子,心情有些莫名的纠结,似乎开始好奇这个男人究竟有一段什么样的过去?

        她拿起了杯子,喝了一小口红酒,很顺其自然问道:“过去的事?是女朋友或者还是家人.....”

        rose的话还没讲说,冷毅便插嘴道:“是的,女朋友!她是我最爱的女人。”

        “哦。”她点点头,有些不解为何他说是他最爱的女人时会用那种眼神看自己,似乎是在意会自己就是他最爱的女人一样,可是活在现实的rose并不会去联想,只是问道:“她是你最爱的女人那为什么你们会分手?”

        “我们没有分手,只是暂时分开了而已!”

        冷毅打消了rose的疑惑,但她继续问:“既然没有分手,那为什么说是过去的,而不说成你是在想你女朋友?”

        虽然rose语气云淡风轻,但是她的骨血里还是有些排斥,不喜欢他现在跟自己在一起却还想着别的女人,只是她不知道,冷毅口中的那个最爱的女人,其实就是她自己。

        “我是在想她,可是她不知道,因为她已经不记得我了。”面对rose的话,冷毅有些矛盾,他困惑于不知该如何对眼前这个她深爱的又完全忘记自己的女人去说其实你就是我最爱的女人,只是你忘记我了而已,忽然间觉得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有些苍白,无论是爱,还是其他、

        “是失忆了吗?”rose继续追问,这个问题,她很好奇。

        冷毅无奈的点点头,似乎这是所有狗血剧里都会发生的,也印证了rose的说法。

        rose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冷毅脸上的无奈与心酸,也让她看到了这个男人似乎真的很爱那个女人,于是举起了高脚杯,苦笑道:“抱歉,我不该提起你的痛处。”

        冷毅机械式的与她碰杯,轻声道:“没事,我已经习惯了,我相信她一定会记忆我,无论多久,我都愿意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他莫名的心动,明明心里有种妒忌的酸楚,可她却还是继续喝酒假装美好的样子。

        她有些好奇,不知道是不是在哪里遥远的未知的地方,也有个这样的男人爱自己?

        她露出了常人很难捕捉到了苦笑,可这苦笑却被冷毅完完整整的看在眼里。

        “对了,你呢?你有爱的另一半吗?”

        冷毅明知故问,因为他对于rose的职业明明了如指掌,谈感情,在这行里可是大忌,所以一些秘密部门才会对部分得力干将进行记忆洗白,可记忆洗白也是存在漏洞的,几乎每百个被进行记忆洗白的人会有一两个是完完全全的抗体,到了一定时间,他们还是会零零碎碎的想起一些过往,而这一点,在rose身上已经有了很好的体现,可是冷毅并不知道。

        但这并不妨碍他对她抱有的希望,他还是希望眼前的这个rose能够是那幸运的百分之一。

        “我,现在没有耶,过去了就不想谈,没必要。”

        rose一颦一笑有些牵强,在她有限的记忆里了,除了任务便是任务,根本没有什么感情的插播,因为那不可能,她那冰冷的心可没对任何男人心动过,但是今天,却破天荒的有了例外。

        “哦,那好吧,既然 不愿意提起,我也不好再往下问了。”即使知道她在撒谎,他也配合的完成,这要让她产生一种对她完全信任的错觉。

        摇晃着高脚杯中的红酒,也目不转睛的看着红酒不停的晃动,余光瞟了一眼rose,原本想对她进行催眠,可后来才发现,这一招对她根本无用。

        而rose警觉的摆好坐姿,有意无意的给冷毅抛几个媚眼,因为她不想再拖时间,只想在最快的时间里得到他的信任好窃取一手的情报。

        冷毅一眼便看透了她的心情,也顺着她的滕曼往上爬,他倒要看看,为了窃取情报,她能够奉献到什么程度?是不是像其他女特工一样,连自己的身体也不看在眼里?

        想到这里,他开始责怪自己,若不是自己的忽略,现在自己也不用沦落道这种地步,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像机械一样被人掌控,无论是肉体,还是灵魂。

        “其实你对我是有意思的吧?”

        这话,让冷毅听的毛骨悚然,他似乎已经可以预见她下一句话是要说什么了。

        于是他对着她淡淡一笑,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默认了。

        rose这下安心了,戏终于可以不带任何羁绊上演了。

        “你是想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吗?”

        冷毅用手对着ros示意了一个请说的手势。

        rose毫不客气,将自己的椅子移道冷毅附近,然后做了下来,拿起了那杯红酒,而整个个身体都倾向了冷毅,似乎连彼此的呼吸与心跳都能感受一样。

        这种暧昧的距离让冷毅倒吸了一口气,原来,她还是被摧残了,无论是肉体,还是灵魂,忽然间心间猛地抽痛,为了她而痛。

        她的那纤细的玉手在冷毅的领口边游离,而那性感的红唇在他耳边吹拂着暖暖的暧。昧的气息,紧接着用着让人酥麻入骨的语气不紧不慢道。

        “ 你对我有意思,是因为我长的像你最爱的女人,对吗?”

        说完,她移动,双眸与他对视,双唇的距离仅有几厘米之隔。

        “是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暧昧的谈吐与勾人的气息让冷毅有了冲动,无论事实如何改变,都变不了她是他最爱女人的事实,可是有那个男人面对自己最爱的女人如此的诱。惑还能坐怀不乱呢?

        rose的手始终游离在冷毅的身上,这是种有形的暗示,与勾。引。

        自己与冷毅的脸近在咫尺,可她依旧淡定,原本的那种心动也被自己遇见的事实给毁灭了,现在的她对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请君入瓮而已。

        她笑笑,挡着他的面喝了一口红酒,故意将红酒从口中流出来一点,于是用手指轻轻擦拭了那唇边的红色液体,看了一眼然后将手指暧昧的贴在冷毅的唇上,那勾人的眼神似乎要将他吞灭一样。

        “你看,你现在的这种痴迷的眼神真的让我好心动,会让我产生错觉我就是你那个深爱的女子!你是不是也用过这样的眼神注视过你那深爱的女人呢?我想这世界,应该没有那个女人能抵挡得住你如此的深情吧?!”

        冷毅本有些无法淡定,可当他从她眼眸里捕捉到了细微的刻意后,他还是回归现实,这只是她的戏,为了目的而演的一出戏而已。

        他轻轻的抓住了她的手,眼眸中继续散发极致的柔情。

        “那你呢,对于这种深情,你沉沦了吗?”

        rose很自然的到娇羞点点头,将自己喝过的红酒杯塞到了冷毅的手里,意思是让他喝的意思、

        冷毅接过杯子,一口喝完了杯中的红酒,而她一路笑着带着情深意切眼眸注视的他、而这种突然转变的神情,也差点骗到了老练的冷毅。

        冷毅将杯子放下,很自然的握住了她的手,极其爱怜的抚摸着。

        “我觉得我们应该去另一个,这里人太多,不方便!”

        rose配合的点点头,这正是她想要到,她已经开始受不了这种频临真实与虚幻的虚假的情感了。

        “这是个不错的建议,我还是挺像到你的住处去参观参观!”

        住处?冷毅心里暗自偷笑,这也太明显了吧?难道她就只有这几把刷子?

        “可以啊,没问题,就怕你嫌弃我那乱。”

        rose耸耸肩,她才不在乎乱不乱,只要能找到她要的东西就可以了。

        “没关系,这可以理解,男人的房间一般都比较乱!”

        冷毅挑了了挑眉。

        “那好吧,那我先买单了。”

        ...从酒吧里出来,因为杰森先行离去,把劳斯莱斯的幻影开走了,现在也只有坐rose的奔驰。

        站在空荡荡的街道上,他看着rose上的那辆红色奔驰,内心的情绪开始波动,他认出来了,原来这就是昨天的那辆超他们车的红色奔驰,是她的车。

        缘分,难道这就是冥冥中注定的?他在心里暗暗回道,一定是。

        rose将车开到冷毅面前,而冷毅并没有打开车门上去,而是趴在窗口道:“桃子,我们不能酒驾,这样很危险。”

        rose眉头紧蹙,桃子?于是她问道:“刚刚你叫我什么?桃子?是可以吃的那种桃子?原来你深爱的女人叫桃子!”

        冷毅拍打了下额头,他居然恍惚了。

        “是,她确实叫桃子,确实是可以吃的那种桃子。”

        rose紧握方向盘,看着冷毅耸耸肩:“好吧,这名字很有趣,我听了也很喜欢,我也挺喜欢吃水蜜桃的,好了,上车吧,丹尼尔!”

        说完,她想冷毅勾勾手指,可冷毅坚持不上车。

        “Joanna,你听我说,我们刚刚喝了酒,这样开车真的不安全,要不我们打车吧?”

        rose无奈笑笑,打车?她这么多年来可没打过车,就算喝的迷迷糊糊。

        “丹尼尔,上来吧,相没事的,我没有喝醉,而且我住的地方很近,这路上也没有查酒驾的人, 相信我吧,赶紧上来。”

        冷毅在rose的再三相劝下还是无奈的上了车。

        他坐在副驾驶上,看着rose,即便知道她是在演戏,可是还是无法停止不去爱她。

        ........................跪求粉红。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9750/54826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