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002节:鞭抽混蛋

第002节:鞭抽混蛋

        北玉秀自丈夫死后,一直恪守着“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祖训,矢志守节,别无他念。

        自从大哥北玉山来了之后,她更是一心一意只想为丈夫守孝三年后,带着唯一的女儿胡桃随哥哥回三河镇。虽然路途遥远,娘家的母亲又是继母,但毕竟这个哥哥还是非常疼爱自己的。没有了丈夫,她要守着哥哥一起过日子。

        事事难料,她万万没想到,胡修柯会趁着醉酒钻进自己的屋子。

        见胡修柯欲行非礼,北玉秀赶紧连滚带爬的躲闪,好不容易闪身从他身下钻了出来,只得再次跪地苦苦哀求:“他叔,你们一家都信奉佛祖,家中供佛,且日日上香。看在菩萨的面上,快别这样。对不起你死去的堂哥不说,若是让人知道了,我搭上一命事小,笑话你吃斋礼佛,坏了你们一家的名声事大。”

        胡修柯仰脸哈哈大笑,“什么吃斋礼佛,连普济寺的和尚也和女香客快活,礼宁庵的尼姑也与男人勾搭。世间男欢女爱,图个快活罢了,谁管得了那么许多!我看你也是一个骚货,有事没事的在那里假装正经,我就不相信堂哥他死了三年了,你一个人夜里就不寂寞。”

        说着,他人就越发的大胆起来,不但在北玉秀身上摸了好几把,人就如猛虎扑羊一般,死死压到了北玉秀的身上,不但胡乱地扯碎她的衣服,那张满是酒气的嘴巴,还直往皮肉嫩处乱啃。

        北玉秀自然不依,人就开始在他身下拼命挣扎,可是她越七扭八扭的蹭动,胡修柯的欲火似乎越烧越旺,越难自制。

        “我说嫂子,你就依了我吧!自从堂哥带你回到高岭村,我就看你细皮嫩肉的招人疼。每每见到你一次,就弄得我这心里如万条蚂蚁在爬一样,痒死我了。今儿终于被我逮到机会,就让我好好疼疼你吧!你就眼睛一闭,把我当成堂哥好了!”

        无论他说什么,北玉秀宁死不屈,挣扎中咬牙言道:“他叔,你再这样我可喊人了!”

        “喊人?”胡修柯欲求不满,再加上北玉秀不配合,他心中恼怒,直起身子当即抽了她一巴掌。“喊人?你喊什么人?谁不知道我爹在这里有钱有势,族长见他都给三分薄面,你还喊谁去?再说了这事儿若是惊动出去,人家都说你守不住了招男人,可没人说我轻薄了你。这事儿一旦传扬出去,你们家桃子日后可就别想找到婆家了。”

        他这样一说,北玉秀本来直挺挺抗拒的身子立即如一摊棉花一样软了下去,双眼发直,再无挣扎之力。

        是啊!若是此事传扬出去,又有谁会怪胡修柯呢!还不是都说自己招蜂引蝶,虽然到时候自己一走了之,可是这名声,难道让胡修齐躺在下面耳朵根子也不清静吗?

        本来北玉秀对回娘家一事,就觉得对不起丈夫和儿子。让他们孤零零的躺在这里,逢年过节的也没人来烧纸钱。

        而如今又要落下个妻子不贞的名声。思到此处,北玉秀顿时就如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再也挣扎不起来了。

        胡修柯见她不再反抗赶紧又顺势在她身上折腾起来。

        北玉秀又羞又愤,浑身酥软无力,欲逃不能。只有两行清泪缓缓而落。

        人就是这样,一旦接受了这个事实。精力不放在挣扎这件事情上,那么另外一个细小的感觉却在慢慢延伸。

        怎奈,这胡修柯又是一个极会讨好女人的。他先缓后急,上下其手。北玉秀竟感到一股莫名的快感。只觉得无数小虫在心中蠕动,憋闷了几年的**渐渐升腾起来,汇成一股热流,冲破脑中防线,便失去自制,不再挣扎,任凭他轻薄下去……

        云收雨驻,胡修柯提起裤子,露着一脸满足。正准备离去之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姑姑,我们回来了,还给您带了炖肉……”

        声音由远及近,顿时惊呆了屋里的两个人。

        胡修柯一听是小孩子的声音,倒是平静了许多。可是北玉秀直想找个地缝就钻进去,再也不出来。

        随着声音进来的是两个漂亮的女孩。

        大的叫北雪,是北玉秀的侄女,今年九岁。小的叫胡桃,是北玉秀的亲生女儿,今年五岁。

        两个孩子眼见此景,先是吓了一大跳。

        只见屋内乱作一团,胡修柯正在系裤子,而北玉秀则衣衫碎成一条一条的,歪歪地躺地地上,一脸泪水,一脸惊慌失措。

        “姑姑,你这是怎么了?”北雪手中的碗“啪”的一声落了地,直接就奔北玉秀奔了过去。

        被两个孩子看到了,北玉秀又急又羞,哆嗦着身子,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北雪已经九岁,虽然年龄不大,但隐隐约约也明白了一些发生了什么。当即不顾姑姑的拉扯,拿起墙边立着的放牛鞭子就奔胡修柯抽了过去,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厉声道:“你敢欺负我姑姑?”

        胡修柯冷不防地被她抽得“哎哟”一声,当即黑了脸。指着北雪就骂:“小兔崽子,你敢用鞭子抽我,活得不耐烦了?”

        “欺负我姑姑就不行!”北雪并不胆怯,随手又挥出了第二鞭子。

        不过刚才那一鞭子是侥幸,这一次可没有那么幸运了。她的鞭子不但没有抽到胡修柯,而且鞭绳还被胡修柯狠狠地抓在了手里,用力一扯就将她瘦瘦弱弱的小身子扯了一个大趔趄。

        “娘,姐姐!”胡桃虽然不太明白怎么回事,但是明明看得出胡修柯是在欺负人。不由大哭起来。

        胡修柯将鞭子抓在手里,很不耐烦地瞪了北雪一眼。但他并没有把这孩子放在眼里,而是瞄了一眼缩成一团的北玉秀,抹了一下嘴巴,邪笑道:“味道不错,明儿记得给我留门。”

        “你混蛋!”北玉秀终于骂出这一声。

        他也不在意,转身就要走。

        北雪眼见姑姑受辱,虽然是女孩子,却也不肯善罢甘休。脚一跺,牙一咬,就奔这混蛋冲了过去,手里没有武器,只好用头去撞他了。

        胡修柯没想到这孩子居然有这样的骨气,当下也没防备。结果,北雪这一阵猛劲冲过去,他受力后连连后退,最终撞到了灶台上。只听自己的腰杆子“咯吱”一声,当即腰上酸疼酸疼的。

        这一下胡修柯可火了,歪头过来眼睛就红了,破口大骂,“你个小王八崽子,撞坏老子的腰,我还怎么和你姑姑办好事。不给你点厉害的,你就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我今儿和你姑姑办好事,过两年就能轮到你!”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5184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