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003节:人命关天

第003节:人命关天

        那啥,走过路过的别忘了留点推荐票,或是收藏啥的。谢谢了,嘻嘻!

        *******************************

        “胡修柯,你个畜生!”这会儿,北玉秀也顾不得自己衣不蔽体,踉踉跄跄地爬起来,就欲和他撕咬起来。

        胡修柯一个身材壮硕的大男人,自然不会把弱女子和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放在眼里。他一把甩开北玉秀,回手就扯着北雪的胳膊,不管不顾地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

        “放下北雪!”北玉秀一见,吓得差点没了呼吸,喊到最后那声音就由愤怒,变成了哀求,“别伤了孩子,求你放下她。”

        胡桃在那边也哇哇大哭,伸出小手就去打胡修柯,“坏人,你个坏人,放下我姐姐。”

        气红了眼睛的胡修柯哪管得了那么多,一脚踹倒胡桃,就将提起来的北雪“啪”的一声扔到了厨房的柴堆里。

        在这里,大多人家都是泥胚房。但就算是泥胚房,也没人盖得起那么多。所以一进屋一般都是一个行走的小走廊,走廊里侧就是灶台。正巧,今日北玉秀的家里装了很多软柴回来,本来打算做晚饭用的。可是哥哥家炖肉,把胡桃接去吃了,北玉秀自己一个人在家,就吃了一口凉的,所以那一堆软柴丝毫未动。

        胡修柯就是看准了那一堆柴,所以才将北雪扔了过去。

        人砸在柴上,本来也就骨头疼上几天。可是北雪就是这么倒霉。她脑袋一歪,就砸到了灶台边的石凳上。

        那可不是疼几天那么简单了。那可是石头,专门备在灶台旁边,烧火的时候坐的。

        头落地那一刻,她一声疼都没说出来,人就不动了。

        “北雪!”北玉秀感觉到感情不妙,狼嚎一般地冲了过去。虽然身上看不出有伤,也没见有什么血,但北雪分明就没了呼吸。

        “姐姐!”胡桃也冲了过来。

        两人又摇又喊,北雪却是一动不动,脸上一丝表情都无。

        “北雪?北雪!”胡修柯也吓坏了,他的本意可没想要这小丫头的命。不由大惊失色,乱了阵脚。惊慌之中拖着裤子踉踉跄跄地就跑了出去,

        北玉秀将北雪抱在怀里,放声大哭。

        她觉得此时此刻,她的天又一次塌了。

        丈夫和儿子先后离世的那些天,她觉得她再也看不到太阳。可是此刻,贞节没了,已经对不起丈夫,就连大哥唯一的女儿,虽然是穷人家的孩子,那可是大哥的掌上明珠啊!

        她还有什么脸面面对如此疼爱自己的大哥大嫂。

        第一次,她有了轻生的念头。

        竟然哭都哭不出声音了。

        五岁的胡桃突然站了起来,转身追着胡修柯的脚步就奔了出去。不过她不是追姓胡的,而是直接奔北雪家而去,一边跑一边喊:“大舅舅,大舅舅,堂叔欺负我娘,还砸了姐姐……”

        北玉秀与大哥北玉山家离的本就不远,前后本就隔几户人家。但是由于胡桃人小腿短跑得慢,再加上她被刚才的事吓坏了,一路奔到北玉山家的时候也不知道摔了多少个跟头。

        此时北玉山正和妻子苏桂芬盘算着回三河镇的事。

        再过几天这地里的粮食就都收拾干净了。妹妹北玉秀的守孝三年也快满了。到时候他就可以带着妹妹回自己的老家三河镇去。但是北玉山拖家带口在这里生活了三年,倒也积下不少物件。扔下不拿又可惜,若是带走吧,千里迢迢又不方便。所以夫妻俩就盘算着,待粮食收完了就将这一头老黄牛牵到县里卖了。还有一些能带的东西尽量带着,不能带的都换成银钱。

        还有自家和妹妹家的那些地虽然不多,但可都是上好的熟地。每年都比别人家的地要多打一些粮食。虽然不愁买主,但是邻居郭大爷那可是提前两年就和他说好的。若是他们兄妹二人搬了家,那地一定要卖给他。

        北玉山自觉来到山岭村之后,没少受郭大爷的帮助,所以这地谁也不卖,就卖给郭大爷。

        一想到要回三河镇了,不止北玉山高兴,就连苏氏也是乐得不行。虽说她是嫁鸡随鸡,夫家到哪,她就跟到哪。但毕竟三河镇那边还有哥哥和弟弟,这一次回去终于是兄妹相聚有望了。

        而且他们的大儿子北焰已经十三岁了,女儿北雪也已经九岁了,就连小儿子北川也七岁了。北焰和北雪自小在三河镇就由祖父作主定了亲的。

        北焰的岳家姓辛,北雪的婆家姓解,暂且看起来,倒都是好人家。

        待回了三河镇,过两年就可以给北焰成亲。北焰娶亲之后,也就到了北雪出嫁的日子。

        北玉山虽然人长得孔武有力,但却是个秀才。本朝有规,秀才家中不但免税,而且每年还分得一些粮米。三河镇的北家因为有个秀才,倒是占了朝廷不少便宜。

        夫妻二人正美美地计划着,胡桃终于跌跌撞撞地跑到了大舅家,推开大门的那一刹那,脸上连血色都没了。

        此时,七岁的北川正困得直揉眼睛。而北焰则在灯下拿着一本介绍武功招式的书津津有味地看着。不过还是北川第一个发现了胡桃。

        “表妹?你怎么来了?”北川从床上跳了下来。

        屋内的几个人,都朝门口望去。

        苏氏借着微弱的灯火,看见迈步进来的小身影确实是胡桃,不由一愣,“桃子,你怎么又跑回来了?”刚问完,又发现这孩子不对,不但摔得浑身都是泥土,那小嘴抖来抖去,竟然说不出话来。

        北玉山也走了过来,蹲下身子道:“桃子,是不是郭大爷家的狗又追你了?别怕,别怕!”

        “对,别怕,那狗就是瞎叫唤,不咬人。”苏氏也蹲下身子,将胡桃搂进怀里,本想安慰几句。胡桃却“哇”的大哭出声。

        “怎么了这是?”苏氏惊讶地看着她。

        “大舅舅,堂叔欺负我娘,还砸了姐姐,你快去看看吧!”胡桃不敢停顿,赶快将话说了出来。

        虽然这孩子长得又瘦又小,但语言表达能力却一点不弱,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她依旧能将事情说清楚。

        “啥?”北玉山的手一僵,霍地站起身来,眼睛就冒了火,“是胡修柯那个杂种!我早就看他不是什么好东西,没事就到妹妹那院瞎转悠。”

        苏氏还不太信,赶紧让胡桃重复一遍。

        胡桃又原话出口。

        这一下夫妻俩都听准确了,也都慌了。

        不由分说,北玉山抄起门口的大砍刀就直奔北玉秀的院子冲去。北焰也一把甩掉手里的书,追着父亲冲了出去。

        “他爹!”苏氏在后面一面喊,一面追,还得顾着追过来的胡桃和北川。

        “他爹,焰儿!”苏氏刚刚跑到北玉秀的院门外,就听北玉山在里面发出如狼嚎一般的惨叫,“玉秀,北雪,我的闺女!”

        “妹妹,姑姑!”这一声喊是北焰的,同样悲惨无比。

        苏氏腿一软,“啪”的一声就坐在了夜幕之中,两眼发直。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喃喃道:“这到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5184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