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012节:读书之道

第012节:读书之道

        听北雪这样一说,北焰满脸疑惑,歪着脑袋就道:“可是咱爷爷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啊!”

        连这句话北焰也知道!

        北雪不由在心里狐疑起来。这篇影响广泛的启蒙读物《神童诗》是出自北宋年间,那么也就是说这里是宋朝后面的朝代了?

        元?明?清?

        拿捏不准,她决定再试探一下。

        北雪笑道:“哥,‘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被你理解得片面了,深意不止这一层。”

        “是吗?”北焰似懂非懂,等着她继续说下去。巴不得北雪告诉他,这世间的道路千万条,可不止读书才会有出息的。

        其实北雪何尝不知道,古代的科考制度,似乎已经成了穷人翻身的唯一捷径。一人中举全家沾光,更有些人视家里有人光耀门楣为终生大事。更有人因为此生不得志,含恨死去。

        她可不想让哥哥成为这样的人。一条路行不通,换个方向试一试也许就行了。何必做一个在一棵树上吊死的傻事,而忽略了身后的整片森林。

        北焰急着问她,“妹妹,你头脑最灵光,主意也多,你倒是说一说。”

        北雪只好给他吃一颗定心丸,笑道:“哥,其实无论是光宗耀祖,或是为父报仇,都不一定非要读书做官才行啊!”

        北焰抓了抓脑袋,还是十分疑惑,北雪只好细细说道:“世人只知道苦读书,其实我倒觉得尽信书不如无书。”

        “哦?”北焰更加不懂了。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只要我们明白事理,明辨是非,掌握诸多规律,恰当地处理事情。如此这般总结出来的东西,就是最上成的文章,最实用的学问了。”

        北焰抓了抓脑袋,似懂非懂。

        北雪笑道:“这世间有多少人,自觉读尽圣贤书,开口子曰诗云,闭口之乎者也。可是却不能把书上圣贤人的想法与感悟融会到诸事中来,那又有何用?读书的目地可能每个人不尽相同,但是读到最后,还不是要吸取别人之精华,丰富自身。小则养家糊口,大则安邦报国。”

        北焰的表情凝重起来。

        “可是就有那么一些读书人,看起来平时手不释卷,可是紧要关头,却丝毫没有主张见解。又没有一副好体魄,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死要面子活受罪,这便就是书呆子了。我想若是不喜读书,但是在生活中能有一番历练,又多学善思,那也等于读了无字之书了。而且读书绝对不是唯一的出路,秦皇汉祖、宋太祖、明洪武这些开国皇帝也并非读书人出身。汉高祖刘邦亭长出身,明太祖朱元璋当过和尚,若当初家里有钱送他们读书,还怕是没有福分做了真命天子呢!”

        “妹妹你说的都是真的吗?”看起来北焰有些茅塞顿开的感觉,瞪着眼睛问:“你说的那些个开国皇帝真的都没有读过书吗?”

        北焰这样的反应,让北雪很郁闷。

        因为她根本看不出来,他是知道这些皇帝,还是不知道。

        北雪还是忍不住了,也不拐弯抹角,直接歪头问道:“哥,你知不知道现在是哪个朝代,哪位皇帝在位?”

        北焰以为她在考自己,扬手道:“妹妹,这你可难不倒我。朝代自然是南风王朝。而皇帝嘛,自然是东岚帝在位,现在是东岚十五年。”

        东……兰?蓝?岚?

        北雪迅速在脑海里翻腾着她对历史上诸多朝代和皇帝的记忆,却怎么想也想不到有一个南风国,还有一个东岚帝。

        罢了,罢了!未知时空反而更好,自己不知道未来发生的事,也免得整日杞人忧天。如今就守着母亲兄长和弟妹,走一步算一步便是。

        如此一想,心境便开阔了许多。

        天亮之后,秋阳高照。

        客船一路北上,秋风鼓动白帆,船身飞快远去。河水上百舸争流,千帆竞发。北雪站在船上,油然而悟:人生如同急流竞舟,不进则退。但愿北上能一路顺利到达三河镇。

        接着在船上又晃了一天,般到凇州,一家人终于上了岸。

        这一回,几个人提着的心也稍稍落了下来,因为被那些浑蛋追上的可能很小了。

        正好这一天是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

        放眼凇州城内,湖光潋艳,山色空蒙。江水映着城内万家灯火,分外温馨怡人。

        凇州为一州首府,不但物产丰富,地杰人灵,更是难得的富庶之地。城中大街小巷绸缎庄、钱庄、酒楼鳞次栉比;街面终日人潮涌涌,摩肩接踵,极为繁华。

        几个乡下出来的孩子,自然是看直了眼睛。

        就算是从现代来的北雪,也为这样繁华的古城一幕所惊奇。

        不过眼前美景虽好,却代替不了面包和牛奶,更解决不了燃眉之急。

        这不,夕阳下,凌湖岸边,拖着五条长长的、疲惫不堪的身影。

        苏氏携着四个孩子风尘仆仆,衣衫褴褛地在湖边徘徊。虽然几个孩子懂事,都不说自己饿了,可苏氏心里清楚,自船上下来就没吃东西,哪一个会不饿呢!

        可摸一摸只有几个铜板的荷包,她该怎么办呢?

        难道真的老天要亡他全家吗?已经逃至凇州,却生计无着,陷入绝境。她回头瞧着几个孩子,个个面黄肌瘦,无精打彩,暗自心惊:莫非饿毙他乡,魂游异地?早知如此,还不如留在高岭村,就是做鬼也和自己的男人在一块。

        人到伤心绝望时,确实不免胡思乱想。

        苏氏一会儿想着饿死异地,一会儿又想着孩子们还小,不能让他们也跟着饿死。或许两个大的可以卖身到大宅,两个小的可以让人领养了,而自己一头栽进湖水里,倒也干净了事。

        正在这时,只见几个兵勇提着硕大铜锣,一路敲打着跑了过来,边跑边喊:“父老乡亲们,快去凇宁大堤祭潮神啦!”

        群众中马上有人应声,“对啊,时辰已到,大家都去江边祭祀潮神吧!”

        闻者动容,纷纷向东南方向涌去。霎时人朝滚滚,车马纷扰,热闹非凡。

        北焰等人也脸现动容之色,央求道:“娘,我们也去看看吧?”

        苏氏本不想去。本来这凇州城,就是初来。人生地不熟的,本不该乱走。可是嘴上没说不去,脚下的步子却被人流挤着也向东南方向涌去。

        “去吧,娘。我们也去看看。”北川眨着眼神,一脸向往地拉了拉苏氏的胳膊。

        苏氏望了北雪一眼,见她也没有反对的意思。想一想也罢,反正都要饿死了,孩子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看见母亲答应了,几个孩子一时雀跃起来。当即忘了**,不由加入人流。苏氏边追边喊,生怕人多把孩子们冲散了,便也身不由己地向前奔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5184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