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047节:小姑定亲

第047节:小姑定亲

        是什么人如此煞风景?

        不用问,自然是北玉河的媳妇凌彩凤。

        北雪放下画稿,面色平静地说道:“什么风把二婶吹来了?”

        凌彩凤向前走了几步,手里牵着她的小女儿北湘,就那么笑嘻嘻地走了进来。人未走近,声音先至,“哟,听人说咱们家嫂子开了一家面馆,一开始我还不信。去你们家里一看是铁将军把门,这就奔着传说中的面馆来了,结果这一看还真是如此啊!”

        北焰和北雪歪着脑袋都没说话,苏氏就从后灶走了出来,脸带微笑,“他二婶,快过来坐吧!”说着又吩咐北焰,“焰儿,你去北川那边瞧一瞧东西卖净没,若是没有,就拿过来两串给北湘吃。”

        北湘一听有好吃的,两只眼睛就放了光,直盯着北焰猛瞧。

        对于这个二婶,北焰自然是不爱搭理,可是既然娘亲发了话,也不能不听,也就“嗯”了一声后,便闷闷不乐地出了门。

        凌氏牵着北湘坐好之后,就仰着脑袋在面馆前前后后打量着,嘴里“啧啧”有声,“早两天就听说你们开了面馆,我和孩子他爹在家时还说这事儿,一开始我们两个还都不信,没想到大嫂一个**带着几个孩子,真就把面馆开了起来。”正说着,她的目光猛然就撞到了从后厨走出来的庄志身上,那舌头就卷了卷,末了还不无嘲讽道:“哟!这也不是一个**带着几个孩子,原来是有男人帮忙。”

        苏氏赶紧说:“他庄叔现在住在我们家隔壁,知道我们孤儿寡母的不容易,有什么事就过来帮一下,说来我还没好好谢谢人家。”

        “是,是!”凌氏皮笑肉不笑,“他的孩子没娘,你的孩子没爹,这互相帮衬一下,倒是合情合理。”

        苏氏脸上“腾”的一下就红了。

        庄志见状便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转头对苏氏道:“他婶子,我得回去喂猪了,你们唠着。”

        “好!”苏氏道:“他叔,那你慢走。”

        苏氏是脸上“腾”的一下红了,北雪却是心里“腾”的一下就燃起一把火来。

        怎么样她也不会忘记,自己随着兄弟和娘亲大年夜赶回三河镇,结果却落得凌氏不断挤兑。别人家放鞭炮吃年夜饭的时候,自己家却是跑到又冷又破的泥土房内过了一夜,那年夜饭是什么滋味,可是想都不敢想的。

        当天的事情也就罢了,怎么如今又来店里说风凉话。北雪脸上的线条就越来越生硬,她慢悠悠地站起身,瞥了凌氏一眼道:“二婶,你来我们家这是有事?”言外之意自然是没事儿就不要来了。

        凌氏一怔,脸上有点发热,笑着掩饰道:“你看这孩子,我不是你二婶吗?那来你们家就一定得有事啊,你们家开面馆了我来瞧一瞧,就算是吃碗面,你也不会赶我出去吧!”

        北雪可不管那么多,笑道:“二婶,我怎么会赶你出去。我们开面馆那可是开门做生意,笑迎八方客。我们可不管客人品行如何,只要给钱我们就做生意。反正一碗面八个铜板,给谁吃都是吃。”

        言外之间自然是你想吃,那得掏铜板。

        一碗面八个铜板,若是让凌氏掏钱吃上一碗,那她还不肉疼死。

        凌氏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哎哟北雪,我可吃不习惯那肠子的味道,给我吃我都不吃呀,还八个铜板哪!”

        “那二婶来是有别的事了?”

        “有,怎么没有?”凌氏眼睛一瞪,言归正传,“这不是你姑姑玉瑶要定亲了吗?我来给你们报个喜。”

        “给我们报喜?”北雪一笑,“二婶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凌氏知道北雪对自己言辞尖刻,她就不搭理北雪,而是转头对苏氏说:“大嫂,咱娘可是说了,玉瑶是咱们家最小的妹妹,妹妹成亲我们这些当哥哥的都要出来给她凑嫁妆,我这不是寻思着早日告诉大嫂一声,咱们都不是那富裕的,免得到时候大嫂没有心里准备,四处抓瞎。”

        “凑嫁妆?”北雪又笑了,“我说二婶,你是不是弄错了。北玉瑶是我姑姑不假,可是就在大年夜那天我们已经分家出来了。分家的时候我们可是田没半亩,地没一片。唯一一座泥土房那还是我爹盖给我大姑的。这和你们北家好像没什么关系吧,怎么到了凑嫁妆的时候却想到我们了?”北雪越说越气,语气就越发尖厉起来,“不知道这是爷爷奶奶的主意,还是二婶你的主意,不过不管是谁的,也不能因为我娘心善,性子又弱就变着法的欺负我们吧?”

        “哎哟北雪。”凌氏一把就将北雪扯到了身边坐下,“瞧你这么小的娃娃,说出来的话倒是一点不含糊。分家那不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吗?左右现在你们也开了面馆,一碗面八个铜钱呢,那一天怎么还不卖上几十碗,你就那一个小姑姑,给她凑点嫁妆,你小姑姑面上有光不说,镇上的人也会说北家老大媳妇大量的……”

        “别!”北雪赶紧制止凌氏再说下去,“二婶,我们可不需要那个虚名。”

        “北雪丫头,这可不是虚名。”凌氏自然听出了北雪口中的不愿意,眨了两下眼睛就向苏氏撇嘴道:“我说大嫂,什么时候你这个家轮到这么一个刚满十岁的小丫头片子当家了,莫不是大哥不在了,你这个大嫂也成了摆设?”

        苏氏脸色变了变,没有说话。

        北雪却闷了一肚子的气,可是凌氏都这样说好了,她如果再接话,那可真是让自己的娘在凌氏面前没了颜面,只好忍气压气的坐在那里对着画稿发呆,暂时忍住了说话的冲动。

        “大嫂!那给玉瑶凑嫁妆怎么能说是虚名呢?玉瑶感谢你,咱爹娘感谢你不说,就算这事被外人说出去,也觉得你这北家的长嫂当得妥当不是。而且玉瑶嫁的这户人家可是不赖,你可思量着万一以后用到了人家……若是到那个时候再张口,那可是不好办的。”

        凌氏就这么口沫横飞地说来说去,目地就是让苏氏掏钱给北玉瑶凑嫁妆。

        待她说完了,苏氏才笑道:“他二婶,我这身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我们这个家还真就是几个孩子商量着作主。不过刚刚北雪的意思倒也是我的意思,既然我们都已经分家出来了,你们当初有什么东西没有我的份,那么现在分摊点什么事,自然也轮不到我的头上,这合情合情。”

        凌氏被这话给噎住了,伸了好一会儿脖子,才瞪眼道:“那分家你们就不姓北了,你就不是玉瑶大嫂了?”

        这话问得倒也没错,苏氏一时无所作答。这三河镇上分家出去单过的人倒也不少,虽然早些年父母健在就分家,会被视为不孝,但是如今这件事已经慢慢被人们所接受。再者家中有女出嫁,兄弟姐妹们帮忙添妆也是常有的事,不论分家不分家。苏氏就想着,若是北玉山还活着,那么玉瑶出嫁这一天,北玉山也一定张罗着给她添置嫁妆的。

        “二婶。”北雪见苏氏有些动摇,就起身笑道:“我就想知道给小姑凑嫁妆到底是爷爷奶奶的主意,还是您的主意?”

        凌氏一笑,“自然是爹娘的主意。”

        “那我可要找爷爷奶奶去问上一问了。我们一家还姓北是不假,小姑也是我爹的妹妹更不假。但是既然你们都觉得和我们是一家人,那当初分家的时候,是不是家里什么东西都该有我们的一份,而不是大年夜里我们一家人两手空空地来到这上了霜的泥房里度日吧!”

        一句话说完,凌氏哑口无言。

        北雪就猜着,凑嫁妆的事根本不可能是北信和姜氏的意思。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脸皮厚的人,当初分家什么都不给,现在却厚着脸皮给女儿要嫁妆。

        北雪猜测,估计是姜氏让大家凑嫁妆,那小心眼的凌氏就想着同样是嫂子,怎么大嫂就不拿出一份,再者她听说自家开了面馆,也想来看个究竟罢了。

        凌氏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那种掩也掩不住的难看,翻了翻眼珠子哼道:“反正大家都是嫂子,我和老三媳妇拿,也没有你这当大嫂的不拿的道理。我就想着我们三个嫂子每人出一份,给玉瑶买一份头面戴着也好看不是。”说着就脸色不愉地扯起北湘的手欲往出走,末了还丢下一句,“反正玉瑶的亲事已经定下来了,对方家里想孙子都快想出病了。所以急忙就要行‘六婚之仪’。现在是说媒,下聘,换帖之事都办完了,只等着准备好嫁妆,定好日子就迎亲合巹了。所以大嫂还是想一想这嫁妆你到是凑还是不凑吧,若是凑就尽快去找我,咱们三个将钱凑到一块,给玉瑶买套头面戴。”

        这里娶亲一般礼节比较繁琐,须按部就班,循序办理。

        所谓的“六婚之仪”是指说媒,下聘,换帖,相亲,迎亲,合巹等六个环节,其中说媒就是找镇是的媒婆,或者是男女双方的亲眷为其说媒。下聘自然就是纳采,小定,大定之类的。而相亲一般是指小门小户的人家,偷偷的瞄上一眼对方,或者是父母爹娘偷看,或者是自己偷看一下。在当时高门大户的女眷一般不兴此礼。

        C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5184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