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049节:玉瑶成亲

第049节:玉瑶成亲

        与此同时,今天的新郎唐彦千已经走在了迎亲的路上。

        他今天身着一件崭新挺括的的青色上衣,头戴瓜皮小帽,当胸结一朵大红绸花,肩挂两根彩绸带,打扮簇新,神气活现地骑在一匹棕色大马上。远远望去,迎亲队伍气派非凡,新郎人也英俊潇洒。

        新郎的身后,随着雇来的一班鼓乐吹吹打打,抬一乘花的街市前轿缓步而过,引得路人驻足观看热闹。花轿的后面,是一群陪着迎亲的人,他们手中分别拿着花瓶,灯烛,香珠,妆盒,照台,衣笼等物,浩浩荡荡甚是风光。

        吹吹打打中,唐家的迎亲队伍就到了北家的门口。

        一群孩童蹦蹦跳跳地喊着:“新郎来了,新郎来迎新媳妇了!”

        北雪来到这个世界后,还是第一次看人家娶亲,所以也就格外的好奇。

        她挤在人群中不显眼的位置,看着唐彦千下得马来,在一群迎亲人的簇拥下,满脸喜色大步流星地就朝着北家的大门走了进来。

        红光满面,笑意融融。

        显然唐彦千对这桩婚事非常满意。北雪在心里也暗暗为小姑的婚事点头,秀才不秀才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男人诚意想娶她,而她也是一心想嫁。如此说来,这就算是一桩不算的姻缘了。

        乡下人成亲不像城里那么多花样儿,北雪也没有看到这位气宇不凡又是秀才出身的小姑父念什么催妆诗,北家人也没有为难他不让进门,不过北雪猜测,这多半是因为北玉瑶是家中最小的一个,没有了小舅子拦门的唐彦千,这一关就好过了不少。至于北玉河和北玉湖都是他的舅兄,自然是不好意思拦住他不让进了。

        虽然种种习俗能免就免了,但是红包还是要给的,至于里面装了多少钱另说,总之有这么个意思就行。

        很快,唐彦千被迎进堂屋里。

        凌氏眼疾手快,见新郎进来了,赶紧推着自己的两个闺女就凑了上去,嘴上还不停地嘱咐着,“快,快叫小姑父。”

        北燕年长一些,脸一红没叫出口。北湘却不管那么多,娘让叫什么,就叫什么。于是北湘嘴里那一声甜甜的“小姑父”使在场的同辈们就此借光,都得了一个唐彦千给的红包。

        红包在手,大家喜笑颜开。就开始扭头喊着新娘子出屋。

        北雪笑盈盈地跑进西厢房,凑到北玉瑶身边轻声道:“小姑姑,我看到小姑父了。人高马大还很英俊,这不还给了我一个红包。”说着,她摇了摇手里的红包给北玉瑶看。

        北玉瑶红着脸,“扑哧”一声就笑了。

        外面喊新娘子出屋的声音此起彼伏,一声连着一声。

        正在北玉瑶欠着肩膀要起身时,凌氏却走了进来,一把将她微抬起的身子又压了下去,“我说玉瑶,这上轿前在娘家的最后一坐,叫‘坐福’,你此时不坐,更待何时?到了唐家,你可就是儿媳妇了。上面孝敬公婆,中间侍候夫君,以后还要照顾孩子。”说着她就叹了一声,“要我说这女人就是命苦。在娘家的时候还好,黄花闺女有娘家人护着,可一旦成了人妇,那就得干一辈子……”

        这话虽然说得现实,但也算得到了苏氏和姚氏的认同。毕竟同为人家的媳妇,有些感同身受。在她们都微微点头的时候,北雪却忍不住失笑出声。

        一旦成了人妇,那就得干一辈子?不知道怎么地,北雪就想到她在上辈子时听到的这句话的下一句,“一旦成了人妇,那就得干一辈子,要么在田间,要么在床上。”

        想到这,北雪都觉得自己邪恶了。

        呸呸呸!自己现在才十岁好不好,怎么会有如此想法。

        终于,经不住外面的千呼万唤,北玉瑶起身出了屋。

        云鬓乌黑,双颊雪红,银环坠耳,杨柳风姿。北玉瑶在喜娘的搀扶下,莲步轻移,红裙摇曳,频频回首中,带着一副不忍离家的模样来到厅堂。

        此时厅堂之内异常热闹,北信端坐其中,与妻子姜氏比肩,两人脸上喜忧难辨。

        他们身后放置着祖宗牌位,父母尊讳名号。北玉瑶在喜娘的引导下,向北信和姜氏拜大礼,向祖宗牌位行辞别礼,这时旁边有赞礼人念起吉利辞。

        “今朝我嫁,未也自专,四时八节,不断香烟。告知神圣,万里垂怜!男婚女嫁,理当自然。有吉有庆,夫妇双全,无灾无难,就保百年,如鱼似水,胜似蜜甜……”

        紧接着,门外传来锣鼓喧天,乐师吹吹打打,催促新娘出门。有人洒起“利事钱”一时铜子儿乱滚,引动妇孺观者遍地拾取,欢笑如潮,喜娘大声报时:“午时已到,请新娘出阁上轿!”

        北玉瑶再次给北信和姜氏磕头,那不舍的样子让人看了为之心酸。苏氏站在一旁也不停地抹着眼泪,北雪看在眼里心中更是酸涩。要知道古代可不像前世,就算是嫁了人也可以随时回娘家去,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也终究会有这么一天的,想必那个时候,娘亲一定不是一般的难受。

        锣鼓不停,吹吹打打,唯恐过了吉时,北玉瑶只好被众人簇拥着上了花轿。

        接着就看到姜氏红着眼睛,端来一碗清水,又抓了米扔在了花轿后面,紧接着又将碗里的水向着花轿泼了出去。

        北雪瞪大眼睛觉得又可笑,又好奇。思量间又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

        别的孩子们都拍着手欢呼着跟着花轿跑,北雪的心里却忽然涌出一种别样的悲哀。她也是女儿,有一天,她是不是也会像小姑姑这样嫁出去,娘亲也会抓一把米,端一碗水把她“泼”出去?

        北雪愣怔之时,苏氏就走过来牵起了她的手。

        “娘!”北雪抬眼间,撞上苏氏的目光,一时就有些情绪失控,“这是不是就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是。”苏氏笑了笑,“不过我们家北雪出嫁的那一天,娘不泼水,娘还想着北雪常常回来陪着娘亲。”

        虽然北雪知道,苏氏这样说是为了哄她开心,不过她伸着脖子望了望走远的花轿,还是甜甜地笑了。

        北家这一辈唯一的一个女儿也嫁了出去,接下来北家再有什么嫁娶之事,自然就是北焰这个长孙了。然而北焰今年也已经十四岁了,按照三河镇当地的风俗,若是男娃子不读书不参加科考,那么到了十五六岁的年纪后,一般也就可以张罗议亲之事了。

        想到北焰的婚事,苏氏就在心里暗暗叹气。北焰的岳家是做木匠铺的,听说这几年生意越发做得好,不但店面扩大了,人工也增多了。那娇生惯养的木匠之女孙灵芝,也不知道现在变成了什么样。这男女嫁娶之事,通常都是嫁高娶低。北雪若日后嫁到白家,方可说得过去。可是北焰娶孙木匠家的闺女真可谓是反过来行事了,苏氏真怕这位孙芝芝过了门后嫌弃自己家穷啊!

        然而对于眼前北玉瑶成亲之事,虽然苏氏平时都不怎么赞成婆婆姜氏的处事方法。但是对于北玉瑶的婚事,婆婆还是提着十二万的小心与思虑的,也算是想了个周全。

        北玉瑶虽然是姜氏所生,但和姜氏的性子却一点不一样。她不但人长得好看,性子也柔。而且还有一颗能够体会幸福和感恩的心。

        过了门之后,就对公公婆婆极为孝顺,对小叔小姑也是极有耐心,过了门的第一日就开始挽起袖子干活。屋里屋外一把抓,把小日子过得井井有条。不但很快得到了婆婆的信任,而且还到处和人说自己的儿子娶了个好媳妇。

        北玉瑶在娘家的时候,身为北家最小的女儿,也是姜氏所生的唯一的女儿,姜氏平时待她还是很娇惯的。只是北玉瑶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同,平时在家里就和嫂子们一样干活,而且还经常下地干活。如今嫁到了唐家只需要操持家务洗衣服做饭收拾屋子就行了,她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掉进了福窝里。所以家里有什么事情,她总是抢着做,而且还总觉得日子过得太清闲了。有时间就和婆母学做女红,要不然就跟着夫君识字读书。

        要说识字读书这个事儿,北玉瑶还是和北玉山学的。自从北玉山全家搬到高岭村之后,虽然北玉湖偶尔也能教教她。但是她怕影响了北玉湖考秀才,所以也就耽搁了下来。

        如今嫁了一个秀才夫君,倒是圆了她小时的梦。而唐彦千原来就是端方君子,他见北玉瑶又温柔又孝顺,人长得又好看,自然是对她极好。得知北玉瑶从来都是在沙地上面写写画画,从来没有用过笔,唐彦千觉得又怜又爱,后来每天晚上都会抽时间教她写字,红袖添香,颇有情趣,夫妻之间也越发恩爱了。

        因为北玉瑶成亲,苏氏送上了一套银头面之后,似乎北信和姜氏对北雪一家的态度都有了改善。北信见到他们时偶尔也会提上两句分家时没给他们什么,有些愧疚的话。

        其实北雪和苏氏何尝不知道,当时北信是说把米面粮油等物都分给苏氏一些的。但是他只管说话,并不动手。后面又出现什么事,北信根本不知道。所以母子几人也从未怪过他什么,好在自己家都勤劳能干,苦日子那一段时间总挺是熬过来了。

        现在的日子虽然称不上好,但是吃饱穿暖是不成问题了。

        苏氏觉得很知足,而北雪觉得这只是个开始。

        C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5184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