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054节:嫉妒

第054节:嫉妒

        虽说家有女儿的人家,常常有媒婆上门提亲,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

        但是没人来提亲,北雪却乐得清静。至于那个花花太岁左安林,他想说什么就随他去说好了。北雪如何也不相信,一个如此喜爱拈花惹草的男子,怎么可能在一个女子身上花太多的时间。

        北雪宁愿把这件事情交给时间来解决。时间久了,左安林自然就对自己这个软硬不吃的人失去了兴趣;时间久了,这条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也会被更有趣的事情所取代。

        所以面对这件事,北雪表现出了一个十岁孩子不该有的淡定。

        苏氏不把这件事情放在眼里,那是因为以她几十年的生活阅历,再加上在她心目中,邻居庄青凡就是最好的良婿人选。而且北雪与左安林一事,不用她多解释,其中原由庄青凡再明白不过。

        而北焰则是更不把这件事放在眼里。左安林若是敢来找妹妹,那么他的拳头绝对不会松软。

        北雪不在意,苏氏心里有数,北焰这边的拳头随时等着打出去。所以这件事根本就没有影响到一家人正常的生活。亦如从前那般其乐融融,笑声不断。

        可是北家老宅那边的人可不这么想,他们觉得被退亲这个事儿已经是奇耻大辱,如此这般还不够,北雪竟然还惹上了花花太岁左安林,当真是给北家丢尽了颜面。

        先是红娘从北信手里将白卓谦的庚帖要走了,紧接着又是左安林要纳北雪为妾。如此一翻折腾,凌彩凤终于按捺不住,扯着北湘的小手臂,就带着一副兴灾乐祸的神情来了面馆。

        她坐要椅上,别无它话,直接就说北雪被退亲的事儿,“我说大嫂,北雪都被退亲了,你也不知道上火,怎么还在这卖面呢?我也知道你们开这个面馆,倒也没少赚钱,现在连地都买了。可你也不能想着赚钱,就对自己的闺女不管不顾了啊?那白家是多好的一门亲事,当年咱爹就是顾着大哥是北家的长子,所以才把北雪定亲给了白少爷,不然的话那和白少爷定亲的人可是我们家北燕。”

        几句话说得酸溜溜的,言语中满是对北雪的嫉妒和对公爹北信的不满。

        苏氏自然知道凌彩凤是那种见不得别人好的人,就忙着手里的活计,头也不抬地说道:“他二婶,退亲怎么了?退亲就不过日子?”说着就笑了笑,“不过话说回来,那白少爷现在可是没有定亲的人了,你要是看着好,大可以找个媒婆到白家探探话,说不定你们家北燕还有机会。”

        “大嫂,你这是啥话?”凌氏瞪了眼睛不悦道:“难道天底下就他姓白的公子好?咱们北家的闺女还非得嫁给白家?”

        “他二婶,你这话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刚刚明明是你说当初如果不是因为玉山是北家的长子,那和白公子定亲的人就是北燕,而不是我们家北雪。”

        凌彩凤突然感觉到自己一时心急说错了话,不由脸上的颜色就不大好看了。可是话既出口,又没有收回来的道理,就红着脸往椅上靠了靠,将话题继续扯回到退亲这件事情上:“大嫂,你可别怪我多嘴。我还真就没见过你这样当娘的,要是我的闺女被退亲,我还不得被气死。你可倒好,居然跟个没事儿人似的,再者要是我家出了这么丢人的事儿,那我可没脸出来见人了,你居然还脸上不红不白地在这街市上卖大肠面。”

        “那你要我怎么样?难不成还去死?”

        凌氏被噎得直翻白眼。

        “他二婶,”苏氏一笑,继续说道:“老话不是说得好吗?说人不如人。我们家北雪确实是被退了亲,可那不代表孩子就不好。可不要等你的闺女长大了,还不如我们北雪。到时候我看你是不是要找根绳子一脖子吊死省事。我一个闺女,你可是两个。想必等你的闺女出嫁时,我也死不了。我这可是瞪着双眼看着呢!”

        此话一出,凌氏怔了好半晌才缓过神儿来。

        真不知道苏氏中午吃的什么饭,这话从她嘴里吐出来,怎么就既有劲又噎人。可她凌彩凤不但是一个爱占便宜的人,更是一个不甘居人后的人,妯娌之间更没有落于人后的道理。

        也不知道今天是她自找没趣,还是出门不利。不知怎么的,今日一说话,就吃了苏氏的暗亏,她哪肯善罢甘休就此了事!

        寻思了好一会儿,凌氏才有些懊恼地说道:“不如你们北雪?大嫂,庄稼都是别人家的好,孩子都是自己家的好。北雪是你的闺女,你看她好那也是情理之中的。只是既然她这么好,为什么还被白家退了亲呢?”说着就嘻嘻一笑,“我们家北燕和北湘虽然没能攀上白员外家这么好的人家,可也没有被人家退亲,弄得三河镇上都是风言风语,人尽皆知。”

        “三河镇上是不是风言风语人尽皆知我不知道。但是别人倒没有来笑话我们家北雪,反而是你这个当二婶的第一个跑来出言嘲讽。”苏氏摇摇头。话不投机半句多,大有就此结束谈话的意思。

        可凌彩凤却不想白来,话没说透,自然就要喋喋不休,“我说大嫂。本来好好的亲事,怎么就被白家退了呢?要我说你们可得小心了,现在镇上闹得风言风语,我听说那孙木匠家也听到了消息。本来孙家对你们北焰就不太满意,说他不但斗大的字不识几个,还是个只有蛮力的莽夫,日后定然也是没什么出息的。人家孙木匠就那么一个闺女,人家能往火炕里推吗?你这一儿一女要是都被退了亲,看你们还怎么在三河镇站脚。”

        “……还有就是那个花花太岁左安林,你们家北雪又是怎么招惹上他的?依我看啊,既然那左安林放出话来,要纳北雪为妾,这三河镇上还有谁敢再来提亲。就算有人敢,那人家也会想一想,你们家北雪是不是和花花太岁有什么染指吧,谁愿意娶一个不干不净的闺女入门……依我看,北雪也就是当妾的命了!”

        苏氏的脸上,突然间就爬满了怒气,额头的青筋都跟着突突跳了起来。恐怕天底下的母亲,没有哪个愿意听到别人数落自己孩子的不是,更何况是这种莫虚有的不是。

        苏氏还没发作,门外就传来一声怒吼。

        “姓凌的,你说谁当妾?”一脚门里一脚下门外的北焰,气得眉毛都竖了起来。他从外面回来,虽然没有听到整个谈话的过程,但是只凭这一句,他就有一拳把凌氏打飞的冲动。

        苏氏本来也想和凌氏理论,可是一见北焰回来了,且还带着满脸怒气。就突然想到了刚才凌氏说孙木匠家也要退亲的话。

        若是这话被北焰听了去,他定要找到孙木匠,直接说若想退亲,大可以来退的话。

        所以苏氏即便是气得要炸肺了,为了儿子的亲事,却还是硬生生地忍不住了。

        虽然苏氏知道凌氏就是来气自己的。凌氏就是见不得别人过得比她好,自从上次自家买了十亩坡地之后,凌彩凤那份嫉妒之意就越发的明显了。

        再者凌氏说孙木匠家也要退亲之事,尚不知是真是假。若是没有此事,就算北焰过去一闹,大可以把误会解决。若真有此事,逮到了北焰的错处,人家还不当即提出退亲才怪。

        北雪被退亲,苏氏乐得其所。但是若北焰也被退亲,那这一对兄妹真要成为三河镇的笑柄了。苏氏说什么也不能让自己的一对儿女被推到风口浪尖之上。所以这件事情她要暗暗压下来才行。

        凌氏已经呆愣在那里,并且一把将被北焰的怒吼声而吓哭的北湘搂在了怀里,“湘儿不哭,不哭!”说着就没好看地看向北焰,“你个该杀的,没头没脑地进来瞎叫唤什么,看把我们湘儿吓的。”

        北焰双眼圆瞪,对她一点也不客气,指着门口就说道:“我们家不希望你来,请你出去。还有如果我再听到你说我妹妹做妾的话,我就一拳砸到你们家,将你的两个孩子扔到山里喂狼。”

        “你,你……”凌氏当即吓住了,她哪见过北焰如此样子,转头就对苏氏道:“我说大嫂,你的儿子是不是疯魔了?”

        苏氏就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为了你们家北燕和北湘不喂狼,你还是别惹他的好。”

        “啥?他还真能将我的闺女扔进山里?”凌氏一脸不信的样子。

        北雪就从外面走了出来,笑道:“二婶。俗话说光脚不怕穿鞋的,我们家可是什么都没有,现在我连名声都没了,还有什么好怕的。扔到山里喂狼的事我哥又不是没做过。当年在高岭村时,村长都被他喂狼了,何况北燕和北湘还是那么柔弱的小姑娘……”

        凌氏不听北雪说完,浑身就是一个激灵。二话不说,起身扯起北湘就往外走。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5184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