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058节:净觉寺

第058节:净觉寺

        说起庄青凡,北雪心里倒是有一肚子的心事无法说出来。

        做了邻居三年多,几乎日日相见,事事相帮。北雪觉得庄志把庄青凡教导得很好。正直、善良、又脚踏实地。在他身上没有一点青涩少年的浮夸之气,反而能看到那么一点点少年老成,这正是北雪所欣赏的。

        相对于北焰的鲁莽,庄青凡很是细心,相对于北川的幼稚,庄青凡又略显成熟。所以北雪从没觉得庄青凡不好,甚至可以说他这个人很好,或者是太好。她几乎挑不出他身上的毛病与缺点。

        即便如此,可一想到娘亲与哥哥的打算,北雪心里就有说不出的烦恼来。

        人不错,不代表可以发展成别的关系。

        当然,如果一切都任自己与庄青凡发展,或许还有那么一点点可能。可是人一旦在别人的安排下生活,就总会有那么一点点反抗心里。

        北雪自然知道苏氏和北焰的心思,也知道他们的出发点都是为自己好。可是鞋合不合适,似乎只有脚知道。

        秋收之后,苏氏就要给北焰纳采成亲,那么北焰成亲之后自然就轮到了北雪。

        然而虽然她知道娘亲和北焰的心事,可是他们对这件事又只字不提。连给北雪一个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他们不提,自己又怎么能主动说起。事情似乎就这么僵在这里了。北雪就怀疑,是不是娘亲和哥哥,甚至是与庄家父子等人都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而蒙在鼓里的人只有自己。

        想到这些,北雪不能不心情烦躁。她想在苏氏和北焰面前表达自己的观点,对于庄青凡,做朋友可以,做哥哥也可以,唯独做夫妻,北雪想一想就觉得直打冷颤。

        本来极为轻快的脚步,只因心中有了略显沉重之事,脚步也缓了下来。

        这时,胡桃就扯了扯北雪的衣襟,小声在她耳边道:“姐姐,那边有个人一直在看你。”

        “嗯?”北雪一怔,顺着胡桃的目光望过去。

        结果正好与那人的目光在空中突然相撞。

        白卓谦!

        毫无预料之下,一个月白色的身影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不染纤尘,长身玉立,相比几年之前,那脸上没了青涩,多了刚毅。

        都说女大十八变,熟不知经过岁月洗礼后的男子也会魅力倍增。眼前的白卓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可是一切都已过去,见面已是不该,多说更是无益。

        北雪就那么很自然地,如同欣赏风景一般,将目光缓缓抽离他的视线,而换成了一片片绿树,一群群游人。而那白卓谦就如同身边的风景和路过的游人一般,被她远远地甩在了脑后。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依旧觉得身后的目光火辣辣的,甚至带着一些埋怨。

        轻轻甩了甩脑袋,管不了那么多了。

        人生在世,如何顾得了那么多人的眼光。

        由于净觉寺初建而成,好多设施还不完善。路面就是其中之一。

        越往高处走,道路越狭窄。致使人流熙攘中,香客拥挤得越强烈。

        北雪无奈只好一左一右牵起胡桃和北川的手,生怕人潮拥挤将一弟一妹给挤散了。庄青凡比较细心,虽然没有上手去牵,但是目光一直不离他们左右,随时照顾安全。唯有北焰有些大大咧咧地自己在前面走着。不过待人越挤越多时,他也会不时回头瞅上一眼,或者是说些什么照顾一下。

        待他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群已经将瘦弱的胡桃挤得小脸都皱起来时,不由停下脚步,伸出手正色对胡桃道:“桃子,到哥这来!”

        “嗳!”胡桃如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松开北雪的手,就在人群中往北焰的方向挤。

        北焰抓住她的手,用力一拉,就将人拉到了自己身边,并笑呵呵地道:“桃子现在长大了,若是在小时候哥就直接把你扛在肩膀上,那样谁也挤不到你了。”

        “哥现在扛不动我了?”胡桃脸上就红了红。

        小的时候她爬上北焰的肩头那真是常有的事,她还记得从高岭村回三河镇时,从苏老汉家出来,大家一起爬山路,就是北焰将她扛在肩上,那大冬天难走的山路上,北焰几乎汗透衣背。

        似乎不管什么时候,遇到苦一点累一点的事儿,都是北焰在替她承担。

        北焰低头呵呵一笑,“哪是扛不动,三百斤的野猪都扛得动,你才几十斤。”说着又笑:“哥现在就算是想扛你,恐怕你也不好意思爬上去了。”

        这倒是说出了实情。

        胡桃的脸又红了,大家也跟着笑了起来。

        兄妹几人有说有笑,随着人群渐渐往山上涌去。

        山虽然不高,却兀然独立,再向上走,就看到溪边岩壁上有座新雕而成的弥勒佛像,此佛袒胸露肚,笑口常开,似乎能抛却全部愁苦之事。引得众香客忍不住去膜拜敬香,摸那弥勒佛肥硕的肚子。

        兄妹几人也跟着人群买了香烛,虔诚拜佛。

        紧接着就到了净觉寺山门之处。金碧辉煌,古木参天。门额上几个斗大金光大字:“净觉寺”。寺内梵钟阵阵,木鱼声声,念经诵佛声不绝于耳,善男信女们摩肩擦背,接踵而至,把山门前挤得水泄不通。

        寺内烟云缭绕,香火旺盛。

        四大天王怒发眦裂,八大金刚威风凛凛,让人平添敬畏之心。

        紧接着大雄宝殿经幡如林,各路仙佛拱卫着如来佛祖,笑意吟吟。

        转过宝殿,又见龛台上观世音菩萨怀抱净瓶,慈眉善目,和颜悦色,手挥拂尘,似将净露洒向人间。

        北焰带着几人跪在薄团上向各路仙灵一叩三拜,各自暗暗祈求着心中之事。虽然小事不同,但共同心愿都是家事宁安,娘亲的身体早日康复。

        拜了一阵之后,身后的人群突然骚动喧哗,有人高喊:“快去看舍利子啊!”

        舍利子是佛祖释迦牟尼火化升天时留下的遗骸。

        据说只有声望极高的寺庙才有这种神物。平时一般都被珍藏于舍利塔里,人们难得见到。没想到净觉寺初建而成,竟会也有此物。

        紧接着又听到有人高喊:“主持悟信大师令僧众取出舍利子公诸于世,有亲眼目睹者受佛法庇佑,运道常盛。大家快去啊!”

        故人们闻言,莫不争先恐后,踊跃向前。霎时间,净觉寺刮起一股人流旋风,不少香客踩掉了鞋子,丢失了孩童,跌倒在地,一时喊爹叫娘,混乱不堪。

        由于北焰牵着胡桃离几人走得渐远,当发现人流卷来,直接冲向后面的弟妹时,已经来不及护住北雪和北川。

        “妹妹,你先站着别动。”北焰在前面的人流中大喊的同时,不得不把胡桃举到了自己的肩头。因为已经有孩童被挤倒受伤。所以为了保护胡桃,他也顾不得那么多规矩礼仪了。

        他说不让北雪动,可这并不是由北雪决定的。人流在挤,她死命牵着北川,不时随着人流蠕动。

        紧接着就已经看不到北焰的身影了。

        “北雪,北雪!”刚刚还离不远的庄青凡虽然一直在喊她,可就是在人群中挤不过来,且还被挤得越来越远。

        “别挤了,免得受伤,一会儿大家在山脚集合。”北雪喊了一声,又被人群冲得老远。而后就找不到庄青凡的身影了。

        北雪无奈,只好死命牵着北川不松手。这若大的人群若是把弟弟弄丢了,那可了不得。回家之后更是没法向娘亲交待,所以这姐弟二人的手就一直抓得紧紧的。

        几经移动,费尽辛苦。北雪终于牵着北川转到了人群稍疏之地。向后一望,似乎是到了禅院的后山门,古木参天,葱茏碧油,林间佛塔隐隐时现,塔林里涛声阵阵,清风吹送,传来嘈嘈人语。

        “我们到那边歇一会儿。”北雪用帕子在北川的额头上抹了抹汗,又指了指后山门。

        北川大舒一口气,叹道:“姐,哪来的这么多人?”

        这个时候北雪也笑不出来了,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也不知道大哥和青凡哥他们走到哪里去了,若是找不到他们,我们就到山脚下等着,这人山人海的真是没法找。”

        “好!”北川点头。

        姐弟二人朝着后山门的清净处走去。

        越过山门,当中一块空地,绿草如茵。北雪本想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可是再往前迈步时,就见三四个一身蓝布衣,似乎是家丁打扮的男子立在那里,个个目光冷峻,直朝北雪这边看来。

        北雪一惊,明白了这肯定是哪个富贵人家包下的院子。所以牵着北川扭头就走。

        “姑娘且慢!”

        声音刚至,面前忽然有家丁拦住了北雪和北川的去路。

        她慌不择路,掉头又走,另一个家丁又立在她面前。

        北川有些紧张,死死扯着她。北雪刚才也有些慌张,在这个人分三六九等的年代,惹了什么人毕竟不好摆平。可是转念又一想,自己只不过是走错了路,想找个地方休息罢了。

        如此一想,心里又冷静了下来。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5184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