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060节:庄志的心思

第060节:庄志的心思

        “穷家小户,哪来的什么喜?妹子不要寻我开心。”苏氏惊诧莫名。

        “我哪是寻你开心,我说的是正经八百的事,”王媒婆一脸认真,向苏氏的跟前凑了凑,一脸喜色:“你女儿貌若天仙,就像那水灵灵鲜花一样。有人托我说媒,要娶她做媳妇呢!”

        苏氏再次惊讶,心想:难不成是庄志这个老顽固想通了,可就算是庄家来提亲,也不至于大老远地跑到县里寻个媒婆来吧?感觉不对,苏氏忙问:“哪一家?”

        “县里赫赫有名的郑家。”王媒婆眉角上挑,笑得花枝乱颤,似乎是能为郑家说媒,是一件无比荣耀之事。

        可苏氏却不管什么郑家、李家、王家的。她心目中女婿的目标是庄青凡,只要不是庄家那一率拒绝。双手乱摆道:“不、不能定亲,使不得……”

        王媒婆以为她因为花花太岁左安林的事而有难处,一把扯过她的手笑道:“哎哟我的嫂子,你是不是还怕那花花太岁找你麻烦呢!不会了,不会了!你也不想想那郑家是什么样的人家,那可不是左安林能惹得起的,你们家闺女要是与郑家结了亲,穿金戴银出门坐呢子大轿不说,就是那左安林见到了,也是矮上三分。”又说:“再者这可是正妻,那郑家公子年过二十几尚未娶妻,就是因为眼光高,多少名门小姐他都看不上,也不知道怎么地,就看上你家闺女好了。”临了还重重地说了一句,“北家嫂子,这可是你们家的福气。”

        “那也不行。”苏氏不想听她那些话,断然拒绝。

        “怎么就不行?”王媒婆可不想就此放弃财路,又劝:“俗语云: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女儿正逢出嫁年龄,错过这村便没这个店了,对方是县里甚至是京城都叫得出的响当当的人物,看上你女儿当真是她的造化。这样一来不但你女儿享了福,你和两个儿子也沾了光,而且那花花太岁的事不也解决了。”

        王媒婆眉目流转,说得口沫横飞。

        苏氏却听得很不耐烦,站起来道:“王媒婆,不要说了。我们穷人家,小门小户的,也没有好好教养女儿,所以也不想攀那高枝,你还是回了郑家去吧,我女儿不嫁。”大有送客之意。

        王媒婆撇嘴,“北家嫂子,你总要听一听对方是何等人家吧?说起大名来要吓你一跳,人家可是……”

        “是谁也不行!”苏氏打断她的话,态度坚决,“越是大户人家我们越是配不上,小门小户的还好凑些嫁妆,一旦嫁了大户,嫁妆我们都出不起,可没有这个钱办喜事。”

        “嫂子你好糊涂。女儿家本是一笔财,嫁个好人家,连本带利都捞回来。管教你吃喝不愁荣华富贵都有。若是放过这机会,又不想给花花太岁当妾,那养成老姑娘,后悔都来不及!”

        苏氏不吱声,却在心中暗想:看来北雪和庄青凡的婚事,要尽早和庄志商量才行。早一点给两个人的事办了,免得夜长梦多。

        王媒婆见状,几分得意在脸,以为说中了对方心思,又劝:“嫂子可别推辞了。再说郑家公子已经见过你女儿的面,很是中意。人家二十几岁尚未娶妻,就是想选个中意的。虽然家里有两房妾氏,但是这样的大户人家都难免了,你女儿进门就是正妻,这可是几辈子修不来的福气。再说那郑家可是……”

        苏氏越听越气,气血上冲,满脸通红,厉声道:“你不要说了,莫说是什么郑家,就是皇上选妃,我也不嫁女儿。”

        “北家嫂子可莫胡言乱语,”王媒婆脸现不悦,本来以为十拿九稳的差事,竟然遇到了这么一个糊涂娘,她可是在郑公子面前打了包票的,这回去可怎么交差,赶紧劝道:“在咱们泾水县那郑家可不是一般的有头有脸,就连官府知县老爷都惹不起,新上任的地方官都先到郑家拜会郑老爷子,你一个乡下婆子真是不识好歹!”说完扭着身子瞪了苏氏一眼,“我说北家嫂子,我做媒婆几十年,真没见过你这么油盐不进的娘!”

        苏氏也是从风浪里走过来的人,何况是关乎女儿的终身幸福,岂有这么一吓就怕的道理。她不听王媒婆多噜嗦,直接撵出门去,脑子里冒出念头:“明天就找庄志商量北雪和庄青凡的婚事。”

        捱到中午,几个孩子都已归家。苏氏便将王媒婆的话如实说了。

        北焰第一个不答应,红着脸嚷道:“深宅大院进去就出不来,且不论这郑家如何,郑公子如何,就说那高墙之内的日子,哪是自小在山野间跑惯的妹妹所能适应的。”

        北雪几经思量,就忧心忡忡地将那天在净觉寺遇到的事告诉了娘亲。

        “莫非就是那个郑公子?”苏氏惊讶莫名。

        北雪点头,“除了这个人姓郑之外,我从没遇到过什么姓郑的公子。”

        苏氏焦急地拍着手背,“恐怕这事儿不会错了。”又问:“那人如何?若咱们不答应,会不会找咱们麻烦?”

        “不像善类。”北雪并不是吓苏氏,而是如实相言。那一日在净觉寺虽然郑公子没有表现出凶恶的一面,但是那几个凶神恶煞的家丁的表现,就足可以看出郑公子的为人。若不是他平时一向如此,那几个家丁怎么会是那副嘴脸。

        苏氏也顾不得咳嗽得厉害,挽起袖子就往厨房走,一边走一边说:“吃了午饭,大家各自分工。胡桃回绣坊去,

        北焰去邻镇的李员外家把青凡找回来,他这几天在那边做工赚脚钱。北雪去你大舅舅家,看看你小舅舅在不在家里,若是不在家里,就让你大舅赶辆马车,你们一起去县里找一找,他准知道这郑家的底细。”

        说完,她钻进厨房就做饭,一边做一边想着:待孩子们都走了,去集市上卖牲口的庄志也该回来了。趁这个机会赶紧和他说一下北雪和庄青凡的事,绝对不能再拖了。

        午饭后,大家依着苏氏的吩咐各自出发了。

        李员外家并不在三河镇,所以北焰需要的时间就长一点。而苏氏的娘家就在本镇,所以北雪在绣坊拐角和胡桃分手后,很快就到了苏家。

        苏牧生今天没有出去拉脚,正在院子里用一把大剪刀修马鬃。

        “大舅!”北雪刚一进门,就望见了他。

        “哟!北雪来了!”苏牧生很热情,转身又招呼自己的媳妇,“孩子他娘,北雪来了!”

        杨氏闻声,就从屋里迎了出来。她眉毛一挑,以为北雪又是因为做伞一事,就笑着问道:“怎么?北雪这丫头想好了?”她问的自然是自己想入股份的事。

        “不是,不是!”北雪连连摆手,“大舅母,我是来找小舅舅的,我娘有点事情和小舅舅商量。”

        杨氏“嗯”了一声,脸上略带失望。

        “找你小舅啊?”苏牧生笑道:“这还真是巧了,你小舅舅今天确实回来了,不过这会儿说是去找他同窗有点事情,一会儿就会回来的,要不你就在这等他好了。”

        北雪想了想,“那也行。”而后就笑着一边和苏牧生还有杨氏聊天,一边等着苏牧何回来。

        苏牧生和杨氏就问了一些北川读书怎么样,又问苏氏那咳嗽的毛病好些了没?

        北雪笑着一一作答,又不断朝门口张望。

        可是张望归张望,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人影,北雪越发地着急起来。不但她自己急,更怕是在家等着的娘亲急。

        苏牧生看得明白,就问道:“北雪,要不我出去找一找你小舅舅?”

        “不用,不用!”北雪笑道:“也不知道小舅舅去了哪位同窗家里,咱们没有目标的找也不一定找得到。不如我先回去照顾我娘,待小舅舅回来了,大舅舅告诉他去我家就行了。”说完,想了想又道:“大舅舅若是有空,就和小舅舅一起去,我给你们炒菜吃。”

        不是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杨氏,而是怕她到处宣扬,那样就更难办了。

        杨氏转了转眼睛,倒是一脸不以为然。

        苏牧生点头,“那也好,你母亲最近老是咳嗽,留她一个在家也不放心,你就赶紧回去吧!”

        “是!”北雪告别苏牧生和杨氏就急匆匆地往家赶。

        走到家门口时,北雪看到庄志家的门口拴了两头牲口,一看便知是庄志从集市上回来了。但是令她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在自家院内听到了庄志的声音。

        “他婶,要我说北雪和青凡的事就算了吧,若是他俩到一块了,那咱俩可就一辈子也到不了一块了……这些年了,你不是不知道我的心思。”

        北雪一怔,不由放轻了脚步。

        虽然听壁角不算什么磊落之事,但是事关自己的终身大事,庄志又提到了他自己和娘亲。所以这事儿北雪就不得不听了。

        苏氏就叹了一声,“他庄叔,你就不要再对我有什么想法了。我生是玉山的人,死是玉山的鬼,不管什么原因,我都不会走出那一步的。我就这个命了,这辈子就守着这几个孩子过,看着他们平安长大,娶得娶,嫁得嫁,都平平安安的,我就如意了。”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5184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