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073节:**

第073节:**

        不给夏昱任何反驳的机会,一群人便挤到了门外,紧接着酒杯碰撞声,嬉笑声,行酒令的声音一阵阵传了进来。屋子里只剩下几个未出阁的小姑娘陪着北雪。但是个个都比较羞涩,偷偷用眼睛瞄着她,就是不敢说话。

        北雪就笑呵呵地取出事先准备好的丝绣手帕,包裹着喜钱分给几个小姑娘和几个喜婆子。大家一见那手帕上绣着各种花朵和小动物,活灵活现的样子,不由共同赞她的手艺好。

        夸得多了,北雪就有些脸红。其实她本身对刺绣并不在行,只是面馆关门之后,她闲着无事就和胡桃学了一些,再加上她上一辈子画画功底不错,于是就先在布上勾勒出各种图案的简笔画,所以绣起来就容易多了。绣工不见得好,但是胜在绣样新颖不俗。就连胡桃照着她画的花样子绣花,胡桃的师傅都夸这样子好看。

        同龄人之间的友谊是很容易建立的,而北雪和这些小姑娘的话题就是从这些丝帕绣线和图样开始的,越说大家越觉得北雪心灵手巧,琢磨出来的事情都与众不同。

        渐渐的,之前心里有的那么一点点防线,也就烟消云散了。

        一个镇上住着,大家对北雪的事也都清楚。自然是有的同情,有的不屑。不过大家也都知道北雪的父亲是个秀才,在这个不大的三河镇来说,那可是几十户人家才能出来一个秀才的,所以也就被认成了书香门第。这样人家的女儿一般都很清高,整天吟诗作画的不愿与农家女儿多接触。

        今日一见,北雪倒与她们想象的不一样。她为人热情,见人就笑,张嘴就叫人,“婶子、嫂子、妹子”等称呼,被她叫得很顺嘴。

        说起话来,时间就过得飞快,二更天到了。

        外面的客人酒喝得差不多了,就有一些人要吵着闹洞房。

        夏昱本要阻止,却是说什么那些人也不听。姑娘们一见,给了北雪一个无奈的眼神,便纷纷退了出去。

        这时就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伙子跑了进来,红着脸就道:“大嫂,外面那几个小子要闹洞房。咱娘说了,你对他们凶一点,他们就都乖乖回家去了。”

        大嫂?北雪细看眼前这人,恍然大悟。既然叫自己大嫂,那就应该是夏昱的弟弟,自己的小叔了。不过从年龄来看,应该是三叔夏骆。因为二叔已经二十几岁,不但成了家,而且据说还有孩子。

        北雪就红着脸说了句:“知道了三弟,谢谢你。”

        夏骆的脸也红了,闪身跑了出去。

        眼看着门外的人就要挤了进来,夏昱就快招架不住,北雪正愁着要怎么对付闹洞房的人。就见福二娘笑呵呵地挤了过来。

        福二娘身体肥硕,是镇上办红事的喜娘,平时与乡亲们关系处得极好,见人三分笑。她受了薛氏所托,赶紧挤进新房,扬着手挥着手帕笑骂道:“去去去,喝你们的酒去!别看夏家大郎都二十几岁了,可人家新娘子才十四,脸皮薄着呢!哪经得住你们这些有家有孩子的老爷们闹洞房。”

        “哟,福二娘,你这是顾着新娘还是新郎啊?”调笑声传来,“要不就是你看人家要入洞房,心里也着急回家去找你家那口子了?”

        “你个小没正经的!”福二娘一笑,对着刚才说话的人就抽了一下,若得大家一阵哄笑。

        “走走走,”福二娘挥舞手帕轰着大家出新房的门,“没喝够的再到席上去喝,没吃饱的也可以继续吃,今日有我福二娘在此,谁也别想闹这个洞房。”

        大家眼见福二眼挥着帕子跺脚,这事也就成不了。于是也就一哄而散都出去了。

        没多大功夫,新房子里安静下来,外面的声音似乎越来越远了。

        福二娘嘱咐北雪好好呆在新房,也就要转身出去了,临走时她笑道:“夏家还有一个未出阁的闺女,是你的小姑子,要不要我把她叫来陪一陪你?”

        “不,不用麻烦了。”北雪笑着回应她,“我一个人行。”

        福二娘点点头,彻底走了出去,还不忘回身关了门。

        新房里只剩下北雪一人。说实话,没经历过这阵杖,她还真不知道能说点什么,或者该做点什么。既然福二娘嘱咐让她好好坐着,那就好好坐着吧。不过身子不动,眼睛却是可以骨碌碌地直转。

        新房的整个格局很简单,除了北家陪嫁的几样家具外,还有两个半新不旧的柜子,一个梳妆台,一架绣着美人图的屏风。再者就是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反反复复看了一遍,似乎只有身下坐的床像是新的。

        榆木硬板床上铺着厚厚的棉被,棉被上面是大红床单,床单上面又散满了花生、红枣之类的吉祥物。床头则挂着大红的喜帐,统统都是红色,倒是和窗棂上鲜艳的窗花交相辉闪,相映成趣。

        房间看过了,屋里静得出奇。北雪突然不安起来,日后这里就是自己的家了,一切都是陌生的。带着悸动,带着婚后日子的迷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更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北雪实在觉得坐不住了,似乎整个腰杆子都僵直了,正想着要不要站起来走一走,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接着伸进来一个脑袋,正对北雪笑着,北雪一望,是三小叔夏骆。

        他笑着抓了抓脑袋,“大嫂,我们把大哥给您送回来了。”接着几人合力一拥,夏昱便笑眯眯地出现在了北雪面前。

        “嫂子,早生贵子!”

        “白头到老!”

        几个人喊了一阵后,关了门,人就一溜烟地跑开了。

        北雪抬起头,看向一身喜袍的男人。

        从今天开始,这人已是她的夫君。此时此刻,才真正有了嫁娘的心情,不由低下头来,竟然有些不好意思直视他的双眼。

        夏昱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眼神深不见底,像是在评估什么,又完全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房间突然陷入奇异的安静。

        北雪咬着唇,绞着双手,不敢大声呼吸,就怕让他听到自己急促而紊乱的吸气声。

        当夏昱微笑着在她身前慢慢坐下时,她是大气都不敢喘,就怕自己会被他身上浓浓的酒味给熏醉了。

        过了一会儿,夏昱慢慢开口。

        “你叫北雪?”

        北雪这才白了他一眼,心中虽想:明知故问。但还是点了点头,“嗯!叫北雪,因为是冬天出生,娘说生我那天漫天大雪,所以爹爹就给我取了此名。”

        “那你母亲在家叫你什么?”

        “叫雪儿,或者直呼其名北雪。”

        夏昱点点头,没有说话。却瞧着她细白的脖子,笨重的凤冠压在上头,让他觉得她的脖子都要断了,忍不住伸手上去,欲摘下她的新娘凤冠。

        北雪有些吃惊,也赶紧抬头帮忙,想一起摘下凤冠,但却不小心碰着他的手。猛地她像被烫到一般,又紧张地缩了回来。

        夏昱开心地轻笑出声,将凤完拿了下来,放到桌边。接着把交杯酒端了过来,把其中一杯递给北雪。

        “北雪,别紧张,咱们先喝下交杯酒……”

        “嗯!”北雪有些生硬的点头。内心已是叫苦不迭。

        本来她是不紧张的,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这夏昱一进来先是面无表情,紧接着又这么温柔地对她说话,反而把她弄得紧张起来了。

        人一紧张,动作就有些僵硬,思想也不灵活。北雪接着酒杯,差点就要直接喝了。本以为酒精作用下,自己就不会那么紧张了,哪知夏昱却伸手制止了她的动作,示意她与他互挽,才能喝了杯中的酒。

        北雪气得直想敲自己的脑袋,怎么成个婚自己居然变傻了。交杯酒哪有端起酒杯就干掉的道理。

        只好笨手笨脚跟随他的动作,但是交杯酒让他们两个的距离变得好近、好近,她更加紧张了,想也没想就一口饮光杯里的酒液。结果她所面对的就是酒意呛人,一口喝得太猛,火辣辣的直往胃烧去,又瞬间向上冲至头顶,酒气冲得她头昏眼花,忍不住呛咳起来。”

        夏昱则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北雪无比豪迈的饮酒姿势灌下了交杯酒,根本来不及告诉她只要抿一小口,意思一下即可,就看到她小脸“轰”的一下,瞬间漾满火红色泽。

        他赶紧伸手拍抚她的背,瞧她咳得满眼泪花的模样,先是闷闷笑着,接着掩不住唇角的笑意,发出了深沉而又愉快的笑声。

        她委屈地抬起眼睛瞧她,几乎快要哭了。

        他努力控制笑意,一面赶快倒了一杯茶给她,让她缓解一下嘴里的酒味,一面拍抚她后背。“雪儿,夜还长得很,不必如此心急。”声音明显带着调侃。

        “我,我……我没急……咳咳……”

        北雪听了赶紧张大眼睛,怕他误会,急欲辩解。偏偏一阵阵更猛烈的呛咳让她有话说不出口,小脸就涨得更红了。

        她娇美微醺又带着点嫩涩的可爱模样,让他心念一动,忽地低下头,轻轻吻住她的唇瓣。

        她浑身一僵,窒住呼吸,只觉得整个脑袋“轰”的一声,完全一片空白,只觉得比刚才被酒呛的还厉害。

        夏昱带着笑,趁她傻住的时刻,悄悄将她向后推扶,将唇上的动作慢慢加温,一双手抬起,拉下床柱上的幔帘,掩住两人相覆的身影。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9571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