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077节:晨起

第077节:晨起

        北雪一怔,没想到他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不信?”黑暗中,夏昱刮了一下她俊俏的小鼻子。

        北雪这才回过神来,“不是不信,就是觉得你这样不值得。”

        夏昱低低一笑,“要我说你嫁给我才不值得,洞房花烛夜都被这恼人的小家伙打扰。”说完,他还侧脸瞟了一眼熟睡中的轩儿。

        本来这事儿已经平复,夏昱再提,北雪想到刚才两个人的样子,脸上不由“腾”的一下就红了。

        新婚之夜,洞房花烛。

        夏昱无论是心里还是身体,都在翻来覆去的折腾,最终连北雪都妥协了,怎奈有轩儿这个小家伙在此搅局,所以不但没有成其好事,就连夏昱那命根子都差点被他给吓废了。

        卯时刚过,夏昱就摸着黑起床穿衣。他望了一眼身侧的娇美娘子,又望了一眼最里侧那个欠揍的儿子,心里无比舒畅愉悦。无论怎样,这也算是一家人了。虽然日子过得紧巴,虽然孩子身子不好,可终究还是娶了一个善解人意的媳妇。夏昱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感觉到身边的动静,北雪不由揉了揉眼睛。这一晚她睡得太累了,床本就不大,两边却是一大一小的都挤她一个人。夏昱倒还好,挤过来的目地无非就是想把她揽在怀里睡。北雪倒也不排斥这感觉,大冬天的有个暖炉一样的身子贴着自己,还是挺舒服的。

        可是身边那个小的可就不同了。双手双脚都是个不老实的主,一会儿翻身过来扯一下她的头发,一会儿伸开小腿又蹬一下她的腰,这一晚上真是睡得心惊肉跳。

        北雪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声,心想:这孩子如此和他们挤一张床也不是个事儿。床小不说,三人挤在一起抢夺氧气,也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若是日后这孩子天天和自己睡,可得想个办法才行。

        这个时候夏昱已经穿了个七七八八,正坐在床沿上弯腰穿鞋子。

        “怎么起这么早?”北雪望了一眼外面灰蒙蒙的天色,坐起身子在他背上搭了一件厚外套。

        夏昱一笑,回过头看她,“天冷儿,我去烧点温水来给你和轩儿洗漱。不然直接用井水可受不了!这大冷的天要是染了风寒那可了不得。”

        没想到这家伙还挺细心的,北雪嘴角微翘。

        “媳妇,你再睡一会儿,我去烧水。”夏昱将她按倒在床,轻手轻脚地开门出去了。

        房间复又恢复安静,身边的轩儿还在沉沉睡着。

        按理说自己的男人去烧水,自己再赖一会儿床也什么。可这毕竟是古代,还是新婚的第一天。宁可身上受苦,也不让脸上发烧。还是别给婆婆等人留下话柄的好。

        虽然从一个热乎乎的被窝里跳出来,周身上下接受棉被以外的寒冷空气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北雪还是咬着牙坐起来,哆哆嗦嗦地往身上套衣服,嘴里还小声嘀咕着,“这房间怎么这么冷?”

        穿好了衣服,北雪就开始收拾房内的东西。

        新婚的房间,成亲之前自然是简单地收拾过了。所以并没有什么难以打扫的陈年的顽固之地。她只需把昨天成亲时弄乱的地方重新规矩一下,各位各位就好。接着从门口摸起一把扫帚就开始扫地,待大概弄个差不多的时候,夏昱一手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媳妇,你快洗吧,水热乎着呢!”

        两盆热水,在寒冷的冬日里,在并不暖和的房间内冒着雾气,似乎将整个房间都带来了一种朦胧感。

        “你先洗。”北雪笑着和他谦虚。

        夏昱也笑,“我在厨房洗过了,这个是你一盆,轩儿一盆。”

        “好。”北雪笑容璀璨,“谢谢你,大郎。”

        夏昱抓了抓脑袋 ,憨厚地笑了笑,就去叫轩儿起床。

        轩儿倒是没有一般孩子身上的起床气,夏昱只轻轻拍了拍他的小脸蛋,又在耳边柔声地叫了几句,“轩儿,该起床了。”

        他就嘟着嘴睁开了眼睛,什么也没说,直接坐了起来,然后一脸好奇地看着地下忙着的北雪。

        “轩儿起床了?”北雪递给他一个甜美的微笑。

        “嗯!”轩儿重重点头,末了还甜糯糯地叫了一声,“娘……”

        “轩儿真是听话的孩子。”北雪和夏昱合力给他穿衣,然后又将他抱在怀里,哄着说道:“起了床就跟娘一起去洗漱,洗得白白净净的咱们再去奶奶的屋子。”

        轩儿一听,这下可不干了。连滚带爬地挣脱北雪的怀抱就往床里面钻,一边跑还一边嘟囔着,“轩儿不要洗脸,轩儿不要洗脸……”说着,嘴巴瘪了瘪,竟是一副要哭的样子。

        “咦?”北雪觉得奇怪,就望向夏昱,“他怎么不爱洗脸?”

        夏昱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回事,不爱洗脸不说,更不爱洗澡。洗一次哭一次,洗脸还可以勉强,一会儿就哄好了,洗一次澡都要哭上一个时辰。”

        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不讲卫生可不好。可凡事总有原因的吧!

        北雪走上前,伸手欲抱轩儿,一脸温柔地问:“轩儿为什么不爱洗脸,能不能告诉娘?”

        轩儿眼中含着一泡泪,拼命摇头,嘴里支支吾吾,也听不懂在说些什么,大多都被哭声所取代了。

        北雪在现代的时候倒是听说过,一个孩子在严重缺失安全感的时候,要么极渴望身体的接触,要么就极讨厌别人触碰自己的身体,而且有一部分是特别不喜欢洗澡的。这也被称为感统失调的一种表现,原因就是因为孩子小的时候,大人和他的身体接受的少,没有足够的爱抚。

        这样一想,反而觉得一切都对上了。一个没娘的孩子,不但小的时候就没有母乳喂养,更何况是母亲怀里那种安安全全的感觉了。

        北雪眼中一酸,又一次想到了自己。

        “来,轩儿,到娘怀里来!”北雪再一次伸出手。

        轩儿依旧含着泪摇头,“娘,轩儿不想洗脸。”

        “媳妇,要不我去把他抓过来吧!这洗脸天天都是抓得,否则他绝不妥协。”夏昱有些着急,更怕北雪对轩儿失去了耐心。

        “别!”北雪抬手阻止他,又对轩儿道:“轩儿,娘不给你洗脸,娘就是想抱抱你。”

        “当真?”轩儿一脸不信。

        “当真!”北雪重重点头。

        信任都是一点点建立起来的。要有安全感,自然是首先来源于信任。

        轩儿半信半疑地看着她,一副想过来又不敢的样子。

        北雪则鼓励地看着他,再次保证道:“轩儿不同意,娘绝对不强迫你洗脸。”

        这小人虽然才两岁,但对北雪的话却也听得懂。虽然还是很不放心,但最后还是瘪着嘴巴走了过来,身子一歪,就进了北雪的怀里。

        北雪逗着他说了一会儿话,见他的心情渐渐转好,脸上也由阴转睛,开始咯咯笑着。这才将毛巾放到了已经有些微凉的盆里,轩儿一见马上紧张起来,赶紧用不利索的发音囔道:“我不洗脸!”

        北雪回头冲他一笑,“不洗脸,我们就擦一擦。擦干净了好去见奶奶,擦干净了才能吃桂花糕。”

        有了桂花糕的吸引,似乎擦一擦这个想法轩儿还是可以接受的。

        于是北雪一遍一遍地洗毛巾,一遍一遍轻轻地给她擦脸、擦手、擦脚,由于北雪力道轻柔,擦拭的时候又和轩儿说着话,一会儿说小兔子,一会儿又说小猴子,把轩儿听得耳朵都快竖了起来。

        之前夏昱和孽氏在他强烈抵制洗脸的时候,也拭过用擦的方法。但是擦,他也会哭。如今北雪转移他的注意力,一边擦一边讲故事,他不但没哭,反而咯咯地笑了起来。

        北雪趁热打铁,擦拭完了,又清洁口腔。

        一切收拾妥当,夏昱端盆出去倒水的时候,就悄悄对北雪竖了竖大拇指。

        洗完了脸,北雪从自己的嫁妆包袱里找出一套新衣服。这是她成亲之前特意为轩儿做的,虽然之前没有见过轩儿的样子,但是凭借着苏氏的经验,告诉她两岁孩子大约多高,估计着做了一套衣服和鞋袜,连帽子都有,而且也是同色。

        如今看来衣服倒是做大了一点,不过穿上棉衣后套在外面,倒是说得过去。

        “来!咱们穿新衣服了!”北雪把轩儿放在床边,拿出衣服比划给他看,“轩儿喜欢吗?”

        轩儿眸子闪了闪,对着眼前那一套蓝布黑边的衣服眸光闪烁不已。特别是那鞋面和帽子上,还绣着活灵活现的虎头。轩儿指着就奶声奶气地喊了句:“老虎!”

        “对,是老虎。”北雪细心地一件一件为他穿上。

        人靠衣着,一点不假。再看轩儿,整个人都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衣服穿好,北雪将轩儿放到镜前,让他自己看。他先是很好奇自己现在的样子,接着就蹦跳起来,那眼神一只盯着鞋面上的两个虎头,又是好奇,又是惊喜。

        夏昱倒水回来也是一惊。望着俊俏了不少的轩儿,笑着问北雪,“雪娘,这衣服是你做的?”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9571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