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081节:分工不同

第081节:分工不同

        虽然是新婚的第一天,但是白日里北雪和夏昱也并没有待在一起。

        北雪一直带着轩儿在正房为薛氏帮忙,一会儿缠线,一会铺棉,忙了一下午之后,薛氏看着眼前这个手脚利落,干活也算规矩的大儿媳妇脸色微霁。

        而夏昱一直和夏季在院子里忙着什么,要说这一家倒都是挺勤劳的。可这女人在屋里做针线,男人在院子里收拾庭院,这能收拾出来钱吗?能脱贫致富奔小康吗?

        心里想着,北雪却没问出来。

        到了晚饭的时候,薛氏坐在炕上果然没动。

        她一边笑眯眯地看着宇儿和轩儿在玩翻绳,一边对北雪和高芳茹道:“晚上做点红薯饭,再做一个汤。”

        北雪立马笑着接话,“是,娘。”接着又笑道:“二弟妹,我先去厨房引火做饭,稍晚一会儿你再来做菜就来得及。”分工明确,我帮饭你做菜,而且是早晨说好的。

        高芳茹闷闷不乐地应了一声,才提醒一般地说道:“红薯饭要多放红薯少放饭粒子。”

        “好!”北雪笑着出了门,待到厨房之后,一张紧绷的脸马上松懈下来,不由喃喃自语,“红薯饭不是在饭粒中放几块碎碎的红薯吗?怎么到了高氏那里竟成了多放红薯少放饭了,那还能好吃吗?还能当主食吗?”

        待晚上开饭的时候北雪才知道,原来这做饭不是为了好吃的,仅仅只是为了填饱肚子的。

        按照高氏所说,蒸出来一锅红薯却只有星星点点的一些饭粒,还都被高氏以宇儿生病没胃口为由,几乎都盛到了宇儿的碗里。

        北雪都不知道这一顿饭是怎么吃的,如同嚼蜡一般。而且饭没吃完之时,她就隐隐感觉到胃里不舒服,有点冒酸水的感觉。

        再看其它几个人,也是把那萝卜咸菜咬在嘴里硬往下压红薯饭,不然似乎真的吃不下去。

        勉强咽了小半碗,北雪就放了筷子。自己一顿吃不饱倒没关系,就当是减肥了。可是孩子就这样吃怎么行,饱不饱不说,这样下去总要把孩子的胃吃坏的。

        怪不得这孩子这么干瘦,北雪瞥着轩儿的目光就有了几分疼惜。宇儿虽然吃的也不好,但好歹有个亲娘在身边顾着,隔三差五还能或偷偷摸摸或正大光明地找借口换一换伙食,唯独轩儿真是可怜了。

        好在北雪的嫁妆包袱里还有几包点心。那是她出嫁前三婶送来的。是三叔特意到镇上的糕点铺子买的。姚氏是担心北雪刚刚嫁过去,张不开嘴吃饭,万一哪一顿吃不饱了也好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再垫一垫。

        北雪看着轩儿的样子似乎也是没吃饱,但又吃不下去。

        收拾完了碗筷,北雪就带着轩儿回了自己的房间,夏昱随后也跟了进来。

        进了屋不说别的,北雪直接就翻嫁妆包袱。

        “你找啥?”夏昱探过头来。

        “我记得还有几盒子糕点,我找出来给轩儿垫一垫。我瞧那样子他晚上是没吃饱。”

        话刚说完,北雪就感觉到身后有个宽厚的怀抱,将自己的纤瘦的小身子都搂住了。

        “干嘛?”北雪扭头瞪着他。

        夏昱傻傻一笑,搂得更紧了,“媳妇,你真好!”

        “别闹,孩子在那!”北雪推开他,继续翻找糕点。

        待糕点找出来之时,轩儿那一张小脸上的眉眼鼻唇都开心地挤到了一起,蹦跳着就喊:“娘,是神仙!娘会变糕点,娘会变糕点……”

        北雪不由被这孩子的率真可爱逗笑了,拿了一块最贵的杏仁糕递给他,嘱咐道:“就在屋子里吃,娘给你倒一碗热水,你热热乎乎地吃饱了,然后就洗脸濑口,记得这回要不许哭。”

        一听洗脸二字,轩儿的小嘴就瘪了瘪。

        “你要是因为洗脸的事儿哭,娘就把这杏仁糕变走,轩儿就再也吃不到了。”

        轩儿望了望北雪,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杏仁糕,很勉强地,忍着要哭的表情,终是点了点头。

        而在夏昱眼中,这孩子洗脸哭不哭不是最重要的,而是今天晚上他跟谁睡才是最重要的。夏昱也不绕弯子,直奔主题道:“轩儿,杏仁糕好吃吗?”

        “好吃!”胃口得到了满足,人的心情也跟了好了起来。

        “那你今晚在哪睡?”夏昱赶紧再问。

        轩儿眨了眨眼睛,伸手指了指里面的床铺,“和昨晚一样。”

        夏昱一拍脑门,很认真地强调,“儿子,那是爹和你母亲的床。”

        “我知道。”轩儿认真地点头。

        “知道还和我们一起挤?”夏昱一边说一边心想,自己这儿子是不是真的欠揍。不过对一个两岁的孩子来硬的,实在行不通,他只好又陪着笑说道:“轩儿,你看你母亲都给你变杏仁糕了,你是不是今晚就回奶奶那里睡去?”

        “我不!”轩儿小嘴一嘟,“娘亲的床好,娘亲的身上香香,我要搂着娘亲睡。”

        夏昱气得直翻白眼,咬牙切齿地想,“你搂着娘亲睡,那我搂谁去?”

        两块杏仁糕进了肚,虽然轩儿还是眼巴眼望地看着北雪,但北雪觉得吃了两块也差不多了。再者那些个糕点虽然放在冬天一般不会变质,但是也要细水长流才行。轩儿毕竟还是个孩子,若是常常给他零嘴,那他会不会就不想吃饭了。

        “轩儿,杏仁糕没有了。明天娘亲再给你变来,现在我们要洗脸了。”北雪一把将他抱了起来,走到事前准备好的温水面前。

        轩儿一见要洗脸,眼中含着一泡泪就要哭。

        “娘亲轻点给你洗好不好?轻轻的一点都不疼,而且还很舒服。”

        轩儿可不信她的话,因为这话奶奶已经对他说了很多次了,每次说不疼,结果还是很难受。

        结果他就如赴死上阵一般,咬牙挺着,但却始终没有掉眼泪。洗完了北雪又给轩儿清洁了一下牙齿,这才大大松了一口气,搂着他的小脸就使劲亲了一下,“轩儿真乖,娘亲给你洗漱是不是不疼?”

        轩儿不说话,但眼中还满是抵触。

        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大哥,大嫂,是我啊!”

        闻听声音知道是三弟夏骆。

        夏昱忙去开门,诧异地问他,“怎么了?”

        夏骆抓了抓脑袋,笑道:“娘说让我把轩儿抱过去睡,等你们三天回门归来,轩儿若是想过来,再让他在你们的屋子里睡。”

        这一下,夏昱可高兴了。可是轩儿却急得想哭了,越是着急,话语越说不清楚,“轩儿,不要,不要……和娘睡!”

        “那就和奶奶睡。”夏骆一把将他抱了起来。

        由于没有表达清楚,使大家误会了他的想法,轩儿又气又急最后乃至号啕大哭。

        夏昱一急只好使出杀手锏,抱过轩儿就问:“你还想不想娘亲给你变糕点吃?”

        “想!”轩儿泪眼汪汪地点头。

        “那就乖乖到奶奶那里睡,只睡两个晚上,到了第三天爹爹一定把你接回来。“

        轩儿本想说不,可是一想到那甜甜软软带着香气的杏仁糕又退缩了,最终还是瘪着小嘴点了点头。

        “好了,那我们去奶奶的房间。”夏骆接过一步三回头的轩儿走了,并没有留意夏昱口中所说的杏仁糕,本以为只是骗小孩子的。

        夏昱已经猴急地笑着扑到了北雪的身边,“媳妇,我们也洗一洗安置吧!”

        北雪斜他一眼,在心中想着:孩子都走了,你也不用这么急了吧!

        其实对于这样先结婚后熟悉的事,北雪并不觉得排斥和抵触。

        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对于世俗的规矩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她似乎都没有勇气打破。因为她担心的东西太多,顾及的东西也太多。就比如嫁给夏昱一事,她担心的是哥哥的婚姻大事,顾及的是娘亲的想法。

        婚姻自由在她心里也就是那么回事,包括在现代的时候由于没有男朋友,不也在好心的大姨大妈的介绍下相过亲吗?虽然没成,但她并不反对这种方式。

        生离死别苦苦挣扎、又爱得死去活来惊天动地的事儿,她觉得她没有那么浪漫的心思,踏踏实实过日子似乎才是真的。有时候她甚至觉得这样挺好的,既然人总要结婚的,那就痛痛快快地结了就好。挑来挑去再去谈个还不知道有没有结果的恋爱,太累了,也太浪费时间了。不如直接就在父母的安排下定了一个,不用计较了,也不必折腾了。

        来到这个世界,不知不觉中这样的想法竟然实现了。

        思想涣散之间,北雪已经被夏昱整个人抱到了床榻之上。

        北雪觉得今晚她一定逃不脱了。夫妻成亲本就要行周公之礼,侥幸过了一晚已经不易,今晚就连轩儿这道“救命符”都去了正房,她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感觉到北雪的紧张,夏昱的动作越发轻柔起来。

        北雪则像一只急于寻求保护的猫儿一般,歪在夏昱的怀里一动不动。

        感觉到她的默许,夏昱有些黝黑的俊颜绽放着大大的笑容,嘴角都要裂到耳朵根子了。

        “雪娘,你放心,我会一直对你好的!”他在进入她的身体之前,做着最后的保证。字字句句掷地有声,灼人肺腑。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9571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