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082节:贼船

第082节:贼船

        北雪身子猛地一颤,一种异样的感觉涌遍全身。

        是的,她明白了一件事。

        从前她很迷惑,为什么有的女人会如此相信一个男人的诺言,哪怕是亲眼看到对方的背叛,她都不相信。原来现在亲身经历其中的时候,才发现发自肺腑的承诺很容易让人迷失自我,比抱着铁饭碗还要令人踏实,这种踏实让人无法相信后来的改变。

        至少北雪相信了眼前这个男人,算起来只见过两次的男人。

        第一眼,这是一个朴实靠谱的男人。

        第二眼,这是个可以依靠的男人。

        好吧,不相信又能如何,反正嫁都嫁了。

        上贼船容易,下贼船可就难了。

        第二天一早,北雪听到关门的声音,这才极不情愿地睁开眼睛。手往边上一摸早已没了人,想必刚才关门的声音就是夏昱出去了。虽然过了一晚,但是想到昨晚发生的事,北雪还是不由脸红心跳得厉害。

        夏昱正值壮年,许久没碰女人,又娶的如意美娇娘,所以人难免就有些如狼似虎地把北雪狠狠吃干抹净。虽然过程中夏昱还是一再克制,但北雪青涩的身体还是有些招架不住。这不到了早晨,腰酸背痛的都找来了。

        好在勤劳的夏昱早已把床收拾好,要不然眼前一片狼藉,若是被闯进来的轩儿看到,北雪更是羞得无地自容了。

        结果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娘!”门被微微推开,轩儿探着小脑袋伸了进来。

        北雪其实很不明白,在她的印象中孩子大多都是喜欢赖床不起的。在现代的时候她见过的孩子大多是这样,还有北川和胡桃小一点的时候也不喜欢起床,就算是夏季家的夏靖宇也是这样吧!可这轩儿却与其它孩子不同,这大冬天的,不但天亮得很晚,而且躺在热乎乎的被窝里总要比起来舒服多了吧!

        可是昨天夏昱轻轻一叫,轩儿就起来了,今天居然没用人叫,竟然比北雪起得还早。

        躺在床上的北雪,面对早起的轩儿还真有点脸红的感觉。

        在现代的时候她曾经听说,喜欢早起的孩子都比较有出息,据说很多伟人都是喜欢早起的。也不知道这个有没有什么依据,倘若轩儿真是一个有出息的,那夏家还真是有指望了。

        “轩儿,快进来,外面冷。”北雪支着身子坐起来,开始往身上套衣服。

        轩儿嘴角微翘,迈着小短腿跌跌撞撞地小跑进来,立在屋子中央奶声奶气地说:“娘,轩儿比你起得早,你能不能给轩儿变杏仁糕吃。”

        “那你洗脸濑口了吗?”

        这一问,轩儿倒是低了头,虽然没说话,北雪明显看出了他的不情愿。

        凡事贵在坚持。天天坚持给他好好洗脸,那么他也就会认为这是每天必做之事,若是他一哭,大人就妥协,那可不行。所以北雪觉得当务之急还得趁热打铁。

        利落地穿好衣服,并且趁轩儿不注意,将身下染了落红的床单,悄悄藏好后,夏昱就端着一盆温水进来了。水盆刚一放好,他就对北雪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表情,“雪娘,轩儿洗脸的事儿还得麻烦你。刚才娘在外面说,她像抓猪一样抓着轩儿,这小家伙就是不配合。”

        “我不是猪!”轩儿听到爹爹说他是猪,马上就不高兴了,一张小脸紧紧皱在一起。

        “好,好!不是猪,不是猪!”夏昱赶紧告饶,心想,这家伙只要肯洗脸濑口,说不是什么都行了。

        “不是猪,我们轩儿怎么是猪。”北雪笑了笑,抱起轩儿软乎乎的小身子,就来到了水盆前。

        夏昱一笑,转身往门口走,“雪娘,我再去端一盆水来给你用。”

        他一边往外走,轩儿一边朝着他的后背大喊:“我不是猪,轩儿不是猪。”

        北雪一时拦不住,只好抱着轩儿,指着夏昱的背景,在轩儿的耳边轻声道:“他是猪,他全家都是猪。”

        轩儿一听,先是愣了愣,接着咯咯笑起来,指着门口已经消失的夏昱的身影,笑嘻嘻地说:“他是猪,他全家都是猪。”

        “扑哧”,北雪忍俊不禁。不过这话若是传到公公婆婆的耳中,那可惹麻烦的,又悄悄嘱咐轩儿:“这话只能对娘说,不能出去对别人说知道吗?你要是说了娘亲就变不出来糕点了。”

        轩儿一脸认真,重重地点着头,“轩儿不说。”

        果真今天的洗脸过程中,轩儿脸上的痛苦神色稍稍减缓了一些,而且整个过程,都没有看到他想要哭的感觉。或许是糕点的力量在支撑着他,北雪就想,这几包糕点吃没了可怎么办,那不是还得出去给他买。

        买到是不要紧,若是被大家知道她私自给轩儿买糕点,却没有给夏靖宇一份,这会不会太说不过去。

        可一想着高芳茹给自己孩子偷偷做吃的时候,也没有给轩儿一份。这可是北雪亲眼目睹的,那么她没看到的,还不知道有多少回呢!

        如此一想,也就心安理得了不少。至少嫁妆包内的糕点先给轩儿吃完了再说。

        洗完了脸,北雪又给轩儿抹了一点自己的润肤露。古时的东西纯天然,不增白不去皱,纯属就是滋润皮肤之用,所以大冬天的给孩子抹上一点,保湿润肤,防止脸蛋干裂。

        夏昱将温水送了进来,对北雪微微一笑道:“你洗完了就歇会儿,我去正房看看做饭有什么帮忙的。”

        “别!”北雪知道薛氏不许儿子们进厨房,赶紧阻止,“我刚起床又没什么累的,不用歇,洗了脸我就去干活。”

        “昨晚不是累了吗?累得像猪一样睡了过去。”夏昱的语气间明显带着调侃和坏笑。

        刚刚摸起糕点的轩儿马上用不利索的发音大喊:“爹爹,我娘不是猪,你是猪,你quan家都是猪。”

        虽然发音不完全,说话不利索 ,但是夏昱可是完全能听得懂的。

        听到此话,他差点就呕出一口血来,他就奇怪了,这孩子哪学来的这话啊!

        北雪想笑,却又不好意思笑,想忍却又忍不住的表情,看起来就怪怪的。夏昱瞥了她一眼,斜着眼睛道:“想笑就笑吧,憋久了会出内伤的。”

        “扑哧!”北雪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

        夏昱不喜不怒,也没有说任何责怪轩儿的话,反而是一身轻松地转身去了正房。

        北雪笑够了,在轩儿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赶紧趁着水温还热,立马洗脸。

        夏家用来洗脸的东西叫猪胰子,据说是猪身上的器官,经过处理之后就成了类似于现代的香皂的东西。北雪昨天用的时候觉得它去油的效果很好,今天一用发觉脸上滑滑的,用起来还不错。

        本来就起晚了,北雪没有时间再浪费,仔仔细细洗了脸,梳头整衣之后,就带着吃完了糕点的轩儿去了正房。

        远远地看着厨房那边的已经冒出了热气,心中焦急,恐怕又要听高氏说几句不好听的话了。暗暗警告自己明天可千万不能再起晚了。

        北雪打算到正房和婆婆打个招呼,再把轩儿交给他,就赶紧去厨房干活。可是人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夏昱有些严肃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娘,这样对雪娘不公平!”

        “有啥不公平?”薛氏的语气严肃中带着冰冷,“她才十四岁,就算转了年才十五。这样小的年纪,身子都还没完全长成呢,过个三五年也不急。再说我还不是为了轩儿,不是不让她生,而是等轩儿大一点再生,这样轩儿大一点了,也不怕她偏向自己的孩子冷落轩儿了。两个孩子相差的年纪大一点好,特别是对轩儿好!”

        “娘,雪娘不是那样的人。你看这刚过门两天,还不是主动照顾轩儿了。”夏昱为她申冤。

        “知道,知道!”薛氏有些不耐烦,哼了一声道:“这样的事儿我见得多了,你也不要完全相信她的话才行。她平时带着轩儿你也要留心着点。若是再像那个刘氏一样可不得了。再者我不是不让她生,就是让她过几年再生。而且我们不将这事告诉她,你平时也节制一点,她发现不了……”

        再接下北雪就听到夏骆从房间里出来倒水,为了不被发现,后面再说一些什么也就没敢再听了。她故意放重脚步,放大声音道:“轩儿,快去找奶奶,娘亲做饭去了!”

        走到厨房,高芳茹正蹲在灶前烧火,满脸的不悦。起身时那锅碗瓢盆都被她摔得叮当直响。

        不就是晚起来一点吗?也至于这样。

        北雪上前笑道:“二弟妹,这事儿怪我,今早贪睡了。”接着又道:“你回屋去看宇儿吧,后面的活都我来吧!”

        “省省吧!我都做得差不多了,你还来什么来!”高芳茹毫不掩饰一脸的不悦。

        北雪脸上依旧挂笑,“好吧!那明天你不要起来了,我一个人来做早饭。”

        高芳如的一双眼睛骨碌碌地转了好一会儿,才道:“反正咱俩做饭的方式也不一样,要不然就一人做一天的吧,不分早中晚,今天我做一日三餐,明天就你来。”

        这样更有利于她给自己的儿子做点小灶吧!有自己在场多碍眼啊!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9571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