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084节:财政

第084节:财政

        “虽然不多,但钱财之事自然是该归媳妇管着。”夏昱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

        北雪也笑,这算不算孺子可教?

        不过那钱真的不多,据北雪目测也就一百多个大钱,怎么可能够买一张小床的。按她对这里的银钱标准的估计,一张孩子用的小床少则五六百大钱,多则需要一两才是。

        好在自己手里有一些积存,别的用处虽然舍不得花,但是给轩儿买床也就不得不拿出来了。于是她大大方方地接过夏昱的钱袋子,笑道:“好吧,以后你当钱耙子,我当钱匣子。要是运气好,咱们也弄成一对地主婆当一当,那咱们的轩儿就是个富二代。”

        “富二代?”夏昱不解。

        “就是有钱人家的儿子。”

        夏昱一听很是高兴,抓起北雪洗好的衣服,拿到外面晾晒去了。但是回来时,那脸上就又有些不好意思了,吞吞吐吐道:“雪娘,恐怕我这钱耙子耙不来多少钱,让你跟着我受苦了。”

        望着夏昱的一脸坦诚,北雪反而觉得心里异常的舒坦。夏昱这个人,包括整个姓夏的这一家人,他们的生存能力确实有问题,但是贵在夏昱能认清问题,并坦然相待。所以北雪觉得有了坦诚,其它的都不是问题。于是就笑了笑说道:“天无绝人之路,以后一起都会好起来的。”

        夏昱一听,顿时心情大好。也跟着她笑了起来,可是不一会儿,他似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面部的线条就渐渐生硬了下去。

        据北雪猜测,他或许是想到了薛氏和他说的话,而他又是怎么处理的呢?对于这个,北雪表示很感兴趣。

        第二天是回门的日子。

        一大早晨夫妻二人就归整昨天夏季和夏骆到集市上采购的回门礼。

        依着三河镇的规矩,夏家也是备了四样回门礼。两盒糕点,两瓶白酒,一大块猪肉,外加上一捆包了红布的大葱。北雪也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弯弯道道,反正大家都是如此,她也就不想多盘问原由了。

        只是马上要准备出门了,轩儿却歪在北雪的怀里不肯下来,而薛氏却也没提让轩儿留在家里的意思。

        难不成这是让自己抱着轩儿回门?

        北雪不由得一脸黑线。

        轩儿虽然可爱,可她毕竟才过门三天。这三天里轩儿常常粘着她,她已经抱着胳膊酸疼了。此去回门,夏昱定要拿着回门礼而抽不出手来。若是北雪抱着轩儿招遥过市走一路,自己的胳膊受不了不说,让别人看了去又要议论一番了。自己倒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别人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可是娘亲却是极在意这些的,被她听了去定要心里不好受的。

        再者哥哥和娘亲若是看到自己回门还拖着一个孩子,那心里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而且自家还有一个好事多言的二婶,若是被她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万一被轩儿听到了,对孩子也不好。

        正在这时,高芳茹抱着孩子走了进来。她不看别处,两眼专往四样回门礼上瞧着。

        “哟!这几样礼可够丰厚的。这猪肉足有十来斤吧?还有这酒还是桂花陈酿。呀!这糕点居然是‘飘满香’的核桃酥。”话没说完,脸上就变色了,她讪讪地坐在了离薛氏不远的地方,就不太高兴地喃喃道:“我回门那会儿,回门礼可没有这么好。而且我的嫁妆可比大嫂要多。”

        提到嫁妆,北雪就在心里笑了笑。

        自己的嫁妆在外人看来确实是寒酸了一些。能看得到只有家具和首饰还有衣着饰品之类的。而看不到的却是苏氏偷偷给她的银票,和那几十亩她没有露出地契的土地。

        她可没有心思和高氏比较这些,所以并不着急拿出来。

        夏季在一旁听不过去了,指责自己的婆娘,“你那是什么时候,现在是什么时候。早就有所不同了。”

        “有什么不同,回门都是四样礼。”高氏忌妒得直翻白眼。

        夏昱和北雪都不喜看她那样,就张罗着早点出门。可身上的轩儿却是歪歪地靠在北雪的肩膀上,很舒服的样子。

        “娘,那轩儿……”夏昱首先开了口。

        “轩儿还小,怪闹腾人的,还是把他留在家里吧!等他大一点了,天气暖和了,雪娘回娘家的时候,再带着轩儿回去见外祖母和两位舅舅也不迟。”

        薛氏何等聪明,一个眼神就瞄透了北雪的心思。

        可轩儿一听却不愿意了,两手钩着北雪的脖子就不松手,“我要和娘亲一起出门!”

        于是大家又七手八脚地哄轩儿,只有高芳茹一副兴灾乐祸地神态,坐在一旁瞄着几个大人和孩子之间的战争。最后北雪还是使出了杀手锏,偷偷在轩儿耳边道:“轩儿乖,娘亲回来给你带糕点。”

        这下轩儿才动容,眨着眼睛问北雪,“娘,真的吗?还有今天能不能换个口味?”

        这小家伙嘴还挺刁,随即也就点点头。心里却默默想着,回来时记得给轩儿买糕点,不然哄骗了小孩子,下次他就不听了。

        夫妻二人安排妥当了轩儿,这才提着礼盒出了门,一路上倒是有说有笑。

        只是快到北家的时候,在一个拐角处,北雪的脚步却顿住了。

        夏昱顺着她的眼神一望,前面站着的居然是白卓谦。依旧是一身月白色长袍,在大冬天的时候显得很是清冷。他根本不把夏昱放在眼里,眼神只一瞬不瞬地盯着北雪看。

        今天北雪穿了一件姜黄色亮绸夹袄和一条同色系的挑丝裤子,脸上略施薄粉,青丝高高挽起。虽没有什么刻意的装扮,却是淡雅如菊,清新宜人。

        可是三个人就这么互相对望,也不说话,也不擦身而过,终究不是一回事。

        夏昱脸色渐差,他很想发火,很想指着白卓谦大骂不要盯着自己的媳妇看,可这毕竟是在大街上,而且之前北雪和白卓谦还因退亲之事在镇上闹得沸沸扬扬。未免此事对北雪的影响雪上加霜,夏昱吞了下口水,决定隐忍。

        正要拉着北雪往前走,北焰已经在家里等得着急,所以走出门来迎接了。

        夏昱如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远远地就喊了一声,“舅兄!”

        北焰呵呵直笑,但是看见白卓谦那一刻,脸上的笑容顿闪无光。他看了看白卓谦,没有搭理他,却是径自唤着自家妹妹,“妹妹,都到家门口了怎么还不赶快进来了,娘都等急了。”

        北雪又看了白卓谦一眼,这才疾步与北焰还有夏昱会合,三个人一同往自家走去。

        她之所以站在那里看了白卓谦好一会儿,是因为她感觉到白卓谦好像不太对劲,眼神中分明有些别的东西。当即也没顾夏昱在场,扬头问北焰,“哥,那白少爷家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我怎么感觉他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对呢!”

        “谈论他做什么?”北焰一副不想说的样子。

        “舅兄,没事儿,我知道雪娘和姓白的没什么,君子坦荡荡,说什么都不怕。”夏昱笑着说道。

        北焰眼神一闪,倒是对夏昱高看了一眼,随即笑道:“其实也没什么,那白少爷还不就是那样,脸上总是阴睛不定,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他家里的人大家都懒得打听。”接着又嘱咐道:“日后你们若是再看到他,就当做没看到一样,不要理他就是。”

        夏昱和北雪双双点头。

        大门一开,进了院。

        北川和胡桃齐齐跑了出来,这边叫姐,那边叫姐夫。

        北焰相当开心,指着两人就道:“知道今天妹妹回门,这两个一个没去蒙馆,一个没去绣坊,娘说他们两个都要造反了。”嘴上说着责怪的话,脸上却是笑容满面。

        “可不!不是造反还是啥?”苏氏也满面春风地迎了出来。

        “娘!”

        “岳母!”

        二人扶着苏氏进了正屋,待苏氏在正堂坐定之后,二人齐齐脆下给苏氏磕头。紧接着又到北玉山的牌位前磕头上香,苏氏也跟在牌位前絮絮叨叨地说了一阵,“他爹,咱们的雪儿嫁了。今天闺女带着女婿回来看我们了,你看到了吗?女婿长得高高大大,浓眉大眼,想必你也很满意吧?”

        北雪虽然与这位父亲没什么接触,但是从她的记忆与诸事来看,北玉山对她的前身还是很疼爱的。

        紧接着夏昱跪在那里也说了一通,无非就是让岳父大人放心,小婿一定对北雪好的话。

        进门礼走过之后,北焰就拉着夏昱去院子里看他新研究的兵器。

        夏昱一惊,“舅兄还会研究兵器?”

        北焰脸一红,“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兵器,也不知道若是真打杖的时候能不能用上。我也是在一本兵法书上看到过,书上写的很简单,这农闲的时候无事,我就弄来玩一玩。至于管不管用,等到青凡从军回来时,倒可以让他试一试。”

        夏昱自然不知道青凡是谁。北焰只简单地告诉他,是邻居家的孩子,已经随着征兵队伍走了。

        北雪站在屋内,笑看着北焰拉着夏昱比划着手中那个类似于什么暗器的东西,一阵阵地发笑。当初自家的木犁,播种斗等东西都是北焰在实践中慢慢研究出来的。现在居然又研究起了兵器,照这样走法,说不准北焰就成了这个世界的鲁班了呢!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9571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