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093节:消息

第093节:消息

        倒不是北雪敏感,而是本来这事儿就令人费解和奇怪。

        本来北雪在与薛氏说这些话之前,她是预测到两个结果的,其一:薛氏站在北雪的角度,也觉得北雪被冠上“克父克夫”的帽子很冤枉;其二自然就是她也和大家一样,觉得北雪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扫把星。

        然而结果竟然是除了这两种之外的第三种,这就是让北雪不得不觉得奇怪了。

        薛氏为什么对郑家那么感兴趣?虽然郑家并不是泾水县的落地户,也像夏家一样,是从京城搬来的。但是郑家与夏家地位悬殊,不可能是认识的吧?再者当时郑公子因为看上北雪,一时激动差人拉着长长的车队送礼到北家,这是整个三河镇的人都知道,并且议论了好些天的事儿,怎么薛氏就不知道呢?

        不过仔细一想倒也说得通,夏家是今年春天才搬到三河镇的。刚来之时自然是人生地不熟的,没有与外界多沟通交流,那么消息自然就闭塞一些。

        不过夏昱是知道这件事儿的,这一点北雪可以肯定。

        二人正说着,夏承恩从外面急匆匆地回来了。

        他面色严肃,很是紧张地样子,进屋就对薛氏说,“他娘,京里有消息了。据说皇上已经几天吃不下东西,就靠参汤吊着一口气,最后的圣旨已经写好,据说是将传位于皇长孙继任大统。”

        薛氏握着布料的手就抖了抖,“不是五皇子萧王,而是皇长孙?”

        “不是。”夏承恩眼中明显挂着无法言语的失落,“茶馆里的人都这么说,而且王老板的亲戚刚从京城来,他是一官家的小厮,也说确有此事,看来是假不了了。”

        薛氏就重重叹了一声,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看来这苦日子是过不到头了!”满脸的惆怅。

        夏承恩也不说话,他看了薛氏一眼,就转头出去了。接着屋外就响起了“噼噼啪啪”钉木头的声音。一声响过一声,接连不断地传来,震得人有点心肝俱颤的感觉。

        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公公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钉一钉东西?但愿他不要把家里好的东西钉坏才是。

        关于这件事,北雪越想越奇怪,这是怎么了?一个是村夫,一个是村妇,这二人怎么还关心起国家大事来了。他们不但对皇长孙继承大统表示不高兴,而且薛氏还知道五皇子萧王。

        对于北雪,甚至对于整个三河镇的人来说,做皇上的人无论是皇长孙还是五皇子,这似乎都是很遥远的一件事。只要天下太平,只要大家都可以填饱肚子,他们不介意谁做皇上谁做臣子。而且京城距离三河镇,那可不是赶车赶马走几步就能到的距离。如此遥远的事,谁会考虑那么多?想必不管是谁做皇上,都不会让百姓没有活路吧?

        可是夏承恩和薛氏的反应为什么就和大家不一样呢?

        刚才一个郑家,薛氏就琢磨了好半天。说到最后甚至还问一问北雪,郑家住在县城什么位置,以及郑家的祖上到底是做什么的,他们果真是来自京城吗?

        北雪每点头一次,薛氏脸上的表情就越发的凝重和小心。可是夏承恩回来后,提到皇上诏书一事,薛氏那脸上的惊愕与失望,北雪更是看在眼里,狐疑在心了。

        这个夏家,别人都很正常,唯有这一对夫妻,让北雪觉得甚是奇怪。

        未时末,夏季夫妻喜滋滋地回来了。

        架子上的糖葫芦一个不剩,自然看得出是销路良好。而且从高芳茹一脸的喜色来看,这一点是毋庸质疑的。可是有一点北雪就想不通了。

        这糖葫芦拿出去卖,有的一个铜钱,有的两个铜钱,可是自己在家里蘸好,真的用不了多少本钱。他们早晨出门的时候不但没有留下几根让没有吃过糖葫芦的公婆,还有小姑小叔们尝一尝,就是两个孩子也没有份。

        或许是人的生活方式不同,这一点北雪觉得太抠门了。自己给夏靖宇做衣服用的料子,真是不知道能换来多少根糖葫芦了。

        即便是这样,轩儿也没有尝到二叔和二婶的一根糖葫芦。

        赚了钱,心情总是很舒畅的。

        高芳茹回来后也不怕累,钻进厨房就哼着小曲做饭。

        “生意不错?”北雪去厨房提水时,随便问了一嘴。

        “不错,不错。”高芳茹笑得异常开心,“来来往往的人总要买上一根两根的,甚至还有大户人家和我们预定,让我们做好了送到府上去。”

        “这很好啊!”北雪提着水往出走。

        高氏抬头望了一眼北雪的背影,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马上就觉得失言,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才纠正道:“大嫂,那个糖葫芦卖得其实也不是很好……”

        “行了,快做饭吧!”北雪笑着回了回头,“若是不好,明儿我帮你们和娘说,就不出去了,天怪儿冷的。”

        “别,别呀……”高芳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涨红着脸站在那里对北雪傻笑。

        第二日,上山成隐的夏昱又走了,北雪就以给轩儿取小床为由,一个人出了门。

        出门不去木匠铺而是直接回了北家。

        苏氏一见她进来,喜上眉梢,“雪,快来快来!你这是怎么回来了?难道知道了你哥哥的好事?”

        “好事?”北雪猛地一惊,心想恐怕是和孙灵芝的婚事定下来了,就猜测到,“我哥和孙家小姐纳采了。”

        “正是。”苏氏一脸喜色地就拉着她进了正房,边走边说,“事情办得很顺利,这一次媒婆再去时,孙家什么也没说,乐呵呵地就答应了,而且还说婚期由着咱们家定,什么时候都可以。”

        “那婚期定了?”

        “定了!”苏氏眉眼都是笑,“本来想定到明年的正月十八,那是个适宜嫁娶的黄道吉日。可是大家都在传扬说皇上病重,就靠一口参汤吊着了。我一想虽然皇家有丧,并不限制咱们普通百姓嫁娶,可那也终究不吉利。就把日子往前提了提,由正月十八,改到了腊月十八。”

        北雪很不解,“若是皇上挺不过腊月十八呢?只靠参汤吊着,那可是说不准的事。”

        “那就不管了,日子是先定的。没有毁婚期的道理。”

        不管怎么样,苏氏一直满面春风。

        “我哥呢?我哥怎么说?”北雪面色凝重地问苏氏。

        “他自然也是同意的。”苏氏笑道:“孙家小姐模样长得俊,若不是自小就和你哥定了亲,恐怕早就有各家的媒婆上门了,所以你哥哪有不满意的道理。”

        长得俊?北雪怎么没觉得那个孙灵芝长得俊。

        不过事已至此,自己若说出不满意的话来,也只会给娘亲和哥哥添堵。

        事至如此,多说无益了。

        出了北家,北雪直接往孙木匠家走,准备把买床没有付的钱交了,然后让他们把床送到家里去。

        此时孙家早已开门迎客,由于是冬天,农闲时节又快到新年,所以来来往往看家具的人倒是不少。北雪一进门,初次迎她的伙计就迎了过来,“哟!您来了!”

        “嗯,那床做好了没?”

        “好了,好了!”伙计笑着带她进院看货。拐过一道月亮门,里面是一块极大的空旷场地,一地的锯沫和屑子,想必这就是孙家平时干活的地方。北雪所要带围栏的小床就放在院中的一角,看样子是刚刚涂过漆,正在散味儿!

        孙木匠见北雪走了进来,也笑着迎了过来,“您是来看床做没做好吗?”

        北雪指着那床就笑,“这不是好了吗?正是我要的那种。”

        “那是,你的图纸都画好了,我还能做错。”

        孙木匠确实是一个会做生意的人,见人就笑,说话也不得罪人。倒是她那叫孙灵芝的闺女一点也不像他。北雪四下扫了一眼就问,“怎么不见孙小姐?”

        “和她娘上街去了。”孙木匠嘿嘿的笑。

        北雪也不多言,直接掏了钱将余下未付的钱给结了,然后又告诉他将床送到哪里后,自己就准备独自回家了。

        走在街上,偶遇一两个认识人,大家对她都换了称呼。以前大家都直叫其名,或者叫她北姑娘。而如今的称呼则成了夏家大郎媳妇,有一些年龄小的,则直接称呼她为夏嫂子。

        这样的感觉倒是让北雪觉得怪怪的,不过一想,事情就是如此,她的身份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她一边走着,一边不时用目光扫视着周围摆设的商品,心里却想着,大哥要成亲了,自己总要拿出点像样的东西才行啊!可是这要送什么好呢!自己成亲那会儿,娘亲明着暗着的给了那么多东西,就连家里的土地,都快分来了三分之一,大哥可是一个“不”字都没说的。

        大脑高速运转,眼睛骨碌碌地转,转来转去目光在空中却突然撞上一个熟悉身影。

        白卓谦!

        月白色的身影纤瘦修长,仿佛孤单了千年一般,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酒楼门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看。

        这一刻北雪突然意识到,华丽的外表,孤傲的性格背后,应该是一颗十分孤独落寞的心灵。可是那毕竟是他的世界,自己不便进去探个究竟,所以还是走得越远越好。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9571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