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100节:闹剧(上)

第100节:闹剧(上)

        黑暗中,夏昱突然感觉到有一只细滑柔嫩的手安慰般地抚了抚自己的脸颊,紧接着便有一道沉着静谧的声音传了过来,“既然有希望,还是治一治吧,银子的事我来想办法。”

        夏昱一愣,迅速抓住北雪的小手,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银子的事儿她来解决?夏昱甚至是怀疑自己听错了。自己都解决不了,北雪一个柔弱女子又如何解决?再者他该用她解决吗?

        北雪转身一笑,轻声道:“出嫁时,娘给了我二十两银票。”又道:“之前我自己也有几两积存着,加到一起够给轩儿治几个月的病了。若是还不够,我手里还有几块地契,也是出嫁时我娘给的,到时候可以卖了地。总之车到山前必有路,以前四处寻医无果,那是没有办法,现在既然佟老先生说能治,倾家荡产也要试一试。”语气很是果断坚决。

        “不行!”夏昱也同样果断,“那都是你的嫁妆,你得留在手里不能动!”

        “扑哧”北雪忍不住笑了,手指轻点他的额头,“银两又没记号,花出去了再赚就是。”

        “雪娘,我……”夏昱紧紧握着她的手,一时语塞。他万万没有想到北雪手里会有这么多银两,而且还有地契。更没有想到能为轩儿治病的人,居然是刚刚过门不久的继母。

        这算不算是自己和轩儿的幸运?

        能有此妻,一生何求?这样的话,夏昱思量过后,还是没有说出口。最后只把北雪紧紧拥在怀中,过了良久才叹了一声道:“雪娘,我一定会让你和轩儿过上好日子的。”

        “嗯!”北雪在他怀里轻轻点头,“睡吧,明天我们就去找佟老先生商量给轩儿治疾的法子。”

        “嗯!”夏昱将她搂得更紧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的雪似乎是停了。昏暗的窗口飘进来几缕浅淡的月光。

        北雪听闻身边均匀的呼吸声,缓缓翻了个身。对于夏昱口中所说的好日子,她不知道能不能盼来这一天,也不知道夏昱用什么方法才能使自己和轩儿过上好日子。不过按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暂且不生孩子的决定还是正确的。

        本就不富裕的家里,再为轩儿治病,无疑就是在雪上加霜。

        然而不管夏昱能不能给自己带来好日子,现在的燃眉之急是自己要想办法解决眼前的困境。虽然来到这个朝代就要遵从这个时代的规矩,女人依从男人,自己的命运完全掌握在男人的手里。可是尽管来到这里这么多年了,她依然没有办法做到把自己的命运丢给别人。

        就像从高岭村回来时,她完全可以依靠在哥哥和母亲的保护下生活,可是那样只能让一家人继续受穷受苦。

        她勇敢地站出来,家里才有了大房子住,二弟才有书读,大哥和胡桃也都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儿。所以人还是勇敢地向前走出一步才好。

        第二日,天刚微亮。

        夏昱和北雪咬牙从温暖的被窝里钻出来,承受着室内寒流的袭击,以最快的速度穿上了棉衣。

        依旧是夏昱烧好了温水,二人利落地洗漱完毕,就听院子里的夏骆说正房的爹娘已经起来了。夏昱和北雪赶紧奔去正房看轩儿。

        “轩儿!”夏昱一头扑过去,歪在轩儿身边仔细地看着他,“哪不舒服,告诉爹。”

        轩儿眨着眼睛没说话,嘴角却咧开一抹笑。然后绕过夏昱的视线,竟然将目光飞向远处,对着北雪甜甜地叫了一声,“娘!”

        “轩儿,娘在呢!”北雪眼眶一酸,走过来握住了轩儿的手。

        “果然如那佟郎中所说,轩儿昨天半夜退了烧。”薛氏说着轩儿的情况,“一夜也没怎么睡好,总是翻身。虽然不发烧了,但是总感觉他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堵着一样,喘气儿有点费劲。”

        夏昱听着直点头,又抬头对夏家二老道:“爹,娘。我和北雪商量过了,我们决定让佟老先生为轩儿诊病。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吧,万一诊好了,轩儿岂不是能免受许多苦楚。”

        “你们商量好了?”显然夏承恩和薛氏都惊讶不已。薛氏道:“昨天的事儿,贞姐都详细和我说了,那佟郎中说要诊轩儿的病每月大约要五两银子。这可不是小数啊,你们两个可惦量好了。”

        “娘,这个您就别管了。我和北雪有打算了。”既然北雪嫁进来的时候,没有把银两和地契的事儿说出来,所以夏昱自然也不方便替她说,所以只好含糊其词地这么说了。

        薛氏若有所思地望了北雪一眼。她知道大儿子没有钱,那么这钱,就一定是北雪的了。转头看了一眼又要睡着的轩儿,重重一叹,“唉!这孩子遇上雪娘,也算是个有福的。”

        早饭后,夏昱没有上山。

        看着天气由大雪转睛天,虽然腊月的寒风刮起来就像刀子割在脸上一样又疼又冷,但是夫妻二人还是抱着轩儿又去了那家医馆。这一次是白天,医馆开门迎诊,北雪和夏昱这才看清这家医馆的名字叫“济世堂”。

        佟老先生又给轩儿诊了脉,开了两个月的药方,又嘱咐二人如何照顾这样的病人后,二人便又抱着孩子回了家。

        当天晚饭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高芳茹情绪反常。一会儿说饭做焦了,一会儿又说菜炒糊了,总之是一顿饭的功夫,一直在挑北雪做的饭菜有毛病。

        夏季三翻五次的瞪她几眼,她也就当没看见一样,该说什么还说什么。

        “不吃你就放下,直接饿死你。”夏季终于忍无可忍地一拍桌子,指着高芳茹大声怒喝。

        “不吃就不吃,你以为我爱吃你们家的饭?”高芳如也不示弱,果真就放下了筷子。扭着身子坐在那里大声喘气。

        本以为她这样一闹,就有人顺着她的话接下去。可是这如意算盘竟然打错了,不但没有人搭理她,而且这筷子碰饭碗的声音竟然一点都没变,大家还在有条不紊地吃着饭。

        高芳茹越想越气,忍不住就抓了一把身边的宇儿。

        宇儿胳膊一疼,饭碗“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应声而碎。

        “你干什么?”夏季气得双眼泛红,“你拿孩子出什么气?是不是我们姓夏的你看着都不顺眼?”

        这一下高芳茹终于找到了发作的机会,站起来靠在墙边直跺脚,“我就是看你们不顺眼怎么了?我就不明白了,这个家到底还能不能过了?日子刚刚好了一点,又开始给轩儿治病。五两银子?是不是我们家都割肉卖血呀?”

        “屁话!”夏季吼道:“不管几两银子用你掏了吗?轩儿病得这么严重,你这个当二婶的一个铜板也没舍出来吧?”

        “还用我舍吗?”高芳茹叉腰叫唤,“我就不相信了,难不成是你大哥出门遇到财神捡到了银子。这每月五两银子的治病钱还不是咱爹娘出的,他们可真是舍得啊,这轩儿自小就吃好的穿好的,养着也比我们宇儿娇贵。现在可倒好,这样大手笔的拿钱给他治病,那花的还不都是大伙的钱财,要我说既然这样,还不如就把这个家分了算了。”

        “闭嘴!”夏季筷子一摔,就要奔高芳茹扑过去。

        在那时,父母健在提分家的事儿,是不孝的。

        这么多人在场,高芳茹哪肯让他打到。急忙躲到了北雪和夏贞的身后,连哭带嚎地囔着,“我说得有错吗?我嫁到夏家这么多年,想戴一戴娘的金步摇,娘都不舍得。娶了大儿媳妇可倒好,直接就送了。还有我们宇儿长这么大,可没看见奶奶的什么好东西,轩儿可就不一样了,吃好的,穿好的,现在居然每个月五两银子治病。既然你们二老有钱都给你大儿子一家花了,那以后养老的事儿,可别指望我们家老二了。”

        “你这是人说的话吗?”不容别人说话,夏季伸巴掌就想上来打高芳茹。

        “住手!”夏承恩脸色泛青地吼了一声,瞪着夏季夫妻道:“给轩儿治病的钱是你们的大嫂自己拿出来的钱,你们以为你母亲的手里能每月拿出五两银子吗?”

        “我大嫂的钱?”高芳茹双眼瞪得如铜铃,嘴角咧开一抹诡异的冷笑,“爹!别说我不相信我大嫂能拿出那么多钱,就是能拿得出来,她舍得用来给轩儿治病吗?那可不是她的亲儿子。”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小心眼儿啊!”夏季气得直咬牙,“难道咱爹还能骗你不成。”

        高芳茹没说话,却是一翻眼睛。

        夏承恩停了一下又道:“既然老二媳妇想分家,那就分吧!”

        高芳茹双眼一亮,没想到公爹能这么爽快地答应,不由竖着耳朵听着这个家要怎么分。

        “家里就这么几间房,十亩田,仓库积了一些粮食,你母亲手里还有些零碎钱。”夏承恩说着,扫了大家一眼,又道:“若是分家,不管什么都每户一份,谁也不能多,谁也不能少。”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9571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