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109节:春天(下)

第109节:春天(下)

        一时间北雪也觉得有些恍惚,就轻轻地“嗯”了一声。

        还不待做出其它反应,红润的双唇便被夏昱轻轻柔柔地覆住了。

        “就地正法”就要这么开始了吗?

        不是第一次,可还是没来由的紧张。或者也可以说成是她总是挥不去第一次疼痛的阴影,总是挥不去心里那层紧张与介意。

        北雪不知如何是好,柔滑的身子在他身下不自在地扭动了两下,趁他嘴唇离开的一刻,赶紧说道:“大郎,我今天累了,要不我们明天早晨再……”

        “又要骗我!”夏昱脸上带着坏笑,这可不是他第一次上当了。北雪每次都找各种理由说等到明天早晨,结果到了明天早晨她便早早起床,夏昱总不能把她抓回被窝再扒光衣服吧!所以这一次他坚决不上当。

        “我没有骗你!”北雪呜咽着挣扎扭动,一双黑眸泛着令人怜惜的委屈。

        越是这样,越招人怜爱;越是这样,夏昱越难以自制。

        “这一次我要让你把骗我的那几次都补偿回来。”再也控制不住那火热的欲望,他疯狂一般胡乱扯掉她身上的衣物,又将她瘦小的身子如贴烧饼一般翻了过来。紧接着不由她反抗,他已轻轻挺进她柔软的身体。

        “你……”北雪紧张得说不出别的,只睁大眼睛,似乎下一刻将要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一样。

        夏昱闷“哼”一声,他从来不知道北雪的背部线条如此优美。不由情潮来得更加汹涌澎湃。

        他咆哮着、低吼着、不断翻腾着、厮磨着他柔嫩湿润的身体。

        北雪在火热的昏乱中摇乱了一头乌黑的长发,她拼命喘气,觉得自己快被疯狂逼至绝境了,“大郎,慢一点,我、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这是惩罚,谁叫你每次都骗我!”语气虽然坚决,但动作还是缓了下来。

        好不容易,他给她机会转过身子。

        与他四目相触的那一瞬间,北雪有点怔住了。她用湿润的眼眸看着他,他激情中有些扭曲的脸,显然是在极力地节制着自己那样疯狂的举动。

        怎么看起来有些让人心疼?

        “大郎,我知道了,我以后再也不骗你了。”伸出双臂,抱住他,双腿圈住他劲瘦的腰。刚刚他的表情,让她有一点心疼,眼前可是自己的男人啊,自己要一辈子依靠的人,能给自己幸福的人。于是又喃喃地重复着,“真的不会再骗你了。”说完搂住他的脖子,主动吻住他。

        北雪的主动,让夏昱更加激动,动作更加狂野,咬着她娇嫩的嘴唇,他恨不得把这甜蜜的小女人吃进肚子里。

        承受着他的火热,她受不住地咬住他的肩膀,指尖紧紧抓住他宽阔背部的结实肌肉,她快被他越积越多的快感逼到崩溃,体内那根若隐若现的弦就要断了!

        终于,两人同时吼叫出声。

        夏昱知道这一次她没有变成忍受,而是享受。不由嘴角弯弯,埋在她胸口喘息,品味激情后的余韵。

        “好重!”北雪皱了皱鼻子。

        夏昱抬起头,右手撑住下巴,捏捏她的鼻尖,“从现在开始适应吧,你以后要一直承受这样的重量,一辈子的时间还长着呢,现在就开始嫌,看你以后怎么办!”

        北雪翘高了嘴巴,反问,“你不会不要压我?”

        他想也没想直接拒绝,“别想,这样好舒服,我才不会傻得放弃这种最舒服的感觉。”

        北雪翻了翻眼睛,只好窝在他怀中拼命喘息。身体仍在颤抖着,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次进步。

        大胆地迈出一步,勇敢地承接他的爱抚,真的与以前的感觉不同了。

        温情过后,北雪终于逃离夏昱的怀抱,爬起来洗漱一番,准备到厨房做饭。

        刚踏进厨房,随后薛氏也进来了,“雪娘,早饭不用煮太多。你爹和你三弟都没回来。”

        北雪不由一怔,这父子二人这是去哪了?居然彻夜未归。可是从薛氏的脸上却丝毫没有看到担心的样子。以前薛氏可是常说夏承恩死心眼,遇事不知道变通。他出门的时候自己总是很担心。还有夏骆,薛氏可是时刻都让他好好读书,不肯误了时间的,这回怎么就放手让他出门了?

        薛氏说完,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又接着说早上吃什么之类的。

        北雪察言观色,自然也不便多问。

        饭桌上,夏昱端起碗筷就问,“娘,爹和三弟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

        “应该很快就回来了。”薛氏含含糊糊地说着。

        “那明天伞具店开业,他们能回来吗?”夏昱再问。

        薛氏想了想,点点头,“应该能吧。”语气也不是十分肯定的样子。

        早饭后,夏昱和北雪抱着轩儿去佟老先生们那里复诊。

        “嗯!”佟老先生按着轩儿的手腕频频点头。过了一会儿,才抬手笑道:“这孩子的病渐渐好转了,再服两个月的药,一准能好。”语气中满是欣慰和开心。

        夏昱和北雪不由疑惑不解。

        北雪赶紧问道:“佟老先生,轩儿自从上次发病之后,虽然一直服药,但精神始终不济,饭量也不好。就连淘气的时候都少了,我还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别的毛病呢。”

        佟郎中一脸自信,“不是,不是!”又道:“两位就莫要担心了,再拿回去两个月的药,服完之后,保证你们的孩子生龙活虎,且,又聪明又伶俐。”

        病都已经治到了这个份上,也没有突然停药的道理。好与不好,只能再服两个月再说。好在这个时候的药都是中药,即便是吃不好,也对人体的坏处不是很大。

        北雪这样劝着自己,又对夏昱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夏昱虽然也对轩儿的治病进度不是很满意,可一时也没有别的良策。两人只好又开了两个月份的草药准备带回家。

        一路上,轩儿无精打采地趴在夏昱的肩头上,一句话也不说。

        “轩儿,你想不想吃糕点?”北雪走在夏昱身后,看着轩儿那一双黑闪闪的眼睛,又是喜爱又是心疼。“你要是想吃,爹娘带你去‘香满楼’ 十几样的糕点任由你选。”

        轩儿脑袋动了动,眨了眨眼睛,好一会儿才勉强点了点头。

        当一个孩子对自己最感兴趣的吃食都失去了兴致,可见他是多么的不舒服。北雪顿时母爱泛滥,拉着夏昱就往糕点铺子走。夏昱一笑,半是嗔怪地说:“雪娘,你就宠着他吧!”

        北雪不以为意地笑道:“孩子嘛,这个年龄就是要给他小小的心里灌了满满的爱。长大了他才会爱别人。”

        夏昱倒是似懂非懂,不过北雪的话他几乎不怎么反对,也就随着她的脚步,一家三口笑语嫣然地往糕点铺子走了过去。

        进了铺子,轩儿离开夏昱的肩膀,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糕点确实让他眼睛都看不过来了,糕点铺子的伙计一见,赶紧上前介绍,“这些都是稍甜的,小孩子爱吃。这些都是松软的,适合上了年纪的人吃。这些则是味道比较香浓的……”

        轩儿左看看右看看,最终还是把目光落在了北雪身上。

        北雪明白,轩儿这是第一次出来买东西,受宠若惊到不敢自己选。蹲下身子,目光闪烁地看着他,“轩儿喜欢哪一个,娘就给轩儿买哪一个好不好?”

        夏靖轩有些不太相信,看了看北雪,又看了看那些糕点,最终吞了吞口水。那样子惹得北雪直想笑,就轻轻将他抱在怀里,让他用小手指着那些糕点。

        可轩儿一直是看这个也好,那个也好,犹豫不决。

        北雪只好让店小二挑着他爱吃的各包了一块。

        一家三口这才转身出了糕点铺子。

        也不知道是轩儿的心情大好,还是这几块糕点的作用。出了糕点铺这小家伙居然不让夏昱抱,而是迈着小短腿在前面“噔噔噔”地跑开了。

        夏昱和北雪喜出望外,就在后面一路神彩飞扬地跟着他。

        轩儿不时弯腰捡个石子,偶尔也会驻足在街边看一看热闹,更是会不时地回头瞄一眼爹娘。看他们依旧跟在自己身后,又转身放心地往前跑。

        这一刻,北雪感慨颇多。

        这就是一个孩子的世界。不管他跑多远,只要他回头时能看到父母在他身后远远的跟着,他就不会害怕,就有勇气继续向未知的道路上前进。

        “爹,娘……”轩儿回头咯咯笑了两声,继续向前跑。

        北雪就笑着冲他招招手,示意他可以大胆地走在前面。

        走在母子身后的夏昱,也突然觉得这一幕好美!

        这不就是他向往的生活吗?

        贴心的媳妇、健康的孩子。爹娘双亲身子健朗,弟弟妹妹过得顺意。这些都拥有了,还有什么好求的。他觉得这样的人生足以让他满足。

        夏昱的嘴角不由挂满了笑意。

        日子就这样继续下去吧!

        可是很少有人的一生永远处在低谷,也很少有人的一生永远处在高处。更很少有人的一生一直风平浪静下去……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9571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