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113节:突变(上)

第113节:突变(上)

        平时看着夏承恩少言寡语,简直就是一个闷葫芦。可今日一见,大大出人意料,原来他也有口若悬河之时。

        可是除了薛氏,大家都不明白,这渤海侯到底和自家有什么关系。

        夏承恩说得口干,不由端起茶碗,吞了一口茶水,看着大家说道:“后面事儿就由你母亲来讲吧!”

        薛氏郑重地点了点头,大家又都把目光聚到了薛氏身上。

        “当时,程家如日中天,红极一时。虽然被封了侯爷,但却尚未娶正妻。就有不少的人家想与程家结亲。”薛氏顿了顿,又道:“后来就由老太后做媒,侯爷娶了一位县主。而我当时在一户姓郑的经商人家当丫鬟,我服侍的主子是郑家唯一的女儿,名为郑采莲。”

        姓郑?还是经商的,不知道为什么,北雪就感觉后背一阵发凉。

        薛氏继续道:“郑家经商,自古官商相通。郑家为了巴结渤海侯,就主动把自家唯一的女儿送到了程府上做姨娘。当时我们小姐虽然不太同意,但父母之命不得不听。进了程府之后,郑小姐处处受程夫人,也就是那县主的欺负,每天都是提心吊胆地过日子,终于在她进府一年多的时候怀了身孕,而这个时候的县主肚子里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大家都隐隐感觉到故事进入了主题,不由都坐直身子,仔细听着。

        “在大户人家,虽然小妾通房不少,但都没有地位。往往为了正妻的颜面,是不会让姨娘的孩子首先出生的,且那个时候还是太后娘娘的孝期,所以郑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十分危险。”

        夏贞听到这里,已经忍不住问,“那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郑姨娘就和我商量,一定不能让县主知道她怀了孩子。”薛氏继续道,“恰在这时郑姨娘的母亲生病,郑姨娘就请示太夫人想回娘家探病,就借故回了娘家。到了娘家又说要日日为母亲念经祈福,就到泉灵寺边的一个山上住了下来,故而悄悄把孩子生了下来。”

        说到这里,北雪已经猜到了八九分,夏昱一张脸了是惨白得吓人。

        薛氏看了夏昱一眼,沉着声音道:“后来郑姨娘就把那个孩子交给了我,让我在京城一个不为人注意的胡同里养着这个孩子,希望有朝一日她能找机会将孩子接回到身边。”说到这,薛氏就抽抽答答地哭了起来。

        夏承恩微微一叹,接着道:“在这之前,我就和你母亲要好,而且这事也是经过侯爷同意的。有一天郑姨娘就打发人来找我,求我和你母亲一起保护这个孩子,我就答应了。然后我俩成亲,就把这个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抚养。”停了一会儿又道:“一开始的时候,郑姨娘总是寻找机会出来探望孩子,不时让人送些银两首饰出来,可哪曾想到,天有不测风云……”

        “怎么了?”北雪瞪大眼睛。

        薛氏接着话说道:“当时皇上一共有十一个儿子,除了两个夭折的,都已成人。其中最为出色的当属于大皇子和五皇子,皇上曾经在两位皇子由哪位来继承皇位上犹豫不决。当时侯爷是坚决站在五皇子那边的,结果最后当上太子的是大皇子。”

        北雪在心里微叹,所以渤海侯压错了宝。

        薛氏又道:“大皇子当上太子之后,不但处处打压五皇子,而且还将当时支持五皇子的人挨个击倒。贬官的贬官,发配的发配,甚至还有掉脑袋的。没过多久,他也找个由子把战功赫赫的侯爷一家发配到了边疆。郑姨娘临走之前抱着孩子哭得死去活来,让我们好好照顾这个孩子。”叹了一声又道:“谁知道这一走就是二十多年,一直到皇长孙继位了,五皇子萧王终于忍不住要夺位了,侯爷一家这才有了翻身之日,如今侯爷带兵已经与萧王会合,据说不出半月,定能攻下京师。到时候侯爷一家举家回京……”薛氏看了看夏昱,含着泪道:“到时候你就可以和你亲爹亲娘一家团圆了。”

        果然是夏昱,北雪没有猜错。

        这样说来,夏昱并不姓夏,而是姓程。他也不是一个农夫的儿子,而是侯爷的儿子。不过按薛氏的说法,他是姨娘所生,是庶出。

        夏承恩和薛氏似乎对渤海侯回京一事很高兴。可是有那个县主在,夏昱能顺利认祖归宗吗?北雪觉得这是一个很严肃又很艰难的问题。

        再回头看夏昱,他眼神呆呆的,似乎一时还反应不过来,直勾勾地盯着薛氏好半天,竟然一句话都没说。

        薛氏似乎是想起来什么一样,赶紧道:“大郎,你不用担心县主不让你回程家,因为县主在边疆的时候已经病故。你的亲娘因为后来又给侯爷连生了几个孩子,所以明正言顺的被扶正,现在她已经是程家的正牌夫人了。而且这个事情,在县主病故以后,你的娘亲已经和侯爷说了,甚至最近几年他们还偷偷差人回来找过你,只是我们流离辗转,居无定所,他们没找到而已。”

        北雪也一下子明白了。想必那个叫晚秋的妇人在屋里时就是和薛氏说了这些。所以薛氏又是高兴又是激动的大哭不止吧!

        守得云开见月明,这对郑采莲来说确实是件好事。

        可是尽管薛氏说了这些,夏昱还是不说话。

        夏承恩就对薛氏摆了摆手,“他娘,你也不要对孩子说那么多了,这事儿太突然,大郎恐怕一时还没想好,反正侯爷一家还要过些天再回京,也给大郎一个想一想的时间。”

        “好,好!”薛氏又哭又笑,搓着手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夏家的几个儿女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们可从来都没想过自己的大哥居然是个侯府的大少爷,那以后是叫他大少爷,还是叫他大哥呢?

        北雪更是没有想到,原来夏家二老这神神秘秘的事儿居然都是关于夏昱的。而这一切对于自己是好还是坏呢?

        北雪不由有些茫然了。

        自己这是嫁了一支潜力股,还是以后的道理将不平坦不顺畅的象征?她可是按照一个农夫的标准嫁的,这摇身一变成了侯府大少爷,这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吧!

        “行了!”夏承恩摆摆手,“今儿经历了不少的事儿,大家都回屋歇了吧,今天都好好睡一觉,有什么事明天咱们再商量着。”

        大家准备各自回屋时,薛氏却把北雪叫住了。

        她拍了拍炕席子,笑道:“雪娘,你坐下来,咱们说说话吧!”

        “是,娘。”虽然不知道薛氏要说什么,可难免也是和今天的事儿有关吧。待大家都出去了,北雪笑道:“娘,您说吧!”

        薛氏就抓了北雪的手握在手里,一脸心疼地关心道:“今天的事儿把你吓到了吧?”

        北雪自然是心有余悸,也就诚实地点了点头。

        “那个高芳茹也真是过份。”薛氏气得直咬牙,“也不知道这是吃了什么迷魂药,居然对自家人起了这份歹心。”说着又指了指院外,“不过往后你也不用怕了,门外总有县衙的人守着了。姓左的不敢把咱们怎么样,用不了多久,估计我们就能回京了。”

        是啊,自己现在是夏昱的媳妇。他回侯爷府,恐怕自己也要回去的吧!

        薛氏笑了笑,又道:“雪娘,你也甭怪我。二郎要休高芳茹的时候,我之所以还有所顾忌,就是想着宇儿这孩子。”说着,她眼泪就落了下来,心酸地说道:“你是不知道轩儿从小没娘,连口奶水都没有,生下来身子又弱,抱在手里瘦弱得就像是个小猫小狗一样,看着都让人心疼。后来大一点了吧,大郎又娶了一个姓刘的,结果这刘氏真是一个心狠的,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竟然抽打孩子……”停了一会儿,又道:“我这不是怕宇儿也像轩儿小时候一样,孩子可是经不起折腾的……”

        “娘,我懂。”北雪见薛氏哭得伤心,赶紧安慰:“只是这件事情的决定权不在我这儿,而是在二弟手里。若是二弟不想休妻,想把高芳茹接回来,那我也绝对像从前一样对她。不看别的,我也看宇儿。”

        “二郎那就是一头倔强得要命的强驴,估计这事儿没戏了。”想了想又道:“若是咱们都回京了,也不知道那高芳茹回不回去,毕竟她的娘家也在京里。”说着就一副有事相求的模样看着北雪。

        “娘!您这是?”

        “雪娘,我看二郎多少还听你的话,要不然你劝劝他。高芳茹千错万错还是宇儿的娘,为了宇儿就把她接回来吧,一个孩子没了娘,那心里的滋味可是说不出来的难受啊!”

        是啊!北雪何曾不知道这一点。

        虽然在这个世界她是有娘疼着的,可是在前一世,她可是从小尝尽没娘的疾苦。于是就感同身受地点了点头,“娘,那我试一试。”

        “好,好孩子!”薛氏拍着她的手,又道:“大郎是个念旧情的人,回了京里,你可是侯府的大少奶奶。那可不是咱们小家小户,你凡事长个心眼,用心揣测。”顿了顿又道:“以前我不同意你早点生孩子,是怕轩儿这边受苦。现在不同了,你得赶紧生个孩子,稳住你大少奶奶的地位才行啊!”

        北雪就觉得心里一阵阵的泛凉,除了点头也不知道说什么了。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9571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