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122节:往事(下)

第122节:往事(下)

        风清扬也晃然大悟,“师爷姓苏,原来他是大姐您的弟弟?”

        “可不!”苏氏眉眼一挑,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世上的事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巧,又是这么奇怪。

        接着风清扬就把谈话的目标转到了苏氏的几个孩子身上。整个人就如苏氏的弟弟一般,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多。

        说什么既然夏川入了蒙馆就要好好读书,不管是叔侄二人谁做皇帝,这天下总是姓龙的。再者这开考的事已经成了事实,若想在仕途上有发展,读书才是正经。

        夏川在一边认真地听着,并频频点头。

        风清扬看着就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他拍了拍北川的肩膀,高声鼓励,“好孩子,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那是错的。天下大乱时,武将方显英雄本色。可是天下太平之时,若想文治武功,太平盛世,百姓富足,那还得靠文官。你好好读书,做好八股文章,为自己谋一个前程,到时候也好让你守寡的娘享一享清福。”说着,又笑道:“趁我现在大小还有个芝麻官当着,或者到时能助你一臂之力。”

        “谢风大人栽培,我一定好好努力。”北川小脸绷得紧紧的,双眸中却绽着耀眼的光彩。

        苏氏在一边就道:“北川是个知道努力的孩子,每天那油灯都亮到深夜,有时候我过去劝他睡觉,他还执意不睡。”又补充道:“是个知道用功又让人省心的。”

        “那就好,那就好!”风清扬大感欣慰,又对苏氏道:“苏大姐,前半生受的苦都不算苦,因为那时候你还年轻,承受得来。唯有到老了,孩子有出息,膝下有儿孙,那才是真正的福气。”

        苏氏一脸赞同,“风大人说得是,说得是呀!”

        风清扬又对北川道:“好好准备着明年秋天的大考。这秀才一关,说难不算难,可说容易,那也不是谁都考得中的。你考上了秀才,家里可以免税和劳役,这也算是为家里争一份宽裕。”

        接着风清扬又事无巨细地说家中若是有什么事,或者有什么困难大可以去找他的话。他和苏氏在桌子两侧左右对坐,完全没有县官与村妇的悬殊,倒是像姐弟两个在唠家常一样轻松。

        又唠了一会儿,风清扬看着天色不早,就要起身告辞了。

        由于是晚上,苏氏自然不便相留。

        一家人就目送着风轻扬离开正屋,待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北焰却突然叫他,“风大人留步!”

        风清扬一怔,笑着看向北焰,“有事吗?”

        “风大人。”北焰上前两步,有些忐忑地道:“草民闲着无事时,捣鼓了几样东西,我把这些东西说成是兵器,可别人都笑话我,说这只能放到庄稼地里打鸟。”他顿了顿,有些不服气地道:“今天风大人来了,我想请风大人帮着看一看,我这东西是不是只能放到庄稼地里打鸟。”

        风清扬突然就笑了。但那笑不是轻视,而是欣赏。“没想到啊,北焰还能研究兵器。”说着就一伸手,“拿来给我看。”

        “暧!”北焰像得到了什么奖励一般,快速转身跑进了自己的小仓库。

        孙灵芝就在一边扯了扯苏氏的衣袖,用大家都听得到的声音道:“娘,你瞧瞧他,又要拿那些东西出来丢人。也不怕人家风大人笑话。”

        “无妨。”苏氏笑道:“风大人不算外人,不会笑话北焰的。”

        这边北焰已经拿出了那几样“兵器。”

        院子里燃着灯笼,所以看得十分清楚。北焰指着第一个看似一个卧弓形容的家伙介绍道:“风大人,我给这件兵器取名为‘千人阻’。”

        “噢?”风清扬显然很感兴趣,仔细看了一会儿,问道:“顾名思意,这个家伙能阻止千人?”

        “能。”北焰重重地点头,又耐心地解释道:“风大人,由于我没有制造这个东西所需要的材料,所以只用市面上买得到的材料做了,因而现在看来有些简陋,又不坚固耐住。但您可以听我细说一下这东西的妙处。”

        “好!那你说说。”风清扬不但没有不耐烦,反而饶有兴趣地拉过了一旁的小椅,准备听北焰高谈阔论一翻。

        北焰这下更来劲了,指着那弓就道,“这个弓下面有一个底坐,将它固定在城墙或是高地之上。”又指了指弓上的箭槽,“这里面可以同时安装二十一支箭,箭不用一支一支装,只要将合乎规格的箭支安装在这个大的箭槽之上,轻轻一拉卡扣,二十一支箭同时入小槽,再通过反扣用力,二十一支箭定可同时齐发。”他一边说着,一边操作,待他说到多箭齐发的时候,那入槽的箭果然就射了出去。射出的箭成了一个扇形,并齐刷刷地射到了对面的泥墙里。

        “好!真是够巧妙!”风清扬激动得大喝一声,站起了身子。“并排放置十架这样的弓,那可真是可以阻止千人了。怪不得你叫它千人阻。”

        北焰脸一红,点了点头。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只是这材质太过于一般,所以发箭的时候力道还不够。要是能用……”

        “无事,无事!”他话没说完,风清扬已摆了摆手,“道理说得通,操作起来好用就成。材料的事,那就是造兵器的人的事了。”说着风清扬又指了指旁边的两个,问,“这也是兵器?”

        “是!”这一下北焰满脸的自信,指着旁边的东西道:“这个叫‘小人袭’,这个叫‘琵琶射’。

        显然风清扬对这两样东西依旧很感兴趣。但他又抬头看了看升起的月亮,沉着声音道:“不过今日天色已晚,我就不便在这打扰你们一家人歇息了。”又道:“北焰,改**拿着这几样东西到县衙来,咱们两个好好研究研究,若是这东西真能用到战场之上,我定帮你想办法推荐到冯大将军那里去。”

        “谢风大人!”北焰的眼中有着掩也掩不住的喜色。

        北雪看着北焰,就笑着竖了竖大拇指。

        风清扬回了泾水县。

        北雪和夏昱也回了家。

        有了风清扬这副牌,北雪觉得放心多了。

        有他在,至少左家的人不会轻易就动了自己娘家的人吧。待有机会她再将左安林的事和风清扬说一说,那白卓谦那边,想必风清扬多多少少也能照顾一些。

        这可真是让人心里的石头终于沉了下去。

        接下来的日子,夏承恩每天往茶馆跑,还不时向几个衙役打听消息,急得就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团团转着等消息。薛氏倒是淡定一些,每天哄着两个孩子,偶尔也帮北雪煮一煮饭。

        倒是夏昱,北雪觉得他越发的不爱说话了。

        春雨贵如油。

        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之后,地里的庄稼就如雨后的春笋一般拔着尖地往高长。

        到了该锄地的时候,夏昱把伞具店交给夏骆和夏贞。他便和夏季、还有北雪一起下了地。先是用锄头将地里的杂草清除干净,接着北焰就赶着马来帮他们犁地。犁好了地,几个人又顺着垄沟敲了一遍土疙瘩,这第一遍的农活就算是做完了。

        其实在家务农并不是很累,而且对于这种一茬庄稼的北方来说,一年的时间有小半年都是农闲。只是地质不好,或者种子较贵,再或者年景不好的话,收入太微薄。所以这农人的生活水产就一直没的提高。

        三个人扛着锄头,敲完了最后一片地的土疙瘩,就一前一后地往家走。夏季一边走一边说,“大嫂,你那几块地被北焰大哥侍候的真是好,你瞧着那土质就明显比咱们家那块地好,而且最重要的是每年都还不待草籽成熟,荒草就及时被除掉了,这样一来地里的杂草真是少。”

        北雪一笑。“二弟,我那地就是咱家的,到秋收了粮食,也归咱家的公中,不用计较你的、我的。”

        夏季虽然没说话,但看着夏昱的目光就露出了几分羡慕来。同样娶媳妇,大哥一娶就是三房,除了第二任的刘氏很不像话之外,大哥倒是都有福气娶个好的。

        再想想宇儿他娘,夏季就不由一肚子的怨气。一而再再而三地相让,她怎么就是这么不通道理,最后竟然还想着法子害大嫂。

        夏季就在心里无声无息地叹气。

        接着几个人就一前一后进了夏家的大门。

        一进门就看见薛氏坐在院子里胸脯起伏地喘着粗气,轩儿站在一边,好像一副被吓坏的样子,两只水汪汪的眼睛,怯怯地眨了眨,小嘴紧紧抿氏,一副想哭又不敢哭的模样。

        而夏靖宇则歪在薛氏的怀里显然是刚刚哭过了。在他们的旁边则站着眼睛红红的夏贞和同样脸红脖子粗的夏骆。

        “这是怎么了?”夏昱放下锄头一脸困惑地看着院子里的几个人。

        北雪赶紧小跑过去将微微颤抖着的轩儿抱了起来。柔声道:“轩儿不怕,娘回来了。”

        这一下轩儿再也不忍着了,迅速趴在北雪的肩头,“哇”的一声号啕大哭。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9572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