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125节:离别(上)

第125节:离别(上)

        *宵一刻,耳鬓厮磨,实在无需太多的语言。

        当躺在身边的男人已经搂着自己发出均匀的呼吸之时,北雪却依旧伴着窗外的月光,直直地望着房顶发呆。不管怎么努力,却也无法找到那种能让她平心静气的睡意。

        本来以为来到这个世界,就要承载这个世界所带来的一切;本来以为找个老老实实的人,相夫教子,轻松快活地过上一辈子也就是了。怎奈,却有这样无法预知的前路。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适应了这个世界,可夜深人静之时、心情纷乱复杂之时、骨子里那种属于另一个世界的部分就会跑出来作乱,久久挥之不去。

        虽然萧王夺位成功,本就是龙家的江山、龙家的天下。只是皇位由侄儿变成了叔叔。江山易主,却依旧是龙家的天下。但朝中众臣,难免来了一次大换血。

        看得准的,及时调转风向,或许还有一丝机会;看不准的,难免落个罢官免将,从此一事无成。而像渤海侯这样从一开始就支持萧王的,萧王一旦得势,那自然是加官进爵,封妻荫子。

        所以宋妈妈说,她们家的侯爷已经由渤海侯晋升为建宁侯,各种封赏翻着倍的涨。在朝中的公卿之家里面,也算是比较有体面的一户人家了。

        本来这一切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还不是只因枕边睡着的人变得不同了。

        借着皎白的月光,北雪轻轻侧头望着枕边的男人。

        高额阔目、鼻梁英挺。北雪就在心里几不可见的叹了一声,又轻轻翻了个身。

        侯爷召人进京,却只有夏氏夫妻带着夏昱。北雪不得不承认,这样一来,自己将无法控制眼前的局面。

        并不是因为夏昱如今身份不同了,而自己一定要像个膏药一样贴上他。可他们现在毕竟是夫妻,明媒正娶,八抬大轿。嫁到夏家几个月,虽然和夏昱之间的关系,谈不上如何感情浓厚,相濡以沫,可至少也算是相敬如宾,相扶相助吧!

        而侯爷让夏氏夫妻带着他入京,留下自己和小姑子小叔子,还有这么一个继子,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左边想一想,右边想一想。就觉得自己的心思随着周遭的环境变得复杂起来。

        若是夏昱真有了好的去处,认祖归宗。而自己的身份则因此变得不当不正,那么她倒是可以成全夏昱,自己从此快意江湖,游历山川倒也没什么不好。

        可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却又是一种不容易让她放弃的态度。

        嫁过来短短几个月,和公婆小姑小叔,甚至包括自己的丈夫,似乎是刚刚熟悉起来……

        她还清楚地记得,刚嫁进来时,薛氏对自己不冷不热,甚至还有那么一点阴阳怪气话里有话的嘲讽;还有夏贞,她几乎把自己当成了透明的;两位小叔似乎是看着薛氏的神色行事;最可笑的就是那个高芳茹,各种刁难各种瞧不起……

        说起来真心诚意接受自己的,还就是自己的丈夫和继子了。

        轩儿年龄还小,你对他好,他自然就对你好,这个不用怀疑。而自己的丈夫夏昱,这门婚事可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只因庄稼地里捉虫的一面之缘。

        他不怕自己名声不好,不怕自己是个扫把星。说起来自己还真是应该对他报着感恩的态度,是他在自己面临嫁不出去的“剩女”面前,拉了自己一把。

        思来想去,北雪就又叹了一声。

        如今一切变得不同,这种境地果真够她尴尬的。

        第二天,夏家虽然多了宋妈妈和丫鬟车夫等人,但依旧保持着以往的习惯。

        待用过早饭,收拾停当。宋妈妈便笑眯眯地过来给夏昱行礼,她非常谦和有礼地道:“大少爷,既然咱们要返京,那不如就趁早。现在去京里的路上还不算拥挤,若是等到朝中局势稳定,各方人士都开始纷至沓来之时,路上免不得一番拥挤的辛苦。”

        夏昱似乎是对这话有些意料之中的感觉,抬头问她,“您觉得什么时候动身比较妥当。”

        “越早越好。”宋妈妈脸上堆满了笑,眼角眉梢都微微上扬,“反正也没什么可带的,更无需准备什么。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如何?”

        “今天?”夏昱着实没有想到这么快,不由愕然。

        宋妈妈看出他的心意,赶紧解释,“大少爷,咱们耽搁一天,侯爷那边就要急着惦念一天。反正咱们都是要走的,您早去一天,早把侯府的事情安排妥当,那么也能早些时日和大少奶奶还有小公子团聚不是。”

        夏昱听着,似乎也有道理。转头又看了看夏承恩和薛氏,见他们也是一副完全听自己的样子。犹豫片刻后,也就点了点头。

        北雪记得夏昱走的那天,四月的风,柔柔地吹拂着绿油油的稻田,木棉花绽放着火红的色彩。在混合着松木、野花和泥土芳香的山道上,北雪抱着轩儿,夏季抱着夏靖宇,再后面跟着夏骆和夏贞,一起出来为一家人送别。

        夏贞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过薛氏,不免因为离别而湿透了眼眶。

        夏骆倒是一脸坦然,没有离愁,也没有不舍。

        夏季抱着孩子,脸上有些纠结。薛氏看在眼里,嘱咐道:“二郎,大房那边我不担心,因为轩儿的病已经治了个七七八八,何况还有你大嫂照顾着,我就是担心你,”说着停了停,犹豫道:“那高芳茹也是个不争气的,不然是不是把她接回来,宇儿好歹也算有个亲娘。”

        夏季脸一扭,低声道:“娘,您就放心去吧!我能照顾好宇儿。”

        “话是这么说。”薛氏还是满脸的不放心,可一想到有外人在场,到嘴边的话也就吞了回去。继而说出来的都是一些嘱咐的话。

        而夏承恩除了嘱咐夏骆好好读书,照顾好贞姐儿之外,倒也没说什么。夏昱则更是成了焖葫芦。只有到了上车之前,他才站在那里定定地看着北雪和北雪怀里的轩儿。

        轩儿吃着手里的糕点,黑亮的眸子一闪一闪地望着夏昱,似乎也感觉到他要离开一样。不由抓着他的手腕奶声奶气地问,“爹爹,你要去哪?”

        夏昱摸了摸轩儿的脑袋,满眼慈爱,“爹爹出门一趟,过些天就回来接轩儿和你母亲。轩儿在家要听娘亲的话知道吗?”

        “知道。”轩儿重重点头,转身咧着嘴搂住了北雪的脖子。

        似乎在他小小的世界里,爹爹离开没关系,有娘在身边就好了。

        夏昱看在眼里,心中又是欣慰,又是苦涩。

        接着夏昱又转身握住了北雪的手,声音沉沉的,带着无法估计的重量,“雪娘,记住我昨天和你说的话。凡事量力而行,不要太要强。庄稼地里的活就交给二弟三弟他们,你只需在家里好好带着轩儿就好。”

        听着像是关心倍至,可细细品味又有一点不放心的味道。

        北雪虽然是女子,又穿到了封建社会的古代。可她从来都不是那种温饱万事足的女子。在娘家时,她没有靠过哥哥,到婆家时她没有靠过丈夫。虽然来到这里免不了要入乡随俗,嫁鸡随鸡。可生活毕竟还是要创造的吧,有钱能使鬼推磨,不为填饱肚子发愁的生活,才能向美好迈步。

        可心里就算这么想,这个时候也不能反驳,只好顺从地点点头,“你放心去吧,我定照顾好轩儿就是了。”

        见小两口的话越说越多,宋妈妈就笑逐颜开地拉了拉北雪的衣袖,并且扯袖掩面与她耳语道:“大少奶奶,您也莫要着急。侯爷现在实在是分身乏术,何况您是儿媳妇,他是公公,对于您,侯爷实在不知如何安排。”说着,又望了一眼轩儿,“而且有小公子在您这里,您就大可放心吧,程家最重香火,等夫人回京之后,一定会尽早差人来接你们的。”

        如此一说,反倒成了自己疑心了。

        北雪只好笑了笑,不想解释,所以不做言语。

        宋妈妈可不想这一家人的话越说越多,搞得像是生离死别似的,何况那边夏贞已经抹着泪拉住薛氏不松手了。

        “哎哟!”宋妈妈一挥手帕,“就是暂且分开几日,用不了多久,你们一家人还是会团聚的。”想了想又道:“你们一家人从京城过来应该知道路,虽然不远,但中途总要有一晚住在店里,若是再不上车,天黑的时候可要赶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了,到时候咱们怎么过夜。”

        这一提醒,夏贞也不哭了。赶紧推着薛氏,“娘,您去吧,不用惦记着我,我和大嫂好好的在家就是。不要误了路程。”

        “好,好!”薛氏重重点头,又急忙望着北雪嘱咐,“雪娘,我去了京里,这个家就是你做主了。长嫂如母,你该管就管,不用省着。二郎和三郎要是犯混,你就代我收拾他们。”

        一句有点好笑的话,暂且冲淡了一些离别的味道,北雪瞟了夏季和夏骆一眼,不由掩袖而笑,脆脆地答了一声,“知道了,娘!”

        北雪答着痛快,薛氏却是一怔。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9572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