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128节:日子(上)

第128节:日子(上)

        北焰顿时信心大增。

        眉宇间就有了一种鲜而少见的踌躇满志。

        几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风清扬说县里还有事,便带着人走了。

        风清扬这一走,孙灵芝的脸色立马就不好看了,她一边收拾着院中的东西,一边嘟囔着,“都是嫁出去的人了,还回到娘家来指手画脚,自己的出路都不知道在哪?现在还回到娘家巴巴的说东说西。”

        北雪就在心中苦笑,似乎孙灵芝说得也没错。

        可她这么说北雪,苏氏和北焰却不依了。

        本来夏昱随着夏氏夫妻这么一走,苏氏的心里就不是个滋味。偏偏家里又有那么一个嘴快的二婶,隔着三两天就跑来坐一会儿,屁、股一坐炕不说别的,净是一些大家怎么说北雪的事儿。

        说来说去,苏氏就觉得心里被压了一块大石一样沉。

        本来以为北雪命硬一事已经被翻了牌,哪曾想到,人家夏昱回京,不但没有带她,反而还把自己的幼子也丢给了她抚养。万一夏昱一去不回,北雪就会落得休书一张,那么带着一个与自己没什么关系的娃,想要再嫁人恐怕都难了。

        做为母亲,她不能只希望女儿好。

        此时此刻,所有的不好,她也要考虑全面,以备应对之法。

        为了女儿着想,苏氏本就火气上涌,今日听见孙灵芝这么一说,泛青的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孙灵芝过门之后,她是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说话,“灵芝,北雪是你丈夫的胞妹,也就是你的妹妹,更是我们北家的姑奶奶,你这是什么语气。难不成北雪过得不好,你脸上有光?”

        孙灵芝一听,脸上立马挂不住了,赶紧解释,“娘,我不为别的。就是觉得夫君他做这些无用之功没有用,还不如好好地把田地侍弄好,到秋后多打一些粮食,咱家的日子也好宽裕一些。”她适时地扭转话题的主要成份,转移了苏氏的注意力。

        “头发长,见识短。”苏氏翻了白眼,“你怎么就吃定北焰就是一个顺着垄沟种田的命?再说你做为焰儿的发妻,他日后发达了,岂有你不沾光的道理。做人家的妻子要贤惠,就算是我这个不识字的村妇也知道厚德戴物的道理。这么小家子气,想必福气也是不多。”

        苏氏说完也不理她,拉着北雪就往屋里走。

        北雪就在心中叹气。还真是一个生在村野人家的女儿,凡事不经脑子,而且要人直指要害,她似乎才听得进去 ,才明白其意。想给她留些面子,婉转一些的表达想法,真是比登天还难。

        北雪就想到了上次她用剪刀伤了胡桃的手的事儿。本想等着胡桃回来后,看一看她的手怎么样了,可是眼看着日头偏西,还要回到夏家给小叔小姑等人做饭,也就抱着轩儿回了夏家。

        第二天,北焰就赶着马,拉着犁去了夏家的田里。一马双犁,北焰和夏季二人一个上午的时间就犁好了十亩地。第二天庄志也赶着牛犁来了,三个人一牛一马,所以加上北雪陪嫁几十亩地,三个人也就用了两天的时间统统犁完。

        很快就忙过了春季的农忙,一路走来,日子倒也平静无波。

        左家那边没有任何动静,没有消息传出来,也没有人去过左家。

        而白卓谦那边,似乎白老爷子已经恢复了他的行走自由。因为有人在集市上曾经见过了白卓谦。这样一来,北雪倒是大大地松了口气。

        伞铺的生意不好不坏,因为北雪实在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打理生意。轩儿现在是越来越腻着她不放,整天娘啊娘的挂在嘴边,自从薛氏和夏昱离开后,轩儿的身体虽然日渐好转,但是心理上却是日渐依赖北雪了,似乎有那么一会儿功夫看不到,心里都觉得不安生一样。

        倒是夏靖宇却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一天比一天的蔫了下来。

        北雪可怜这个娘亲不在身边的孩子,可是高芳茹那个样子,居然跑到夏家胡闹,竟然还扯掉了薛氏的一绺头发。如此悍妇,北雪可不敢再劝夏季将她接回来。

        居说她现在整天住在舅舅家,日子也是不好过。她的舅舅虽然心术有些不正,但对待这个外甥女,倒还过得去。平时吃了喝了什么的也都不计较,可是舅母就不一样了。舅母的抠门程度和高芳茹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她在舅舅家住的这一段时间,身上的银两和值钱的东西也被搜刮得差不多了。

        北雪不由在心里叹气,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弄出些旁生枝节的事,现在恐怕是已经尝到了苦头了。

        念头闪过,北雪已经端出两碗加了荷包蛋的龙须面。

        入了夏,白天长黑天短,两个孩子随着大人一起吃饭后,这一顿吃完了,还没到下一顿总是会饿。所以北雪就经常在中间给他们加一餐,而今天这一餐就是加了蛋的龙须面。

        北雪刚从厨房出来,轩儿便皱着鼻子使劲闻了闻。待他闻见一股面香扑鼻而来后,不由笑得直拍手,“好吃的,好吃的!”说完就拉着夏靖宇的手,一起往院子里的小桌边蹭,嘴上还喃喃着,“哥哥,好吃的,好吃的。”

        许是夏靖宇年纪大一点,心思也就多一点。每次他在北雪面前,都没有轩儿那么自在,而是多了一些拘束。北雪也不明白一个六虚岁的孩子是不是会懂这么多。甚至夏靖宇在说话的时候,都是瞄着北雪的神色的。

        所以北雪在他面前,也常常是放足了小心。一个娘亲不在身边的孩子,一定是十分敏感的。

        将面放在了桌上,两个小家伙一起凑了过来。

        北雪端碗放到他们面前,笑道:“不要着急,一人一碗,慢慢吃,谁也不要烫到。”

        轩儿咯咯直笑,夏靖宇则大大地点头。他见轩儿摸起了筷子,自己才动手去吃面。但是轩儿是不会用筷子的,特别是面条这类的东西,他更是半天也夹不上来一根。

        北雪一般给他吃东西的时候都用勺子,有的时候勺子也不好用时,他就会趁北雪不注意,直接上手去抓。但是北雪觉得小孩子用筷子一事早晚是要学的,多动手不但有益大脑,更是这种精细动作的锻炼。所以某些时候,她就刻意不给他拿勺子,而是让他锻炼着用筷子。

        “娘!”轩儿几次夹不上来面条的时候,终于蹙了眉,“我想用勺子。”

        北雪借机教育,“轩儿,面条就是要用筷子吃的,你看看宇哥哥不是也用筷子吗?”

        轩儿肚子饿,却又夹不上来,急得直想哭,声音中透着委屈,“娘,轩儿不会用筷子。”

        “那你慢慢试一试,也许这一次就会用了。”北雪站在一侧鼓励他。

        轩儿的心情却不那么轻松,他不知道那筷子在别人的手里是怎么得心应手的,可是到了自己的lou.com/dushiyinyangshushi/">都市阴阳术师最新章节手里,却是怎么样也不听话。思索着就望向了已经大口吃起来的夏靖宇,不由委委屈屈地叫了一声,“宇哥哥。”

        夏靖宇抬头,正好迎上轩儿黑亮的眸子,带着一点点雾气。他忙绕过桌子,走到轩儿身边,很耐心地说道:“弟弟别哭,哥哥教你怎么用筷子。”

        轩儿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转头看了看坐在一边准备做伞的北雪。眼看着北雪毫无帮忙的意思,无奈之下只好对着夏靖宇点了点头。

        一张小饭桌上面,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小课堂。

        北雪看着兄弟二人交流得热络,也不言语,就在一旁微笑看着。

        好在轩儿在夏靖宇的帮忙下,总算是连汤带水的吃下了一碗龙须面,虽然最后的结果是弄得衣服和桌子上面到处都是,但他总算是迈出了敢用筷子的第一步。

        “大伯母,弟弟吃完了。”夏靖宇捧着空空如野的大碗,献宝一般地跑到北雪面前给她看。又笑道:“我也吃完了,我们都吃得干干净净。”

        北雪爱抚地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目光柔和且带着鼓励,“宇儿真是一个好哥哥,都能帮大伯母照顾弟弟了,明天大伯母还给你们煮面吃。”

        夏靖宇脸一红,没有说话,轩儿却在那边拍着巴掌直叫好,“娘煮的面最好吃了!”

        “真是一只小馋猫!”北雪捏轩儿的鼻子。

        轩儿咯咯地笑,夏靖宇就在一旁目露羡慕地看着。

        北雪一笑,转头也轻轻捏了夏靖宇的鼻尖一下。

        这一下两个孩子都被捏了,兄弟俩笑成一团。

        刚从正屋走出来的夏贞就笑得直拍手,“瞧你们两个,可不真成了花猫了。一碗面把脸都吃花了,快过来小姑姑给你们洗一洗。”

        夏靖宇一听,眨了眨眼睛。可轩儿一听,却是转身就跑。

        虽然他不像以前那么抗拒洗脸洗澡了,不过北雪上手还好,换成了别人,他依旧不从。

        “小花猫,往哪跑?”夏贞嘻笑着追上了轩儿,双手将他托在怀里。

        几个人正笑着,却听门口传来了吵嚷声。

        “让我进去,我要看我儿子。”一个隐隐透着几分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行,没有夏家的准许,你不能进去。”是衙役严厉的声音。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9572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