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147节:计划(下)

第147节:计划(下)

        自己的问题是要么离开这里,摆脱这个有名无实的大少奶奶的头衔;要么就委屈求全地争取自己的地位。前者的结果是,或许她可以很洒脱开始新的人生,但是在这个封建社会,能不能洒脱得起来还是未知。后者自然是困难重重, 但是一旦赢了,那么她的人生也将大放异彩。有身份有地位,还顺便带着娘家一起发达。

        这是一个让她矛盾的问题。

        然而当她想到那个还未见面的婆婆,那两个婆婆安排的小妾。小小的心灵瞬间就觉得灰暗了。

        当风夫人把此次前来的意图完全表达明白之后,就笑着起身告辞。

        北雪一再感谢,并叫人备了礼,送走了风夫人。

        风夫人的身影走远,北雪转身回院,门关上的那一刻,她就开始坐不住了。

        若是秋季大考,弟弟在府试中也能名列前茅,那风大人将举荐他到国子监读书,而北家全家也要搬到京城。风大人想的是照顾一家比较方便,苏氏想的是离女儿比较近,虽然不能常常见面,缝年过节见一见倒也不难了。而北焰想的则是在京城认识更多的人,谋求发展。

        无论哪一样,以北雪现在的处境来看,她不但自己做不到,还帮不到娘家。

        经过一夜辗转,北雪想明白了。

        要么摆脱程家,用其它方式活着,用其它方式谋求娘家的发展。要么做一个名副其实的程家大少奶奶。

        无论做到哪一点,她都不能住在这里。

        而她的突然点,自然不能是跑到侯府找那个没见过面的婆婆。解铃还须系铃人,她得从程煜那里做突破。大不了路归路桥归桥。

        还没世界末日,一切都来得及。

        “五弟,你说你自小就和侯爷一块看地图?熟识行军打仗的一些策略?”北雪兴冲冲地来到五少爷房间,一脸期待地问他。

        程瑞正在练字,头也不抬,但语气中却满是骄傲,“那是自然的。”想了想又道:“各种地图我都看得懂,而且还能画出来。”

        北雪等的就是这句话。不由怂恿道:“侯爷和你大哥打仗的地方的地图你也知道吗?”

        “知道。”程瑞重重点头,“那个地方父亲出征之前天天看,我都能背下来了。”

        “我不信。”北雪露出一个怀疑的眼神,“要不你画来给我看。”

        程瑞毛笔轻轻一放,目光不停闪烁,“难不成你是想去找大哥?”

        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居然有这么多的心眼。

        北雪自然不能承认,万一这事传到侯府,她怎么还能走得成,“不,不是。我一个弱女子哪敢只身到西北去,我就是好奇他们那里什么样,道理复杂吗?路上好走吗?”

        “你就是去,我也赞成。”程瑞又摸起了笔,完全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咦!”北雪很是奇怪,“你赞成?”

        “你们都把我当成小孩子,其实我什么都懂。”程瑞又摸起了笔,这次的口吻更像是大人:“我生母是姨娘,在家中没地位。我虽然是庶子,可偏偏父亲喜欢我。据说娘生我的时候,父亲梦见了文曲星。结果我一生下来就聪慧过人,不管父亲教什么,一学就会。”

        “你自小聪慧,又招父亲喜欢,这是好事儿啊!”北雪点点头。

        “凡事有利有弊。”程瑞继续道:“就是因为父亲的喜欢,也招来了那么多人的不喜欢。不然也不会就这么被丢到别院,不闻不问的。就算是那些奴才,他们也是想着父亲的威仪,所以才不敢对我怎么样,我自己若是再不厉害一点,那岂不是连下人也敢欺负我了。”

        怪不得刚开始见到他的时候,他见谁都是一副凶巴巴的模样,原来这是在给自己壮胆。

        思及与此,这五少爷倒也挺可怜。

        可现在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又有何能力帮助五少爷。还是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要紧,于是笑道:“那五弟能不能帮我画一份西北的地图?”

        “能,怎么不能?”

        正在北雪蓄谋着要去西北亲自找程煜要休书之时,西北那边的情况也不断传了回来。

        萨满撕破与汉人的合约,两国正式宣战。

        所以侯爷和程煜被迫滞留两国交界处的临安城,归来之时更是遥遥无期。

        所以北雪去找程煜之事,也迫在眉睫。她可不想就这么蹲守在这里等着一个不可预知的未来。

        一切都要精心计划着。

        收拾东西,准备银两,熟识于从京城到西北的路线。以及计划好路上的种种可能,然后就是要多准备几套男装,把自己所有的女生体征都隐藏起来。

        最后一件事就是偷偷摸摸地溜出去。

        当然这件事多亏有了五少爷程瑞的帮忙。他利用别院守卫换岗的空档,将他们的视线统统吸引过来,北雪这才得以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偷偷溜出了别院。

        一路上谨言慎行,凭着昕明机灵、察言观色,竟然平安无事地出了盛京,按着怀揣的地图线路,一路向西北行去。

        离京城越远,那么就离西北越近。

        离西北越近,关于那边打仗的事情,也就陆陆续续传进了耳中。

        北雪感叹,果然是外面的世界消息灵通。不管想知道什么,只要一打听,或者往那茶楼、书舍等地方一凑,保证有新鲜出炉,还带着温度的消息传进耳中。

        但是令北雪没有想到的是,人们谈论的竟然不是统帅千军万马的建宁侯,而是建宁侯的儿子程煜。

        一开始人们都说他是建宁侯的私生子,甚至还有人传言他的亲娘是戏子,是娼ji。甚至还有人说,那样的公子哥怎么会在西北苦寒之地落脚,不出半年必会违抗圣旨,私逃回京城。

        但事情却大大出了人们的预料,没想到他不但没逃回来,反而在战争的洗礼中,声望越来越高。

        他用一次次的胜仗向国人证明,自己并不仅仅会纸上谈兵,运筹帷幄、实际作战能力更是不容蛮人小觑。

        程煜俨然成了战神的代名词,萨满人闻风丧胆。

        战地流传着这么一则故事,建宁侯的长子程煜面如白玉、绝美异常,上阵时经常会有士卒盯着他看到傻掉,为树立威信,他每次都会带上特制的凶神面具,因此萨满人一见汉人阵前有带凶神面具的将领,便会不战而逃。

        一口茶水含在北雪的嘴里,差点就喷了出来。

        程煜绝美异常?还有士卒看到他傻掉?

        说他是个帅哥,北雪倒是承认。可说他绝美异常,就有点不符实际了吧!

        什么样的男人能用绝美异常来形容,除非是妖!

        不过走着走着,在离西北战地越来越近的时候,北雪倒是有些无可奈何地承认了这一点。话说那不是程煜面如白玉绝美异常,而是萨满人长得真的好黑,好怪,所以这才衬托了程煜的“绝美”吧!

        就在北雪觉得胜利在望之时,突然有一个消息如晴天霹雳一般传进了他的耳中。

        什么?程煜受伤了!

        他竟然受伤了!他竟然被萨满余部偷袭,听说受了很严重的毒伤。

        第一次有了害怕失去的感觉。

        那感觉就像一缕空气,她想在手中握住,可越用力,似乎流失的越快。

        自从知道他受伤的那一天起,北雪的整颗心就像放在油锅上煎熬,焦躁得快要爆掉了。

        她不再像以前一样昼行夜息。而是无时无刻不在赶路,她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程煜正在受苦,似乎整个心都绞痛在一起。连喘息的力气都是痛的。

        到最后她甚至放弃了脚程较慢的马车,第一次鼓起勇气跨上马背,最后当她到达临安城的时候,已经熟练到骑在马背上步履如风。

        到了临安,北雪直接来到集市,揭了医榜就等着人来带她,那医榜是寻找能手为程煜治疗毒伤的。

        她一路上想破了脑袋,才终于想到这个最省事的方法,这样她就可以直接见到程煜了,自然她也没有考虑到揭了医榜却压根不会治病的后果。

        可她哪里会想到程煜竟然是昏迷的?

        所以她很惨,被狠狠抽了一顿后,扔到军中做苦力。

        苦力,顾名思义,所有最脏最苦的活都是她的。北雪郁闷到不行,咬着牙根发誓,等程煜醒了,她要跟他告状,将当初那些欺负她的烂人统统大刑伺候!

        可是他什么时候才能醒?

        虽然她上次偷偷到他营帐里看他时,脸色看起来好像好了很多。

        可是她又听说,程煜之所以会渐渐好起来。是因为军中来了一位萨满女子,好像还是萨满某个部落的公主。因为她精湛解毒之术,所以夏煜才会渐渐好转。

        为此,建宁侯还特意为这位萨满女子搭了营帐,满足她所有要求,只为她能救程煜一命。

        晚上北雪拖着快要散架的身体,傻呆呆地望着月亮。

        那种又累又怕的感觉,久久纠结着她。她躲在远处,悄悄望着程煜的营帐发怔。生怕一个不小心会传出什么不好的消息。

        她知道,程煜若不快点醒来,自己真的要支撑不住了。

        每一天她都怀着这样的梦想,撑着抬不起来的眼皮子,沉沉睡了过去。R1152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9572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