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喜迎门 > 第154节:圆满(下)

第154节:圆满(下)

        那次萨满余部被一举歼灭,与汉人并肩作战的阿兰部落取代了原先的政权,阿兰王,也就是阿木珠的父亲成为萨满人的新王,并与汉人签下友好协定。

        至此,耗时大半年的边关之难终于结束。

        汉人的大军费时两个月从临安返回京城,受到了皇上的赏封和百姓们夹道的热烈欢迎。

        此时,程煜已和建宁侯进宫接受封赏,参加皇上亲自主持的洗尘宴,北雪则百无聊赖地待在家里,因为阿木珠做了那个萨满男子的新娘子,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出来给她做证,结果她到今天都还在接受程煜的惩罚阶段。

        手中的针线上下翻飞,突然一阵胃酸涌了上来,她抚着胸口,默默等待那阵难受过去。

        回想刚从临安回来时,虽然自己随着程煜回了侯府,但是每每见到婆婆,见到那脸色阴沉得吓人的建宁侯夫人,北雪心里就有些委屈和难过。

        实话实说,姓郑的也不是她害的,想来真是无辜。偏偏大家都把这一罪过推到了自己的身上。

        特别是程煜那个腰缠万贯的舅父舅母,见到北雪时那简直就有一口把她吃掉的狠样。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程煜果真说到做到,虽然不知道把那两个姨娘弄到哪里去了,可自从那之后,两个人果真就没有在侯府出现了。

        程煜的体贴总算是能淡化一些婆婆的冷淡。

        “怎么一点警觉性都没有?我都站在这里老半天了。你这样没有一点警觉,以后要怎么跟着煜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婆婆郑氏已出现在房中。

        北雪吓了一跳,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从床上站起来,向婆婆行礼。“娘,是我太大意了。只顾着想事情,竟没有发现您来了。”

        说来这还是郑氏第一次来北雪的住处。

        琢磨着她的来意,北雪心里倒有几分忐忑。

        “是不是怀孕了?”郑氏犀利的眼神扫射向她的肚皮,并且在那里停留好久。

        北雪胸口略过一丝寒气,不自觉地向后缩了缩。

        “躲什么?那是我的孙儿,难道你以为我会害他吗?”话是这么说,可郑氏的口气越发的冰冷。

        “不,不是……”北雪紧张得有些结巴。

        郑氏又轻描淡写地瞄了她一眼,冷声道:“也不知道你就哪里好了,煜儿说你好,轩儿说你好,现在就连侯爷和老夫人也说你好……”冷冷地“哼”了一声,又道:“就连那几个孩子,特别是五少爷,也说你好。”说完,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轻声道:“不过就是一个种田人家的女儿,好什么好!”

        婆婆唠叨,做媳妇只有听着。

        好在这话说得不算刻薄,还在北雪能接受的范围之内。不过北雪觉得郑氏也不会说出太难听的话来。种田人家的女儿怎么了,她还是经商人家的女儿呢!

        “煜儿知道吗?”郑氏又将话题扯了回来。

        “……已经告诉他了……”想了想,北雪还是决定撒谎,毕竟她不知道郑氏究竟来意为何,她不想让肚子里的孩子冒险。虽说这孩子是郑氏的孙子,可毕竟人心难测。何况郑氏一向不喜欢自己。

        “撒谎!他若知道了,才不会是这种态度,怕是赏功宴都不会去,在家里捧着你吧?他早上走的时候还不理我呢,要是知道你怀孕了,早第一个告诉我,把孩子当筹码来跟我谈条件了。”

        程煜不理她,北雪一头大汗,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因为自己,程煜和郑氏闹别扭?

        “听说,是你献计不费一兵一卒攻下了那些顽固抵抗的萨满人?不简单嘛!就连侯爷都对你这个出身低微的儿媳妇赞叹不已了。”郑氏翻着白眼。

        “没有,儿媳只是恰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又正好管用了。”北雪尽量让自己保持谦卑。

        郑氏却据实说道:“已经很让人佩服了,身陷敌营,还能冷静对应,不但焚火唤人,还能想出用药粉的计策。这可不像是一个农家女儿所为。”

        不是农家女儿所为?可北雪明明就是一个农家女儿,她不知道还能和郑氏说什么?

        郑氏又道:“听说你弟弟很有出息。连翻大考名列前茅,现在已经进京在国子监读书了。而且就算到了国子监依旧是个佼佼者。”

        北雪笑了笑,表示默认。

        郑氏还想再说什么,可又一时找不到话题。

        对于这个儿媳妇,她真是不太满意。主要也是因为出身不好,又不是自己所选。可若说北雪究竟哪里不好,她又说不出来。

        可偏偏程煜喜欢,甚至整个程家都喜欢。

        自己除了因为娘家那点事儿能拿捏,到也说不出其它不好来了。毕竟程煜娶她的时候,程煜也不是侯府大少爷,在当时来说算是门当户对的。

        现在一见北雪又有了身孕,而且对自己还算敬重谦卑。

        如此一想,也犯不上为了她伤了母子感情了。

        何况家族子嗣最为重要。她能为程家传宗接代绵延子嗣,那么她这个做婆婆的也就算默认了。

        半个月后,程煜终于从宫内的大小宴会中解脱出来。

        回到侯府,他猴急一般地搂住北雪就往怀里扯。

        “程煜!你这个王八蛋,你死定了,你完了,你知不知道你儿子现在在他娘的肚子里哀嚎,你知不知道你母亲子已经怀孕三个月了?”

        “什么?”

        程煜从那片香软的滑嫩中抬头,怒吼声简直要掀翻了屋顶。

        北雪掏掏耳朵,总结地道:“一句话,就是你今天晚上,不对,是从今以后的七个月内,你都不能放肆疼爱你的娘子了!”还有紧随其后的坐月子,前前后后也得一年,她假好心地拍拍他的脸蛋,“乖,姐姐今天不能抱你睡觉觉了,你找个地方自己解决吧!”

        在傻愣愣丈夫的怀里,北雪笑得像只狐狸,右眼闪烁过狡猾的光芒。很好,她未来的生活,就是如何和她的丈夫斗智斗勇。

        十年后,北雪带着一双儿女回娘家。

        “夫人,外祖家到了。”落轿后,香绫在轿外轻声对北雪道。

        北家大门的小厮一见姑奶奶来了,赶紧迎了上来,“姑奶奶,老夫人和两位奶奶已经等候多时的,小的这就进去通传去。”

        小厮跑了几步,却又折了回来,因为胡桃已经笑盈盈地走了出来。北雪笑着上前叫了一声,“大嫂!”北雪的一双儿女也笑着上前行礼,叫了一声:“大舅母。”

        胡桃摸着两个孩子的头,顶着滚圆的肚子就携住了北雪的手,“走,我们进屋去,娘在屋里等着呢!”

        两个孩子被丫鬟带到暖阁去玩,北雪和胡桃笑着进了屋。却见苏氏正坐在临窗的大坑上,由大舅舅和小舅舅两个,还有一旁的庄青凡陪着说话,北焰和北川则陪着立在一旁,苏氏显然是刚哭过的样子。

        一见北雪进来,苏氏兄弟赶紧起身。如今不同了,北雪不仅仅是他们的外甥女,更是侯爷夫人。

        “大舅舅,小舅舅。”北雪叫了一声,就将目光转向了苏氏,见她似乎是刚哭过的样子,不由奇怪地望向北焰和北川以及一旁的庄青凡。

        北川转了转眼睛,没说话。北焰却道:“咱娘是想起爹来了,那个害咱爹的张思茂终于因为做尽坏事,而被绳之以法。娘听到这个消息又是哭又是笑的。”

        “做恶者终有报应。”北雪坐在苏氏的身边,将自己手中那个绣了并蒂莲花的帕子递给苏氏,就转头看着北川和庄青凡笑了笑。她知道这事儿一定是北川和庄青凡在暗中推波助澜。

        眼看着这位春风得意的弟弟,北雪不由心生感叹。想来这位弟弟被称为神童当之无愧,凡所读之书,过目成诵,经、史、子、集烂熟于心,由县试而府试,名列前茅;十五岁便成泾水县首名生员,又被风清扬保送到国子监读书,做了贡生;又经乡试中举,成为解元;会试中了第一,殿试则钦点为探花,授予翰林院编修。

        就这样一路春风,直上云霄,由穷家子弟而跃为京官,一时成为朝中美谈。

        如今圣眷正隆,官运离通,年纪轻轻便做到正三品大员,为朝中屈指可数的少壮派。最近苏氏不正在为他的亲事而烦恼着,不是找不到合适的女子,而是想嫁过来的女子太多。

        庄青凡则是因为立了军功,现在也是四品官职。

        再说北焰,他也终于实现梦想,几样兵器都得到了皇上的认可。不但特旨封了官,还办起了兵工厂。

        而最值得一说的就是他与孙灵芝的事。

        孙灵芝第一个孩子夭折后,怀上第二个时脾气差到极点,终于伤了胎气而没有保住。自此之后,一股怨气就推到了北焰身上,二人夫妻感情日渐破裂。终于有一天,北焰发现孙灵芝与自己的师兄不清不楚,一气之下休妻带着母亲随着弟弟来了京城。

        此后不久,胡桃大胆表露,非大表哥不嫁。

        二人终成一段好姻缘。

        北雪一直相信,人活着一定要有目标,并且要为目标付出努力。

        无论是生活,还是爱情,都需要用真心好好经营。

        这么多年,她的真心换来了程煜只守着她一个人。这么多年,她的真心换来了婆婆的认可,家族的肯定。就算是程煜世袭了爵位,她的位置依然雷打不动。

        这么多年,她走过来一段段的苦,迎来的却是一辈子的甜。R1152

  http://www.biqugex.com/book_9930/59572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