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死神凰 > 正文 22.第22章 罪证确凿

正文 22.第22章 罪证确凿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红袍真人等出手的家伙,现在是冷汗直流,再无刚才嚣张的模样。

    而其他作证的人则是悔的肠子都断了,甚至有几个家伙直接抽了自己一记耳光,叫你多嘴,这下可死定喽!

    果然,方烈随即便冷笑道:“执法使袁清上人,现在罪证确凿,您是不是应该宣判了?”

    “这个~”袁清无奈的对红袍真人等人道:“诸位前辈,道友,还有什么话说?”

    “他那是伪造的,算不得真!”红袍真人硬着头皮道。

    “对对,是假的,伪造的!”其他人也急忙道。

    反正这个时候是万万不能认账,认了八成要被方烈整死。

    但是无奈,事已至此,却是无可挽回,方烈只是一句话,就把他们都弄得傻眼了:“既然你们说是假的,那么就请祖师堂鉴别一下真伪!”

    祖师堂作为刑讯审案的所在,自然有一些特殊的神通道法,其中就有不少可以检验留影石真伪的。

    所以方烈此言一出,红袍真人等修士,便再次傻眼。

    “这个~”袁清苦着脸道:“诸位,你们确定是假的?要是这样的话,我只能公事公办,用道法进行鉴别了!”

    袁清此言一出,顿时就激起了众人的怒火,“袁清,你怎么回事?你到底是哪边的人?”

    “你老婆孩子刚刚被方烈这混蛋弄死,我们是替你报仇啊!你不向着我们也就罢了,怎么可以反而帮着方烈?”

    “就是,就你这样的软骨头,怎么也配当男人!”

    不仅那些犯事的人对袁清开始表示不满,就连看热闹的八百世家弟子,也纷纷冷嘲热讽道:“该不会是肖寰不守妇道,和别人生了袁华吧?要不怎么袁清怎么对他们的惨死不仅丝毫不怒,反而还要偏向仇人呢?”

    “哈哈,你没听说吗?男人的人生三大幸事,升官发财死老婆!现在方烈整死袁清的老婆,分明就是他的恩人啊!对待恩人当然要恭敬了!”

    “啊,原来如此,这么说来,袁清果然是要把方烈当爹一样供着!”

    听见这些人冷嘲热讽,袁清只觉得怒火攻心,眼前发黑,气得几乎要吐血啊!

    他直接一拍桌子,泪如雨下的吼道:“都给我闭嘴!你们以为我不想让他死啊!你们以为我不心疼自己的妻儿啊?我其实比任何人都恨他,我简直都恨不得咬死他!可是我没办法啊!这小子手握祖师令,掌控祖师堂!别说区区一个我,就是雷劫真人来了,也得给他跪啊!”

    看着袁清痛不欲生,泪流满面的凄惨样子,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心中也禁不住升起了无限的同情心!

    这世界上简直都找不到比袁清更加凄惨的人了,明明面前的是杀妻杀子的凶手,他不但不可以报仇,反而还要保护对方,这种可恶事情,简直都快要叫他疯了!

    而偏偏这个时候,他的仇人方烈,却还冷笑着催促的道:“你还不快点按照门规处置他们?”

    “什么门规?”袁清闻言就是一愣,不解的问道,“你在说什么?”

    “还有什么?当然是三不服的大刑了!”方烈冷笑着道:“铁证如山,他们还不认罪伏法,反而百般狡辩,难道就不该用三不服大刑伺候吗?要是他们真的冤枉,就凭本事撑过去,然后闯入轮回火道,拿出祖师令,那时候,就换成他们来审问我了,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我一句怨言没有!”

    “胡说,怎么可以轻易用刑!”红袍真人当场就急眼了,赶紧叫道:“袁清,你要是敢用三不服打我们,我们就跟你没完!”

    “没错,敢动我们一根汗毛,我们就和你们袁家势不两立!”

    “区区一个袁家,可没办法和我们这么多世家相提并论,你最好考虑清楚!”

    “这,这,这~”袁清顿时左右为难。

    方烈见状,马上祭出杀手锏,冷笑道:“还是那句话,你要是处置不公,我就自己去轮回火道拿出祖师令来,替你进行处置,不过那时候,你可就要担上责任,去和李峰作伴了!”

    一边是八百世家的威胁,一边是方烈的威胁,袁清现在就如同是猪八戒照镜子,当真是里外不是人。

    他就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的不行。

    但是显然两边都不会给他拖延的机会,尤其是方烈,干脆就开始向祖师堂的大堂走去。

    袁清顿时就慌神了,他急忙叫道:“方烈,你想干什么?”

    “既然你下不了手,就只能我自己来了!”方烈不紧不慢的道,说话的时候,他依旧在慢慢行进。

    袁清知道,只要让方烈打开了轮回火道,那么他的死期也就差不多到了。

    在死亡的威胁下,八百世家的颜面和情分,就完全不值一提了。

    因为得罪方烈,是必死无疑,而得罪这些人,只要事后赔罪到位,最多就是被孤立起来,受些排挤,却无论如何也不至于死的。

    所以想明白这些之后,袁清便不得不向方烈屈服,只见他极为无奈的道:“罢了,罢了,我听你的便是!”

    随后,袁清便对红袍真人等人道,“诸位,你们也看见了,不是我不想帮你们啊!实在是无能为力。明说了吧,你们今天是毫无胜算的,就算是我肯拼了性命放了你们,方烈也依旧可以用祖师令翻案,所以这是毫无意义的牺牲。既然你们早晚都死定了,那又何必非叫我死?诸位啊,我只能说,对不住啦!”

    “来人!”袁清说完,再不废话,直接一拍惊堂木,大声道:“用道法检验留影石是否为真!”

    “是!”马上就有一位执法天兵拿起留影石,然后开始检验起来。

    其实留影石根本做不得假,虽然影像可以改动,但是涂改的地方和原来差别极大,一看就知道改过,所以几乎没有哪个白痴会修改留影石。

    而事实上,方烈这次也是拿出了货真价实的留影石原版做证据,一丝修改的痕迹都没有。

    故而那位执法天兵很快就回答道:“启禀执法使,留影石记录影像为真,没有丝毫修改的痕迹!”

    “既然如此~”袁清便冷着脸对红袍真人等人道:“你们是自己认罪,还是要我用三不服的刑罚?”

    “唉~”众人一阵长叹,然后纷纷底下脑袋,然后无奈认罪。

    他们知道大势已去,也没有人愿意承受三不服的酷刑,所以才干脆都认罪服输。

    袁清见状,顿时便送了一口气,然后肃然道:“你们故意杀伤墨门弟子方烈,罪不可恕,但是念在方烈未死的份上,从轻处罚,每人杖责三十!”

    一听这个,众人就都露出了轻松的表情,三十记水火大棍固然难挨,但是总比丢了命要好啊!

    所以众人纷纷表示愿意受罚。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方烈那极不和谐的声音却再次出现,“我不服你的判决,我认为,这些混账东西,公然围杀墨门弟子,简直罪大恶极,应当全部乱棍打死,以儆效尤!”

    “什么?全部打死?这怎么可以?”袁清顿时惊呼道:“你又没有死,甚至连伤都没有一点,可见他们只是有意图,而未曾得手,按照墨门规矩,只要严惩就是了,根本罪不至死啊!”

    “几十个前辈,公然组团,在墨门祖师堂外不远处,围杀一个墨门弟子,这样的行径,简直完全不把墨门规矩放在眼里。堪称狂妄至极,嚣张至极,难道这不应该严惩不贷吗?”方烈冷笑道:“你身为执法使,难道不知道他们应该罪加几等吗?还是你故意装糊涂?”

    “这~”袁清顿时就哑口无言了!

    的确,方烈是没有死,所以光从谋杀案件上来说,红袍真人这些家伙是罪不至死的。

    但是,不要忘记,他们除了这一点减刑的地方之外,还有一大堆的加刑之处。

    首先,这次可是有预谋的围杀,而且还出动的全是金池上人以上的前辈。

    其次,围杀的地方就在祖师堂不远处,这简直就等于是在墨门门规脸上很抽啊!

    最后,这些人杀人之后,不仅不思悔改,反而公然大摆酒席进行庆贺,事发之后更是百般狡辩,甚至还出现了做伪证的事情。

    这些无论哪一点,都是要罪加一等的。全部加起来的话,怎么也够死罪了!

    身为执法使,袁清熟悉墨门门规,对这些加刑的地方自然是一目了然,门清的很。

    但是他却视而不见,故意为他们开脱。犯下如此大罪,却只是区区三十大板就算了事,这简直太荒谬了!

    见到袁清被问的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的流冷汗,方烈不屑的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我这个土包子,不会弄懂那么复杂的门规是不是?我告诉你,你大错而特错了,我明白告诉你,今天,包括那些做伪证的家伙都给我算上,要么,你乱棍打死他们,要么,我就乱棍打死你,以及他们,总之,你自己看着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