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少将的人鱼 > 第四章 少将的疑惑(修)

第四章 少将的疑惑(修)

        淡淡的人鱼体味,蓝色发丝,七彩的大尾巴摇摆着,他看不清那人的脸,却控制不住自我,猛烈的运动着。

        “卧槽!”

        沈澈掀开了棉被,看了眼,暗骂着,那股体味,淡淡的,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他……他竟然在重生后的第一晚,可耻的梦1y。

        xo的屏幕闪过亮光,“报告少将,您体温过高,肾上腺素过高,您、梦……”

        “闭嘴!”

        沈澈拉开厚重的窗帘,月亮高悬在正空,本该是美丽的夜色,只是防空警报不合时宜地响起,沈澈叹了口气,身体本能地走向衣架。

        xo:“少将,您现在不能执行军务。基地向军部发出抗议信,普兰斯栾中将特地给您发来问询文件,请您好好休假,完成自己的任务,不要插手x基地的防务。中将说,他等待您的答复。”

        沈澈脸部抽动了下,随即转过身走向床铺。

        普兰斯栾,人鱼的传奇,拥有过人的容貌,清冷的姿态,强大的精神系,突破了人鱼身体的极限,曾经是军部的骄傲,是所有机甲驾驶员的骄傲。

        前世的他,因为能拥有这样的伴侣应该很雀跃。

        可前世的记忆中,关于栾的部分太少。婚后没有多久他被发配到最前沿,如同星际的流浪者一般,浪迹在最危险的地方。可笑的是,签署发配命令的人,正是他法律上的伴侣,人鱼们的传奇英雄,现在也仍旧压在他头顶上的中将——普兰斯栾。

        狂热地他为了自以为是得爱情,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驾驶着那座黑色机甲的人,是栾。是报应吧,名声狼藉、践踏爱情的自己,妄想得到爱。

        沈澈看了眼收拾脏衣服的xo,闭上了眼:“xo,我要凌焕所有的资料,早晨给我。”

        哪条该死的丑人鱼,到底怎么回事,那股味道,令他一次次迷失自我,竟然毫无抵抗力。

        xo:“是,少将。”

        入侵基地的中枢电脑系统,对于xo来说毫无挑战。三分钟后,沈澈便听见xo打印文件的声音。

        xo的资料非常详细。

        酒吧拥有人林枫红,女,普通人类,二十八岁,父母是普通人类,林枫红继承了母亲出色的容貌,曾获选x基地最美丽的女人称号,只是追求者名单若打印出来不符合基地节约规定。

        追求者遍布各大行业,每个月都会孝敬各种稀缺的食材。基地上层也知道这事,不过没有点破,毕竟那些追求者中有不少是高层的子孙。

        这女人的名声不太好,可漂亮的女人总会遭受一些非难。

        凌焕,雄性,原生种人鱼被基地当做普通种登记,战争遗孤,现年二十二岁,生父母资料完整,被林枫红的父母收养,自小理论课成绩差强人意,运动课成绩优秀,认识他的人对他的评语是,皮糙肉厚像条狗。

        沈澈弹着报告:“长成这样的人鱼,能活得这么自在,也算是种技能。”

        文档记载,凌焕没有报考军校,在学校做的机甲契合度检测,成绩是差减,19.8%。十八岁那年诞下一子,大名凌霄,小名小葵,因为小葵另一位父亲不明,基地开出天价罚单。林家没有提出抗、议。

        原本富足的家庭陷入困境,凌焕的养父母为了赚钱支付未来的星际移民费用,不得不游走在各大星球之间,可惜三年前不幸遇难。

        xo:“这份报告非常详细,没有任何的疑问。”

        沈澈没了睡意,站起身看了眼xo:“xo,原生种人鱼是血缘遗传,禁止与人类通婚,凌焕的亲生父应该也是原生种,可同样登记为普通种,母亲竟然是普通人类,两个人同一天去世。空难,机体坠入大海中,既然没有在空中爆炸,身为一条人鱼,你觉得一条人鱼会因为坠入大海被淹死吗?”

        他哼了声,“可笑。林家养父母竟然也死于空难。既然是空难,他们应该拿到赔偿,竟然还那么穷?看似完美的报告,根本经不起推敲。”

        xo晃动着大脑袋,“报告少将,我是机器人没有情绪,没有感觉,不知道什么叫人性。”

        沈澈轻笑着,扔开报告,站起身。

        不管怎么说,他从心底佩服能够和这条人鱼交、配的人,那人竟然不挑食,啃得下去么?若换成自己……

        “明天你去学校和‘小酒吧’附近找认识林家的人,询问他们对凌焕的看法。”

        “报告少将,xo明白。只是,少将,您是要娶凌焕吗?您的这种行为叫做‘占便宜’。不仅有了便宜儿子,还能有位便宜伴侣。这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既能保住军衔,还能多个儿子养老送终,少将真会占便宜。”

        沈澈扯了扯嘴角,“他?xo,我还没近视。军情处的栾中将十分喜欢你,多次对我提起,想要用他的管家和你交换。”

        xo:“报告少将,您这是xxx的威胁。”

        “xxx?”

        xo:“报告少将,系统没有录入不和谐的词语。”

        …………

        当凌焕看见‘肥羊大叔’再次光临,立即从吧台后蹿了出来,特地选最贵的酒单递过去,“大叔,要喝点什么?我们有上好的红酒,是限制品。”

        脸上献媚的神色虽然被发丝遮住,可肉麻的语调令沈澈嘴角微抽。

        “咖啡。”

        凌焕翻了个白眼,好在头发遮住了没被人发觉,他笑眯眯地解释:“我们这里是酒吧。”

        “没有规定说不能在酒吧点咖啡。”

        凌焕叹了口气,转身进了吧台。

        “要现磨的。”沈澈漫不经心地看向窗外,没脸见人的人鱼,竟然可以控制他的y、望。

        凌焕:“我们只有速溶的。”这家伙难不成因为付了一大笔钱,吃的冷冻肉心里不爽,过来砸场子,还是说对方已经察觉到他的举动。

        再次入侵沈澈的脑域对凌焕来说有些困难,沈澈若习惯了他的脑波,他会被反侵、入。他不想冒那个险。可上次时间太短,他看到的东西太少,他甚至没能看到这人脑内的二分之一。

        瞬间,凌焕下意识地用脑波探入沈澈地脑域,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得行动,他想那么做,而不知道原因。

        ‘早x……大叔真可怜……’

        沈澈脸色发白,猛然站起身,抓住凌焕的发丝。

        凌焕:“大叔……”他被发现了吗?

        沈澈浓密的眉微微挑起,饶有兴趣地看着凌焕:“眼睛是也是蓝色的?”

        白色手套挑起凌焕眼前的发,露出那双好看的大眼睛。干净、清澈而纯粹,像深海的海面般的宝石蓝。

        “我看见你们菜单上有现磨咖啡。”沈澈放开了凌焕的发丝,自己又要y了,真是可、耻。

        可是看上这条丑人鱼?抱歉,他视力太好,胃口太小,吃不下这条人鱼。

        凌焕带着一身的冷汗去了吧台,刚煮好咖啡,小葵便从外面冲了进来,小脸脏兮兮地,胳膊上有一块淤青,眼里还残留着水光,他拧开了水嘴凑上去,大口大口地喝。

        凌焕伸手捏着小葵的脸颊:“你又打架了?这次又为了什么?”

        小葵抹了抹嘴巴,抱着凌焕的大尾巴蹭来蹭去,凌焕没有办法,只能抱起了小葵。

        哼!他爸爸是全基地最好看、最帅的人鱼,谁敢说他爸爸丑,他就打谁。

        以前他太小没力气,这次他找到很厉害很厉害的人教他,连比他壮实的大哥哥都不是他的对手。

        想到这,小葵的脸都笑开了花,坐在凌焕的臂弯里,拿嫩脸蹭着凌焕的,“爸爸,我今天打赢了,他们还想耍赖,我一个打三个!”

        沈澈只是挑挑眉,看着凌焕送来咖啡,小葵从凌焕怀里探出头,冲着沈澈眨眨眼。

        凌焕转身将小葵抓到面前,问:“是不是有人教你的?”

        小葵没有出声,只是大眼睛不住地看着沈澈,不敢直视,偷看上两眼立即看向其他的地方。

        凌焕见状也明了几分,恶劣的沈少将,竟然教孩子打架,这不是带坏他儿子吗?

        沈澈没有坐多久便离开,他来这里只是觉得这里安静,可不知为何酒吧的生意好了起来,即便在不能卖酒的时候,好几位客人进来点饮料和吃食。

        端庄贤淑的优雅女子,清秀可人的小家碧玉,无论是谁,身上都充满着和‘小酒吧’格格不入的不协调感。

        沈澈心里清楚,这些女人醉翁之意不在酒,可惜他不是那些女子手中的那杯酒,那些女人充其量也不过是没喝便醉了的人。

        “大叔常来,我给你个优惠!”

        他连头都懒得回,迎面冲过来一人,纤细的身形,火红的衣衫,如果布料再多一点,那女人真的可以说看上去像一团火。

        沈澈侧开身体,避开了女人的撞击。

        对方连道歉都没有说,拎着行李箱,冲进酒吧,“小焕,小焕,我回来了。”

        凌焕飞快地来到店门口,“姐,又进了什么货?”

        林枫红哼了声,转身刚想冲着沈澈抛个媚眼,看清了沈澈的长相,兴趣缺缺地睁大眼睛,“切,又是大叔。小焕,以后贴张告示,三十岁以上男性雄性和狗禁止入内。”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0089/55445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