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少将的人鱼 >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鄙视!

        众人除了这个想不出其他更加贴切的词语。

        凌焕没有笑话对方,与霍耳一起并肩作战,这不是第一次,以前这帮没下限的家伙话语更过分。

        他明白霍耳能够这么放松的开玩笑,当下的情况已经被控制住,可这家伙是不是想要化解被普兰斯栾救下的尴尬才强装轻松,那就说不清楚了。

        霍耳讨厌人鱼,那是由内之外毫不掩饰的厌恶。尤其是对普兰斯栾的态度,凌焕不免深深地怀疑这两人是有杀父之仇还是夺妻之恨?

        可凌焕忘记了,霍耳是谁带出来的?就以沈澈原来的尿性,他带出来的兵有多少个会喜欢人鱼呢。

        尤其是二星线军队中全部都是人类,干的是脏活累活,脑袋拴在裤腰带上去玩命,可升职的机会远远没有待在平安后方基地的人鱼多。

        这种怨恨在某些指挥官的煽动下只会越积越多。

        凌焕和几个雇佣兵形成了刀尖,不求击杀数量,只求快速地劈开一条路。

        基地不时被散弹击中,各处都弥漫着硝烟,地面的重型武器纷纷开火,只是这些人心里对离开的那群人仍旧心怀怨恨。

        为了送走这群人他们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基地受到的损失已经是几年来的总和。

        身边是燃烧的火球,鼻腔内满是烧焦混着血腥的恶臭味。军人们心里除了不满还有惶恐。

        他们是目送一大队离开的,现在执勤的二大队全是人鱼,虽然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战役,可他们从来没有如此恐惧过。

        人人心里都在想着,这座基地光凭人鱼是无法守住的。甚至于就算一大队留在这里,真的可以抵抗黑虫的进攻吗?

        人们心里只有一个期盼,二星线军快点回来。一旦二星线军回归,就算勒紧裤腰带分出一部分粮食,他们可以得到最强力的支援。

        这一次的战斗开的快,结束的也快。

        黑虫们在舰艇离开大气层后并未对基地实行下一轮的攻击,而是收缩了回去。

        它们仿佛知道,一旦那艘舰艇出去,基地的驻军便腾出了手来收拾它们。

        凌焕没有冲出大气层,他被霍耳叫了回去。

        他有些不解地问:“为什么不让我出去?”

        霍耳在通讯器那端笑得格外可恶:“你肚子里有蛋,真要出了什么事,你让我拿什么赔给少将。”

        凌焕只能翻着白眼撤回。

        从半空中俯视着基地,残破的建筑物,燃烧着的火堆,以及毫无人烟的街道,哪里还有往日的繁荣景色。

        战争永远都是人们心口的伤疤,无论胜利与否,这种疼是无法在短时间内抚平的。

        裂隙号缓缓行驶着,身后跟着的二大队也默默看着下方的情景,久久无语。

        基地长官不断的将伤亡损失报告过来,随后也是深深地叹息。

        凌焕强忍着心里得哀伤,说:“至少我们还活着。”

        普兰斯栾驾驶着机甲,掌心捏着霍耳也默默跟在二大队队尾,他本想说些尖锐的话语,可凌焕的声音触动了他,脑海中飞快地闪过一丝念头,随即他总算明白了,凌焕为什么能够得到沈澈的青睐。

        他叹了口气,说:“的确,我们还活着。”

        还活着意味着还能战斗,这片家园还有希望。

        ……

        回到驻地里,凌焕并不轻松,他现在是供需官,即便他一再表示自己不懂,可原有的供需官仍旧拉着他四处查看,给他报告现有的状况。

        霍耳一路陪同着,跟在后面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时不时地提醒凌焕该注意的地方。

        粮食。

        凌焕看着库存就头疼。他曾经夸口不会饿着前线的部队,可现在看看,就连他们这种不叫后方的后方都吃紧。

        霍耳叼着烟不敢点,嘴里含含糊糊地说:“别玩虚的,你别把咱们少将的蛋给吓碎了。”

        供需官看了眼凌焕的肚子,连声说:“刚才说的都是明账,咱们都是有两套账本的……”

        凌焕气的脸色发白,心说这帮混球,这种时候了还给他来这套,做两套小账本的事他不懂吗?他们在经营酒吧的时候也干过啊,他拿手着呢。

        普兰斯栾走了过来,凉凉地说:“原来沈少将的部下都是这样的。”

        凌焕瞪了一眼普兰斯栾,刚想说什么,却扫到霍耳咳得面红耳赤。

        他笑眯眯地走过去拍了拍霍耳的后背,“霍耳队长,这救命恩人来了……”

        霍耳吐出香烟,虎视眈眈地盯住普兰斯栾,嘴唇哆嗦着,声音向蚊子般,挤出几个字:“刚才谢谢。”

        普兰斯栾哼了声,转身要走,他过来也只是想看看库存情况的,没其他意思。

        只是凌焕可不想放过这次机会,推着霍耳追上去,“霍耳队长,虽然大恩不言谢,但人家救了你的命,你真没什么表示不成。”

        普兰斯栾好看得眼睛扫过霍耳的脸,将对方的尴尬尽收眼底,冷冷地说:“不必了。”

        霍耳挺直了腰杆,声音虽然大,但底气不足:“我道过谢了,再说战场上这次你救了我,下次指不定我救你呢!有什么好谢的。”

        凌焕和供需官连连点头,“的确不需要谢的。”

        霍耳干笑了两声,想了半天还是掏出一支香烟递了过去,毕竟普兰斯栾是中将,他不过是个大队长,军衔没对方高呢,劳烦对方救他,怎么都得表示下。

        普兰斯栾看了眼烟卷,摇摇头:“我不吸烟。”

        霍耳伸出去的手立即收了回来,只顾地叼上,仿佛他根本就没给人递过烟般。

        凌焕无力地叹了口气,他只是想借机缓和下两人的紧张关系。这两人如果联手总比他和霍耳联手的好。

        他是真的明白自己的分量。指挥一支部队对他来说太沉重,他没受过这类的教育,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分析和判断战局,沈澈想必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只是让他看着仓库。

        事到如今,凌焕认清了自己的位置,安安心心当一条站在沈澈背后的小人鱼是他最佳的道路。

        沈澈将霍耳留在驻地不仅仅是为了他,也是为了上次相同的原因。让霍耳明白,这次他们面临的困难不是哪一方可以单独承受的。

        供需官见几个人都不说话,连忙找了个借口遁了,他可不想在哪里听到几位吵架或者商议什么大事,他的岗位不是调解关系,而是想方设法的多筹集物资。

        凌焕见人走了,这才说:“普兰斯栾,我是代表我自己谢谢你,谢谢你救了霍耳。”

        普兰斯栾无视了霍耳的大红脸,漫不经心地问:“哦?你为了他向我道谢,因为沈少将将他当左膀右臂吗?”

        凌焕摇摇头:“不是,因为他是我的朋友。”

        普兰斯栾垂下眼睑,卷曲的睫毛抖动着,他握紧了拳,心里的话顿时喷了出来:“朋友,你在嘲笑我没有朋友吗?凌焕,你别以为我是为了拉拢他才救他的,当时那种情况不管是谁我都会那样做,从大局考虑我们必须减少伤亡数字!”

        霍耳点了点头:“的确,从大局……”他也沉默了。

        凌焕笑了笑说:“其实在你心里霍耳所代表的人类并不是你的敌人。即便是原生种这种身份在战争面前也不算什么,因为大家都只有一次生命。大家都是想要活下去,不是吗?”

        普兰斯栾抬起眼皮再一次认真地打量着凌焕,久久才说:“凌焕我明白了,我输得心服口服,无论哪个方面我都承认我的失败。”

        他扔下这句话转身就走。原生种的骄傲在他看来是不能受到损害的,可这种身份在凌焕眼里连个馒头都不算。

        的确,原生种算什么,真要等到快要饿死的时候,身份颜面算什么。

        是他错了,太拿自己当回事,太拿这个身份当做宝,他一直将自己摆在高位,却忘记了一件事,大家都只有一次生命,凭什么要别人无条件服从自己,为自己献出生命还要受到自己的蔑视。

        他该改变了。

        霍耳看着普兰斯栾的背影眼神幽暗,他转过身冲着凌焕说:“你说你也是原生种,为什么就没他那身鳞片呢?你咋就基因突变了呢?”

        凌焕瞪眼:“要你管!”

        霍耳摸了摸下巴,看着凌焕的肚子连连摇头,说:“我看小葵长得还不错,那是继承了少将的优良基因,将来也是帅哥,不会给少将丢脸,只是你现在肚子里这个会不继承了你的基因……”

        凌焕挥起了大尾巴,拍了过去,“给老子滚!”

        霍耳闪过凌焕的攻击,说:“哎,您别乱蹦跶啊,别把蛋摇散了,我们都等着看少将怎么孵蛋呢。”

        远在星际的沈澈感觉鼻子发痒,他揉了揉鼻子,看了眼坐标系,眼神深邃地看着显示屏上的地球。

        在x基地的正上方,集聚的黑虫形成一片巨大的黑云,阻挡了太阳的光芒。

        那颗美丽的蓝色星球,此时正从x基地处辐射着黑色,犹如一颗逐渐腐烂的苹果。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0089/55445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