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唯玄 > 10 约战

10 约战

        10约战

        随着那黑脸男子的一声大喝,平静的城门口顿时乱作一团,众人纷纷收拾行囊,快步进城,对于这人的到来竟是避犹不及,片刻之间,刚刚还人声鼎沸的城门口立时变得冷清。

        “抓住那臭丫头……”

        “可别让他跑了……”

        黑脸男子中等年纪,名叫沈达,在外虽不出名,在这龙泉城却是一霸,欺男霸女,横行乡里,仗着自己有几分武力,从不将别人瞧在眼中。易枫身在龙泉城,对于这地头蛇自然知道,但他却没料到,这家伙竟是一路朝他奔来。

        “臭丫头,你一个小小丫鬟,老爷我供你吃喝,你不但不感恩,居然还趁我不注意,逃出府来……”

        沈达带领着身后的喽啰,大步奔到伶官身前,对于一旁的易枫看都不看,横眉竖目,怒视了伶官片刻,突然举起蒲团大小的巴掌,就要向伶官脸颊打落。

        “喂,你这人脑子有毛病吗,胡说八道什么?”面对这突然发生的一幕,伶官都有些愣了,她本不认得这沈达,更不要说是他什么丫鬟了,诧异之下,对他打来的那一掌都忘记了闪躲。

        还好易枫眼疾手快,在沈达手掌即将落下的瞬间,一把将伶官的手腕抓起,猛力向后一拉,伶官身子一个趔趄,却堪堪避开了沈达那突如其来的一耳光。

        “你小子是什么人,我打我的丫鬟,关你屁事?”沈达恼怒易枫坏事,两颗铜铃大小的眼睛瞬间将他盯住,随即扬起了锤子大小的拳头。

        “是啊,哪来的野小子,居然敢管我们达爷的事情。”

        “龙泉城中,竟然还有这样不怕死的家伙,弟兄们今天可是开了眼界……”

        沈达身后的喽啰见易枫身子单薄,面色苍白,更似乎有病在身,却还要强出头,面上顿时出现了一丝戏谑,纷纷起哄道。

        “易枫哥哥,你别听这人胡说八道,我,我根本不认识他。”伶官被这莫名其妙的一人气的面色通红,瞪了沈达一眼,慌忙的对易枫说道。

        “我明白。”

        易枫拍了拍伶官的小手,对她一笑,随即目光转向沈达,语气淡漠的说道:“小子易枫,沈达大爷的大名,在下自然听说过,这话要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我还会相信三分,可是达爷所说,小子却要好好想想了,这所谓的‘丫鬟’,无非是掩人耳目,为了不动声色的将这女孩劫掠回去,这般道理,我还是听说过的。”

        “我是这小姑娘的朋友,一路前行到此,却从来不知她是谁家的丫鬟。”

        易枫心中的疙瘩刚刚解开,这刻正要迫不及待的保护女孩,对于沈达这种人又反感,情不自禁中,语气便凌厉了三分。

        “你他妈什么玩意,找死不成?”

        沈达虽欺男霸女,但这样被人当众揭穿却还是头一次,面色顿时铁青,早已恼羞成怒。他前两日出城,无意间瞧见了城门口孤零零的伶官,顿时就起了歹心,之后经过两日打探,确定伶官是孤身一人,方才决定动手,哪想到竟半路杀出来个易枫?狂怒之下,拳头捏的咔咔乱响,一缩一伸,就要向易枫砸去。

        从拳头破空的声势看,沈达这一拳,竟不输于风虎山的屠夫!易枫不敢掉以轻心,拉着伶官后退一步,凝神以待。

        就在这时,沈达身后的一个喽啰突然向前,小声的在沈达耳边说了几句,紧随其后沈达紧绷的拳头突然放下,面色变幻的瞧着易枫,冷冷说道:

        “原来你就是江衡家的那崽子,你给这小娘皮出头,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代表了江家?”

        沈达虽是龙泉城一霸,但对于赫赫有名的的龙泉第一商江衡,心中还是存了三分的忌惮,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愿去主动招惹。

        “易枫少爷的意思,自然便是江家的意思。”李管家为了不打扰易枫伶官二人,早已远远的绕开,后来见易枫伶官迟迟不到,便寻了过来,却正好碰见易枫和沈达起了冲突。

        “嘿,原来是你个老儿。”沈达知道李管家的身份,顿时冷冷一哼。他瞧了伶官一眼,对这娇滴滴的女孩始终心痒难耐,怎会愿意放弃?恶狠狠的瞪了易枫一眼,沈达见对方身体单薄,脸色苍白,瞬间想出了一条计策。

        “小子,你说你和这小娘皮认识,又有什么证据?你要想让我不再纠缠这丫头,除非答应我一个条件,不然,今天休想带她离开。”

        “什么条件?”易枫见沈达无理取闹,又仗势欺人,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

        “这样吧,我看你身子有病,现在也不和你一般计较,不过一个月后,你必须在城中心‘约战台’上和我约战比武,生死由命!只要你答应,不论结果怎样,我都不再纠缠这女孩一下。”沈达料定了易枫不敢答应,阴测测的说道。

        “易枫哥哥,这人有病,我们不理他。”伶官摇了摇易枫的手臂,说道。

        “是啊,易枫少爷,我们赶紧回家吧。”李管家也担忧的说道,照易枫现在的身体状况,一个月后又怎能和沈达交手?

        “我如果不答应,看来你是不会善罢甘休了。”易枫神色冷漠,眼神平静的看向沈山,身子虽单薄,气质却卓然不群,缓缓说道,“既然如此,我接受你的挑战!一月后,我们‘约战台’见,在这先击掌为誓!”

        说话的同时,易枫手掌平平挥出,沈达没料到易枫竟会答应,顿时有些愣神,随后却冷笑不已,‘啪啪啪’三声,毫不犹豫的和易枫击掌相对!

        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但以沈达武士的修为,健硕的体格,又怎么会畏惧看似孱弱的易枫?

        “什么东西,明明是一个狗奴才,却偏偏要将自己当成大少爷。”易枫转身回走,沈达身后的一个小喽啰为了奉承于他,突然对着易枫唾骂道。

        “你小子知道个屁,说不定人家真是江衡在外面和哪个姘头生的,要不然怎会过得这样舒坦?”沈达‘怒斥’那喽啰,随即哈哈大笑,盯着易枫的背影,阴阳怪气的说道。

        易枫听闻这话,脚步陡然一停,面色顿时变得铁青,他沉沉的喘息几下,逐渐压下心中的愤怒,又继续向前走去,而心中却已暗暗发誓,对于这些触及他底线的人,一定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代价!

        “长老,我们要不要将小姐带回去。”

        城楼一角,一男子身穿青衣,目光紧盯着正要跟易枫一起进城的伶官,眼神火热,随后向旁边那须发皆白,满脸红光的老人恭声询问。

        “不用了,如果强行带这丫头回去,她心中一定反感,到时候事事和我们作对,却也不和我们初衷。”老者身材不高,却隐隐有沧桑之感,他目光始终放在伶官身上,叹了口气,随即审视了易枫片刻,眉头微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去将那沈达灭了,一个连力之节点都没点亮的家伙,居然也敢欺辱小姐。”

        “不用了,我看那小子身材单薄,显然从未修炼过,我倒很好奇,一个月后,他要怎么应对沈达的约战。”

        ……

        易枫再次踏进江家宅院,竟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虽离开时间不久,但风虎山之行,处处透露着凶险和杀机,现在回想起来,心中依旧后怕,再看向眼前的一切时,心中就充满了温暖。

        “易崽子,你回来了?!”江景身子半蹲,正在庭院之中扎着马步,他见易枫回来,眼皮顿时一翻,那早已经叫惯了的‘易崽子’脱口而出,口中却还不断的嘀咕着:“这小混蛋,在风虎山被打了不成,怎么瘦成了这熊样?”

        “你在干什么?”易枫知道江景一项好逸恶劳,这时刚刚进门,却见到了他一本正经的扎着马步,脸上顿时现出疑惑。

        “快走快走,别妨碍我习武。”江景不耐烦的撇了易枫一眼,随即朝正前方的大堂嚷嚷道:“爹爹,你最心疼的易崽子回来了,你还不出来瞧瞧。”

        说话之时,江景眼神向外一瞥,却陡然发现了静静站在一旁,娇滴滴羞答答的伶官,整个人顿时打了个机灵,再也不去站那马步,双眼放光的只瞧着伶官,喃喃道:“这世上,居然还有这般令人心动的女孩,真是让人醉了……”

        吱呀。

        江景话音刚毕,前方大堂的房门便被人猛的推开,江衡当先走了出来,快步奔到易枫身边,脸庞之上尽是关切和挂怀,而待他瞧清易枫此时的状态后,眉头却是狠狠拧起。

        显然,易枫的风虎山之行,并非多么愉快。

        “江伯伯,我听李管家说,你病了?”易枫神色诧异,他本以为江衡病的不轻,但此时细细看来,只见江衡面色红润,竟比之前还好了三分,又哪里有丝毫生病的模样。

        “哈哈,这个说来话长,还要多亏一位高人,枫儿,来来来,我来向你引荐,我看你有些虚弱,正好可以请他好好医治一番。”江衡兴奋之余,牵过易枫的手,便大跨步向堂门行去,易枫目光望向大堂,原来在里面还端坐着一人。

        确切说,是一名俊朗非凡的年轻男子。

        那人文士打扮,二十出头,面如冠玉,目如朗星,一举一动无不恰到好处,他见江衡带易枫前来见过,当下便迎了出来,饶是易枫淡然,见到这人之时,心中还是忍不住赞了一声。

        “枫儿,这是莫化羽莫先生,可是我们青龙域‘无极玄门’的弟子,这次下山历练,正好来到龙泉城,我的身子便是他医好的,快来拜见。”

        “莫化羽?无极玄门?”

        无极玄门的大名,在整个星域都是威名赫赫,易枫听闻,全身立时为之一振,面色更加谦恭,他刚刚想要拜见,头脑中却猛地一晕,只觉一股血气直奔大脑而来,片刻之间,竟是不能呼吸,直直的栽倒下去。

        ps:(新人新书,渴求支持)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1713/60102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