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唯玄 > 23 天官跤王

23 天官跤王

        23天官跤王

        易枫被卫泱泱选中,获得龙泉城仅有的保送名额,成为玄学院弟子一事,在仅仅一日之间,便已传的沸沸扬扬。众人津津乐道之际,不免也有疑惑,对于易枫的种种,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这一切,却似乎和易枫毫不相关!

        夜半,正是修炼功法的最佳时刻。

        易枫拜祭完白虎七宿,便盘膝坐在了床头,五心向天,体内劲气缓缓流转,潜运《大西金身决》,片刻后一股吸力自他身上喷薄而出,涌向上空!

        在这吸力之下,道道白茫茫的星光终于垂落,原本平静的室内顿时杀气四起。随着白色星光洒落易枫身体,他全身肌肤登时如被火灼烧,发出劈啪噼啪的大响,但易枫无暇理会这份剧痛,紧紧守住灵台的一点空明,以免迷失在这无穷无尽的杀气之中!

        这般修炼之下,一晃便是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之后,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再度来临!

        易枫正想退出修炼,却是猛然发觉,除了那灵台中仅有的一点空明外,周围竟全是白茫茫一片,无边的杀气疯狂涌动,不时的化出各种形状,就要向他扑来,将他紧紧守护的那份神智也给扑灭!而神智一旦被扑灭,易枫便将彻底迷失,万劫不复!

        但这一次,易枫却是有备而立。他冷静的瞧着这无边杀气,心中丝毫不惧,半晌,灵台中突然一亮,竟是现出了一头昂首阔步的雄鸡形象,随即初晨的第一抹阳光突破云层,直照到大地之上,天色大白,雄鸡昂首挺胸,突然发出一声响亮清鸣!

        雄鸡一唱天下白!

        瞬间,那一晚醍醐灌顶的感觉再度出现,易枫全身一紧,已从无边杀气中全身而退,身上星光呼啦啦的碎开,在半空消失不见,而其中极小的部分,却是通过易枫毛孔,无声无息的化入了他的经脉里面,成为本源精气。

        易枫看向身体肌肤,不由得咋咋称奇,惊叹这一晚上的星光淬体,竟比许多天的乱木淬打还要有效,手臂轻轻发力,皮膜上瞬间闪过一道金光,紧接着又回归了原来本色。

        那晚初次修炼《大西金身决》,易枫差点便迷失在了无边杀气之中,能够侥幸脱身,全是那一声鸡鸣的功劳。之后的几天,易枫再也没轻易触碰这功法,却常在黎明之时倾听雄鸡鸣叫,追忆那醍醐灌顶的感觉,几天后终于有所领悟,又浅浅的进入了修炼几次,确定观想这雄鸡能将自己拉出,方才再度开始修炼。

        后院乱木阵中的圆木,又已由七根变成了九根!

        九根圆木相互激荡,不停的发出砰砰乱响,再加上易枫不时的拍打,那种密集砸来的程度便有些骇人。易枫穿梭在圆木之中,奋力的闪避着,不时有圆木砸在他身体上,却已不能将他轻易击飞。

        莫化羽悠然的坐在紫藤椅上,手中依旧端着那本《三玄书卷》,读的津津有味。半晌,他将书本合起,冲着圆木之中的易枫挥了挥手,易枫瞧见,身子急闪了几下,出了乱木阵,便来到莫化羽身边。

        “师父?”

        “嗯,最近修炼的怎样?”莫化羽端起茶碗,轻轻品了口茶,随口问道,心中却在嘀咕,“这小子,还真是被上天宠幸,走到哪里都会发光,参加了一场考核,居然就能享誉龙泉城……”

        “还好吧。”

        “那就好。”莫化羽收拾了一下衣服,风度翩翩的站起,面上的悠闲消失不见,整个人都变得严肃,他细细看了看易枫,点了点头,随即说道:“看你击打那圆木,确是进步了很多。是时候了,今日开始,你便可修炼那五元劲气中的‘水柔劲气’。”

        “所谓以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刚,万物之中,柔韧之力以水为最!这水柔劲气,讲究的便是柔弱胜刚强,以劲气的柔韧绵长,战胜劲气的至刚至坚!”

        “古人云,以柔克刚,却又有人说一力降十会。刚柔的道理,实是相生相克,你回去好好参悟,这水柔劲气和那金刃劲气一柔一刚,若能出其不意的配合使用,威力更会强盛许多。”

        莫化羽侃侃而谈,随即一一指点,将这水柔劲气的诀窍尽数的告诉易枫,易枫细细倾听,手中比划,早已全身心的陷入了里面,神色变幻,显然是在极力的参悟。

        片刻之后,江衡走入后院,面色却是隐隐发黑,他向莫化羽点头示意,稍微一犹豫,还是打断了易枫的修炼。

        “枫儿,待会再向莫先生请教吧,家里来人了。”

        易枫闻言,立即停了下来,看了看江衡难堪的脸色,便知道所谓家里来人,实是来者不善。

        “外面的人,你不是要见识一下我江家后院,小辈修炼之地吗?还不进来?”江衡沉声向外喊道,他话音刚落,哐哐的脚步声便由远而近传了过来,放眼看去,只见是一中年男子,这人目光凶悍,身强体健,全身肤色发黑,远远看去竟如一头凶神,人未到,肆无忌惮的声音便已传来!

        “江掌柜,这便是你家小辈修炼的地方吗,这弹丸之地,可也太小了吧,怎及得上我们天官武馆十分之一,依我所见,还是让你家小辈去我们武馆修炼吧,哈哈哈。”

        “枫儿,这人是天官武馆之人,名叫王拓,号称什么天官跤王。秦家天官武馆成立,让这人送来邀请函,邀我们数日之后前去赴宴。他刚才言语无理,非要见识一下你们的修炼之地,我想不能折了威风,便将他带了过来。”江衡长话短说,将事情的经过快速说给易枫知道。

        “原来这人来自天官武馆,他不过区区一喽啰,竟也趾高气扬,耀武扬威到了这种地步!?”易枫听闻那王拓的话,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向这人凛然瞧去。

        “王拓先生是吗,江伯伯是我江家一家之主,地位和你天官武馆馆主对等,不便和你言语。我一直在后院修炼,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就好。”易枫迎上王拓,不卑不吭的说道。

        “你是哪来的崽子?”王拓听着易枫的话,眉头紧紧皱起,斜看了易枫一眼,面上尽是不屑,半晌,突然做作的拍了拍额头,随即若有所思的咧嘴笑道:“奥,我知道了,你这崽子就是那市井中都在议论的易枫吧?玄学院弟子,嘿嘿,这种小孩过家家的事情,也就你们这些小孩子才感兴趣。”

        “该看的阁下都看了,请问还有别的事吗?”易枫并不和他争辩,语气淡漠的问道。

        “这别的事情嘛,当然还有。”王拓虽在和易枫说话,却浑然没将他放在眼中,一双眼睛左顾右盼,无礼之极,片刻后,他指了指那两座乱木阵,突然提高了声音:“那个,便是你们用来修炼的?哈哈哈,粗制滥造,上不得台面,好笑,真是好笑,哈哈哈。”

        “那想必天官武馆中,还有其他手段了?”易枫心头渐怒,面上却不动声色,道,“王拓先生号称天官跤王,却不知有什么能耐?”

        “哼,你这小子知道些什么?我王拓位列天官五虎之一,号称跤王,下盘功夫自然了得,你这身板……嘿嘿。”王拓满脸骄横,目光突然在易枫身上扫了扫,挑衅道,“不然,你试一试?”

        “不用易枫少爷出手,我们这些家丁倒想瞧一瞧,你这天官武馆的狗奴才,到底有什么真才实学?”

        江衡虽家大业大,对家丁却是极好,那些家丁便也不惧怕他,他们见王拓嚣张至极的到来,又听他是天官武馆之人,生怕江衡吃亏,早已聚了过来,站在一旁远远观看。而听着王拓肆无忌惮的话,其中一名家丁忍受不住,便是出声怒喝。

        “就凭你,也要跟爷爷动手?”王拓听对方称他奴才,满脸横肉似也活了过来,变得狰狞无比,指了指一旁的所有家丁,嚣张道,“就算是你们所有人都过来,也休想撼动我分毫。”

        “混账……”

        “你不就是那天官武馆的奴才吗,嚣张什么……”

        一众家丁面红过耳,双目瞪视着王拓,如要喷出火来,众人相互对视一眼,不待江衡出言制止,突然齐齐一声大喝,便是蜂拥而上,如狼似虎的向那王拓直冲而去!

        瞬间,数十人已将王拓围了起来,随即一哄而上。一时间王拓身体受制于人,手臂,大腿,后背纷纷被人抱住。众人使劲将他向一旁按倒,但王拓面色却一如既往的骄横,身子如铸在地上一般,竟是动都不动分毫!

        “快让开!”

        易枫绝没料到这些家丁如此大胆,心中暗叫糟糕,他知这些人从未修炼过,心中担忧,身形一动,也向王拓抓去!

        “嘿嘿,晚了!”

        王拓见易枫出手,突然一声大喝,脚掌在地上一踏,嗤嗤有声,同时身子迅捷一转,手臂急抓众人,用力劲甩,一人当先砸向易枫,阻挡他出手救人,随即几人哐哐丢出,摔倒在地上,尽是筋断骨折!

        “混账!”

        易枫救人被阻,面色顿时沉了下去。他手掌一探,将那当先砸来的人稳稳接住下,但身子不停,瞬间已到了王拓身前三尺!

        “小崽子,你也滚开。”

        王拓见易枫速度奇快,也不禁一惊。随即一声暴喝,两手如箍,向易枫抓来,易枫身子一闪,手抖如枪,空气中啪啪爆鸣顿时响成一片,金刃劲气已砸向王拓胸膛。王拓面色突现怪异,手上速度减慢,被易枫一拳击飞,众家丁忍痛欢呼,但许久之后,见那王拓依旧直挺挺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心中便有些慌了,一些人忙过去一看,不由大惊。

        王拓竟七窍流血,死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1713/61517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