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唯玄 > 47 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

47 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

        47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

        天狐一族虽受玲珑娘娘恩泽,化狐成人,但久居红枫古林,早已形成自己独树一帜的风格,所施展的神通,和大陆上流传的拳法武技截然不同,招式中尽是以速度和不可思议见长!

        雷京山施展出来的‘无骨’便是这般,‘九尾剑法’更将速度和不可思议发挥到了巅峰。

        他一剑刺来,种种变化只在电光火石间完成,卧龙渊前的众人甚至连尖叫都来不及发出,便见九尾剑已经刺到,那种速度,实是骇人,此时此刻,人们心中电光般的闪过一个念头:

        那姓易的小子,怕是要真的玩完了。

        伶官捂着小嘴,面色变化,眼中尽是担忧,或是因为紧张的缘故,小手使劲攥住纪元衣角。纪元微微一愣,随即如吃了蜂蜜般,面色舒展开来,便连看向前方的目光,都变得柔和了许多。

        嗷呜。

        雪狼的身子,也已绷紧。

        雷京山一剑在手,整个人再度恢复了之前的跋扈,他不屑的看了看易枫施展出的的‘土掩劲气’,手中九尾剑带着铮铮大响,幻化出五六道剑芒,随即轰隆一声,挺剑直刺,电一般击在了易枫身前的拳影上。

        铮!

        易枫心中大骇。

        那柄九尾剑看似轻薄,其中蕴育的力量的却是远胜于他,刺在他土掩劲气之上,那一环环厚重的拳影竟出现了阵阵紊乱,如要散去一般,咔嚓咔嚓大响,易枫受到这股大力震荡,立时脚掌搓地,身不由己的向后疾射而出,体内气血翻腾,喉咙一甜,嘴角便有一道殷红鲜血流下。

        “嗯?怎会这样?”雷简自然知道九尾剑法的神奇,见易枫居然能将这一剑当下,不由得诧异出声,随即面色肃然的向易枫锁定而去,没了之前的轻视。

        “又是这一招?!”纪元回忆着易枫那广被方圆的一拳,面色渐渐变得古怪,他手掌紧抓住伶官,若不是这般,恐怕这精致的女孩早已向那交战所在冲了过去……

        “小畜生,你有本事,就再接我一剑!”雷京山一招使出,面色又苍白几分,见易枫居然将他那一招挡了下去,顿时变得气急败坏,手中九尾剑一振,再次向易枫爆冲而去。

        嗖!

        那种速度,和刚才一般无二。

        “好,你出招,我接着!”

        易枫虽受伤,但心中更多的却是期待,非但不惧,眼神中反而现出了一股狂热,丝毫不顾自己所受之伤,土掩劲气连绵不断的打出,再次在身周交织成一片拳影,组成一道又一道的坚固防御。

        铮!

        雷京山一剑刺到,再次斩在了易枫拳影之上,易枫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身子倒飞出去,身前拳影咔咔几声,将近涣散,但不敢怎样,仍旧将雷京山这一剑挡下。

        “起!”

        雷京山不明所以,但他本想将易枫轻而易举的解决掉,却没料到这般艰辛,心中妒火越加强烈,面色涨红,杀心膨胀,忽的一声大喝,气力外放,手中九尾剑脱手而出,悬在他手掌之前数十尺,剑尖剑柄两端乱抖!

        “御剑之术!”

        “是——御剑!”

        卧龙渊前,众人瞧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一个个疾声呼叫起来,便连纪元的面色都变了变,狠狠的瞪了雷简一眼,突然向前跨出一步,随时都准备着出手相救。

        御剑伤人,本是点亮‘灵之节点’之后才能具备的神通,具体领悟要远远大于‘力之节点’,雷京山此时的功力,显然没有达到点亮‘灵之节点’的水平,强行使用,却并没达到传说中那种‘长剑当空’的情形。

        但即便这样,威力还是大增!

        雷京山全身颤抖,体内血气上涌,如要喷出一般,显是难以驾驭,但他这时骑虎难下,一咬牙,驱动着那九尾剑,第三次向易枫斩去,因为御剑的缘故,速度再快一分,九尾剑悬在他掌心之前十尺,两端乱抖,剑尖覆盖范围极广,点点黑芒,几乎将易枫包裹而起,比之前两剑,更增一份诡异。

        “御剑?!这一战,收获果然颇大。”

        易枫心中惊骇,面色变得凛然之极。他知道若是躲避,受到的打击恐怕更如疾风暴雨般严峻,当下平心静气,呼吸之间,已稳稳站在地上,拳头舞动在身前布出一个又一个的防御拳影,广被方圆,呼呼声中,旋转起来!

        之后,雷京山扑到。

        他手中劲气狂喷,九尾剑剑身一震,发出嗡嗡的轰鸣,剑尖晃动不停,同时向易枫拳影各处刺了过去,易枫心中叫苦,这般诡异剑法,连剑势的落地都分辨不出,还怎能够防御?!

        “哈哈哈!”

        雷京山似是瞧见了易枫的窘迫,嚣张大笑,手中捏起一个玄妙的法决,九尾剑似是受到加持,乱颤的剑身忽的停滞,紧接着轰隆一声,追风逐电的刺在了易枫拳影之上。

        咔。

        易枫身子一抖,嘴角再度流出一滴鲜血,身前‘土掩劲气’组成的拳影更发出阵阵大响,看那模样,竟似随时随地都能散去,众人双目圆睁,瞧得分明,那九尾剑在雷京山运转下,缓缓的突破防御,寸寸刺入了易枫拳影之中!

        咔。

        咔。

        咔。

        剑尖一点又一点的深入!

        众人惊异,整个卧龙渊中,突然变得安静,针落可闻,唯有那阵阵不绝的清脆声音,强烈的刺激着众人的耳膜,甚至有人不忍,已将眼睛闭起。

        “放开我!”伶官甩手挣脱纪元,面色焦急的向易枫疾奔而去,但跑到一半,突然目瞪口呆的止步。

        九尾剑刺入拳影过半,土掩劲气在一片紊乱中,终于承受不住,下一刻,轰然散了去,出乎众人意料,散乱的拳影中,一只手掌疾探而出,掌上带着紫黑色的紫云拳套,破空之时发出铮然声响,迎头将那九尾剑的剑刃扣住!

        “要我服输,却也没那么容易!”

        易枫紧盯着雷京山,语气中多了分峥嵘,隐藏在拳套下的手掌金芒一闪,奋力运使大西金身决,便向九尾剑上的巨力抵消而去,随即易枫一愣,却发现了一些古怪。

        九尾剑法神奇,雷京山以‘力之节点’的修为,竟能使出那御剑之术,定是借助了剑法本身的威力,但他这般强行运使,体内气力难以为继,所加持在九尾剑上的力道,已是强弩之末。

        强弩之末,其势不能穿鲁缟!

        咔嚓。

        一声异响,突然从剑上响起。

        听闻这声,雷京山煞白的面色惨然再变,充血一般涨得通红,他低头向九尾剑看去,只见剑身上裂开了道道网状痕迹,随即一声脆响,片片崩裂,向四周激射而去,这一下猝然生变,雷京山脑袋一懵,浑然无措!

        易枫自然不会给雷京山喘息之机!

        他一手甩掉九尾剑剑柄,手掌握拳,对着雷京山便轰了出去,雷京山体内气力虚弱,更兼心不在焉,哪里能够抵挡,顿时胸口中拳,一声哀嚎,便如断线风筝般倒飞而出。

        “这九尾剑,可不全是我抓碎的……”

        易枫虽出手果断,心中却也嘀咕不休,雷京山手中这一柄九尾剑毕竟是仿制,刚刚便受到了剑法本身速度和力量的压迫,又强行承受御剑之威,这下被他运转大西金身决全力抓下,几经周折,终于粉碎……

        但他抬手一看,忽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易枫右手所戴的紫云拳套上,竟是出现了三两个米粒大小的空洞,显然是被那九尾剑碎片洞穿而成,掌上金光一消,一股剧痛直透出来,他忙将拳套取下,气力一逼,射入掌心的三两个九尾碎片立时跳出,鲜血顺着伤口直流出来。

        “易枫哥哥……”

        伶官瞧见易枫无恙,忙拍了拍心口,心头的一块大石终于落下,随即向易枫小跑而去,雪狼后发先至,化为一道白影,便到了易枫身前,亲昵的胡乱磨蹭。

        嗷呜。

        “易枫哥哥,那些坏蛋真坏。”伶官捧着易枫手掌,鼻翼哼了一声,既担忧,又不满的说道。

        “……”

        “姐夫,姐夫,你好厉害啊!”

        力牧来的较晚,奋力从人群后面挤出,虎头虎脑的模样甚是可爱,冲着易枫便是一顿乱叫,伶官听在耳中,心中甜蜜,脸蛋却如被抹了一层胭脂,瞬间通红。

        “力牧,闭嘴!”

        易枫看着力牧,顿觉哑口无言,只得在心中开脱: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二管事,大少爷,大少爷他,晕过去了……”

        雷京山刚一飞出,便有几人疾奔过去,待到他们瞧见雷京山晕厥倒地,不由诧异的瞧了易枫几眼,随即奔到雷简身边,惴惴说道。

        雷简不加理会,目光紧盯着易枫,眼中尽是戾气,易枫似是有所察觉,抬头,对着雷简微微一笑。雷简拳头捏的咔咔乱响,面色一沉,突然向易枫跨出一步。

        啪。便在这时,纪元手掌随意的搭在了雷简肩上,神色慈祥,便如聊天唠嗑一般。雷简面色一红,只觉一股巨力狂涌入体,挣扎了数下,体内气力却依旧被尽数压下,大脑一懵,顿时生出了一身冷汗。

        “这老家伙,功力竟深厚到了这般地步!”

        “雷简管事,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门亲,我百年之后,这天狐一族自然是你的,你现在有必要争吗?”纪元声如蚊蝇,传入雷简耳中。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1713/61519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