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唯玄 > 51 这老儿,欺人太甚!

51 这老儿,欺人太甚!

        51这老儿,欺人太甚!

        “——你愿不愿意和伶官订婚——”

        纪元犹豫许久,终于将这话说出,心中顿觉舒畅,话语一出,忙抬眼向易枫瞧去,这事事关伶官,他心中不免惴惴,似是生怕易枫一口回绝。

        “不过,这小子,应该会同意吧。”

        纪元本以为易枫听到消息,定会兴奋的欢呼雀跃,哪知眼前这少年却出奇的淡然,便连他这活了将近百岁的人物都有些难以看透,关心则乱,心中越加忐忑,但回想起自己打探到的和听到的事情,一颗心又缓缓的静了下来,双目闪着精光,笑着瞧向易枫。

        “哼,依我纪元所见,这小子就算反对,也不会忍心伤了伶官,嘿嘿,这事由不得他,不同意也得同意。”纪元瞧着易枫,嘴角浮现出一抹‘狡猾’笑意。

        简简单单一句话,像重磅炸弹般在大堂炸响,几人听闻,纷纷向易枫瞧去,除了少有的几分善意外,一个个眼光如刀,如要将易枫生吞活剥一般。

        这少年,凭什么能有这般好运!

        “爷爷,你……”

        伶官冥冥中便觉得今日之事和她有关,但这时从纪元口中得知,却依旧让她一惊,绝没料到这事竟来的这般快,小脸羞涩,便连耳根处都红成了一片,心中各种情绪蔓延,恨不得立时躲出大堂。

        “长老你是说?”易枫神色一怔,有些愕然的向纪元瞧去,心中却是恍然大悟,怪不得刚一进来时,纪元脸上尽是一副异样之情,原来便是因这般缘故,这般一想,纪元还真是煞费苦心!

        谈不上同意或不同意。

        易枫和伶官在一起时,确实感到身心舒畅,如果可以,他愿意一直和这可爱狡黠的女孩呆在一块,但订婚结婚这事,易枫还从未想过,纪元这时提醒,方才让他意识到,原来自己已将近十七了,也到了订婚娶妻的时候了……

        “臭小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怎地一句话也不说?!”纪元见易枫不答,似是陷入了思考中,面上顿时现出三分不满,暗暗腹诽道,“这混蛋小子,这事还有什么可犹豫的,难道你平时,占得便宜还少了,便是那一日我看到的……混账啊混账!”

        “是啊,快说嘛?”

        “这天大的好事,你个混蛋还犹豫什么……”

        紧随纪元之后,各路言语纷纷向易枫指责而去,易枫面露苦笑的看着这些人,心中颇感无奈,对于订婚这事,一时半会还真拿不定主意,摆了摆手,等众人声音稍减,忙出声说道:“这事有些仓促,我同不同意还在其次,还要看伶官的意思。”

        “你是说,伶官同意你就同意?”纪元不依不饶。

        “是啊,说话啊。”

        ……

        “好啦好啦,你们不要吵易枫哥哥啦。”

        就在这一片纷乱之际,伶官忽的站起身子,声音清脆悦耳的说道,她脸上犹还带着红晕,见众人逐渐向她瞧来,难免有些扭捏,随即定了定神,柔情的看了易枫一眼,突然下定决心,断然说道:

        “订婚这事,我不同意!”

        人们为之一呃,面现不解。

        这里的人,都是天狐一族的高层,对易枫和伶官之事,虽所知不详,却也有几分了解,知道伶官分外的依赖这外族的少年,不然长老也不会将她许配给他,但此时此刻,却有些不明所以了,这小女娃出来反对,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这丫头,是为了帮我解围?”对伶官的心思,易枫自然明白十之八分,但却想不到伶官拒绝的理由,也不解的向女孩瞧去。

        “伶官,你?”纪元面色急变,诧异问道。

        少女怀春总是诗!

        纪元看的出来,眼前的女孩,心中有那名叫易枫的男子,若非这般,他又何苦千方百计的撮合二人?更为了这事,在那卧龙渊中,将二管事雷简都得罪了一番?!

        纪元是在弥补他当年对伶官的亏欠!

        “爷爷,是伶官不好,您老人家不要生气,伶官这么做,自有我的道理。”伶官扬起陶瓷般的精致小脸,对着纪元展颜一笑,话语清脆的的说道。

        “……”纪元无语。

        “爷爷,天狐族的现状,伶官是知道的,伶官以前不孝,没能按照爷爷的吩咐,修炼出一身本领,这是伶官的不对,伶官对不起爷爷,也对不起玲珑娘娘。”伶官的心结被易枫打开,再次谈到这些话题,语气变得平稳了许多,唯独一双动人狡黠的眼睛,扩散出水蒙蒙的雾气,说着说着,小脸上竟现出了一丝甜蜜。

        “易枫哥哥待我很好,他冒着生命危险,屡次三番的救我性命,这份情谊,伶官一直记在心里,对易枫哥哥,伶官自然是喜欢之极,能够和他订婚,是伶官的福气!”伶官收起面上的那份羞涩,娇滴滴的模样不再,不顾众人异样的神色,坦然大胆的自白诉说,易枫字字听在耳中,心头一阵恍惚。

        这算什么,告白吗?!

        “爷爷,我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了我好,但易枫哥哥若和我订婚,便有义务为天狐一族出力,到了我们这代,天狐一族的使命已让人不堪重负,易枫哥哥是那种心怀世界的人,伶官不想让自己成为易枫哥哥的羁绊。”

        说到动情处,伶官水蒙蒙的眼神都开始闪烁,小嘴微撅,精致的面庞上,尽是一副坦然和倔强。谁人不经少年时,人们瞧她这副模样,心中忽的忆起自己年轻时的样子,对眼前这大胆可爱的少女,心中终于多出了几分认可!

        易枫注视着伶官,神色中满是感动。

        最是难销美人情!

        自风虎山后,女孩哪时哪刻,没将他捧在心中?

        “好,你说的,爷爷知道了。”纪元怜惜的走到伶官身边,轻轻抚了抚女孩的秀发,脸庞之上满是感慨之色,末了,眼神突然盯向易枫,神情依旧,字字珠玑的郑重问道:“小伙子,伶官该说的已经说完,对着我的提议,你到底要怎样回应?”

        “男子汉大丈夫,又怕什么担当了?”易枫抬头,迎着纪元的目光正视而去,微微一笑,答道。

        “好极,好极,好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又怕什么担当了……”纪元听闻,心中热血上涌,越看易枫越是顺眼,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伸手拍了拍易枫的肩膀,显然大是赞同和欣赏。

        此子不畏不惧,当是伶官佳婿!

        “不然不然,我看这一件事,还需重新商议,嘿嘿,什么男子汉大丈夫,纪元长老,你可不要被这小子的外表迷惑了。”牧云一直法相庄严的坐在客位上,远远看去,实是得道高僧,聪明睿智之辈,之前他一直低头品茗,对大堂中的一切不置可否,这次突然发表意见,顿时吸引了大批的目光!

        易枫眉头微皱,向牧云看去。

        “大师何意?”

        纪元最不希望的,便是今日之事被人搅局,之前他出手教训雷简便是为此,听闻牧云的话,一张脸登时一沉,不待易枫反驳,便向牧云低喝道。

        但他对牧云的身份,也是颇为忌惮,据雷简说,这老家伙来自西方白虎域鼎鼎大名的‘天禅寺’,堂堂六大玄门之一,若这消息属实,那可不由得他不深思熟虑!

        “长老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吗?振兴天狐血脉没错,但如选错了人,可就空铸遗恨了,到时伤心的,不是别人,可是你纪元长老的亲孙女!”牧云抚了抚胸前长须,目光轻蔑的扫过易枫,随即不满的摇了摇头。

        “再说,我再怎么也瞧不出眼前这男子有何非同凡响,长老你说他并非池中之物,想必是一己之见!”

        “牧云禅师所言极是,纪元长老,这件事,我看我们还是慎重考虑为妙,先搁置一下再说吧,也不能让那小子瞬间就攀上高枝。”雷简本便窝了一肚子火,这时瞧牧云反对,心中顿时欢喜,颇有几分同仇敌忾之意。

        “哼。”

        伶官虽反对订婚,却始终坚信只能自己一人反对,瞧牧云禅师和雷简菲薄易枫,胸中顿时升腾起一团火气,面现不满,撇了二人一眼,冷冷哼出声音。

        “雷二管事,我孙女不和易枫订婚,难道还要和京山订婚不成?”纪元瞥了雷简一眼,冰冷嘲讽的说道,随即不再理会雷简瞬间铁青的面庞,正色瞧向牧云,淡淡的说道:“那依大师所见,要怎么做才好?”

        “另择佳婿!”牧云口吐四字。

        “怎样另择佳婿?”

        “普天之下,以六大玄门最为了得,纪长老若想为天狐一族更新换代,改善血脉之力,自然要挑选玄门之人,平常之人血脉稀薄,又怎承受的了天狐血力的冲刷!”牧云站起身来,悠然的走到大堂中央,毫无顾忌,侃侃而谈的说道。

        “是啊,大师所言,正有几分道理!”

        “大师金玉良言,实是为我天狐一族着想。”

        “依我所见,确实应该慎重考虑!”

        堂中之人,本就不怎赞同这事,经牧云这一加挑唆,顿时临阵易帜,反对之声,越来越多,便连看向易枫的目光,都多出了一道道不善!

        “这老东西,本身便出自西方天禅寺,他这么说,到底是何用意?”纪元瞧着牧云,目光陡然变得凌厉直接,心中愤慨,这老儿,欺人太甚!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1713/61519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