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唯玄 > 55 请缨一战

55 请缨一战

        55请缨一战

        天狐族沿袭万年,发展至今,族内设长老一名,总揽全局,长老之下有管事三人,分管具体事务。

        纪元威望素著,担任天狐族的长老已半生有余。

        族中大管事名叫纪意,是纪元的儿子,伶官力牧二人的父亲,十几年前不幸因病去世,这位置便一直空缺,二管事雷简在族中经营多年,势力同样颇大,但三个管事中,最让人记忆深刻的,却不是纪意和雷简,而和是排在末尾的三管事。

        罗好好!

        绝不仅仅因为罗好好容貌娇美,身材玲珑,还因她身居高层,却时时犯忌,奇思妙想不绝,让人恨也恨不得,爱也爱不得。

        “罗管事回来了,这下热闹了。”

        “瞧这模样,罗管事似乎对着婚姻有些芥蒂……”

        人们窃窃私语,听闻罗好好刚一回来,便将纪元冷嘲热讽一番,这时又出言反驳伶官和易枫订婚一事,一张张面孔上便充满了和古怪和异样。

        谁人不知,在罗好好还没外出学艺之时,便常常和纪元针锋相对,两人意见相左,却并不是为了争权夺利,而是在本质看法上有着根本区别,众人便是和罗好好同为一族之人,还是不得不承认,这女人有时的主意,实是想别人之不敢想,而她那暴戾的性格,更让人退避三舍。

        “罗姐姐,你回来了?”

        伶官见罗好好怒目而立,冷眼瞧向易枫,心中顿时一突,随即小脸含笑的向罗好好小跑而去,撒娇似的抓住她的一条胳膊左右摇晃,有意无意的挡住了罗好好看向易枫的视线。

        “小丫头,都长这么大了。”见伶官娇滴滴的扑来,罗好好冷眼怒目的模样方才消散几分,怜爱的抚了抚伶官的小脸,难得的笑了一笑,说道。

        “罗姐姐,这些年,你都在外面做些什么嘛?”伶官眼睛扑闪,好奇的看向罗好好,小时罗好好待她甚好,对眼前这女子,伶官实是发自心底的关心,实不想她和易枫起了冲突,极力的将话题引向别处。

        “修炼啊。”罗好好握着伶官一手,微微笑道。

        “在家里修炼不好吗?”伶官抬起天真的眸子,看向罗好好,不解的问道。

        “小孩子家,你不懂的。”罗好好笑言,说着说着,面上却渐渐多出了一份不屑和菲薄,眼神闪烁的看了看堂中众人,随即肆无忌惮的说道,“我们天狐一族已沉沦千年有余,族内功法如果有用,我辈又怎会沦落到现在地步,我走出去,方知道天外有天,我们不过是一群井底之蛙罢了,依我所见,族中神通全无用处,不学也罢!”

        静。

        罗好好此言一出,大堂中顿时变得针落可闻。

        纵然大家心有准备,还是被她这话狠狠惊了一番,人们再看向那女子时,面上便多了一份愤慨,他们没料到罗好好学艺归来,习性非但不减,反而更加彪悍了,她平时发一些奇思妙想倒也无妨,但这时言语,无疑超出了他们的容忍程度。

        易枫是族外之人,不便表露意见,但这时眉头也已微微皱起。

        数典忘祖之徒,忘恩负义之辈,尤为可恨!

        “罗管事,你这般言语,可对得起玲珑娘娘!”纪元面色阴沉的瞧着罗好好,愤愤然应声喝道,他没想到,这女子外出历练几年,反比之前更变本加厉。

        “玲珑娘娘?我辈始祖?哼,传说中的人物罢了,谁又知道这世界上,究竟有没有出现过此人,真是自欺欺人,我们总不能期待一尊石像挽救天狐一族吧?”

        罗好好对纪元的训斥不予理会,心思转动,双目斜飞,面上尽是倨傲和不屑一顾之意,半晌,她神色方才平和下来,不顾身旁群情激愤的众人,低头看向伶官,问道,“听说你这小丫头要订婚了,什么时候的事?”

        “哪有,人家还没同意呢!”伶官羞涩的低头,脸色娇红,眼神变幻,自顾自的玩弄衣角。

        “那就好,将来我们伶官前途远大,此间的男子,又怎么配得上你。”

        罗好好长舒了口气,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终于放下,要说在着天狐一族,还有什么是值得他顾及的,那便是眼前这可爱精致的女孩了,但转瞬之间,罗好好便发现了伶官的异样,似是娇羞,又似欲拒还迎,哪有丝毫回绝的模样?!

        “你喜欢他?”

        “哎呀,罗姐姐你别再问了,羞死人了……”

        瞧着伶官的表情,罗好好但觉心中一凉,她推开女孩,向前走出两步,随即面色低沉阴厉的盯在了易枫身上,易枫颔首而立,身上自有一股卓尔不群的气质外透而出,对着罗好好默默点头示意。

        “你叫什么?”

        “易枫!”

        “你便是伶官口中那人?”

        “是我。”

        “你要和伶官订婚?”

        “这事伶官没同意。”

        “哼!”

        两人快问快答,罗好好见易枫坦然承认,面上不畏不惧,更怀疑他心机深沉,胸中怒火升腾,面上戾气更加浓郁,冷冷的盯了易枫半晌,刷的一电光一闪,手中长剑再次出鞘,直指向易枫。

        易枫这时,方才细细打量此剑!

        无疑,这是一柄宝剑。剑长七尺,不宽不窄,不长不短,尽显中正平和的王者贵气,剑锷中央镶嵌一颗拇指大小的月形红珠,剑芒闪烁,配合上红珠的光芒,更显得此剑不凡。

        “易枫是吗,你听好了,这事不管伶官同意与否,都不可能,我劝你还是离开伶官,离开天狐一族,离开红枫古林为好!”罗好好剑上寒芒闪烁,语气中满是戾气。

        “不然,则必死!”

        “罗姐姐,你这是做什么?!”伶官大急,忙赶到罗好好身边,要将她拉扯到一旁。

        “伶官,你先退下。”易枫瞧了伶官一眼,肃然说道,伶官听易枫语气严峻,虽不愿意,却还是惴惴的退下。易枫定神向前看去,径直和罗好好目光对视。

        “订婚这事来的突然,我之前并没想过,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族中竟会有人接二连三的反对,这件事是我和伶官的私事,不需要旁人插手,罗管事要我离开,我只有四字奉告:恕难从命!”

        被罗好好这般威胁,易枫心中也升起了一股戾气,说话之时,语气峥嵘!

        “你不要命了?!”罗好好眉宇间戾气加重,手掌宝剑忽的闪烁起剑芒,对着易枫忽吞忽吐。

        “我刚才听你所说,似是对天狐一族的神通意见颇大,反正你要对我出手,这样如何,你用你在外面学到的剑法,我用天狐一族的剑法,我们两人正可较量一番,看到底谁才是鼠目寸光!”易枫正色瞧着罗好好,眼神越加严肃,片刻,忽的口吐惊人之语。

        众人闻言,心中募得想起了刚才牧云指端鲜血喷溅的情景。

        “这臭小子,怎么这般莽撞了,我天狐族的剑法,他又会什么,怎么如此冒失的和罗好好叫板?”纪元听闻易枫这话,面上瞬间一怔,随即快步而出,挡在易枫身前,淡淡对着二人说道:

        “这事,不成!”

        “小子,难道说完大话,就只会躲在别人身后了吗?”罗好好的目光径直绕过纪元,不屑一顾的看向易枫。

        “纪元长老,易枫有一事相求。”易枫对罗好好的菲薄不予理会,忽的站到纪元身旁,拱手坦然说道,纪元见他挑战罗好好,心中正自担忧,这时见他如此,不免有些莫名其妙。

        这小子,究竟在搞什么鬼?!

        “说罢。”半晌,纪元终于点了点头。

        “纪元长老,昨日我和雷京山一战,亲眼所见‘九尾剑法’奥妙若斯,还请纪元长老将这套剑法传授给我,待会,小子便用这套剑法请缨一战,会一会罗管事!”易枫认真说道。

        纪元呆呃,默默不语,惊讶之极的瞧向易枫,旁人亦是如此,神情比纪元犹有过之。

        “纪元长老,刚才罗管事口出狂言,对天狐族的神通似是不屑一顾,她本出自族中,却这般妄自菲薄,难道你不想站出一人来,向他证明些什么吗?这个任务,小子愿一力承担!”易枫侃侃而谈,晓之以理。

        “非也非也,你误会了,我不是不想传你‘九尾剑法’,只是想问问,你要拿一套刚刚学来的剑法挑战三管事?!”纪元犹觉得这事不可思议,古怪的紧盯着易枫,那模样,便如看一个疯子一般无二。

        “正是!”易枫昂然答应。

        ——

        群山,密林。

        牧云虽遭人恨,但纪元既然松口,也就没人再加追究。此时此刻,他和张阿生师徒二人正穿梭在红枫古林边缘的密林中,狼狈至极的向外逃窜着,周遭荆棘丛生,早已将他二人衣衫扯裂,脚下时不时的有毒物游走,毒蛇吞信,触目惊心。

        “师父……”

        “闭嘴,没用的东西!”

        “师父,你的手掌在流血。”

        “废话……”

        “师父……”

        张阿生心中胆寒,想要和牧云多说几句,借机壮胆,但最后一句话刚刚说出,身后便传来了一道劲急声响,紧接着一杆利箭激射而来,不待张阿生发觉,已将他脑袋瞬间洞穿。

        噗!

        张阿生犹自张口,似乎要将最后话语吐露完毕。

        牧云被溅了一脸的鲜血和脑浆,转头一看,只吓得心胆俱裂,来不及为张阿生收尸,便连滚带爬的向前滚起,随后嗖嗖几声疾响,几杆利箭攒刺而来,砰砰几声,牢牢的钉在了他刚才落脚的地方。

        “雷简,你个混蛋,我r-i-你-奶-奶-的!”牧云心中咆哮,脚下加速。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1713/61519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