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唯玄 > 79 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

79 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

        79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

        首轮激战。

        金字约战台,卫泱泱力挫何缘奇,施展玄学最为普通的蟒蟾劲,十招内将对手击下台去;木字约战台,新一届弟子韩生老成持重,率先将一师哥击退,一战声名大涨;水字约战台,童贯赵明辅旗鼓相当,战况激烈;火字号约战台,罗杰展现惊人实力,仅用一招便将邱红云轰的晕厥过去。

        精彩纷至沓来!

        但台下众弟子的注意力,却不在这几人上,目光转动间,齐刷刷盯向易枫。

        前几日,易枫便因力战赵柏,卫泱泱,挫败赵显一事而在学院名声大噪,众人称奇之余,不免心中怀疑,本想趁他上台之际看个究竟,却不料那王睿竟是自动认输。

        不战而屈人之兵?!

        一时间,人群中喧哗阵阵。众弟子面色古怪诧异的瞧向易枫,个个瞠目结舌,便连看台上众高层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经此一役,易枫声名再次大著,但种种怀疑诋毁的声音,也开始甚嚣尘上,对易枫实力的猜测,更成为众人一津津乐道的话题。

        之后又有数轮弟子上台,‘学院大试’第一日,便在这般紧张激烈中度过,虽不时精彩出现,但人们似乎还未从易枫一战的阴影中走出,便连喝彩都显得意兴阑珊。

        傍晚,王师阁。

        “该死的,今日竟又让那混蛋声名大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爹爹,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高大明亮的房间中,赵柏状如疯魔,拳头使劲的砸在旁边一尊黄梨桌子上,砰砰大响,面目狰狞声音嘶哑的吼道。

        “冷静点!”赵显目露冷光,沉声喝道。

        “爹爹,你难道忘了我所受的耻辱了?那混蛋羞辱我,便如羞辱你一般无二,你还在犹豫什么?!弄死吧!”赵柏面上渐渐涌现出杀意。

        “哼,弄死一个寻常弟子有什么难的,关键是要怎样才能让他不动声色的死去!”赵显冷冷瞧了赵柏一眼,嘴角突然意味深长的一挑,“不过你放心,我们虽无法决定他的修为,却可以决定他的对手!”

        “谁?”

        “沈花儿!”

        ……

        “花儿,明日……明日约战台……哦……哦……你若是遇见那叫易枫的混蛋,一定……哦……替我好好教训他……啊……”李亚身上一毫不挂,蜷缩在一妖冶男子身下,面容销魂,身子蠕动,正极力的配合着,眼神迷离,口中尖叫连连。

        “易枫?”男子身披一袭红袍,除此外也是一毫不挂,玩弄着李亚双峰淡淡问道。

        “嗯……哦……”

        “哼,贱人!其一你身为任教,却被弟子打伤,还有何面目再提;其二你身为我女人,却被别的男人欺负,更是丢尽我颜面。”男子声音突然冷冽,抓着李亚一对粉肉的手掌陡然用力,动作越加简单粗暴,眼中放射出骇人的寒芒,“其三,你也太小看本人了,我沈花儿若是遇上那人,又岂是单单的教训而已!”

        话语刚毕,他腾出一只手,便恶狠狠的向李亚后臀打去。

        啪啪啪。

        响声清脆,一下连一下,李亚声带哭腔。

        大试第二日。

        经过昨日的筛选,已经淘汰下过半的参赛者,但玄学院子弟众多,报名参赛者数量过千,再加上约战台下的看客,依旧显得熙熙攘攘,甚至远比昨日还要热闹。

        这一次,易枫抽到的对手名叫韩生,和他一样,也是新一届的入门的弟子。

        老成持重!

        这是易枫见到韩生后的第一印象。面前这男子身穿麻衣,相貌寻常,虽只有十八*九岁,但一言一行,却尽是一派成年人的作风,很容易便让人忽略了他的年纪。

        易枫昨日曾注意过这人,当时他在木字约战台上和另一名师哥激斗,防御精妙,滴水不漏,最后轻松获胜,确是新生中的一位人物。

        “易枫。”火字号约战台上,易枫颔首而立,身子站的笔直,面上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对韩生拱了拱手,自报姓名道。

        “久闻大名,韩生!”韩生不苟言笑。

        ——

        “别废话了,又要聊半天再打吗?”

        “难道你小子还期望对方自动认输不成?!”

        “都是新一届弟子,哪来的那么多废话,他娘的,到底打还是不打,磨磨唧唧什么?!”

        台下人等待易枫出手,已然心痒难耐,见易枫韩生上台,顿时齐声哄叫起来。连日来易枫声名鹊起,而韩生又是之前公认的新一届弟子中的佼佼之辈,众人也乐的看这狮子搏虎!

        “他们似乎等不及了?”易枫瞧了瞧众人。

        “不错。”韩生道。

        “那请动手吧。”易枫笑意收敛,身子绷紧,浑身上下渐渐扩散出一股卓然斗志。

        “你先来。”韩生摆了个防御的招式。

        “我昨天见过你在台上和人比试,知你防御精妙,那就由我主攻吧!”易枫断然说道,话语刚毕,身子陡一提气,脚步在地上一踏,便向韩生爆冲过去,人在中途,手臂一收一放,轰隆一拳,击穿空气,迎着韩生面门便轰击而去。

        刺啦啦。

        锐响连连。

        易枫一拳击出,立时吸引了台下过半的看客,众人瞧这一拳声势夺人,心中顿时一凉,喧声瞬间小了许多,纷纷调头向韩生瞧去,要看他如何化解这招!

        韩生眉头微皱,向后疾撤一步,随即双手翻飞,穿花引蝶的向易枫拳上绕去,掌去掌来如落英缤纷,气力层层叠叠的缠绕上面,和易枫锋锐凌厉的劲气相交,立时发出阵阵噼啪爆鸣,这般奋力化解,一带一扯,已将易枫劲气化掉了大半。

        落英绵掌!

        讲究以静御动,以柔克刚,后发制人,韩生显然在这套掌法上浸淫已久,一掌打出,七分守,三分攻,掌影重重叠叠,便如在身前设防了一道气墙。

        “好!”

        易枫战意昂然,见对方掌法精妙,防的滴水不漏,顿觉胸襟大畅,忍不住张口大赞!脚下运步如飞,‘乱木阵’中练就的身法发挥到了极致,滴溜溜的绕着韩生旋转起来,手上毫不怠慢,金刃劲气重重叠叠,源源不断的轰击而出,势道劲急,快如暴风疾雨,韩生被他困在中央,面上微惊,受易枫声势所迫,身子竟有些晃动!

        “坠!”

        韩生看着四面八方纷至沓来的拳锋,心中惊骇越来越盛,突然一声暴喝,力之节点内气力隆隆乱转,身子一沉,双脚轰然嵌入台上巨石中,稳住身形,随即将落英绵掌一招招拼尽全力的使出,实是有生以来,功力施展的巅峰。

        “狂风不过朝,暴雨不过夕,这小子一味追求凌厉刚猛,不堪大用!”

        看台上,赵显瞧着易枫一浪接一浪的拳锋,神色微变,半晌,突然冷冷哼了一声,说道。

        “不然,赵院长又岂不闻‘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我观此子有勇有谋,不畏不惧,有朝一日,必堪当我玄学院大才!”院长刘成峰目光径直望向高台,面上神色不变,轻描淡写的说道。

        “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沐青萝坐在旁边,闻言一惊,心中暗暗低喃,“院长好高的评价!”

        或是沐青萝自己都没注意,在听到有人夸赞易枫时,她冷然的面色悄然化开,煞那间笑靥如花。

        正如刘成峰所说: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

        此时此刻,战斗的主动权掌握在易枫手中。

        “妙极,妙极,好强的防御!”

        这般酣畅淋漓的挥拳出击,易枫全身气力渐渐被激发而出,身体血热如沸,每一拳打出,都激荡的空气隆隆爆鸣,如要爆开一般。他见韩生守得精妙,心中傲意陡盛,滴溜溜闪动不休的身子在韩生正面戛然止住,随即一声暴喝,一拳直冲对方胸口轰出。

        嗤嗤。

        易枫臂上毛孔如同活了过来,一道道氤氲白气疯狂涌出,瞬间弥漫上他整条手臂,气力间相互激荡,声若雷鸣,飞一般的直朝韩生撞去,无招无试,更无半分花哨,但那种悍然无畏的打法,却是看的所有人尽皆一愣。

        “糟糕,这人的修为竟已到了这种地步!”

        韩生面色大骇,自知这一拳绝非自己所能防御,一咬牙,突然后退数步,避开易枫锋芒,随即凝起拳头,也轰隆一声,悍然反击过去。

        嘭!

        两拳相交!

        韩生手臂剧痛,只觉对方气力狂涌而来,呼吸之间,就将他一拳的攻势冲破,身子受这股大力一震,顿时要倒飞而出,猛的又觉易枫拳上力道倏忽消失,对方手臂一甩,一股柔韧劲力忽的涌出,裹挟着他受创的身子一旋,便将他身形堪堪稳住。

        刹那间,韩生面如死灰。

        原本他以为自己才是新生第一,今日之战,实有正名之意,却没料到和易枫相比,差之千里呐!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1713/61522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