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唯玄 > 135 掌大的‘神犀’

135 掌大的‘神犀’

        135掌大的‘神犀’

        “嗯?”

        上官渡气质俨然,执掌神犀宗多年,言出法随,说过的话从没有人胆敢反驳,这刻话语一出,听到沐青萝那句‘闭嘴’,一声冷嗯中便带了几分低沉。

        “你是什么人?”

        上官渡低头向沐青萝看去,却见女子容貌秀美冷峻,说不出的好看,一时间,心中的怒火竟沉了沉,挥一挥衣袖,面带睥睨。

        “玄学院,沐青萝!”

        沐青萝咬着红唇,声音冰冷。

        “嘿,原来是玄学院的小辈。”上官渡冷哼一声,随即将目光移开,转向深坑中横躺着的易枫,盯了他半晌,面上忽的浮现出一抹冷峻笑意,但远远看去,更更增森然与肃杀。

        “你就是那易枫?”

        “是我。”

        易枫重重的咳了两声,口中吐出两道鲜血,眼中开阖,目光迎上上官渡。

        “我听说过你。”

        “我也听说过你,神犀宗宗主,上官先生。”易枫的声音断断续续,却多了分峥嵘,“可是我没有想到,堂堂玄门正派,却会为了一己之私,在风虎山安插悍匪,草菅人命,试问,这样的宗门,有何面目再称玄门!”

        声音铿锵,掷地有声!

        “你小子的脑袋倒挺好使的,居然根据这一连串的蛛丝马迹,推测到了整个事件,哼,倒也算得上是个人才,可惜就是有些不自量力!”上官渡接过话来,道,“告诉你也无妨,你刚才推测的都是真的,我这一切的布置,都是为了那避水望月犀,现在避水望月犀被你佛身吸纳,你要给我个解释!”

        上官渡的声音中突然带了些许厉色!

        他虽然见识广博,却也看不出神犀消失的全部奥妙,但却已经推断出了,避水望月犀是被易枫凝练出的琉璃色佛身吸纳,至于这刻是生是死,却也是个未知数!

        “没什么好解释的。”

        易枫摇了摇头。他说的倒是实情,这一件事,便连他自己都觉得扑朔迷离,无所查询,更别提给上官渡答案了。

        “你要知道,你杀了我们不少人。”上官渡盯了易枫半晌,突然不咸不淡的问了声,紧接着向前跨出一步,眼中的精芒如要爆射出实质。

        情势越来越剑拔弩张,众人听着他们针锋相对的言语,一颗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

        “我不后悔。”易枫声音虽然微弱,却不气馁。

        “你还伤了我的女儿。”上官渡伸手,指了指带在一旁,病如西子的上官凝儿。

        这话一出,却轮到上官凝儿吃惊了。她被易枫断去二指,夺掉承影剑,一直视为奇耻大辱,发誓要自己报仇,从没和旁人吐露过,包括上官渡也不例外,这时陡然听到这事从上官渡口中吐出,不由得面露呆呃,一时间想到许多。

        “这件事情,父亲……父亲他怎会知道,既然如此,那他又怎么不替我报仇,以他的功力,诛杀易枫还不是等闲置之,难道,难道,他是怕影响这擒拿神犀的计划,故意视而不见——”

        一时间,沐青萝面色扑朔变幻。

        “我承认。”易枫点了点头。

        “嗯?还算有胆气!”上官渡见易枫毫不避讳,张口就答应了下来,眉毛不由得挑了挑,“我再问你一事,你施展的那金身神通,可是天禅寺的‘大西金身诀’?这神通,怎会到了你的手里,你和天禅寺有何渊源?”

        上官渡神威凛然的喝问,衣袍猎猎鼓起。

        易枫目光泯然不惧,电光一般和上官渡对视着,半晌,嘴角突然强自带了一股笑意,颇有一番气概的反问道,“怎么,你这么问,难道是因为你怕了?”

        “我为何要怕?”上官渡目光中划过一抹严厉,肆无忌惮的的左右扫了扫,沉声道,“我还真想看看,我若要杀你,方圆百里内谁敢不从!”

        上官渡声如炸雷。

        “我不从!”沐青萝当先挺直身子,愤愤然的向上官渡看了去!

        “我们兄弟也不从!”江焕江景面色发青,纷纷纵越到沐青萝身边,骨气铮铮的说道。

        “天狐族也是。”纪元挣扎着站起,面上感动,慈善的声音中也多出了一股坚毅。

        “我们都不从!”密林中,忽的响起了阵阵簌簌的声响,紧接着,一种玄学院的人马熙熙攘攘的赶了过来,簇拥到一起,一个个群情激奋,正是玄学院的一众人马。

        人群中,卫泱泱,柳秀阳,淮左,罗杰等人当先而立!

        卫泱泱本来是和江焕江景一起的,但三人到了流云禅院后,见到局势不妙,卫泱泱心下担忧,便和江焕二兄弟分开,火急火燎的奔赴玄学院,将柳秀阳刚刚安置下的人马又搬了出来,此时此刻,易枫在玄学院名头甚响,众人听闻是去帮他,立时精神振奋,张口答应,卫泱泱原本还担心难以调动这些人,现在一想,倒是多虑了。

        “十城玄学院的人?”

        上官渡目光落在这边,只瞧了卫泱泱,柳秀阳等人一眼,便将目光忽略绕过,眼神一转,忽的冷光森然的落到了一旁面有难色的刘成峰上。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刘成峰,你难道真要看着十城玄学院被我神犀宗所灭?我上官渡有言在先,今日,若是玄学院胆敢冒犯,我神犀宗必将你们从这地界抹除,绝不姑息!”

        “混账!”

        “神犀宗有什么了不起的!”

        “……”

        众人听闻上官渡这嚣张的话,立时勃然大怒,一个个骂骂咧咧起来,刘成峰站在一旁,与平日却有些不同,面上变得有些歉然,纠结,甚至畏惧,全身上下簌簌颤抖,面色憋得通红,半晌,突然对着神犀宗的人一声厉吼:

        “闭嘴!”

        众人闻言一呃。

        “刘院长,你不可寒了众弟子的心啊。”纪元瞧见这情况,心中顿觉不妙。

        “纪长老……抱歉,我刘成峰身为玄学院的院长,必须为玄学院着想,神犀宗太强大了,我们绝不是对手,为今之计,只有牺牲易枫了。”刘成峰的声音中满是歉然,吞吞吐吐,越来越低,半晌,忽的提起了一口气,对着在场众人喝道,“玄学院的弟子听着,今天的事情,谁都——谁都不许出手——”

        话还为说完,汗水已淋漓而下。身子随着这汗,一寸寸的变凉!

        这话一出,现场死一般的寂静,一时间,玄学院的士气竟是由高涨转为低迷,更有甚者,见刘成峰如此,心中也变得惊惧徘徊起来,开始慢慢的向流云禅院外挪动脚步。

        “这就是你效力的学院?”上官渡肆无忌惮的的抚掌大笑,一副胜利在握的模样,指着深坑中的易枫睥睨问道,神色得意之极。

        “我不怪他们,他们也没有错!”易枫淡淡的回道,似乎毫不在意,慢慢的,眼神中也升起了一丝峥嵘,横躺着的身子微微弓起,全身骨骼爆响。

        “本宗主今日便送你离开!”

        上官渡面上一肃,整个人的气质浑厚了许多,一声轻叱,身子发出一声极为轻微的声响,宛如虚幻的一晃,迎风就向深坑中的易枫爆冲了去,快而无形,易枫却似乎有所察觉,一声清啸,软软瘫倒在深坑中的身子猛地暴起,如一杆利箭,‘绷’的一声疾响,迎着上官渡激射而出!

        砰!砰!砰!

        沐青萝,江焕,江景刚刚纵起,要为易枫做帮手,一招还没挥出,便感受到了一股沛不可挡的大力自上官渡处扑来,虽只是部分侧力,但受此一荡,三人的身子立时倒射而出,哐哐几声,直砸落出数十丈远。

        啵。

        一声轻响若有若无。

        易枫已经和上官渡双掌相交,上官渡点亮朝元节点的修为果然了得,还不等易枫气芒运到,单单他手臂一振,一股庞大无匹的力道已当先反扑,易枫被那股大力一冲,立时感觉全身巨震,嗡的一声,刚一交手,就已直线般的倒飞出去。

        “不堪一击!”

        上官渡给了个评语。

        紧接着,他手掌抬起,拇指按住中指,轻巧的朝易枫荡出的方向一弹,空中气簌簌大响,一点精芒立时从他指尖飞了出去,精芒掠空速度极快,开始时只有一寸大小,到了后来,咔咔几声,暴涨成手掌般大,几个构建,幻化成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避水望月犀,全身精芒闪烁,叫声甚壮,踏空无声,宛如一道光线,就向易枫扑了过去。

        这只是一招简单的精气化形。

        但这招从上官渡手中使出,却和朱焱所使不可同日而语,所化出的白犀精巧,细致,可纳于一掌之间,其中蕴含的力道,却不下于一座小山,这要是被它撞上了,指不定会粉身碎骨,绝无存活的希望。

        这‘神犀’转瞬即到。

        易枫心中讶然,这种程度的战斗,根本还不是现在的他所能抗衡的,万分火急之际,他心中电光一闪,猛的做出了一个决定,全身气力顷刻收起,身子没了气力的承载,跳跃不起,啵的一声,径直坠入刚才的大坑中。

        砰砰。

        谁料半空中‘神犀’也跟着一转,向那大坑中直坠而去!

        ...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1713/61526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