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煌阙 > 06 血飞扬,又何妨!

06 血飞扬,又何妨!

        战鼓声依旧弥漫在这充满硝烟般的演武台上,只不过,这次的挑战,已经不只只是以某种赌注为彩头的战斗,而是变成了真正的生死大战,特别是对龙阳而讲。龙阳终于感受到了纯正的凝气圆满实力的绝对压制,如同在身上盖上了一层厚厚的光罩一般,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在变得稀疏,随着气压的减小,龙阳感到四周的气息正朝着自己狠狠地挤压过来,“可恶!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他的脚步不变,但心中是非常的震惊的,想不到自己的仙灵气旋竟然面对凝气圆满的压制竟然隐隐约约间有些失效了,“唉,”他叹了一口气,“看来这凝气之间的坎儿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跨越。关键时只能靠自己了。”龙阳说着,突然仰天长啸一声,只见这道啸声笔直上升,竟然有着穿透云层的效果。

        拨云见日。

        没错,龙阳练习的声波武技正值如此,参军的路上他一直没有忘记修行这门武技,这还多亏了平阳公主给的《六神真经》,里面不但记载着六神技,而且扉页后平阳公主特意在其上书写了几门声波武技,为的就是在出其不意见置对方于死地。修行声波武技,首先要做到能静下心来,无论是面对多大的险境,若不能让自己的真气稳定,发出的攻击效果也是无效的。而龙阳本就是不断在乱世欺压中摸爬滚打走出来的,面对着暴怒的薛元胜的修为压制,他很快就做出了该有的随即应变。

        龙阳要紧牙关,眼神死死地盯着面色有些凝重地薛元胜。双手交叉,仙灵气旋逐渐凝实开来,待到已经成了一个比较大的光球,突然化作的白色光点散落在龙阳的体表,龙阳轻舒一口气,“仙灵气旋,加持!”话音刚落,光点愈发透出珍珠一般的光泽,同时,龙阳的眼神愈发清澈透明。

        “请赐教!”龙阳一字一句斩钉截铁的声音映入台下每一个人的耳中,“哼!”薛元胜拿出手中的嗜血大刀,“我这喋血长刀好久没有见过鲜血了,正好拿你开启它的魔气!”说着,刀身一震,“那就借我一刀!”血色长刀霎时朝着龙阳一闪而过,只不过捕捉的是一道虚影,“嗯?”见到自己的大刀刀尖上没有留下血迹,他心中不禁更加凝重,“想不到你的速度竟然达到了凝气后期的水平,看来,我还是有点小看你了…血刀七星斩!”

        天边顿时隐约出现了浓厚的血云,雨落,滴在龙阳与薛元胜的身上,由于先前被暗算过,龙阳的伤口仍然止不住地在滴血,“可恶,这到底是什么武器,伤口竟然愈合得这么慢!”龙阳暗骂一声,“开天掌!我劈!”他随手就用上了全力,两道掌印朝着薛元胜击去,“第一斩,破空!”只见薛元胜手中的长刀瞬间迸发出前所未有的血光,“嗖!”然后就出现了拳劲碎裂的迹象,“你很强,年纪轻轻就值得我用上五成功力去对待。”薛元胜无情地打量着此时已经有些疲惫的龙阳,而龙阳脸色极为苍白,鲜血依旧汩汩流出,“封住啊!”龙阳为了不让自己的血流尽,毫不犹豫地封住了自己的血脉。“哦,你这是自散修为么?要知道,你的真气此刻都在你的血脉中,你封印了血脉,也就封印了你的部分真气,刚刚你用全力都抵不过我的第一刀,现在你还打算怎么反抗啊,哈哈!”薛元胜残忍的笑容映入龙阳的眼帘。

        “该死的,”龙阳脸色阴沉不定用手又往身上掐了掐,不让自己昏过去,“我龙阳曾经被人践踏,但我能忍住,如今只是一个比自己高上整整两级的对手就能让我四肢无力,我何时怕过,我怎能怕过,来吧!”他缓缓由刚刚被压制着半跪的形态,逐渐用双手支撑起自己的身体,血刀又一次闪过,“呃啊!”随着一声轻抹,龙阳即使用尽全力使用开天掌迎击,但自己的肉身怎能赶过刀子呢,刹那间,血光飞舞着,他吐血直接飞了出去,在空中撒落无数红色的液滴。

        “还没完呢,第二式,破防!”只见溅了血的红色长刀越发通体透明,以更加迅猛的架势朝着龙阳摇摇欲坠的身影袭去,龙阳瞳孔骤然放大,“该死的,重地脚!”他在半空中用急速半转身,所有的经过仙灵气旋加持的真气统统集中到了脚上,依靠着迅疾下垂的重力,迎上了薛元胜的血色大刀,“你以成为我必杀之人,小杂种,别给我死了,我还要用尽各种方式让你尝尽折磨呢!”薛元胜大笑,只是那笑声,在龙阳眼中,简直变成了自己的绝望感。

        又是一声轰鸣,龙阳的双腿顿时失去了感觉,脚筋仿佛被挑断般的剧痛,身体如同迅疾的飞弹一般遥遥无力地倒在地上,而空中的大刀依旧没有停歇的时候。

        “我不能死,我还要将信物还给公主,我还要变强,只是区区跳梁小丑怎能阻挡我的脚步,他们只是我的踏脚石,依旧只是踏脚石而已,我不能放弃,不能放弃啊!”自己的意识逐渐模糊,龙阳的眼前一黑,但他内心的呐喊却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又是一刀下去,地面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血光飞洒,龙阳的衣衫早已被刀刃划破,体内所有的血液流淌的愈发剧烈。

        “要死了么?”脚步声一步一响,龙阳所在的深坑除了被身上几近流尽的鲜血所染红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动静。“真是不堪一击啊。”薛元胜拍了拍手,将其上的灰尘抖掉。然而手中的长刀又在暂时的停歇中突然朝着龙阳所在的方向飞了过去,“不把你碎尸万段,难解我心头之恨啊…”薛元胜冷冷地笑着,仿佛眼前的猎物,已经成了束手待毙的状态。

        “你太狠了,龙阳好心帮助我们新兵不受这昏官的压迫,而事实也是那薛元空不受承诺,死有余辜,你这样以实力碾压龙阳,何为公平?”台下终于有新兵看不下去了,组织起来呐喊道。

        “哦?公平,什么是公平,你们告诉我啊,就是自己在同境界开战就算是公平了,笑话!我告诉你们,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都是些屁,要是到了敌人手上,你也要跟他谈公平所在么?”薛元胜冷冷地望着那些为龙阳打抱不平的新兵,然而眼神落在的每一个人身上都会溅出无数的血花,惨叫声一个接一个地在队伍里响起。

        “你这是残害同类!你这个小人!啊!”那个刚刚还言辞训斥的新兵顿时化作了一滩血水,其中的血气刚要散发,便被薛元胜手中的大刀所吸收掉。

        “你就不怕引动叛乱!”

        “薛元胜,你好狠的心,有什么资格配当总教头!”

        “你对的起自己的良心么?”

        “你个混蛋…”然而,每个刚要讲话说完的士兵统统吐血而亡,不一会儿,整片队伍里泛起了无尽的血红。

        “他到底有什么值得你们为其一一赴死?”薛元胜冷冷地望着逐渐倒下的一具具尸体,不由得问道。

        “因为他们,不怕死!”声音很平静,从着远处的深坑中传来,不过刚刚被血色填满的地方,早已没了血液。薛元胜的双眸骤然放大,内心大惊,顿时又将手中的长刀向着深坑击去。“你以为刚刚的血,是白流的么?”龙阳淡淡地看着眼前的大汉不断操控着手中的长刀,双手一挥,比之更浓郁的嗜血气息散发开来,“多亏了你,我才能提前这么多时间踏入凝气后期…”龙阳望着如同洁玉般白净的身体,在看了看与之不大相配的残破衣衫,面色冷峻,双拳再次握紧,骨骼间相互摩擦的“咔咔”声散开,“我这就跟你讲公平!”说着,龙阳以更为迅猛的步伐闪现在薛元胜的眼前,“怎么可能?你到底是怎么修炼的?”薛元胜不可思议地看着刚刚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的龙阳在又被自己补了一刀的情况下依旧笔直地站立起来。

        “哦?你想问这个啊…我记得你这个问题有人问过,只不过他已经成了一具不为人知的尸体。”龙阳依旧云淡风轻地比我大刀的袭击,“刚刚晋升,气息还不够稳固。”龙阳外表看样子是在认真与薛元胜打斗,实际则是正在悄然关注着自己的身体,只见那原本白晢的仙灵气旋在吸收了深坑里的血液后变得血红,旋转的速度也飞快地在提升,仿佛其中在孕育着生命一般,从而使得自己的一举得到提升。

        “血飞扬,又何妨!”龙阳再次长啸,只不过那啸声,彻底击穿了云层,震撼着天地。

        血色浓舞下的龙阳,不再像刚刚一样无力,面对着实力依旧高于自己一级的薛元胜,再次迎上了他的第三刀!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3736/65726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