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煌阙 > 10 灭了你的嚣张气焰

10 灭了你的嚣张气焰

        “强我龙门,壮我河山!”龙阳面对着台下各位激动的双眼,不禁单拳朝天挥出,真气一爆,在空中留下一道壮丽的痕迹。而后周围的新兵学着龙阳同时大喊到,“强我龙门,壮我河山!”“强我龙门,壮我河山!…”无数的呼喊声似乎都凝聚成了一体,龙阳望着大家如此支持自己,一股热泪浑然不知地顺颊而下。

        转眼间,又是一月悄然流逝。

        一月来,龙阳掌管的龙门越来越壮大,由于有着龙阳组建的聚灵阵,龙门内的各分子齐心协力,努力训练,并在休息时间不断地接手一项又一项简单任务,前去军队的兑换处唤出了不少物资,比如丹药,符箓,武器,功法之类的,由于之前平阳公主给予龙阳的种种有着很大受益,龙阳在接手一些简单任务的同时,还将所得全部捐献给了龙门的储物仓库。由于白青等人分管得不错,龙门中并没有以大欺小等不平等一说,只要进了龙门,就是一家人,当然,每位龙门代表都会有一枚写着“龙”字的玉简,那是龙门的象征,而且可以通过玉简联系,一旦玉简破裂,就证明遇到了麻烦,这是龙门的各方高手会前往支援。正是因为如此宽厚的规矩,甚至有些许老兵们都加入了龙阳的阵营。

        然而,龙阳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比较安定,实际上内心却泛起了惊涛骇浪。这一个月来,自己的修为经过不断地演武比拼得到了很好的巩固,甚至隐隐有些突破的迹象,而当初拼了命才能施展的化龙爆,再次使用时,也只会让自己脸色无比苍白而已,只不过由于庞大的消耗,在每场战斗中最多使用两次,若用更多次数的话,恐怕自己又得跟当初一样半死不活地昏过去。当然,为了不让自己能够在凝气境界引动天地异象的秘密暴露出去,他又重新钻研了《易容经》,发觉竟然真的有掩饰方法,不禁为自己松了口气。

        这些天来,龙阳也没少请教王广,虽然开始时多少对着他还是有点儿防备,但是后来他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有多可笑,于是真正把他当做了干爹一般的存在。“王都头,小生想问一句,什么境界发动的武技才能引起天地异象?”见龙阳如此坦诚相待,王广也没有任何隐瞒,语重心长的说,“小子,你知道那天你震惊了多少人么?天地异象,那可是传说中的存在,只有融丹以上的修士才能引发的,而你,虽然只是凝气后期,但所修炼的功法极为神秘,的确能够越级打败对手,还有你那能够震惊全场的武技,的确会让许多凝气炼体甚至融丹境的修士眼红,幸亏当时我封锁了消息,不过尽管军中大多是正气凛然之辈,但我也不敢完全肯定,毕竟,贪嗔痴的心谁都会有,不过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军营中你定不会被人偷窥那些的。”“谢王都头。”说实话,龙阳对他真的满怀感激,当初自己昏迷过去的时候,是他将其他怀有另一番心思的人喝住,把他送入疗养处。是他好心提醒自己,不让自己过分骄傲。是他告诉自己天地异象的存在,并没有对自己的宝物有着抢夺的意愿。

        而平阳公主呢,不知为何,这几天突然消失踪迹,任龙阳如何打听也没能找到,“或许,她也有重要的事要做吧?毕竟能够将如此珍贵的典籍给予我的人物绝对不简单。”龙阳想着。

        云岭峰。

        晨曦微微地环绕着这被山保护着的地方,几片云朵飘过,坐落在寂静的山涧里,花草芬芳,不时有鸟儿飞过,叽叽喳喳,偶尔会飘渺过叶笛发出的响声,淡淡的白雾像纱绸一般轻轻洒落在半山腰处。

        只听一声天啸,林中飞起了一只只灰黑色的大雁,仿佛成了无数墨点,书写着龙阳此刻的成功晋级。

        “凝气圆满,感觉不错。”在山顶一旁的洞口中,龙阳不断吞吐着天地元气,阳光突然透过了雾层,将自身的美好照耀在了他的脸上,“是时候该下山了。”他拍拍身上的尘土,神色淡然,脚尖轻轻点地,随即走出洞外。

        军营中并不太过严谨地限制凝气后期以上修士的自由,故而龙阳选择了一座无人的风岭作为此去的闭关之地,没有过多意外的,成功晋升到了圆满境界,“感觉力量增强了…”龙阳喃喃道,随即一拳轰在眼前的大石上,没有携带一丝真气,只是凭借肉身。只见刚刚还无比坚硬的大石顿时出现了一道裂纹,然而那裂纹过一阵子后止不住地分裂,扩张,直至那座大石“轰”的一声爆开。他感受着凝气圆满所拥有的力量。“果然与凝气后期有着不小的鸿沟,不知圆满与炼体的差距会是如何。我能够有着比同等级更强的真气,但若还是跟与那薛元胜战斗的话,遇到了半步炼体,尽管能够胜利,但也会比较麻烦,必须将自己的实力增强。”

        龙阳此时的心情很平静,走一步都会想一句话,不知走了多少丈之后,他想到了一样重要的东西,随即找了一块阴凉地,缓缓闭上眼睛,只见龙阳丹田内的仙灵气旋逐渐分出了一部分红色气流,而那气流顺着自己的经脉悄然上升,直达识海中,龙阳的视野中豁然开朗,九颗不同颜色玄之又玄的星辰被一层表面的幽蓝色火焰层层包围,“要想将封印解除,唯有靠着真气的力量…难道公主在考验我的真气强度和控制力?”他顿时明白了公主的用意,随即心神一定,更为庞大的真气逐渐化成一丝丝银针萦绕上了离的最近的一颗白色星辰。

        突然,那熊熊燃烧着的火光稍稍一振,变得更加迅猛,甚至龙阳的脑海都会感到火光的冲击从而隐隐作痛,“给我灭了!”龙阳大喝一声,仙灵气旋彻底爆发,超过先前一倍的银针霎时从四面八方朝着那道猛火盖来,只见那猛火又渐渐缩小,然后巧妙地避开了真气银针的攻击。

        “还真能躲,不过,我龙阳可不是就这么随随便便放弃的!”说着,那些真气突然变得更加散乱,振成了无数的银针,漫天地洒落开来,那道火焰似乎有着灵性一般,见没有逃窜之处,就索性没有移动,反而逐渐壮大,四周被烤了个炙热。而龙阳此刻嘴角却轻轻上扬,那漫天的银针骤然凝成了一道巨大的真气光泽,“轰”的一声对上了火光的炙烤,真气是连带着意识的,此刻龙阳的意识顿时一痛,那道巨大的光泽也同样是微微颤动,“没有人能阻挡我!”他大吼一声,那磅礴的真气再一次给那看似嚣张的火焰疯狂压制。那星辰似乎也感受到了危机,丝丝颤抖着,仿佛一个不小心就会逃之夭夭,“别想逃!”

        “熄…”火势渐渐消弱,而龙阳却没有丝毫懈怠,发挥出了比刚刚更加强烈的血色气旋,直至一缕青烟袅袅升起,不知为何,龙阳还能隐约见嗅到清香。

        “终于…结束了吗?”他如释重负般地伸展了一下懒腰,经历了这场识海的大战,龙阳固然发现精神力的修炼也是颇为重要的,刚刚正是自己那堪比凝气圆满的精神力操控着这一切,“《灵魂经》!”那颗星辰中似乎隐隐约约有着两个微小的点,看不清颜色,但是龙阳却依靠着通天灵觉顿时望见了是一本经书和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储物袋。龙阳再往其他处看去,只能望到还剩下的八颗星辰以及茫茫的黑色。

        “平阳公主不会坑我吧?我废了半天力气才勉强制住这火焰,然而给我的奖励就是一本破书和破袋子?”他顿时有些恼火,这简直根本与自己的消耗不成正比啊!

        他带着无语随意地翻起比较有价值的《灵魂经》,顿时惊呆了,里面竟然记载着灵魂修炼之术,所谓的灵魂修炼,就是将自己的精神力与意志融合,然后凝结成虚体状的灵魂,而倘若修炼成功,自己的灵魂就可以短时间内出窍,便于感知周围,但不能太久,坚持的时间随着修炼的程度成正比,当然,灵魂也是有等级之分的,具体划分与修炼等级一般,因为本就是相辅相成的两件东西。

        然而,灵魂修炼可是相当不易的,甚至难于修真之路,不过,对于龙阳来说,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坚强意志,只要把它与精神力结合,修炼到凝气圆满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嗯?魂技!”龙阳翻着翻着瞳孔一缩,“竟然是灵魂攻击,这真是奇宝啊,亏我还刚刚骂道是破经书,真是瞎了眼,唉。”龙阳还自作自地叹了口气。估计若是宛芷歆在这儿的话,他这破态度足够让他下一百次地狱了。

        龙阳并没有被眼前的宝贝经书所惊呆,又缓缓从识海中拿出那个储物袋,一打开,“我了个去!”他彻底无语了,只见出现在龙阳眼前的,并没有什么法宝利器,有的只是一座有些生锈的大鼎,鼎上还有着一些药草,丹方,当然在鼎的下方有着几瓶丹药,他双手颤抖着打开,又吓得差点儿把瓶子给弄掉了。

        “百真草,千牛叶,枯叶菊…这都是珍贵的药草啊!我是不是有些暴殄天物了?”因为儿时没少读医书,龙阳对这医学方面还是颇有了解的,就在这天,当他望着满是宝物的鼎炉后,心中翻起的惊涛骇浪澎湃着,拍打着自己,“还有,这是…《药经》!”龙阳又不禁一惊,“这些宝物,就这样简简单单放置在这里,公主真是用心良苦!”

        震惊的余波还未了,龙阳就强行将自己逼的镇定一些,口中还不断念叨着,“不就几株药草么?不就是几本经书么?龙阳啊龙阳,你的目光也太短浅了吧?哪像我当年…”他将星辰中的宝物放回,待回军营再一一分析。

        天色已不早了,他正想着要尽快钻研清楚,随之加快脚步。山路还是比较开阔的,时至傍晚,已经没有多少鸟雀愿意在这儿逗留,成双结对地飞往了远方,而龙阳却满头大汗,背着一被书填满的背包,低头赶着路。

        “这么快就要走了,不如留下来叙叙旧?”一道戏谑的声音从远方传来,仿佛刀尖,狠狠刺了龙阳心头一下,喉头一甜吐了口血,“不好,是筑基修士!”他偏过头,死死盯着眼前被面纱蒙住的黑衣人,心中顿时一沉,没想到单单筑基初期只是一道声音就能把自己振伤。“怎么会这样?”龙阳现在想着的,不是如何迎战,而是如何才能跑得更快。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3736/65726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