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抗战元勋 > 第一二四章 不在商却言商(五)

第一二四章 不在商却言商(五)

        喝了一口茶。李剑生扫了一眼大伙,看大伙有些不理解、又似乎有些理解了什么,也不点破,续道:“除开这一类无产阶级外,包括地主阶级、民族资产阶级、资产阶级,都是要么有田产、要么有工厂,总而言之,是有产阶级!”

        见大伙频频点头,李剑生也不理会,继续分析道:“这一类人,大部分都是自己不太做事,纯靠赚取别人给他们做工的钱。当然,这中间也有些例外。例如我刚才所说的民族资产阶级,以郴州商人商其德为例,他那些钱不是榨取这些无产阶级的,而是靠自己做生意赚出来的钱,赚的是所有人的钱,既赚农民阶级、工人阶级的钱,也赚地主阶级和其他民族资产阶级的钱。他的资本,是祖上三代传下来的。其实,传到他一代时,并不多,但这个商其德眼光好,连做了几桩好生意,比如咱们湖南的茶叶好,他就往外贩卖,都卖了好价钱。他自己赚了,那些茶农也赚得不少。这种人,虽也是有产阶级,但我们就要区别对待!”

        话说到这里,这些再蠢,也能够理解李剑生的意思了,更何况这些人其实都是聪明的精英!因此,李剑生的话一完,大伙都是饶有兴趣看李剑生。看着大伙的眼光,李剑生就明白大伙都理解了自己的苦心,不过仍不肯放过,续道:“因此,作为我们无产阶级的一员,头一个要团结的,就是工人阶级。第二个可能团结是,就是民族资产阶级!至于地主阶级和大资产阶级,除开极少数思想开明,比如此前的胡少海同志,等等,其他大多不用考虑。当然,这个问题今天不是主题,以后再讲,我现在需要讲的是另一个问题:那便是,自己的朋友,是应该害一把、还是应该帮一把?”

        当然是帮一把了!大伙听李剑生一问,哪还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一齐轰笑着回答道。

        “那大伙理解了我退还郴州市这些商人钱财的苦心了?”李剑生追问道。

        “理解了!完全理解了!因为他们是自己人嘛!”大伙一齐大声回答说。这一回,李剑生笑了,嗯了一声,一口气把杯中的茶都喝光。看大伙的眼神,他终于暗叹,自己这一讲就是好几个小时,还绕了那么大一个圈子,其实目的就这一个:对商其德这种人,还是应该区别对待的。自己的这些师级和军团级主官,以后的路子很宽,这个思想要早些扭转过来,否则以后不会处理这样的问题,要吃大亏!当然,对于商其德这种人的用处,李剑生知道并不止这些,但眼下他没打算讲,讲了大伙也不见得能理解。对于自己手下的这些人,不能一次讲太多,讲大多大伙接受不了,只能慢慢来。嗯,这叫欲速则不达,又叫心急吃为了热豆腐。当然,在他自己心底还是有想法的:这些人,生意做好了,只会活跃根据地的经济,经济活了根据地才有物产丰富、才会有富足的余钱!还有,这些人体谅到这一回后,会将红军的这些精神宣扬出去,这等于在为红军免费打广告,在为红军赢取民心!民心呐,这才是最重要的。有道是,得人心者得天下呀!这一回,若是我们红三方面军赚了这1000多万元,以后不知道要损失多少个1000多万元,又或者,要耗费好多个1000万元才能弥补这个损失!

        这一点,暂时不需要对大伙讲,但往更高层,比如中央,可能会要讲讲的。李剑生实在不敢想象,以眼下而论,中央的这些领导人中,除开搞经济的老手陈云等几个,其他又有多少懂得这个道理的。当然,以后随着时代的发展,更多的中央领导人还是会理解的,但这中间显然需要周折,也肯定会延缓时间、肯定会产生更多的误会,因此,为了少产生误会和周折、尽可能地让各个根据地走到发展经济这条路子上来,自己还是有必要向中央的几位主要领导上上书的。嗯,只是,眼下还不是时候,几位英明的领导不在位、中央苏区又面临着第五次反围剿,暂时还是放下罢!只是,自己有必要提早作准备,写点这方面东西了!

        不说李剑生散了会后自去写材料,却说各师、各军团首长领会了李剑生的意思,便各自回部队整训。李剑生也不知自己这次讲话效果到底如何,因为这毕竟是大道理,是虚的,远比不得拿几条枪打几粒子弹杀死多少敌人来得实。但必须承认,以后李剑生的部队、又或者由这支部队衍生出去的部队,每每都处理好了这个与当地民族资产阶级的关系,得到了各地民族资产阶级的大力支持。许多其他部队弄不到的军事战略物资,李剑生的部队因为有这些人的帮助,从来不缺,不但不缺、还非常丰厚。后来,无论是抗日战争时期、还是解放战争时期,李剑生的部队所在的根据地,那是最有钱、经济最活跃的根据地,他的部队也是各部队中最阔的部队。那装备,让其他部队都是眼红不已。即使后来威名赫赫、富得流油的林大元帅的东野,也比不过李剑生统帅的、同样威名赫赫的北野。当时的北野,那阔气啊,怎一个爽字了得?!再后来,解放后,从各部队中抽调到地方的人员中,李剑生的北方野战军那可是最多的。后世有专业研究者曾粗略统计过,李剑生的部队中,至少有三分之二的骨干和领导后来被抽调到地方任职。没其他的原因,就因为他这支部队中,那些军官们不但会打仗,而且会搞经济。在解放初期,国家缺少的就是这种搞经济的人啦,所以才出现如此状况。史学家推研缘理,最终认定,这一切,初始原因就得益于李剑生主持的这次“郴州讲话”,那起的作用可不是一点点大,而是很大!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多表。

        在大伙忙于整军的同时,李剑生将材料的提纲拟了出来,决定以后有时间慢慢写。后来又在黄苏和曾中生等几人的提议下,拟定方案,决定对已部再一次进行整编。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6263/75922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