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抗战元勋 > 第五十九章 思想政治工作的法宝

第五十九章 思想政治工作的法宝

        不说几个女孩围绕着军团长暗自想法表现自己,却说李剑生接了沈雉递过来的衣,披在身上,又想自己的事情去了。稍一会,便回到临时指挥部,与罗荣桓、曾中生等几个军团首长商讨下一步的计划。正商量呢,樊超却冲了进来,报告后道:“军团长、政委、参谋长,刘建绪发来电报询问16师的情况!”

        一听是这个情况,李剑生几个都停住了手头的工作。互相看了看,又都稍稍思考了一下,最后李剑生与罗荣桓和曾中生交换了一下意见,才道:“回电过去,告诉刘建绪,就说16师到达了指定地点,前导48旅已经接敌,并将敌击溃,现正在追击。自己率47、46两个旅稳步前进,务必助48旅一臂之力,将红匪全歼,又防止48旅孤军深入以防为红匪所趁!”樊超听了,记了,转身就要离去。李剑生顿了一顿,又叫住他,道:“慢。你还加一句,以章亮基的口吻问一下,62师和19师现在的位置和进展。嗯,就说请求这两个师加快进速度。”樊超确认无识后,交李剑生签名认可,去了。

        有了刚才樊超的这一局,几个军团首长再交流起来说活跃多了,最后达成一致意见,决定在第二天机动行事,全军向湘东方向机动,寻找好地点伏击62师和19师。这里一达成意见,几个人又商量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便要各自回去。临走时,李剑生又记起章亮基的事情来,想了想,对罗荣桓说:“章亮基现下被咱们所俘,这个人到底怎么处理还是报告给中央。我个人看呢,还是不枪毙为好。政委你看可不可以抽时间与他讲讲,把我们红军的态度表述出来?”李剑生还记得这个人是日后的抗日战将,是铁道游击队政委原型的姨父,所以有些手下留情,当然还是把自己的想法告之政委。在他看来,罗荣桓是头一等的政工人才,这做俘虏的思想工作那是一当一的。当然,对于章亮基这等人物,李剑生压根儿没打算通过做思想做过来。他只是觉得,多说一下我方的态度,那总是好的。留下他,也总算为日后的抗战救亡多留下了一丝血脉。听军团长一说,罗荣桓想了想,点点头表示同意。又说明天他就去找章亮基。

        由章亮基一事,李剑生一下子就想到了俘虏到的三千多湘军俘虏。对于这俘虏,李剑生有的是办法。要知道,他原来的红三方面军,大多是由俘虏转化过来的,这方面经验足,他手下也有一大批转化俘虏的能人。与其他红军部队不同的是,他李剑生对于俘虏,那是绝不放过。事实上,按中央的精神和其他部队的做法,是先做俘虏工作,做通了的,固然好,加入红军;没做通的,发给路费放他们回去。李剑生却不这么干。因为熟读历史的他知道,在中国工农红军史上,很多俘虏放回去后又参加了敌人的部队,再回过头来杀红军战士。他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因此他对于俘虏的一贯做法是:先做工作,做通了的当然好,直接编入现役部队;做不通的,那也不放着走,只是不发给武器,直接编入现役部队,而且是分散编入。让一个俘虏兵融入到有十个战士的班里面。他李剑生就不相信,另外的九个人还管不住这一个?更何况,在接下来的时间内,还不断的有政治人员做工作,有诉苦会开导大家,有战友们做榜样,有胜利鼓励他,这轮番的教育、这多方面的教育,怎么可能不将这些俘虏的思想扭转不过来?来自后世的李剑生太知道了,这部队啊,就是大融炉,后世多少娇生惯养的子弟,进了部队哪个不是成了铁一般的汉子走出来?部队是什么?是一个最好的教育机器!因此,眼下李剑生便让政治部主任赵伯平安排下去,让各级政工人员协助罗荣桓政委做好俘虏的工作。赵伯平应了。各人自去。

        从军团部出来,李剑生直接回16师师部休息。眼下,按李剑生的安排,每个军团首长随一个师行动。他随16师,政委罗荣桓和参谋长曾中生随19师,政治部主任赵伯平和副参谋长许正方随后勤辎重系统。不过,到了驻地却睡不着,李剑生却又往外边转了转。不知怎地就转到俘虏营地。几个守卫的战士一看是军团长来了,立即举枪行礼放行。李剑生带着警卫进了营地。里面很多俘虏围成一圈,中间燃着煹火。一边坐着几个人,李剑生定睛一看,不是别个,却正是赵伯平。他身边坐着的几个,那都是自己部队的师、团级政委和政治部主任、副主任。心下暗道,这看来是赵伯不在做俘虏的转化工作了。心下暗叹赵伯平办事速度不错,便也坐到一边看。

        转化工作显然早已开始了,而且一看这架式,李剑生就知是自己当初在湘南根据地时“创造”的诉苦会。一个俘虏站在中间,正说呢,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我爹被打死了,我娘呢,本来就病了,一听我爹死了,当下就起不了床。两天后也过了。可怜,我爹我娘一辈子没吃过一顿饱饭,就这么含恨惨死了!可是,那张扒皮还不放过我们。硬要我姐给他做姨太太。我不肯,拿着刀要去拼命。被我姐拦住了。看到我发了狠拿刀要拼命,张扒皮也吓呆了,当天回了家。接下来的几天,张扒皮也没什么事。我以为没事了,想不到,那一天我打柴回来,却不见了姐姐。我寻姐姐不着,后来才在自己的后山上看到奄奄一息的姐姐。原来,张扒皮趁着我没有防备、又外出打柴,强行到我家里抢人。可怜,我姐姐一个弱女子,怎么敌得过这一群如狼似虎的家伙?硬是被他们拖走。我姐拼死相搏,甚至自已撞树,受了重伤。哪知那些人还是不放过我姐,在我姐身受重伤的情况还是侮蔑了他!我要找张扒皮拼命,后来看到我姐那样子,走不了,只是先救好我姐再说。可是,我才把姐救回家,才喂点药姐喝,还没找张扒皮呢,张扒皮倒带着警察来找我了。说我偷了他家的钱,硬是把我关到了警察局。在警察局呆了三天,有一天晚上我被两个警察带了出来,说是放我出去。我当时还真相信了,就走。哪知才转过身,后面就有人偷袭。幸好我有些力气,也幸好那个警察用的是木棒,从后面打我时有风声,让我听到了,下意识地一偏,躲过了这一棒。接下来是拼死相搏。我要活命,要逃跑,我要为爹娘、为姐姐报仇,我不要被他们杀死。还好,当时是晚上,我平时在晚上做工多,所以眼睛早已适应了。那两个警察不熟悉晚上情景,先要杀我,后来反而为我所制。我制服了他们,才知道,是张扒皮给了他们钱,让他们做掉我。原因是我被抓的第二天,我姐就死了。张扒皮怕我找他拼命,所以才下此毒手。我一听,万念俱灰,也不杀那两个警察,先回家埋了姐姐,打算第二天找张扒皮报仇。可是等得第二天我埋了姐姐后找张扒皮,他却早跑了,听说是到了长沙做生意了。我又往长沙找,找了一年,却一直没找到。生活没有了着落,正遇到招兵,想着以后有了枪能给爹娘和姐姐报仇,所以就到了部队。直到现在,我这个仇还没报!呜……”汉子哽咽地说完,还没坐下,另一个汉子又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站起来,哭开了:“我那可怜的儿啊,可怜的妻啊……”

        李剑生抹了一把眼泪,心中暗道:可怜,又是一个苦命人!再想想这世的自己,其实也是个苦命人,父亲、母亲、妹妹,都被敌人杀掉了。还好,自己多少报了仇了!想到这里,心有同感的他再向坪中望去。坪中间的活动还在举行,周围坐着的俘虏也都是一个个饱含眼泪。心头一叹,不愿意再想起自己的伤心事,出门来。却正看着政委罗荣桓站在不远处。大约是经警卫提醒,罗荣桓也注意到军团长在这里,便走了过来,与李剑生互相对视了一眼,一齐沉默不语,往回走。临快到军团部了,罗荣桓才说:“这法子是你想来的?”

        李剑生正被刚才那些俘虏的事情感动着,又一门心思想着明天如何打击敌人的陶光师和李觉师,没防着政委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当下一怔。停步。还好,他反应快,立时知政委说的是自己部队使用的这诉苦的法子。当下点点头,道:“嗯呐。这些人其实大都是穷苦人家来的,我当年在根据地的时候,也是迫不得已,偶然想的这法子。”李剑生这里稍稍撒了一个谎。他眼下可不敢说他来自于后世,早知这个诉苦运动是当年红军的三大思想政治工作的法宝之一,那是无坚不摧、无往不利的,自己只是利用后世的经验提早使用罢。而这一些理由是不可能说出来的,便只好找了这样一个借口。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6263/75922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